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吃喝了一個多小時候,酒席才結束。

「馳疆,安排兩位先生去俱樂部休息!」

「是!」

趙政口中的俱樂部,是附近一家會所,他們趙家是大股東。

半個小時后,趙馳疆從俱樂部里走了出來。

「爸,何先生和曹先生已經安排好了,都是俱樂部的頭牌伺候他們,他們兩人很高興!」趙馳疆一邊說着,一邊道:「爸,剛才在酒桌上,這兩位先生說的貝老是誰?」

「王境之上的高手!」趙政沉聲道。

「什麼?王境之上?諸葛夫人,竟然給咱們派了王境之上的高手?」趙馳疆激動得身子都顫抖起來。

「這一次,咱們是帶着諸葛夫人的任務過去,明天的鳳凰山莊重啟儀式上,咱們狠狠羞辱嚴經緯,讓他頭都抬不起來!」趙政緊緊捏著拳頭:「這個小畜生,是該好好給他個教訓了!」

「爸,你放心,有諸葛夫人給咱們的高手,之前我在他面前受到的羞辱,明天我都會找回來!」趙馳疆一臉殘忍的說道,他永遠也忘不了當初跪在嚴經緯面前那一幕。

趙政目光閃爍。

等明天羞辱了嚴經緯之後,他還給嚴經緯傳一句話,讓他離歐陽安琪遠一點。

……

昆州市。

四合院內,晚飯過後。

和沈艾菲散步歸來的嚴經緯又抱着沈艾菲的雙腳捏了起來,最近這幾天,沈艾菲總是說她腳酸,嚴經緯幫她查勘了一番,發現她身體健康得很,也不知道為啥腳酸。

「小經緯,誰都以為七年前嚴氏集團那場災難,已經消耗空了嚴家的底蘊,明天你重啟鳳凰山莊,同時又是趙家向你公開挑戰的日子,估計明天的鳳凰山莊會很熱鬧。覬覦嚴氏集團秘密的,都想看看你能不能頂得住趙家的壓力吧!」

沈艾菲緩緩說道。

「如果你明天頂住了趙家的壓力,諸多勢力,會重新對你進行評估。」沈艾菲笑道:「到時候,昆州市就不會這麼寧靜了,一直以來,他們都以為你像軟柿子一樣,想捏就捏……明天,會讓他們大開眼界。」

嚴經緯輕輕捏著沈艾菲的腳 南宮家族。

南宮常青剛帶着南宮雀羚回到家,一道道不好的消息便接踵而至。

多加子公司被查封,多位南宮集團負責人被抓捕歸案。

看樣子,警方很快要找到他的頭上了。

南宮常青坐在書桌後面,看着桌子上的宣紙,面色陰沉如水。

往常的時候,遇到糟心的事情,南宮常青只要練練字,心神就會得到舒緩,就能在練字的過程中找到解決的方案。

但眼下發生的事情實在太大了,南宮常青甚至沒了練字的心思。

「陳天龍到底是誰!」

南宮常青咬着牙道:「他和南宮家族,到底有什麼仇怨?」

南宮雀羚坐在沙發上,嬌美的臉上也透著一抹焦慮的神色。

她是一個聰明人,聽得出南宮常青話中的意思。

南宮家族忽然出現很多大麻煩,這些大麻煩絕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產生的。

換句話說,南宮家族早就出現了這些定時炸彈。

只不過,陳天龍的出現,引爆了這些定時炸彈而已。

陳天龍早就做好了對付南宮家族的準備。

可是……

南宮家族和他結仇,僅僅是因為洪家被滅而已,而洪家被滅至今,還不到一個月的時間。

但這些定時炸彈,卻好像已經存在一兩年了。

如果陳天龍早就想對付南宮家族,那麼陳天龍到底是什麼人?

「你不能再待下去了。」

南宮常青忽然看向南宮雀羚,沉聲道:「現在,立刻,馬上,帶着你弟弟去帝都,投奔上官家族!」

南宮雀羚眉頭一緊,道:「那您怎麼辦?」

南宮常青的面色愈發陰沉,道:「如果我也跟着離開,陳天龍絕不會放過我們一家。他的目標應該是我,只要我不走,你帶着你弟弟離開,他應該不會趕盡殺絕。雀翎,你弟弟的情況你也知道,南宮家族的復興,就靠你們了!」

南宮雀羚的眼眶瞬間紅了。

但她沒有像普通女孩兒那樣矯情,而是站起身子,重重地點了點頭。

「無論您最後落得什麼下場,我南宮雀羚都發誓,總有一天要讓陳天龍十倍奉還!」

說完,南宮雀羚便快步離開了書房,接上南宮如意離開了南宮家族。

子女一走,南宮常青心頭也就落下了一塊大石。

「老爺,不好了,南宮家族被警方包圍了!」

不多時,南宮家族的管家忽然沖了進來,滿臉焦急之色。

「動作這麼快?」

南宮常青眉頭頓時一皺,打開手機,通過手機內部系統,調出老宅內所有監控畫面。

在看到各處都有警察,一點出路都沒有的時候,南宮常青眼中掠過一抹濃濃的殺意。

「我女兒和兒子已經離開,就憑你們也困得住我?」

南宮常青快速打開書桌下的柜子,裏面放了兩把武器。

一把手槍,一把短刀。

若是尋常小事兒,南宮常青會用手槍來解決。

但遇到這種大事兒,他熟練地反握短刀。

別人只知道他南宮常青經商有一套,卻極少有人知道他的戰鬥力有多麼恐怖。

但他平生不出刀,出刀必有大事。

南宮家族家道中落的時候,他用這把短刀,硬生生將南宮家族扛了起來。

八年前,帝都那場血案,他更是用這把短刀,贏得另外兩方勢力的敬畏!

這一次,他要用這把短刀保命!

經過手機上傳達的攝像頭畫面,南宮常青立馬在腦海中發現了一條防守最薄弱的逃亡路線。

他穿上鞋子,貓著腰,從窗戶跳了出去。

雖然兩層樓有三四米那麼高,但他落在地上的時候只是輕輕一滾,竟輕盈如靈貓,毫髮無損。

「這邊有人跳下來了!」

窗戶下面,只有兩名警力在看守。

看到南宮常青的瞬間,他們大喊一聲,然後快步沖向了南宮常青。

南宮常青眼中掠過一抹厲芒,手腕一翻,那把短刀已自二人手腕上劃過。

二人頓時吃痛,手槍掉落在地,捂著血流不止的手腕,慘叫起來。

從這個方向向前逃,會遇到一條小道,小道後面是山道。

只要上了山道,南宮常青就自忖再沒人能找到自己。

「你最好別動。」

就在這時,一道陰寒的聲音忽然響起。

南宮常青扭頭望去,瞳孔頓時一縮!

陳天龍!

這個時候,陳天龍沒有在龍行大酒店陪客人,卻出現在了南宮家族老宅。

這說明,陳天龍要對付南宮家族,真的是一件預謀已久的事情!

「陳天龍,想不到南宮家族會栽在你手裏,是我小瞧你了,不過我還真得感謝感謝你!」

南宮常青冷笑一聲,轉而道:「因為殺了你,我也算報了仇,就算離開,也能走得心安了。」

…… 見秦天立在船頭,一語不發,胡藤呲了呲牙,又低聲道:「你也不要多想。」

「大小姐訂立婚約,我們都不想看到。但是這個,並不是你造成的。」

「你想一下,如果沒有你出手,那個禿鷹不但要殺了石頭,最終,我們東海仍舊不得不認輸,訂立婚約。」

「你雖然沒有改變結局,不過出手殺了禿鷹,大大的殺了夏明和北方的威風,我們東海還是要感謝你的。」

「我相信,有了這樣的教訓,大小姐就是嫁過去,夏明也不敢欺負她。」

「再說了,現在僅僅是訂立婚約,又沒說什麼時候要嫁過去。」

「只要大小姐一直拖著,北方也沒有辦法。」

白靈也低聲道:「這個倒是。」

「所以天哥,你不要自責了。」

聽了他們的話,秦天的心情總算稍微好了一些。

他低聲道:「大小姐為了我,甘願簽訂了賣身的盟約。這件事情,我秦天管到底。」

「日後她有任何需要,秦某人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胡藤為之動容,激動的道:「天哥真是有情有義的漢子!」

「我胡藤這輩子沒佩服過什麼人,我們左肩王算一個,石頭算半個。」

「現在,我佩服天哥萬分!」

秦天笑了笑,他覺得這個左肩王的司機兼助理,雖然有些油嘴滑舌,愛耍個小心眼,不過整體來說,人還是很不錯的。

「多謝。」

「以後到了南方,有什麼需要,也可以找我。」

「真的嗎?」胡藤激動的雙眼放光。他自己很清楚,他不過是一個小人物。

跟秦天比起來,秦天是翱翔九天的雄鷹,他不過是草窠里嘰嘰喳喳的麻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