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這樣就太委屈心怡了。

朱心怡看着媽媽忽然不說話了,心裏慌了神。

「媽,您不會想讓我嫁給這個禽獸吧?我死也不會同意的!」一直低着頭的朱心怡終於攏開了亂髮,露出一張蒼白的臉。

鄒明蘭深深嘆了一口氣,心疼又無奈的看着女兒,「心怡啊,媽媽知道你心裏苦,可你要知道,咱們家是書香世家,如果……」

「媽!難道就為了咱們家的名聲,我就應該嫁給一個強|暴我的禽獸嗎?您是要逼我去死嗎?」

鄒明蘭聽了,心頭一駭。

急忙抹着眼淚勸說,「女兒,別說傻話,你不願意就算了,媽媽不會逼你,只要你好好的!」

顧麗華知道了岳文海的打算,自然也得附和,「嫂子,心怡可能一時接受不了,總得有個考慮時間?我們子川這孩子就是性子直,沒有什麼壞心眼兒,您放心,心怡到了我們岳家,我們也一定當個寶兒似的疼著!」

好聽話說了個遍,朱心怡不哭了也不鬧了,用一種沉默表示這抗拒。

鄒明蘭最終是沉了口氣。

「我不會拿我女兒的幸福開玩笑,你們岳家的大門我們也高攀不起!我就當我女兒被狗咬了一口,我就算養我女兒一輩子,也不會讓她嫁給這種禽獸!」

「嫂子,您這話說的……」顧麗華被噎的夠嗆。

可臉上更掛不住的是岳文海。

被人家這麼當着面的罵,岳文海可是好久沒有經受過了。

冷著面孔沒再繼續勸什麼。

這邊鄒明蘭站起了身,挺直了腰板。

「凱源,我們回去!」

剛剛說什麼報警,司法鑒定不過都是說說而已,難道真的再讓女兒扒開傷口讓人看見,再撒上一把鹽嗎?

即便鑒定出來什麼,又能怎麼樣?

這件事,終歸是要自己去解決才解恨。

「好,我已經安排好了信得過的醫院,現在就帶心怡過去!」朱凱源一直像一個旁觀者,冷靜的讓人生寒。

鄒明蘭終是點了點頭。

被單上的一灘血跡可是不少,這是朱心怡的第一次,必定是傷的嚴重。

鄒明蘭將一切東西收拾好,將朱心怡扶下了床。

朱心怡腿下一軟,差一點兒跪倒。

強撐著站了起來,靠在鄒明蘭的身上,有氣無力。

顧麗華上前想幫忙,卻被鄒明蘭冷冷的眼神擋了回去,「您還是躲我的女兒遠一點!」

母女兩人走了出去,跟在後面的朱凱源忽然停了腳步。

轉頭,依舊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

「岳總,朱家不是那麼好糊弄的,咱們商場上見!」

說完,轉頭離開。

岳文海的臉色終是沉了下去,朱家這是要向岳家正式宣戰了嗎?

一直站在旁邊看戲的褚冰清忽然笑了笑,「還真是一出好戲,不枉我大老遠跑來一趟,聽說這朱凱源可不是個簡單角色,恭喜岳總,總算是找到了一個好對手了!」

「程夫人這是在幸災樂禍?」岳文海冷聲道。

「我不過是恭喜一下而已,岳總何必這麼敏感呢?耀陽,戲看完了,我們就回去吧,你給安安打個電話,叫她到家裏來壓壓驚,去去晦氣,總被小人纏着,怕別是被什麼人下了降頭吧!」褚冰清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顧婉柔,眼中儘是不屑。

顧婉柔清晰的感覺到,褚冰清並不喜歡她。

程耀陽點了點頭,跟着褚冰清離開了房間,竟是一個眼神都不曾給顧婉柔。

顧婉柔站在那裏,一張帶着精緻的臉龐瞬間黯淡無光。

房間里,只剩下了岳家人。

岳子川站了起來,也往外走。

「你還去哪兒?」岳文海火氣上涌。

「這裏留着你們一家三口相親相愛,我在這兒礙事不是?」

「你個混蛋小子……」

「得了,剛剛有外人我給您面子,現在還想動手?」岳文海不屑的一哼。

邁出去兩步,又扭過頭來,略有深意的看着顧婉柔,諷刺道,「我的好妹妹,這齣戲你唱的可真是出乎意料的好啊!」

。 宋顯就那麼牽著喬天羽的小手,走進了客廳。

在到別墅之前,喬天羽原本想讓宋顯把她放在別墅門口的,之前幾次,都是這樣的。

可是這次,宋顯卻執意送她進去。

她小聲說:「你不怕我爸爸罵你嗎?」

宋顯低低一笑,沒有說話。

如果沒有喬卡的出現,宋顯可能還會忍耐幾天,現在,沒有必要了!

客廳里,喬望乾坐在沙發上生悶氣,臉色鐵青。

喬卡和陳欣卻坐在一邊看電視,兩個人臉上的神色輕鬆愉悅。

喬天羽也知道,她一天沒有回家,爸爸肯定知道,她去找宋哥哥去了。

因此,她一進客廳,就朝著喬望乾撲過去,抱著他的撒嬌道:「爸爸,我回來了,你有沒有想我?」

喬望乾本來想暴跳如雷的,可是女兒一撒嬌,就讓他的雷憋在了胸口,別提多難受了。

他冷哼道:「你還知道回來?我還以為,你會跟著那個小子跑了呢!」

喬天羽笑著給她爸爸胡拉胸脯,「哎呀,怎麼會呢?我就算是要跑,也會帶著爸爸媽媽一起跑的!乖了,不氣了,我給你和媽媽帶了好多禮物呢!」

宋顯趁機把她的行李箱推過去,禮貌地和陳欣以及喬望乾打招呼。

陳欣很高興地讓宋顯坐在沙發上,說道:「我怎麼看你瘦了這麼多?是不是工作太累了?」

宋顯連忙笑笑:「沒事,我還好!」

喬望乾卻冷聲道:「你誰啊?我讓你坐了嗎?」

宋顯臉上一僵,就要起身。

陳欣卻按住他的腿,道:「坐你的,這又不是他一個人的家!」

喬望乾冷笑道:「上次怎麼說的?不拿來一個億的聘禮,不要再登我家的門!你的一億聘禮呢?」

喬天羽道:「爸爸,你一定要這樣嗎?宋哥哥已經很努力了!」

喬望乾瞪著女兒:「你閉嘴!」

宋顯連忙說道:「正月十六,我會帶著一個億的聘禮,正式來提親!」

正月十六?

現在已經年底了,還有幾天就過年了。也就是說,還有二十天,宋顯就能湊夠一個億!

喬望乾狐疑地望著宋顯:「糊弄誰呢?短短兩三個月,誰能掙一個億?」

宋顯堅定道:「我可以!所以,我說,正月十六,我帶一個億聘禮來提親,那天,我會和小羽領證,然後再選日子辦婚禮!」

他說得鏗鏘有力,擲地有聲,一時間,讓房間里竟然寂靜無聲。

喬望乾看著宋顯,有片刻的心虛。

他擺擺手:「到時候你拿錢來再說,現在說大話沒用!」

宋顯點頭,沉聲說道:「在此之前,我不允許你再打歪主意,而且我會每天見小羽一次!」

他的意思很明白,既然你想要我的一個億,那就不要再惦記什麼喬卡了。一女二聘,不嫌丟人嗎?

而他也決不給喬卡機會!

喬天羽默默為宋哥哥點贊。

這樣才對嘛,估計世界上再沒有誰,談個戀愛比他們更憋屈的了!

陳欣不等喬望乾說話,就笑道:「沒問題,我答應了。這也要過年了,你們可以多走動走動!」

喬望乾一拍桌子:「我不同意!」

陳欣冷聲道:「你不同意,我就和小羽搬去江家住,你自己在這裡過年吧!」

喬望乾氣得,沒背過氣去!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咔嚓!

漆黑的晶體碎裂。

只見附近的虛空驟然被撕裂開來,漆黑如墨的次元裂縫扭曲著,其中爆發出來的強大引力,硬生生的拖拽著膿汁之母,將祂的軀體一寸一寸的吞噬進去!

在碎裂虛空的另一端,赫然是充斥着時空亂流的次元空間。

任何生物一旦被吞噬進去,將永永遠遠的停留在那裏!

「吼——」

膿汁之母似乎明白這一點,數百張嘴巴里瘋狂的咆哮聲,千根觸手揮舞著勾住一切可以穩定自己的物體,試圖把祂從混亂次元里拉拽出來。

那些觸手深深的插入地面和岩壁,但都無法阻止被吞噬的結局,地面與岩壁被那些觸手恐怖的力量,犁出了一道道縱橫雜亂的深溝。

哈斯沃德害怕遲則生變,用最後的靈力創造出巨矛,然後狠狠的擲了出去。

轟!

巨矛攜流星之力,撞在膿汁之母上!

膿汁之母本就處於極限狀態,所有的力量都用來對抗引力了,就好像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被徹底推入了時空次元之中!

「吼——」

膿汁之母怨毒的尖嘯著,錯失了最後的逃逸機會。

祂只能任由自己的身軀,一點一點的被吞噬進去,而後逐漸消失在那片黑暗次元!

碎裂的虛空恢復,一切歸於平靜!

「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