品茅台看小說

“我一直都很感興趣的好嗎?你都不肯告訴我……”我有些鬱悶的說道,他已經去飲水機那裏給我倒了一杯水。

等我喝下了一杯水,潤了潤乾燥的嗓子。

他才說道:“小丫頭,我是不想讓你擔心。英國……英國的時候,纔剛剛經歷失去你失去唐家,自然……有些顛沛流離。不然早就去找你了……”

他的生命頗有些傳奇,是陽間和幽都之間交互的。

我有時候都有點弄不清楚,他到底是在商界叱吒風雲的連君耀。還是那個在幽都,一手遮天的凌翊。

反正不管哪一個,我都好像不是那麼瞭解。

他就像是一個謎團一樣,想要走近他的內心,就好像要走山路十八彎一樣。

醒過來,在牀上躺了一會兒。

我和凌翊有一搭沒一搭的聊了聊他在英國的事,他這個人還是那樣霸道。只告訴我他覺得不會讓我擔心的事情,所以他去英國的那些事,看起來反倒有些美好。

大概就是連君耀和母親遭遇了大火,他本來已經認定了死亡。

卻被我想辦法用冥婚救回來,然後就昏迷了大半年,醒來以後他已經在英國的療養院。並且唐家已經從這個世界上失蹤,他也失去了和我的聯繫。

後來,只能一個人在英國堅持下來。

爲了回國,慢慢的有接觸生意,又重掌了幽都的權位。

我仔仔細細的聽着凌翊說話,不知不覺天就黑了,外頭傳來了一陣敲門聲,“二夫人,連二先生,該吃飯了。”

是李二紅的聲音,她也真是夠樸實的。

在人家家裏,喊我們先生夫人的,得虧這裏是高天風家。

不然他這麼叫,反倒有種喧賓奪主的感覺。

我光着腳丫先跑下牀開門,“二紅,你以後別喊我二夫人了,這是在高家祖宅。我們是來這裏做客的,你喊我蘇芒就好了。”

“是是……哎呀,蘇芒,你怎麼不穿鞋就下來了。感冒要加重了,可怎麼辦?”李二紅還是很關心我的,着急忙慌的就去臥室裏幫我找了一雙毛拖鞋。

她蹲下身子,一隻一隻的給我穿上,“穿上鞋纔不容易生病,蘇芒,你知道嗎?你要是病了,得讓……讓君耀多擔心啊。”

這姑娘還挺會舉一反三的,知道喊我蘇芒的話,就該喊凌翊君耀了。

我回頭看了一眼凌翊,他臉上微微也帶着冷峻的神色,“都是做母親的人了,還總讓人操心。”

“我以後會小心的,你別生氣了。”我低了頭,不敢去看凌翊臉上的威嚴。

他眼中帶着些許慍怒,眼底深處卻有着淡淡的柔情。

這一次生病,的確是我比較理虧。

要不是我晚上偷聽他們說話,弄得自己睡不着,根本就不至於生病。好在病來如山倒,病去也如抽絲。

我也不是黛玉妹妹的體質,只是吃點藥,休養了一天就好了。

只是這一天的事,我都沒參與進去。

本來我是要陪高天風一起去參加葬禮的,尤其是要儘量安撫住女孩的亡魂。現在我沒去,估計只有白道兒去。

下去吃飯的時候,飯桌上只見到白道兒、張靈川,還有白道的兩個徒弟。至於鷙月這個傢伙,估計又在廁所裏度過自己愉快的下午。

白道兒臉色有些難看,好像是受了什麼驚嚇一樣。

他看到我下來了,連忙問我:“妹子,聽說你病了,好點了嗎?”

“好多了,高先生呢?”我現在還習慣在外人面前叫高天風高先生,只有和高天風說話的時候,纔會喊他的名字。

白道兒給自己倒了一杯二鍋頭,漫不經心道:“上去請岳丈了唄。”

“嶽、岳丈?”我結巴了一下,有些不明所以。

高天風什麼時候,還多出了岳丈來了?

白道兒看着桌上的吃食,有些饞嘴的動了動嘴,卻沒敢動筷子,“就是卿筱的父母,準備來興師問罪的。可是他們不是從花園裏找回來,就身體不好嗎?高先生天天照顧着,現在,也不好意思發脾氣了。”

“卿筱和他們見着了嗎?”我問道。

白道兒差點被白酒給嗆着,咳嗽了幾聲,“怎麼可能見着,人和鬼是那麼容易見面的嗎?我們是陰陽先生,也就罷了,高先生因爲有九玉,才破例的。人鬼殊途……你難道不知道嗎?”

黑色豪門,寧負流年不負君 人鬼殊途……

我聽到這個,身子微微一顫。

白道兒好像發現自己說錯話了,趕忙捂住嘴,“妹妹子,哥哥我說錯話了,我自罰三杯。你和凌翊怎麼一樣呢?是吧,他位高權重……” 白道兒說了一半,就自罰三杯。

我看着白道兒喝的面紅耳赤的樣子,搖了搖頭,“沒事,我不介意。你可別老一口悶,對身體不好。”

“哎呦,我追不到司馬倩,要什麼身體啊。凌翊,你……你就把司馬倩那個小妞的電話給我唄,我以後睡覺前,都給她打個電話唄。”白道兒有些猥瑣的搓了搓手,一臉期待的看着凌翊。

凌翊淡笑了,“手機拿來。”

“好好好,好哥們,我妹子看上你絕對沒錯。”白道兒喜笑顏開的就把手機拿去給凌翊,讓凌翊幫忙把司馬倩的電話存到通訊錄裏。

其實白道兒非要追到司馬倩,也不是因爲圖司馬倩什麼。

只是最近他的乖兒子時不時的就喊着要媽媽,小東西平時看上去膽兒挺小的,說的話也少。好似沒有任何的存在感,我時常都忘了白道的肩頭上,還有這麼一個小東西。

誰知道要起媽媽來,真的是讓人一個腦袋兩個大的。

白道兒又是個心軟的,總聽孩子要媽媽,哄孩子的時候,當然是滿口答應下來。小鬼兒這種東西執念很深的,他肯定是不能食言而肥,所以只能一門心思想方設法的把司馬倩給追上。

不然遲早有一天,他會失去自己的寶貝兒子。

畢竟,司馬倩纔是那小嬰靈的親媽。

凌翊把司馬倩的手機號給白道兒存好了之後,白道兒笑着就收下了,“哎呦,大哥,大哥。您真是我親哥!要我追到這妞,這杯喜酒你一定要來喝。”

“沒問題,你要是能把我手底下的冰山撬動了,這個喜酒我自然去喝。”凌翊挑了挑俊秀的遠山眉,慵懶的坐在我旁邊的椅子上。

烏黑的長髮,落在他的腰際。

刀削一般的面頰上,雖然帶着玩味的笑意,可不經意間就流露出威嚴的感覺。

白道兒低着腦袋,拿着手機喜滋滋的發短信,“凌翊大哥,你放心好了。有了這手機號,我一準把這妹子騙到手。這個世界上,就沒有撬不動的牆角。更沒有撬不動的冰上,給貧道一個支點,貧道能撬動地球。”

我看白道兒興奮的樣兒,還是有些替他擔心。

他和司馬倩說話總是流裏流氣的,像個癟三。萬一把司馬倩惹惱了,弄得人家把他直接拉黑了。

那可就真的沒戲唱了。

這時候,就聽到了另外三個人慢慢走進來時,談話的聲音。

是高天風虛引着卿筱的父母走近飯桌,他彎着腰,恭恭敬敬的就跟個奴才似的。

不過,卿筱父母也很客氣,倒是沒有要罵他的意思,臉上也十分慈祥柔和。

就聽卿筱的爸爸說道:“我不是不同意你們冥婚,天風啊,你還年輕。你和一個沒有了體溫的……的死人冥婚,我們即便是卿筱的父母,也於心不忍啊。”

“伯父別這麼說,我今生也不打算再娶了,卿筱就是我的唯一。”高天風說話很是客氣,可是語氣裏面也是十分的堅定的。

弄的卿筱的爸媽都不知道該怎麼勸高天風好,素手無策的就在飯桌旁坐下了。

兩個中年人有些爲難,他們相互看了看,才爲難的看着我說:“您一定就是蘇大師吧?天風這幾天老是跟我提,你在這裏幫他的事。您看看,也勸勸他吧……”

我勸他?

高天風現在是一百頭牛都拉不回來,何況是我呢。

我猶豫了一下,說道:“這個……這個我會好好勸高先生的,畢竟、畢竟這個人鬼殊途,我們是不提倡的。”

卿筱的爸媽連連稱是,“就是誒,就是誒,卿筱都去世了這麼久了。說不定……說不定早都投胎轉世了。 蠻妻入懷:高冷教授不淡定 你不能總活在過去的陰影裏……”

聽到我這麼說話,高天風都急眼了。

他衝我擠眉弄眼的,又着急的看着凌翊。

這個傢伙自己搞不定卿筱的父母,這時候到處搬救兵。

“小丫頭,你向來伶牙俐齒。如果能幫天風說好話,就說兩句好,撮合一下他們倆吧。”凌翊是高天風在英國認的大哥,他很少要求我幫他做什麼。

這次居然提出來,讓我幫高天風說兩句好話。

既然凌翊都幫高天風說話,我自然是不能不給他面子,話鋒一轉,說道:“但是吧,伯父伯母,這世間的愛情啊,就是這樣的。別人覺得高先生還年輕,找個姑娘纔會幸福。可是他要是摟着卿筱的牌位,比娶個如花似玉的美嬌娘幸福,你們會怎麼想?”

“那……我們的罪過可就大了,讓他……讓他下半生都這樣。我們也對不起天風他爸,和我們家這麼久的交情。”高天風的媽媽其實挺富態,家裏應該也挺有錢的。

只是,他們是有錢人裏比較普通的。

沒有說我有錢我就愛裝逼,其實就是個簡單的家庭主婦。

我笑了笑,“可你們即便反對,也沒法改變高先生喜歡令嬡。即便不娶令嬡,沒有冥婚那個形式。他也可能一生,都爲令嬡守候。”

“那……那該怎麼辦,你好好勸勸他唄。”卿筱的爸爸低聲說道,他有些爲難,然後又說道,“如果我們家卿筱看到他這樣,也會難受的。”

卿筱的父親還是十分了解卿筱的,卿筱根本就不想交給高天風拖住高天風。

她現在就跟在高天風身後,她冰涼的藕臂摟着高天風的脖子,用冰涼陰柔的語氣說道:“天風哥哥,你要不就放棄我吧。爸爸說的沒錯,我不該但與你。”

高天風的臉色有些陰沉,他摸了摸卿筱的髮絲,壓低了聲音問道:“那你會去投胎嗎?”

“我……我捨不得。”卿筱低聲說着,身子越發的顫抖起來。

高天風點了一根菸,說道:“那我也捨不得,大家彼此彼此,誰也不勸誰。”

他在娶卿筱這件事上,態度還是很強硬的。

好在卿筱的父母注意力還在我身上,整個桌子又有點大,所以還沒發現高天風對着空氣說話。

我清了清嗓子,提醒高天風注意影響,又對卿筱的父母說道:“我覺得,不妨就讓他先娶令嬡回去。畢竟,愛情的力量誰也攔不住!”

“畢竟時間纔是考驗愛情的良藥,如果他真的很愛卿筱,你們也好老懷安慰。有一個人記着她,總比沒人掛念卿筱強。如果高天風熬不住了,自然不會單着,也不會耽誤什麼。”我擡了一下眼皮,看了高天風一眼。

這下,高天風該滿意了吧?

讓他在凌翊面前告狀,我已經是仁至義盡了,在卿筱爸媽面前把好話都說盡了。

“這個……這個倒是好主意,就是……就是不知道他爸爸知道了,會不會生氣。”卿筱的爸爸還是有些不確定。

高天風鄭重的說道:“我一定會讓我爸爸欣然答應的,伯父伯母,當年的事情。你們……你們能諒解高家,已經是十分寬容大度了。”

李二紅在廚房端出最後一盤兒菜,看到都沒人動筷子。

她還保留着在連家,半個主人的習慣,居然好奇的問道:“是不是我煮菜不好吃,你們纔沒吃啊,快吃,快吃……”

就連高秋霜做菜,也都是做完了菜就走。

因爲高秋霜知道自己是下人啊,只有連君宸身邊的小紅,完全把自己當做是大家的妹妹,哪有那麼多的規矩。

“是啊,吃菜,吃菜,我都餓了。”白道兒拿起筷子,開始吃菜。

小紅很高興,認真的看着白道兒,“翟大師,好吃不?”

“好吃,好吃,小紅妹子,你也坐下。坐下一起吃,哥哥就喜歡你這樣,大眼睛水汪汪的妹子。”白道兒也是一點等級觀念都沒有,隨便就讓小紅坐下了。

高天風其實沒有這種習慣,可還是給了白道兒和小紅臺階下,“是啊,一起坐下來吃吧。”

小紅是特意搬了椅子坐下來吃飯的,弄的卿筱爸媽指着凌翊的位置,好奇的問道:“你們家小紅阿姨,怎麼不坐那個位置……”

“額……”高天風一時語塞。

那個位置凌翊正做着,他也不用吃飯,就是坐在那裏手裏玩着一把銀色小刀。小刀在他的手指頭見穿來穿去,就跟雜技一樣。

他一雙眼睛邪魅的盯着小刀,好似腦子裏又在醞釀什麼計謀。

白道兒嘴裏塞得慢慢的,沒法說話。

半成品進化手冊 我大病初癒,剛纔講了那麼多討巧的話,腦子不靈光只是縮了縮脖子。

凌翊好似根本就不在乎一樣,繼續玩自己的小刀,看到我在看他。一臉寵溺的看着我,伸手就將我嘴邊的飯粒擦掉。

這麼多人做這麼親密的舉動,我不免是覺得窘迫,臉頰上犯了紅暈。

張靈川從剛纔到現在都沒插話,這時候,十分機靈的說道:“那個是給高家老太爺準備的,今晚上啊……要……要祭奠老太爺。”

“祭奠老太爺……”這倆夫妻臉色頓時嚇青了。

他們來估計是在腦補,一個乾巴老頭坐在座位上吃飯的情景。

卿筱她爸還算膽子大了,問道:“這房間有鬼啊?”

“鬼……鬼倒是沒有,是我們這裏的習俗……習俗……”張靈川賠笑說着,遞給卿筱她爸一根菸,又道,“您瞧見了嗎?就咱院子裏那大甕,就是裝老爺子屍首的,晚上就在那兒祭祀……”

剛纔說的張靈川機靈,結果這會兒又犯呆病了。

說咱花園裏放了裝屍體的大甕,這不是要嚇死人麼?

“那不是酒罈子,是……”卿筱她爸是真的嚇得要死了,哆嗦着從椅子上,一屁股就摔在了地上。 張靈川好像還沒意識到,自己在飯桌上說錯了話,一臉無辜的樣子。

“我這個兄弟實誠,說話不經大腦。”白道兒都活成人精了,瞪了一眼張靈川之後,就去把坐在自己旁邊的卿筱的父親扶起來。

他溫聲的安慰這兩個老人家,說道:“您別怕,就是老太爺的墳進水了,現在暫時把屍骨停在院子裏等着遷墳。”

卿筱的父親被從地上扶起來,還是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原來是這樣……”

其實園子裏有裝死人的甕並沒什麼的,關鍵高天風說凌翊做的空位子是給老太爺坐的。那就忒嚇人了,好似我們就跟園子裏瓦甕中的死人一塊坐着吃飯一樣。

那夫妻倆就是普通人,對於這些神神叨叨的東西還是忌憚的。

接下來也沒什麼食慾,有一搭沒一搭的聊這高天風這幾年的情況。聽說高天風纔剛從英國回來每兩年,又忍不住嘆息。

悔恨自己當初,沒有把卿筱也送出國。

他們當初想的是,小孩子之間的感情並沒有什麼,並不在意卿筱和高天風之間的感情。家裏其實是有條件送卿筱去國外的,只是覺得沒必要來回的折騰。

其實國內也很不錯,隨便讀個文憑。

將來找個好人家結婚,一輩子就算過去了。

這個世界上唯獨沒有後悔藥賣,現在說的悔青腸子的話,到頭來也都是徒勞無功。反倒是弄的一旁的卿筱,蹲在地上,小臉埋在高天風的大腿上,哭成了個淚人。

兩夫妻也在飯桌上一起聊天,也沒法安慰卿筱。

高天風只能拿手在卿筱的背上輕輕的摩挲,梳理她一頭飄逸長髮,卿筱才慢慢止住哭聲。有些往事她不想起來也就算了,想起來了,心裏面總會覺得難過。

高天風只好把話題岔開,說了一些自己在留學時候遇到的事情。

剛好手機又響了,電話那頭的說話聲音是個大炮筒,一喊出來整個房間的人都能聽見,“喂,是高先生嗎?我聽連先生說你對11號山感興趣是吧?”

“11號山?”高天風猶疑了一下,不知道他說的是什麼意思。

對方說話又急又大聲,連忙給高天風做提示,“就是九龍映月的那個山……”

“對不起先生,我不明白您的意思,什麼……什麼九龍映月?”高天風聽到九龍映月這個陌生的詞彙,也是被搞懵逼了。

電話那個的粗嗓子,都要急死了,“您怎麼聽不明白呢?連先生特地交代要賣給您,我才花錢投下來的,您可別不認賬。”

我好像明白過來了,當時給墳山挑位置的時候。

鷙月往地圖上摁了菸頭,那個被灼燒的位置,剛好是個風水絕佳的寶穴。凌翊說自己可以出面,找人把山頭給買下來。

沒想到,這個人這麼快就打電話過來。

這畢竟不是買別墅,而是買整個山頭下來。

當中牽扯的利益層面太多,很多地皮,沒有個三年五載是批不下來的。現在,我終於明白權勢的重要性,凌翊還是有一定的社會地位。

想買個山頭,也有自己的人脈。

我急忙提醒高天風,“龍在風水上也有瀑布的意思,你還記得嗎?當初給高家先祖選墳山的時候,選了個有九道瀑布的墳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