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兩個女的,看來是活着,逃了。

他徐正龍,白白損失了500萬。

這錢,人家說了,不會退給他的。

人家也說了,如果行動失敗,不會再進行第二次行動了。

這,是別人的規矩。

人家警告他,無論成功與失敗,最好是把事情爛在肚子裏,否則,後果自負。

之後,緩了好一陣子,徐正龍才緩過勁來。

開車回殯儀館,繼續給父親守靈。

宋三喜,這一次你翻盤了。

下一次,老子跟你沒完!

而宋三喜,這時候,已經接近目標地了 這樣睡了一晚上的結果就是,雲梨渾身腰酸背痛。

唉,以天為被地為席,聽着灑脫肆意,實際體驗感是崩潰的,而以他們的身份,這種露天過夜以後肯定是常有的事,想想都慘的一批。

她垂著頭,為自己以後的生活默哀,視線掃過地上幾隻褐色死蛾子,她下意識往往旁邊看過去,又是幾點褐色。

嗯,不對!

她猛然停住,拉住前方的衛臨,「不對勁!」

衛臨轉身,一臉平靜,「你也發現了。」

「這,」雲梨難以置信,「真的是幽靈蛾?」

幽靈蛾是絕影峰特有的一種妖獸,全身都是劇毒,無論人修還是妖獸,只要沾到它們身上一丁點粉末,就會立刻死亡。

唯一的缺點便是只存活與黑暗,一旦接觸陽光,立刻死亡,就連屍體上的毒性也會隨之消失。

然而它們又是特別喜愛光源的妖獸,看見光就不要命往上撲,這也是他們昨晚會拿出熒光石照明的另一個原因。

有光源在,不僅更容易第一時間發現它們的接近,也能最大限度的讓其聚集在熒光石上,方便他們應對。

衛臨面色凝重,每一次幽靈蛾出現,都伴隨着秘境異變,據說,它們第一次出現時,進入秘境的殘夜閣弟子只有兩人活着走出去,一個現在是藍書的護衛景十三,另一個是市樓大管事景十。

他們也是現今唯二的兩個『景』字輩。

幽靈蛾是群居妖獸,每次出現都是成群結隊,鋪天蓋地席捲整個絕影峰,他們這些小小鍊氣期弟子能做的也只是撐起靈力罩,等待天亮。

想到昨晚師兄一人應對了這種兇殘的蛾子一整晚,雲梨不禁內疚:「你昨晚怎麼不叫醒我?」

衛臨皺起了眉,「昨晚我們周圍沒有出現。」

「啊,」雲梨驚得合不攏嘴,「不是說這玩意只要一出現,必定會覆蓋整個絕影峰嗎?」

「這只是猜測。」

雲梨一想,也是,又沒人能在它們出現的時候尾隨着觀察,這些猜測都是遇到過的修士彙集大家知道的它們出現的地點,估摸出來的。

衛臨眺望着越來越密集的幽靈蛾屍體,道:「我們過去看看。」

現在正是晌午時分,那些么蛾子不敢出來活動,地上的屍體毒性也沒了,不會有什麼危險。

約么一炷香時間,看見一黑衣女子滿臉嫌棄,正在不停的施展風靈術,將地上的密密麻麻的幽靈蛾屍體吹到一邊。

在她前方的空地上,竟然有一座小巧別緻、可容三人的小屋,還是玉質的!

雲梨大驚,難道秘境裏還有常年住戶?不是說封閉的秘境很危險嗎?

感受他們的氣息,正苦大仇深清掃幽靈蛾屍體的女子回過頭,竟然是月二十三。

既然她在這裏,那房子裏住的是,藍書?!

雲梨眼神立刻熱切了,這麼說,這小房子是藍書帶進來的,能隨身攜帶的房子,房車嗎?

看見他們,月二十三先是一愣,隨即欣喜道:「千九師兄!」

千九師兄練氣八層,又是驚蟄大人的徒弟,戰力定是不俗,昨晚若是有他在,她們也不會抵擋得那般艱難。

衛臨點點頭,看向前方的房子,「師姐在裏面?」

「是。」

她話音剛落,小屋的門開了,藍書扶著門框,臉色蒼白,「師弟來啦。」

衛臨皺眉上前,問道:「這是怎麼了?」

「前面受了點傷,昨晚強撐著維持靈氣罩,靈氣耗盡而已。」藍書擺擺手,而後面色以凝,「這次有異變。」

衛臨點點頭,而後安慰道:「我們小心些,應是無事。」

藍書是練氣九層,距離築基一步之遙,自己練氣八層,他們二人的身份實力,遇上其他同門,絲毫不懼,而以阿梨對妖獸的壓制,以及兇殘的戰鬥力,問題不大。

藍書神色依舊不輕鬆,這些年,禁制對絕影峰的限越來越弱,此番她更是一進來就遇上了三階巔峰妖獸,

「我們商量一下接下來的路線策略。」

衛臨應了,跟着她進屋商量去了。

雲梨圍着小房子轉悠,沒看到輪子啊,這房子怎麼搬進來的?

「土包子,沒見識,玲瓏屋都不認識。」

月二十三輕嗤了一聲,從鼻孔里發出了對雲梨的不屑。

玲瓏屋?

雲梨眼眸更亮了,文溯樓一層眾多的話本中經常提到玲瓏屋,據說是空間屬性的法器,平日裏就是個小小的掛件,需要用到時注入靈力便可變大,在陣法處放上靈石,還能自帶防禦。

屋子經過認主,與主人心念相連,有人靠近也能及時發現,因而可以心無旁騖的在裏面修鍊休息。

然而玲瓏屋製作材料緊俏,技藝要求也高,價格直追小型靈舟。

對於大多數修士而言,玲瓏屋除了美觀精緻,其作用一個防禦陣法也能解決,有那錢,買個靈舟不香嗎?

不僅自己去哪裏都方便,偶爾讓人搭個順風車,還能賺些靈石回來。

沒有市場,導致煉器修士也沒了煉製的熱情,市面上流通的玲瓏屋極其的少。

玲瓏屋的防禦作用雲梨倒是不看重,她看重的是可以隨身帶着家,無論走到那,都有軟綿綿的床可以睡,不用睡在又硌又硬還濕的地上了。

可惜,買不起。

她目光灼灼,定下最新目標,賺靈石,買房!

聽了月二十三的嘲笑,她不舍地挪開熱切的目光,眼眸一斜,「嘁,又不是你的,你嘚瑟個什麼勁!」

月二十三臉上的嘲諷凝固了,心塞了,她也是那個買不起玲瓏屋的人。

雲梨低頭瞧着地上堆積的褐色蛾屍,皺起來眉,此地距離他們昨晚休息的地方不遠,既然這裏都有這麼多的幽靈蛾,沒道理他們那兒沒有啊。

她瞟了瞟在陽光下下閃亮閃亮的玉質小屋,莫非是昨晚這邊光亮太盛,將周圍的幽靈蛾都吸引過來了?

氣悶的月二十三順着她的視線看過去,頓時來了主意,雙眼一瞪,厲聲道:「你愣著幹嘛,過來清掃幽靈蛾!」

雲梨白了她一眼,想了想,又問道:「你弄這幹什麼?」

「小姐吩咐的。」

雲梨瞄了瞄玲瓏屋周圍乾淨的地面,以及以其為中心成同心圓分佈的幽靈蛾屍,藍書有密集恐懼症?

屋內,衛臨與藍書已經商量好了,出來招呼二人,「走了。」

只見藍書手一招,那個十來平米的玉屋一下縮小成核桃大小,朝她手上飛來。

雲梨看得直流口水,湊過去問道:「藍書小姐,一座玲瓏屋要多少靈石才能買到?」

月二十三也忍不住豎起了耳朵,這個問題她也很想知道呢。

藍書笑了笑,女孩子嘛,都喜歡這些個精巧的玩意兒,「怎麼,你要買嗎?」

雲梨先是點頭而後又搖頭,「現在買不起,先攢著靈石,攢夠了再買!」

女孩的眼睛亮閃閃的,有一股特別的勁兒,她略微回想了下,溫和地說:「也不貴,一萬中品靈石差不多了。」

「……算了,我還是睡地板吧。」

一萬塊中品靈石,換算成下品就是一千萬塊!一千萬買個十來米的小屋子,她怕不是傻。

藍書忍俊不禁,鼓勵道:「以你現在的修為,要賺這麼多靈石確實挺難,以後修為上去就好了,你不是在學符篆嗎,好好努力,爭取成為大符師!」

雲梨一想,也是這個理,「這麼說來還是有希望的哈!」

但是,一千萬買十幾平米,還是感覺好傻啊!

她側頭對衛臨道:「等攢夠靈石,我們還是買靈舟吧,給其他修士搭個順風車,還能回回血。」

衛臨:「……」

靈石還沒賺到,怎麼花已經安排得明明白白了。

他無力地扯了扯嘴角,「先好好修鍊。」

我們?

藍書眉心動了動,不動聲色覷了二人一眼。 第1718章

宗政御正打算邁開長腿往別墅內走去時,別墅大門卻緩緩打開,隨即一小人影站在門后。

羅森脫口而出,「安安小姐。」

宗政御停下腳步,盯著隨著大門敞開,越來越清晰的慕安安。

慕安安還穿著之前衣服,站在那邊,涼風吹過,顯的整個身形特別單薄。

她垂著眼,帶著一種說不清的情緒。

宗政御站在那方看著她,兩個人就隔著大概二十多米的距離。

隨著大門完全打開狀態,慕安安緩緩抬起眼,朝著不遠處的宗政御看去。

宗政御張開雙手,「安安,過來。」

在他開口時,慕安安有點恍惚。

腦中不可控的浮現出,八年來在御園塆的點點滴滴。

他每次回頭,沖著她招手:「安安,到我這邊來。」

「安安,過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