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他這是找虐嗎?狗糧來得還真是猝不及防啊!

江南晨唇角微揚,笑道:「下部電影,你還是要多帶帶你嫂子!」

嫂子?

容黛兒的眼眸,瞬間如同探照燈一般明亮。

她感覺幸福來得太突然,讓她都有些無力承受。

「阿晨?」她顫聲叫他。

江南晨卻給了她一個冷眼,讓她注意場合,不能把感情太過於外放。

容黛兒連連點頭,只是唇角的弧度,都要扯到腮幫子上了。

夜靜軒對兩個人的關係,絲毫不驚訝。

他笑道:「江大哥,你放心,包在我身上!只不過,這部電影,做為男女主,是有感情戲的,江大哥不介意吧?」

江南晨眼眸一深,給了他一個自行體會的眼神:「你覺得呢?」

夜靜軒只覺得脊背一陣發涼,總覺得,江南晨的眼神,和他哥夜北梟慣用的眼神,有些相似。

難道真的,近墨者黑?

喬天羽沒精打采地和江南晨打過招呼,江南晨就帶著容黛兒,去了喬望乾那邊,為雙方做了介紹。

江南晨在介紹容黛兒的時候,只介紹了名字,並沒有介紹她的身份。

但是,這已經足以讓容黛兒高興了。

她拉著江南曦的手,在她耳邊說悄悄話:「南曦,剛才你哥和夜靜軒說話的時候,讓他叫我大嫂了……」

她臉頰飛紅,神采飛揚,含羞帶怯,卻又激動莫名。

江南曦笑道:「你算是如願以償了?」

容黛兒低笑道:「也不算是,只不過是看到希望了!」

江南曦哈哈一笑,低聲道:「我看好你,繼續加油哦!其實我哥,就是一隻紙老虎,你不用怕他!」

容黛兒抿嘴笑,她其實從來不怕江南晨,她怕的是,他會不要她!

他是她穿過黑暗的曙光,是唯一的救贖。就算她是自私的,她也不願意放下他!

喬望乾特意請了天朗大飯店的大廚,來家裡做飯。

很快,餐桌上就擺滿了美味珍饈。

他招呼大家上桌吃飯,還特意讓喬天羽坐在了夜靜軒的身邊。

這又過去一個小時了,宋顯還是沒有來。

喬天羽給他打了兩個點話,他的手機依然處於關機中。

她再也坐不住了,想出去找宋顯!

她對喬望乾說道:「爸爸,我不餓,我去給大家準備些飯後水果吧?」

喬望乾豈會不知道女兒的心思,他臉一沉,說道:「小羽,今天是你姐和姐夫,第一次來咱們家做客,你怎麼能不陪著呢?坐著,好好吃飯,順便你也了解一下阿軒的喜好。」

喬天羽嘟嘴:「爸爸,我真的是不餓,胃裡不舒服,吃不下。況且我姐和姐夫,不會挑我的理的!」

她求助地望向江南曦和夜北梟。

江南曦笑道:「小羽知道,我飯後喜歡吃水果沙拉,喬叔,不如酒讓小羽幫我去準備一下吧!」

喬望乾說道:「不急,吃完飯現做也來得及。先好好吃飯!」

他既然這麼說,江南曦也就不好再說什麼了。

喬天羽有些生氣了,索性就直接說道:「爸爸,宋哥哥今天答應來家裡的,我去門口接接他,可以吧?」

喬望乾冷聲道:「小羽,你還執著什麼?如果他真的想來,早就該來了!」。 在場的人眼見矯健的男子,幾下拳腳,身邊已經倒下三名男子,回望女子那邊,最後一名男子也被制服在地上,不禁齊齊鼓掌,更有人吹響了口哨。

說時遲實則快,這不過是眨眼之間的事情,妄想吃霸王餐,又要訛詐錢財的一伙人,除了驚呆的兩名女子,其餘皆被制服在地上鬼哭狼嚎的。

本來爭相要離開的食客,見惡人已經被制服,都紛紛停下了腳步,打了雞血般激動的打量剛剛出手的二人。

只見身形修長,面容秀美俏麗的女子,正伸手扶起被殃及摔倒在地上男孩,明眸巡視著受傷的食客和店員。

男子有一張威嚴剛毅的臉,輪廓深邃的五官,英眉挺目,帥的沒朋友,此刻目光冷冽威嚴,黑眸淡淡的站在女子身邊,男帥女美,悅目出眾,而周遭的人卻感覺到了無形的威壓。有那麼幾個想趁亂逃單的人,都被鎮住了。

因為二人出眾的容貌,不少年輕男女的目光都傾慕的落在他們身上。

「哇!那男的好MAN哦,快,摸摸我的心,跳得好快是不是?「

「啊啊啊……,我心動了,怎麼辦?怎麼辦?「

「噢噢噢……辣妹子我喜歡,我要彎了腫么辦?」

「啊啊啊……我要死了,這行走的荷爾蒙……」

「好想要美女的電話……」

「哇哦,英雄美人的組合,好養眼哦!」

「……」

危機解除,一群被二人顏值和風姿晃花了眼的痴女腐男,發出了各種YY的雞叫聲。

「今天發生了這樣的事,很抱歉,影響了大家就餐,剛才那一輪的單全部五折,如果已經吃好了的,可以離開,沒吃好的,願意繼續留下就餐,我們歡迎,優惠也是五折。」蘇簡見沒有食客受傷,只有經理和店員受了輕傷,輕舒了口氣,心中迅速有了決斷:「至於這些人,我們會交由警察處理,絕不姑息。」

「哇,店家好樣的,我還會繼續來!」

「謝謝老闆,我們會繼續支持你的!」那些熟客大聲的說。

「對,老闆,我們也支持你!」

……

不少人把今天的視頻發到了朋友圈和微博上,引發了一圈熱潮,很多人根據朋友圈認識了【啡語者】,然後找過來,這是蘇簡沒有想到的,不過陸盛翰看到那些人的鏡頭,馬上讓人把所有視頻或圖片上有他們兩人樣子的都處理了。這是后話。

而訓練有素的店員,在領班的帶領下,留下二人迅速清理現場,受傷的回休息室處理傷口,其餘各自回到自己的崗位,繼續有序的投入工作。

沒一會,警察過來,把人帶走了,包括那二名被食客阻止要逃的女子,蘇簡和經理要跟著過去錄口供。

看到跟在身邊的他,眼角微挑,展顏一笑:「剛才謝謝你,今天不能陪你了!」

自從危機解除后,陸盛翰眼睛就沒離開過她,看來身手和他有得一拼,哈,這個女子,到底還有多少驚喜等著他去發掘?

。 「受傷了?」

待得陳天龍來到近前,龍老戰神將目光投向了陳天龍懷中的紀秋水。

陳天龍「嗯」了一聲,道:「膝蓋廢了。」

龍老戰神明白了陳天龍的意思,道:「所以,你來找我,是為了尋求藥王谷的位置?」

「是。」

陳天龍如實回答道。

龍老戰神搖了搖頭,道:「我不建議你去藥王谷。」

聽到這話,陳天龍心頭猛地一疼!

龍老戰神這意思,莫非是連藥王谷,都救不了紀秋水這雙腿?

「你可能想錯了。」

見陳天龍神色迅速黯然,甚至露出一種極致痛苦的表情,龍老戰神當即解釋道:「藥王谷,有能力救這小丫頭的雙腿。你曾經救過金童玉女,藥王谷欠你一個人情,他們也一定會答應幫你救人,但……」

「你知道人情有多麼珍貴嗎?」

「尤其是藥王谷的人情。」

「藥王穀神農氏的人情,就等於一條命,只要他們欠你一個人情,只要你還有一口氣在,無論你受了多重的傷,染上了多麼重大的疾病,藥王谷都能治好你。」

「這麼珍貴的人情,你最好留著救命用,而不是救一雙腿。」

聽完這話,陳天龍對龍老戰神忽然失去了一份敬重,冷冷地道:「紀秋水是我陳天龍的妻子,以前是,以後也是!我要在這種時候權衡利弊,那我還算個人嗎?藥王谷的人情有多珍貴,就不牢老領導提醒了,至於藥王谷的去路,我也並非完全不知!」

說完,陳天龍抱著紀秋水扭頭便走,沒有半分猶豫。

甚至他對龍老戰神的稱呼,也從老爺子變成了老領導。

二人之間,忽然透出了些許生分。

「你老首長說得沒錯,你這小子,性子真是比猴兒還急。」

望著轉過身的陳天龍,龍老戰神忽然搖頭笑了笑,道:「我什麼時候說過,不讓你救紀秋水了?」

「我只是想告訴你,藥王谷的人情很珍貴,你最好留著,用來保命。」

「至於這丫頭的雙腿,我親自領著她去一趟藥王谷,我和藥王谷那老頭子是老交情了,我讓他幫我一點小忙,他總不會拒絕的。」

呼!

此言一出,陳天龍猛地轉過身來,驚喜又感激地看向龍老戰神,道:「您……」

「不用感謝我。」

龍老戰神擺了擺手,道:「我答應過你,會幫你保護你的家人,但這小丫頭卻在我的承諾之下,被人廢了膝蓋,險些重傷而死。這件事情是我的疏忽,那幾個負責保護你家人的人,我會重重地責罰,所以,這也算是『功過相抵』了,你不必謝我。」

「來。」

說著,龍老戰神揮了揮手,接著陰影里便走出了兩個人來。

看到這二人,陳天龍眼皮猛地一跳。

從他來到龍老戰神身前的時候,壓根就沒有察覺到這二人的存在。

很顯然,這二人是高手中的高手。

「帶上這丫頭,準備直升飛機,我親自去一趟藥王谷。」

老爺子緩緩說道。

「是。」

那二人立馬應了一聲,其中一人轉身離去,前去準備直升飛機,而另外一人則走到陳天龍身前。

陳天龍猶豫了一下,終究還是將紀秋水交給了此人。

他相信,龍老戰神肯定是不會害紀秋水的。

「秋水,你的膝蓋很快就能修復,你不會坐輪椅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