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男人一抬頭,眾人都疑惑的看着他,只有程慕凡被嚇了一跳。

男人的印堂發黑,眼中泛有紅血絲,兩腮無肉,太陽穴凹陷,面帶死氣,看樣子是被邪祟纏上了。

「怎麼了凡哥。」黎江注意到程慕凡的表情變化。

「哥們兒,你為什麼會蜷縮在這裏,是不是遇到什麼東西了!」程慕凡盯着男人問道。

「你怎麼知道?」男人瞬間激動無比。

此時,所有的人都看向了程慕凡。

「我是個精通玄學術法的風水師,我看你的面相萎靡,印堂發黑,再加上這裏的陰暗氛圍,以你現在的體質很容易就被邪祟之物纏上。」程慕凡從容的解釋道。

「真的嗎?既然你知道我是被那些東西給纏上了,那你能不能幫幫我。」男人看着程慕凡非常的驚訝。

雖然程慕凡年紀輕輕,可是男人也選擇了相信,畢竟他現在已經別無他法了,或許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現在的生活狀態有多難受。

「你也別害怕,這也不是多大個事,可能是你長期行走在陰暗之地,所以才讓那些東西得逞,不過也不是什麼大事,如果你真的相信我,我可以給你畫一張護身符,然後你再自己去購買一個八卦鏡掛飾戴身上,可以幫助你祛除邪祟以及轉運。」程慕凡露出一絲微笑平靜的說道。

「真的嗎?真的就這麼簡單嗎?」男人有些不可思議的再次確認。

程慕凡則是點了點頭。

「那就有勞大師趕緊幫我畫一張護身符吧,我最近的生活狀態真的是太差了,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去看醫生,吃了好多葯都沒什麼用,現在也只能死馬當作活馬醫了。」

男人站起身來深吸了一口氣,渾身也都輕鬆了很多。

程慕凡聞言點了點頭,隨後把手伸進包里拿出黃紙朱墨,走進包房,就在桌子上面就畫了起來。

「浩劫之祖,萬神之宗,天地之根,變化無窮,混沌開明,昇陽降陰,森羅萬象,秉氣成形,祖師敕、度師敕、恩師敕……」

隨着咒語的念罷,護身符畫成。

程慕凡把護身符摺疊起來,然後從包裏面拿出一根紅繩和一顆小珠子將其穿上就遞到了男人的手中。

男人拿起護身符看了看便帶在了脖子上。

經過這麼一出,男人膽子壯了一些,情緒也恢復得差不多了。

接着就拿出錢包:「謝謝大師,不知道這張護身符要多少錢啊。」

「兩百塊錢。」

程慕凡說完,男人就從錢包里拿出兩張紅色的鈔票遞到了程慕凡的面前。

程慕凡微微笑了笑也毫不客氣的就接過了男人手中的鈔票。

之後程慕凡他們轉身就走出了這件包間,朝着他們自己的房間走去。

「不是..我說你還真信他啊!你看他那麼年輕,一看就不像什麼風水大師,他就是個騙子,你還真捨得花兩百塊錢買那麼一張破紙啊。」程慕凡走後,眼鏡男看着男人不屑的說道。

「害,這有啥嘛,不就兩百塊錢嘛,買一個安心也得了,我這段時間的日子的確過得太煩躁,一點也不安心,花這兩百塊錢,希望有點效果吧,他雖然年輕,可是看他的樣子倒有幾分大師的風範,咱也不能以貌取人不是。」

說罷,眼鏡男覺得很掃興,於是也都紛紛離開。

程慕凡他們轉身就朝着他們自己的包間走去。

就在這時,迎面走來幾個人,因為光線比較暗,程慕凡也沒看清來人是誰。

走進之後他才發現,來人正是鍾慧和許晨,還有其他幾位同學。

許晨手搭在鍾慧的肩膀上,鍾慧一臉開心的模樣。

幾人停下腳步,面對面的站着,程慕凡表情嚴肅,不屑的看了一眼鍾慧。

鍾慧也是一副得意的模樣,在程慕凡的面前還故意摟住了許晨的腰。

見到程慕凡,許晨緩緩的走到他的面前一副高傲的模樣說道:「喲!這麼巧啊,窮屌絲也在這兒呢!」 江南曦看着夜靜軒,就忽然想到了江雲夢。江雲夢曾經對她說過,她也曾渴望得到哥哥江南晨的接受和認可。

也許他們這種非婚生子女,因為幼年時,不完整的家庭,造成了他們骨子裏就帶着一種卑微,所以拚命地想得到別人的肯定和接納。

只不過江雲夢得不到,便想毀了,所以,才千方百計地把哥哥江南晨打倒。

而夜靜軒卻恪守着自己的本分,對夜北梟懷着一種崇敬的心理,不爭不搶,還努力地奮鬥着,為自己和媽媽創造一份獨屬於他們的榮耀。

所以,這樣的夜靜軒,讓江南曦有點心疼。

因此,她才給他個機會。也是不想把他逼急了,走上江雲夢和江雲深的道路。

得饒人處且饒人吧!

夜北梟見江南曦如此說,也只好點頭,對夜靜軒說:「你帶着她離開吧!我們結婚之前,別再讓我看到她!」

夜靜軒連連點頭:「好,哥,我聽你的!」

他彎腰攙扶劉敏華,說:「媽,走吧。我在凈月山賣了一棟別墅,我們就先去住到那裏去吧!」

劉敏華卻一把推開他,怒道:「我不去,這是才是我的家,我哪兒里也不去!」

她說着,撲倒在夜遠山的面前,痛哭流涕道:「山哥,我知道我做錯了一些事,可是我並沒有傷害你啊!山哥,你原諒我這次,不要讓我離開夜家,我不能離開你啊……」

她抱着夜遠山的雙腿,哀求着。

夜遠山望着她滿是血痕的臉,痛苦地搖搖頭:「你說你這是何必呢?你真還不如阿軒明事理!」

劉敏華心中暗氣,她不明事理?她明事理又能怎樣?豈不得被夜北梟盤剝得一無所有?

但是現在不是爭辯的時候,她現在唯一的救命稻草,只有夜遠山。

她絕對不能離開夜家,否則再回來就不容易了!

她哭道:「山哥,我知道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敢了,求你不要趕我走,山哥,沒有我,誰來照顧你啊?」

夜遠山也捨不得劉敏華,畢竟這麼多年來,劉敏華對他知冷知熱,殷勤溫柔,他是真的很愛她。

他看向夜北梟,還沒有開口,夜北梟就冷聲道:「啞叔,現在已經在監獄里了……」

夜遠山身子一哆嗦,連忙扭頭對劉敏華說:「你先和阿軒出去住一段時間吧,等你把傷養好了,我再接你回來!」

劉敏華心口冰涼冰涼的,知道再求也無濟於事了。

她站起身,木然地望着夜北梟,竟然笑了。

她滿臉鮮血,讓她的笑看起來,猙獰可怖。

她又看向江南曦,也沖她笑了笑,卻猖狂地說道:「我詛咒你們,你們絕對不會幸福的!」

夜靜軒一蹙眉,連忙拉住劉敏華的手,說道:「媽,你何必呢?我哥和嫂子一定會幸福的!」

劉敏華狠狠地瞪了一眼兒子,罵道:「廢物!」

她轉身就往外走去。

夜靜軒嘆口氣對夜北梟和江南曦說:「哥,大嫂,你們別往心裏去。你們一定要狠狠地幸福!」

夜北梟淡漠地瞟了他一眼,江南曦卻微微笑道:「我們沒事,你去照顧你媽吧!」

夜靜軒點點頭,轉身走了。

夜遠山無奈地看着劉敏華和夜靜軒遠去,有些頹廢地對夜北梟說:「你啞叔年紀大了,你就……」

「不可能!他差點讓我失去南曦,我不可能原諒他!」

夜北梟打斷他的話,冷聲說道。小吉子咽了口唾沫,感覺十分不妙。

蓮花也有相同的預感,眼前這個奶奶現在彷彿是先將不是院子的人趕走,再關上門修理家醜。

她有些害怕,偷偷看向小吉子,眼神詢問怎麼辦,小吉子覺察到她的視線,輕輕搖了搖頭。

蓮花只好縮著脖子當鵪鶉。

齊嬤嬤將他們的小動作盡收眼底,淡

《憨憨妃嬪宮鬥上位記》第一百五十一章無所遁形 薛廬越也不管李夢痕接下來嚷嚷些啥,扭頭就奔著該去的地方去了。

厲南凰早知道自己會被單獨帶走,這會兒也懶得掙扎了,不如跟着這隻碩大的機關鳥乘風而去,低頭看遍這蘇暮城的夜景,也是別有一番風味的。

機關鳥上的糟老頭見厲南凰既沒動彈,也沒嚷嚷,自然懶得管她在鳥爪上幹什麼。

兩人一鳥,就這麼趁著夜色一路掠過蘇暮城的上空,落在城東南面一片幽靜的竹林之內。

「這裏就是金烏巷?一點都不像呀!」

厲南凰納悶地站在原地,左顧右盼。

薛廬越不是說金烏巷是流民和乞丐待的地方嗎?這裏怎麼一個人都沒有?

操控機關鳥的糟老頭也不理她,只管檢查自己的大鳥有沒有什麼損傷。

厲南凰見他不答話,索性在附近的竹林里溜達起來。

見識過薛廬越後院的機關,她也不敢走得太遠,只是圍着糟老頭轉來轉去。

說這人是糟老頭還真不是罵他,的確是他的個人情況相當糟糕啊!

這老頭臉上的傷疤太多,厲南凰都不知道該怎麼數了。

就說那隻瞎了的左眼吧!您老人家好歹也該拿塊講究點的皮子遮擋一下,這樣才能襯著這一臉傷疤,顯得霸氣側漏嘛!

可他倒好,隨便扯塊破布胡亂裹了個纏頭,就著耷拉下來的一塊布角,勉強遮擋一下那隻瞎掉的眼睛。

至於捲起來的破褲子,腰上纏着的一堆叮鈴哐啷的生鏽的工具,還有腳上穿了跟沒穿一樣的掉底的鞋子……

厲南凰把他從上到下,翻來覆去看了個遍,實在找不到一個不糟心的地方。

唉,這位老爺子,我該說你啥好呢?

當初看見范成書和薛廬越站在一起的時候,只覺得薛廬越太不講究了。

現在看到您老人家,才發現薛廬越簡直就是儀錶堂堂驚為天人的一個帥老頭啊!

厲南凰強忍住衝過去給這糟老頭好好整理下頭髮的衝動,小心翼翼地湊上去說話。

「不知道老爺子該怎麼稱呼啊?」

「梧桐老鬼。」

薛廬越不知道從什麼地方竄了出來。

被他喊了一聲梧桐老鬼的糟老頭,扭頭瞪了他一眼,又繼續去檢查機關鳥了。

厲南凰扯了扯薛廬越的袖子,小聲詢問。

「這是哪兒?不是說好去金烏巷的嗎?」

「你找死啊?!那是天辰死士的秘密據點,你要是進去看過一眼,他們能放過你啊?」

「那這是哪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