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嘭嘭嘭」

遠處,一道道散發着凜冽寒氣的劍光閃過,而後,一道道白色劍氣襲來,精準的落在一頭頭兇狠的群狼妖軀之上,霎時間,一頭頭群狼的妖軀爆裂開來。

一團團血霧就這麼綻放在二人的視野之中,空氣中散發的血腥味讓人作嘔,使得吳璇一陣反胃,腹中彷彿翻江倒海一般,吳璇也不管是誰出手,慌忙轉過頭去。

「是誰?」

易楓看向劍氣襲來的方向,警惕到了極點,儘管他已經靈力全無,如同強弩之末。

「行了,行了,要秀恩愛回去秀,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

不遠處,易霄的身形憑空而現,手中寒劍散發着凜冽的寒氣,預防才那些劍氣上的寒氣如出一轍。

「易霄?你怎麼在這兒?」

「弄出這麼大動靜,你當我易霄眼睛瞎了不成。」易霄冷漠道。、

易楓、吳璇二人與整個群狼狼群激戰,煙塵在妖獸森林中飛舞,數十里之內都看得見,除此之外,單單是戰鬥時的動靜都足以擾得周圍動蕩不堪,實力低微的妖獸直接離開自己領地,易霄若是再注意不到那就是真是個廢物了。

「易霄?剛才的劍氣是你弄得,你的實力這般強?」吳璇聽到二人交談,忍着腹中不適,轉過頭來發問。

「你不是看見了嗎,這裏除了你們也就只有我了,不是我難不成是你殺的這些群狼?」易霄依舊冷漠,對於吳璇,易霄也不打算有什麼交集。

吳璇見易霄這種表情便氣不打一處來,這是看不起她?要知道作為吳家大小姐,作為江楓城有名的美女,他易霄就這般對待自己?

吳璇越想越氣,氣憤的對着易霄冷哼一聲說道:「哼,你這是什麼態度,別以為救了本小姐就可以這般目中無人。」

易霄也不理會,直接從乾坤袋中取出幾枚復靈丹扔給兩人,隨後便走向不堪入目的群狼狼群屍體。

「嗯?九十三隻群狼只有一半左右的群狼有妖丹?」

易霄將群狼體內的妖丹收集一番,卻發現只有一半左右的群狼有妖丹,其他的毛都沒有,不過說來也正常,一階妖獸不過勉強算得上妖獸行列,妖獸軀體之內有妖丹的妖獸極少。

「本小姐才不要他的丹藥呢,哼,還給你。」吳璇似是還在為之前易霄差到不行的態度生氣,手中丹藥看都沒看直接拋給易霄。

「不要算了,我還能省些丹藥。」

令吳璇意外的是,易霄這傢伙根本不管自己是何態度,在她看來易霄這個人性格差到了極點,或者說這傢伙根本就不是正常人。

「這是什麼丹藥?僅僅短短時間我體內的靈力已恢復小半身上傷勢也在以極快的速度修復著。」

「二品丹藥復靈丹,效果還行。」

吳璇有些坐不住了,剛剛易楓這傢伙靈力幾近匱乏,身上爪痕密佈,傷勢不斷,僅僅是服用了一枚丹藥就靈力恢復,傷勢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修復,這是在逗自己玩嗎。

「喂,方才的丹藥還給本小姐。」

「你不是不要嗎?」

這次易霄還沒發話,易楓直接似笑非笑的對吳璇說。

「誰說本小姐不要的,快還給本小姐。」

易霄直接將方才那枚復靈丹扔給吳璇,看到易霄這般,吳璇則是直接將丹藥抓在手中,櫻唇一張直接吞了下去。

「好精純的藥力,這枚丹藥的藥力遠在普通二階丹藥之上。」

「我易霄兄弟的丹藥自然厲害,之前我不是給過你數枚丹藥嗎,其中還有一枚養顏丹呢。」易楓見吳璇一臉傲嬌之色,愣了下,隨即說道。

「養顏丹,這世間竟有這種丹藥,擦,本小姐忘在家裏了,還沒吃呢。」吳璇感受着身上快速修復的傷勢,又聽到易楓說有什麼養顏丹在自己這裏,一拍腦門,後悔萬分。

這個易楓,送給自己的丹藥中竟有這種神奇丹藥,還不告訴自己,另一方面,自己父親也說過那些丹藥都是珍稀級別的,藥力比之前在拍賣場中的那些高上許多,自己居然沒有服用,簡直被自己蠢哭了。

「那你怪誰?」易楓攤了攤手,無奈說道。

「走吧,很快便有許多人會來到這裏,若是讓人發現我們在這裏,周圍還有這麼多群狼屍體,傻子都會發現妖丹在誰的手中,屆時……」易霄沒有說下去,易楓、吳璇二人面色瞬間凝重起來,二人都是聰明人,易霄的話不必說全。

「屆時,眾人皆以為妖丹在我們手中,結果便是為了爭奪這幾十枚妖丹,群起而攻之,我們三人沒有一個能輕易離開這裏。」易楓咽了咽唾沫,凝重道。

「那我們便分開走吧,本小姐要去找我吳家族人了,易霄,你哪裏還有沒有復靈丹了,先借我一枚,之後我會讓我父親以等同價值之物賠償於你。」吳璇念著受傷的吳家族人,竟向易霄懇求起來,只為了一枚復靈丹救助自己族人。

「不必。」

易霄將你個玉瓶拋給她,隨後轉身離去。

「他本就是煉丹師,丹藥對他來說不是什麼貴重之物,只要有藥材便有源源不絕的丹藥。」易楓看得出吳璇的心事,吳璇自尊心極重,她清楚這枚小小的丹藥價值幾許。

小小的恩惠尚能讓其記在心頭,況且是這麼大的恩惠,吳璇自然會想方設法的報答。

「煉丹師,他竟然是煉丹師,早就聽聞易霄拜了個黑袍先生做師尊,沒想到短短時間內他就成為了一名煉丹師,而且這明明是二品丹藥。」

「他竟是個二品煉丹師?」

吳璇簡直有些不敢相信,煉丹師何其珍貴,成為煉丹師又何其之難,若是沒有逆天之姿,想要成為煉丹師只要也要步入中年之後了。

而易霄這才幾歲,二品煉丹師,簡直刷新了她心中對煉丹師的認知。

吳璇看着手中丹藥,轉身而離,她知道那個受傷的吳家族人還在等着她,照顧好自己族人是她作為大小姐的責任。三皇死後,莫寒煙已經對莫靖天起了不疑心,已經懷疑莫靖天對自己的忠誠。所以建立了玄冥教以外平行管理系統,由四諦掌控。而玄冥教則處於表面的情面,依舊交由莫靖天負責。所以嵩山72峰無論:那座主峰都隱藏的不少魔族的眼線。

莫靖天來到這裡后自然還要偽裝成十惡不赦的壞人模樣,他來到望落峰便命驚雷打傷了守衛玄機派弟子,強橫的說道:「通知楊鉤天,出來見我。」

莫靖天說著便橫衝直撞沖向了內院……

《華胥一夢》第二百二十九章:父子相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話說,你真的不上去和他打個招呼嗎?」謝瑜珺隨著葉婉兒的視線,正好看到了站在摩托前一邊吃著肉夾饃一邊和長腿御姐有說有笑的周楚。

「當然不!」葉婉兒很想狠狠瞪謝瑜珺一眼,讓她不要再說這種不著邊際的話。

但原本打算過的凌厲目光,在看過去的時候還是軟了下來。

謝瑜珺看到她這副模樣,也只能嘆口氣。

她向來是很了解自己這個姐妹的,平時就連和陌生人說話都很膽怯,更不要說讓她去主動追男人了。

「沒事,三條腿的蛤蟆找不到,三條腿的男人不是到處都是嗎?」

「啊?」葉婉兒一副迷惑的表情:「人類不是只有兩條腿嗎?」

看來她是真的沒理解自己的意思。

原本還想讓她臉紅的,看來現在做不到了。

謝瑜珺附和地點點頭:「不管他了,按照我家婉兒的顏值,想找什麼樣的男人找不到?」

「誰要找男人……」葉婉兒臉一紅,不輕不重地打了她一下。

她是很想不去再看周楚的,想著趕緊回學校裡面,爭取看不到周楚。

但不知道為什麼。

就在邁入校門的前一刻,仍然如同鬼使神差一樣轉過了頭。

她的目光突然急切起來,在原來的位置不停找尋。

但是。

並沒有看到周楚的蹤跡,他彷彿已經騎著摩托帶著那個長腿姐姐離開了。

這樣子……也好吧。她用力咬了下自己的嘴唇,也讓自己稍微振作起來。

周楚氣喘吁吁地把高琴怡扔在床上。

足足五層樓高!

而且沒有電梯!

還要背一個女人!

他感覺自己快要斷氣了。

「琴姐。」周楚從冰箱里拿出兩瓶冰可樂,旋開瓶蓋之後遞給了高琴怡。

「你這不行啊。」高琴怡喝了一口冰可樂之後,眼睛都彷彿明亮了幾分:「才五層樓誒!」

她非常喜歡喝可樂,這一點從她冰箱裡面囤著的幾十瓶就能看出來。

但離譜的是,不管她怎麼喝、喝多少,從來都不會胖。

剛剛相反,體型還完美得很。

周楚也喝了一口,沒忍住洶湧的氣流打了個嗝。

「這能用『才』?」周楚將她放在床頭柜上的可樂旋上蓋子,把自己的放在另一邊:「算了不跟你計較了,趕緊給我看看你現在的腳腕怎麼樣吧。」

「不給!」高琴怡的腳東躲西藏,想要逃脫周楚的魔爪。

那個感覺實在是太難以言明了,雖然她內心很喜歡,但本能還是排斥的。

然後她就一腳蹬在了周楚的胸口上。

周楚反手一抓,另一隻手在她反應過來之前抓住了她的另一隻,防止她繼續掙扎。

雖然他的出發點是好的。

但這個姿勢怎麼這麼奇怪?

就像是他抓著自己的腳然後放在胸前一樣。

幸好她今天穿的是褲子,不然如果這麼被掰開腿……

「我這是給你看看傷,別亂動啊。」周楚再確認她同意之後才鬆開了她的另一條腿。

剛剛鬆開,他就感覺自己的後背挨了一腿。

力度並不大,更像是一種抱怨。

周楚將她的白襪直接脫了下來。

腳腕只是稍微有些腫了,但目測並不厲害。

不出意外也就兩三天就能好。

應該不會影響比賽。

「今後打球不要那麼拼,能接到就接,咱們兩個是雙打,你接不到的還有我呢。」周楚緩緩放下了她的腳,轉過身盤腿坐著說道:「最重要的,還是不要受傷啊。」

高琴怡的胳膊上其實也有幾處傷,但並沒有擦破皮所以問題不大。

「啰嗦。」高琴怡還想要踢他,只不過一想到自己的腳有可能被他抓住,就放棄了這個想法。

這種被關心的感覺真的好好。

尤其是被周楚關心的話語照顧到的時候,感覺腳腕的傷都快要好得差不多了!

這個傷真的不虧!

「你,幫我把那幾件衣服拿過來。」高琴怡指了指衣架上的薄襯衫。

周楚把衣服拿過來之後,理所當然地坐在床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