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她哪裡蠢得跟豬一樣了?不過就是資質差了一點,學得時間長了一點,她現在不也是醫生嗎?

溫栩栩有點不服氣,這傢伙這麼說她。

「我哪裡差了?我現在的醫術,都是自學的,雖然當年……我學西醫,在金醫生那裡笨了一點,可是,我現在中醫也能在克利爾混成那樣,我怎麼就蠢得跟豬一樣了。」

「……」

這句話一說下來,這男人居然還真就沒有反駁了。[] 塞緹娜的身上猛的一沉,撕下了身上長袍的羅恩露出了一聲壯碩到嚇人的筋肉,雖然年齡在那,他的身高也就正常13歲男孩的高度,但這樣也顯得他分外的結實,就跟秤砣一樣。

這股沉甸甸的感覺上身之後,一股奇妙的感覺瀰漫在了塞緹娜的心間,作為一位十七歲芳齡的馬人少女,她還是第一次被騎….呃…第一次被人類幼崽騎上去,雖然這這種形容怪怪的,但她被騎上去之後的感覺確實是怪怪的。

完全不用語言,完全不用交流,羅恩的將要進行的行動不需要任何的溝通手段就能傳遞到她的心中,這種類似於被征服、被駕馭的奇怪感覺讓塞緹娜有些難以理解….

但是….

這感覺好像並不壞。

「我應該怎麼做?」塞緹娜轉過了頭看向羅恩,她清澈的目光中帶著一絲問詢:「我該怎麼把力量借給你?」

「跑起來。」

羅恩平靜的開口,但那擇人而噬的兇悍目光卻表露了他內心的狂怒。

不需要再說什麼,塞緹娜的身上各處亮起了一道道魔紋激發的光亮,熊之力量,鹿之輕盈,鷹之目光….

生活在自然環抱之中的馬人能夠借取來自自然孕育的萬物的能力,作為馬人部落下一任祭祀、族長候選的塞緹娜能夠同時點亮七種不同屬性的魔紋,甚至比現任的族長馬庫斯還要多出一道。

被瞬間增幅的身體出現了些微的變化,原本不見明顯肌肉線條的玉色肌膚被勾勒出了溫婉的曲線,似乎身形收小了一圈的塞緹娜比之前更具爆發力。

一層薄薄的,晦暗的微光從她身上蔓延,隨後罩住了她的身軀。

準備已完成。

只見她雪白的四蹄踏地,瞬間消失在原地的塞緹娜飛身躍起,她輕巧的踩在了樹木的枝幹、葉片之上,化為了一道白色的閃電瞬間動了起來。

完全被激發的全系騎乘精通讓羅恩能夠適應這速度,不至於在塞緹娜動起來的時候被瞬間甩飛,但這沒有任何預兆的提速依舊讓他後仰起了身子,差點就下去了。

驀然間,羅恩想起了分院時的片段,那鐵打的漢娜….那雙馬尾…

「缺個車把手啊…..」

羅恩在心裡咕噥了一句,隨後攏住了塞緹娜向後飛舞的髮絲將它咬在了嘴裡,不讓頭髮亂飛,緊接著他伸手向前環抱,畢竟沒有車把手,他得穩住自己。

此刻心靈相通的兩人也無須更多的交流,在羅恩完全做好準備時,塞緹娜化為了一道白色的流光向著那醜惡的獅首衝刺而去。

噴吐完了一口熾熱的火焰,眼中邪光爆燃的喀邁拉獸正打算撲上前撕咬他的獵物,然後美美的飽餐一頓,但他看到了這迅雷般的白色流光。

塞緹娜身上那晦暗的光罩已經蔓延到了羅恩的身上,雖然比之更加的單薄一些,但也足夠用了。

在塞緹娜和喀邁拉獸的頭顱錯身而過時,那馬背上的騎兵揮動了手中的短棍!

在瞬間爆發出的可怖魔力激流化為了一道鋒銳無匹的利刃,借著這急速在瞬息間揮舞而去。

一陣狂風吹過….

那斷裂的鬃毛在禁林的夜空下飛舞。

一道近兩米長的血肉模糊的切口從那獅首的嘴角一直延伸到了脖頸的鬃毛深處。

瞬間噴涌而出的鮮血帶著熾熱的溫度在地上升起了一片淡淡的白霧,凄厲的嘶吼在此刻從那血盆大口中發出。

喀邁拉獸哀嚎的慘叫回蕩在了禁林里。

羅恩甩掉了魔杖上的鮮血,斑斑點點的猩紅將他的右臂以及塞緹娜的純白毛皮污染,淡淡的灼燒感出現,這鮮血腐蝕了了能夠阻擋複數魔法的防護罩。

羅恩輕輕的夾了夾馬腹,再度化為白色流光的塞緹娜再次電射上前,趁著這凶獸受傷嘶吼的時候,純白的騎士再度揮動了那由魔力化作的鋒銳斬刀!

只不過這次交換到了左手,微微發顫的右手環住了塞緹娜的腰身,留下了一個鮮紅的掌印。

一個X交叉的血肉翻湧的傷口幾乎撕開了喀邁拉獸半邊的臉,那獠牙利齒暴露在了空氣中,沾染了鮮血的黃白色獠牙更顯猙獰。

這算不上重傷,但也絲毫不輕的傷勢似乎將這喀邁拉獸最後的凶性給徹底的激發,那滿布鱗甲的長長的尾巴掃斷了數棵大樹,閃著凶光的灰黃色眼瞳死死的盯著那騎士與馬人少女。

一絲火光乍現。

以魔力作為燃料的熾熱火焰灑向了他所在的四方,瞬間化為火場的禁林用洶湧的濃煙與酷熱折磨著深陷其中的生物。

在這火焰之中,那獅首張大了嘴,染血的利齒向著騎士和馬人少女所在的位置咬去,但是他們已經閃到了一邊,在喀邁拉獸張嘴的那一瞬間,他們就已經離開了。

可為何,這兇殘的野獸眼裡並沒有失落的神光。

它腳步不停的向前衝刺,但衝刺的方向稍稍發生了變化,那獠牙和利齒直指的方向是一個焦黑的坑洞,毛髮和皮料燒焦的黑煙正從那個地方升起。

他的目標是海格!

這傢伙從來就不是個蠢笨的野獸。

但白色的騎士擁有比他更快的速度,那從斜後方直衝而來的流光再度瞄準了那X型的猙獰傷口!

這一擊,羅恩要斬開它的腦袋,破開它的顱骨,收下它的小命!

無色的魔力刀鋒撕裂了火焰,被捲起的火舌將那利刃的外形勾勒,就像是揮舞著一把燃火的斬馬刀,這誓殺它的殺意幾乎濃烈如實質。

可那獅首的雙眼依舊是那樣平靜,甚至在深處還多出了一絲譏諷。

喀邁拉獸張開了嘴,他的口中已然醞釀好了那熾熱的噴吐!

「畜生!」

在火柱爆射而出的一瞬間,一隻碩大的拳頭炸飛了上面的浮土,身上滿是焦痕,頭髮都被燒得捲曲的海格一記上勾拳砸在了喀邁拉獸的下頜骨上。

那瞬間緊閉的利齒碰撞發出了一聲刺耳的撞擊聲,噴涌的火柱戛然而止,隨後從那一側被撕裂的臉頰破口出泄露而出,灑滿了那白色羊毛覆蓋的身軀。

身形狼狽的海格雖然正面吃下了一發喀邁拉獸的吐息,然而被燒焦的只有他的衣服,就連他黑色的濃密的頭髮,被點燃的也只有洗頭沒洗乾淨而留下的陳年老油….

除掉這燒焦的氣味兒,海格其實還賺了,他自個兒洗頭可很難洗得跟現在這麼乾淨。

十個經過嚴格訓練的巫師同時使用一個魔咒才能短暫的擊暈一條龍,而巨人也差不多如此,在魔抗上,巨人是能夠和巨龍媲美的存在,也就物理抗性低了一點,不少巨人可是有獵龍的習慣,身為混血巨人的海格,抗一發吐息算不了什麼大事兒,而且他身上穿的皮衣,看著賣相不行,但哪一件不是來自禁林小可愛們貢獻的?

被這偷襲打蒙了的喀邁拉獸在原地晃悠了幾下,差點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但那臉上的劇痛救了他一命,猛的向後躍出的喀邁拉獸被扯下了一大把鬃毛,但好歹是逃脫了海格的魔爪。

剛剛險之又險,差點就被偷襲的火柱噴到的羅恩和塞緹娜擦了擦冷汗,但他們沒有退縮。

羅恩緊了緊抱住塞緹娜的左手,而她也知道了接下來需要做的事情。

白色的流光在火場中劃過了一道圓弧,羅恩握住了魔杖的前端,將末端夾在了胳膊之下,體內僅剩的魔力在此刻無保留的全數灌注其中。

一道筆直的白色軌跡一直延伸到了喀邁拉獸後退的位置上!

急速噴涌的魔力洪流化為了一柄騎槍的鋒頭,延伸出五米的無形騎槍將喀邁拉獸的心跳在這瞬間拉高到了峰值頂端,如同擂鼓一般的心臟跳動聲響起,那流淌著鮮血的傷口此刻噴出了更多的血液!

但是它已經無法閃避!

在速度上,喀邁拉獸完全無法跟上塞緹娜全力衝刺的急速!

甚至他沒能夠回頭。

那白色的光軌和那巨大的魔獸錯身而過。

羅恩握住魔杖的右手瞬間暴起了無數的青筋,猛然膨脹的肌肉撕開了那綳到了極致的皮膚,鮮紅的肌肉纖維暴露在了這熾熱高溫充斥的火場里。

那捲起了火舌,刺破了火焰的長槍從喀邁拉獸的後腦灌入!

隨後破顱而出!

洶湧燃燒的烈火在魔力供給中斷之後漸漸的熄滅,焦黑的煙氣打著旋兒升上了天空,呼嘯在禁林上空的夜風只瞬間就將這黑煙吹散,在這灰燼里,喀邁拉獸沉重的身軀摔在了地上,砸起了萬千煙塵。

一道染著血跡的純白身影從那灰燼場中走出,她身旁跟著個身上帶著狼狽焦痕的巨人,她的背上托著一個虛弱微笑的男孩。

「不是告訴你們,別過來了嗎。」

羅恩連揮手的力氣都沒了,他的腦袋放在了塞緹娜的肩膀上,露出了一個淺淺的笑容。

「笨蛋!」

咬著嘴唇的赫敏含著淚水跺了跺腳,但看見了羅恩的雙眼,她卻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

「你還不快點把手放開!」

女孩抱著胳膊氣沖沖的撇過了頭。

「嗯?」

羅恩不解的皺了皺眉,然後他看見了哈利對他豎起的大拇指。

「哦,抱歉,塞緹娜,我不是故意的。」

馬人少女發出了一串銀鈴般的笑聲,她並不在意這點小事。

「赫敏吃醋了,還不快點過去。」

「才沒有!」撅著嘴的小姑娘哼出了個鼻音,但也和哈利一起,手忙腳亂的扶住了翻身下來的羅恩。 第102章楊玄斗洞虛

在八大魔宗的那些前輩看來,一個李正宇顯然是遠遠不能夠和楊玄相比的。

以一個洞虛境界弟子未來的修行之路來換楊玄的性命,八大魔宗的前輩都覺得值得。反正已經折損一個暗子了,再折損一個洞虛境界弟子,也無所謂。

最重要的,還是將楊玄殺死。若是日後楊玄成長起來,八大魔宗恐怕就不僅僅只是折損幾個洞虛境界弟子那麼簡單了。

……

「他便是楊玄?那個害得我自斬境界的仙門涅槃境界弟子?」

遠遠地,李正宇便看到了一個身著黑袍的少年,他的眼中滿是殺意。

這是李正宇自斬境界的第五日,他終於找到了楊玄。

「去死吧!」

李正宇心中的怒火燃燒著,遠遠地便向楊玄打出一擊。

破空的呼嘯之聲傳來,楊玄心中警覺大起。

楊玄連踏腳步,堪堪躲過了這一擊。

「不錯啊,反應夠快!」

一道戲謔的聲音響起,楊玄很快便見到了一個身穿青衣的年輕男子。

那個年輕男子臉上掛著一抹悲意,楊玄能夠感覺到他眼中的殺意。

「你是誰?我之前未曾見過你?」楊玄忍不住開口問道。

八大魔宗和九大仙門的那些頂尖涅槃境界弟子,楊玄幾乎都見過。可對於李正宇,楊玄完全沒有印象。

而且,李正宇給楊玄一種極其奇怪的感覺。

此時的李正宇,既不像是涅槃境界修士,也不像是洞虛境界修士,反而像是介於兩者之間的狀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