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江銘亮當然是不會讓史蒂文斯出這筆錢了。史蒂文斯記者招待會發的牢騷也是為了球隊,不是嗎?。長公主冷冷的瞟了她一眼,眼神冷傲,「本宮在外從不喝酒。」

這語氣僵硬,聽得魏國夫人一臉的尷尬,南宮柔趕緊上前解圍,「長姐,夫人也是一片好意,咱們不喝多,就隨便喝點助助興就行了。」

同時,她朝長公主使了個眼色。

長公主不是要替楚玄辰結交人脈么?

那這酒肯定是少不了的。

長公主見狀,只好管理了一下自己那酷拽的面部表情,她做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強顏歡笑道:「好吧,那本宮就少喝點。」

「那公主這邊請。

《雲若月楚玄辰》第469章紈絝叉燒 從遊戲結束之後,南晚來到了遊戲空間。

此時一個沒有感情的聲音響起。

「恭喜第十一位內測玩家完美通關副本「海島求生」,獎勵一百積分,由於您是完美通關,以下的三樣物品可讓您隨意挑選兩樣。」

然後南晚的面前就出現了三樣物品,一個紅色的防盜門,一把菜刀,然後就是一個木質的棒球棒,看起來不太結實的樣子。

剛剛南晚還在奇怪,怎麼這一次系統這麼大方了平時是三選一,突然變成了三選二,原來是因為這次的看起來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南晚先是選了一紅色門,這應該是一個防盜門,正好家裡的門不是防盜門帶回去讓江逸塵按上。

然後就是棒球棒以及菜刀,從威力上講應該要選菜刀的,畢竟功夫再高也怕菜刀,但是這把菜刀似乎已經有點生鏽了,看起來像是一個二手的。

最後南晚選擇了棒球棒。

將球棒那在手裡,也不知道這根球棒就那什麼做的,用起來手感也非常的順手。

「系統,這球棒有什麼作用?」南晚不由的問道,她始終不相信系統就只是給了她一個普通的球棒。

「可以將人給打暈!」系統沒有感情的響起。

然後還不等南晚開口說什麼,就被遊戲系統給踢出了遊戲空間,與她一起的還有那根球棒。

回到家的南晚看了看時間,這一次遊戲只花費了十分鐘。

這也側面證明了南晚在遊戲中說的話,因為越簡單的副本通關之後所用的時間就越短。

之後她直接倒在了沙發上躺屍,閉著眼睛就準備休息,然後覺得不對勁,猛的睜開眼睛,眼前一個放大了男人的臉出現在她的面前,嚇了她一跳。

看清楚是江逸塵之後,南晚坐起身不由的拍了拍胸口說道,「江隊長你真是嚇死我了,心臟病都快犯了。」

「我住在哪裡?」

江逸塵打量著整個房間,房子被收拾的乾乾淨淨的充滿了家的氣息,雖然不是很大,但是卻充滿了家的氣息。

而且江逸塵還發現在這個家中的很多東西都是現實道具,主要功能就是隱蔽,看來南晚從很早就知道這個遊戲最後可能會與現實相關聯所以早早的做了準備。

此時南晚已經從背包裡面拿出了自己獎勵得到的門,裝上這個門之後,除了得到南晚允許的人之外任何人都進入不了這個家。

我還以為遊戲系統隨便弄的一個破門糊弄我呢,原來還能這麼用。

在江逸塵和南星兩人合力將門裝好之後,南晚趕忙拿出水果獎勵二人。

「江隊長,從今以後你就住南星旁邊的那個房間把。」

那裡原本是南晚的書房,裡面的床是南晚平時用來午休的,給江逸塵用多少事有些委屈了,但是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在解決完住處的事情之後,南晚就背包裡面的魚全部都交給江逸塵讓他去換物資。

做完這一切之後她熟練的打開了電腦,萬幸還可以用,她將裡面的遺書全部刪除,從今以後她不需要這種東西了。

然後打開遊戲論壇,原本十分冷清的論壇今天一下子就熱鬧了起來。

所有人都在分享自己經歷論壇上不少帖子也是在問這個問題,南晚選了兩個討論最多的帖子打開,裡面眾說紛紜,沒有一個確切的答案,大多都是一些吐槽。

而下面還有很多關於第一輪遊戲的討論。

[海島求生——那輪坑死人的遊戲,你們到底是怎樣通關的?]

[海島被淹,最後幾日你們都是在什麼地方渡過的?]

除此之外還有被坑了僥倖活下來的然後在論壇裡面放狠話的。

但是討論最多的就是那些遊戲失敗失去一個器官的。

[進入遊戲第二十天就死了,原本以為死定了,結果醒來之後去醫院一查闌尾炎居然消失了,嚇得我一身冷汗,沒想到遊戲居然是真的。]

而下面還有很多帖子。

[樓主你就偷著樂吧,只是沒了闌尾,還順帶治了闌尾炎,我兄弟沒了一個腎,一直到現在還沒有緩過來。]

[那起碼還活著,據說有不少人直接就沒了心臟,直接死亡。]

遊戲的發展可能有很多種,在南晚再次點開一個帖子之後,發現這個樓主所在的島居然沒有沉,雖然樓主並不知道原因,但是他們一千多人竟然全部存活了下來。

南晚猜測著非常有可能是某個內測玩家的手筆,只是目的就不得而知了。

在過去的三年之中,南晚沒了不暴露自己從來沒有在論壇上發過一條帖子,但是也正因為如此她也更加的明白除了自己之外的十個人其實都是野心勃勃的人。

南晚看了一眼手腕上那不起眼的手鏈,看到上面的珠子依舊是白色,不由的送了一口氣。

這條手鏈可以檢測一個人對她是否有敵意,一顆珠子就代表著一個人。

白色代表安全,黃色代表不喜歡也不討厭,粉色就表示這個人對你帶有些許的敵意,需要遠離,如果是紅色,那就證明這個人想要殺死她。

而現在她手上的這唯一的一顆珠子代表的就是江逸塵。

逛完論壇之後,南晚又打開了交易大廳,因為現在世界上除了建築之外全部都消失了,所以有很多奶媽在交易大廳尋找奶粉尿不濕等東西。

但是這些東西,除了自家有孩子之外也沒有人會收集,尤其是剛剛結束的遊戲是海島求生。

逛了有一會兒之後覺得沒意思,就起身去做飯,因為剛才南星吵著要吃麻辣兔丁。

雖然南晚不喜歡吃辣,但是她卻做了一手的好菜,其中自然也包括麻辣兔丁。

殊不知在她逛論壇,做菜的這段時間江逸塵已經將那些魚成功的全部換成了物資。

在這個時候與能力做到這件事自然就是內測玩家了。

不過在被詢問這些魚的來源的時候江逸塵不知為何並沒有暴露出南晚的存在。

其實江逸塵與另外九人早就已經達成了聯盟關係,如果按照計劃,他們會在非常短的時間之內成為整個藍星的霸主,唯一的變數應該就是突然出現的南晚了。 「耗子,走了!」

陸晨攙扶起睡着的張美怡,對着又和那個叫姍姍的女人勾搭在一起的陸浩招呼道。

「陸晨,我們就先走了,你晚上也悠着點啊。」

酒吧門口,陸浩這牲口喝了很多酒看起來依舊沒什麼醉意,摟着新勾搭上的女人,一臉擠眉弄眼的對着陸晨說道。

此時的他完全沒有了陸晨一開始看到的那副樣子。

看樣子這個叫姍姍的女人功力不錯,這麼快就讓陸浩忘記了失戀的煩惱。

陸浩說完就迫不及待的帶着那女人一起向著酒吧附近的一個賓館走去。

看樣子是剛剛失戀就馬上煥發第二春了。

「靠!」

「老子是來安慰你的,結果現在自己還整了個麻煩?」

陸晨對着耗子的背影比了一個中指。

隨後看向躺在懷裏的張美怡都有些無奈了。

「喂,醒醒,你住哪裏啊!」

陸晨拍著張美怡的小臉試着叫醒她。

可惜,忙活了半天張美怡依舊是毫無知覺,也不知道到底喝了多少酒。

最後,沒辦法的陸晨只能扶着她一起上了一輛計程車。

他自己都喝了不少酒了,開車肯定是不行的了。

「找一間好點的酒店!」

陸晨對着計程車司機吩咐了一聲。

由於陸晨也喝了不少的酒,此時酒勁也開始上來了,所以說完后陸晨也有些迷迷糊糊的靠在座椅上睡著了。

……

「先生醒醒,酒店到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陸晨被計程車司機叫醒了。

給完車錢后,已經有些迷糊的陸晨扶著張美怡下了計程車。

「君悅大酒店。」

看着眼前的金碧輝煌的酒店和名字,陸晨沒想到計程車司機居然把他拉到中都市有名的五星級酒店來了。

「給我開兩間最好的房間!」

進入酒店來到前台,陸晨開口道。

「先生我們酒店最好的房間是總統套房,每間的價格88888元,您確定要兩間嗎?」

前台詢問道。

「是,快點。」

陸晨此時只想快點擺脫身上的這個拖油瓶,然後找張床好好的睡一覺,其他的都不重要。

「請出示您和這位小姐的身份證。」

前台道。

「用一個人的身份證不行嗎?」

陸晨看了看張美怡的穿着。

一件白色的露肩弔帶緊身衣,一條黑色及膝的百褶裙。

渾身上下連一個口袋都沒有,實在是看不出有放身份證的地方。

「先生,其實一個總統套房裏面有很多個房間的。」

前台看了一眼陸晨兩人後說道。

「那行,就開一間吧!」

陸晨掏出了自己的身份證遞了過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