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小偷停下腳步去看盲女,盲女目光空洞,完全不知道面前有一個人在。

她拉開了錢包,裡面一大疊紅色鈔票讓小偷看傻了眼。此時他如果一把將錢搶走盲女根本無法反抗。可面前可憐的盲女讓他下不去手。

畫面一切,小偷從盲女家中離開之後去了網吧。電腦上面出現一個聊天框。 一場混戰瞬間爆發。

不得不說,萬家那些供奉高手的實力真的不弱。

可問題是,四周圍攻他們的人實在太多了。

數百人,圍攻這六七個人,這還怎麼打?

而且,毒蜘蛛帶來的,也都是她這邊的精銳,全都是練過的亡命之徒。

這些人都是格外嗜血,縱然知道這些供奉高手實力很強,但這些黑衣人還是不要命地撲了上去。

沒多久,就有一個供奉高手被人按住。

這供奉高手也算是強悍,硬生生一拳將面前一個漢子的眼眶打碎。

但是,這個漢子也撲到了他的身上,咬住了他的脖子,將他按在了地上。

四周黑衣人立刻好像下餃子一般撲了上去,死命將這個供奉高手按住。

另外還有人,拿著武器亂砍亂劈。

供奉高手掙扎了幾下,就被人活活打死,再無聲息。

同樣的,其他的供奉高手,也面臨著這樣的危機。

論單打獨鬥,四周這些人,沒有一個能是他們的對手。

甚至,以他們的實力,一個人打十幾二十個,完全沒有任何問題。

可是,數百人將他們圍在中間,這就沒法打了。

只要被人群湧上來圍住,這些供奉高手就必死無疑。

沒多久,就有三個供奉高手被人活生生打死。

此時,萬子峰身邊保護的人也不多了,有人直接衝到了萬子峰身邊,開始出手襲擊他。

萬子峰的實力雖然不弱,可剛才畢竟被火華打傷。

再加上四周這麼多人,他的實力也不夠看啊。

眼見這形勢越來越危險,萬子峰也嚇得渾身發抖,面色慘白。

他現在看出來了,毒蜘蛛是真的敢殺他啊!

家族供奉高手都死了這麼多,說明毒蜘蛛壓根不把萬家放在眼裡。

這樣的情況下,他要是再堅持下去,那恐怕真要死在這裡了啊!

他求助地看向萬重山,而萬重山壓根都不與他對視。

萬子峰更是絕望,他咬著牙,心裡在艱難地爭鬥著。

過了良久,他最終還是低頭了,顫聲道:「毒蜘蛛,我……我道歉,你讓他們都撤了……」

此言一出,全場嘩然。

就連錢永安等人,看萬子峰的眼神,也帶著不屑。

萬子峰,可是萬家的主要成員。

竟然這樣認慫,這簡直是丟盡了萬家的顏面啊!

萬重山也嘆了口氣,他知道,這次的事情之後,萬子峰的臉面算是徹底沒了。

甚至,連帶著萬家,也會被人瞧不起。

但是,他也沒法說什麼。

這一次的事情,與萬家壓根沒有任何關係,萬子峰落到這一步,也算是咎由自取。

萬子峰如果不幫助錢永安的話,那什麼事都沒有。

可他不僅幫助錢永安,甚至還辱罵太子,這不是自討苦吃嗎?

毒蜘蛛這種瘋女人,發起瘋來,誰都控制不住。你去惹她,這不是找死嗎?

毒蜘蛛得意一笑,揮了揮手,那些黑衣人頓時停下。

「萬子峰,來,道歉吧!」

毒蜘蛛朗聲道。

四周眾人直勾勾地看著萬子峰。

萬子峰的面色難看至極,卻也不得不低頭。

他走到太子身邊,屈辱至極地向太子說了對不起。

太子不屑一笑:「萬子峰,你可真讓我失望啊!」

「你要是真能寧死不屈,我倒還真服了你!」

「沒想到,你竟然這麼快就屈服了。」

「嘖嘖,萬家的人,也不過如此嘛!」 藍父起身,對縣令大人微微一拜后,眸子微微閃了閃,

「我自然清楚縣令大人因何如此,但這事兒也未必沒有再商量的餘地,這民間曾有聽聞『狸貓換太子』之說,您的難處我也清楚,倒不妨想法子兩全其美才是?」

「……」

縣令頓時眸子一閃。

似多了幾分思量。

屋內氣氛略顯沉悶。

小廝忽然匆匆過來,在縣令耳邊輕聲說了兩句后,頓時看到縣令臉色一變,騰的一下站起身來,

「什麼?鼠疫?」

「……」

「……」

藍肖臉色一變,二話不說直接跟著獄卒匆匆離開。

縣令大人臉色更是難看!

怎麼當個九品縣令這麼難呢!任誰剛剛上任都沒他這般左右為難,如今前水患剛解決,如今又來了疑似鼠疫?

他差點哭出聲!

心中更是閃過一萬個告老還鄉的念頭!

**

藍肖一馬當先。

腳步匆匆滿臉擔憂的跟著獄卒到了牢房后,當看到沈明珠站在另一側完好無損時,才緩緩的吐出一口濁氣,心也頓時落了下去,

「還好,你沒事。」

「你怎麼來了?」

她滿臉詫異。

縣令肯讓他們前來探望?

是否說明,她這件事兒還有轉圜的餘地?

沈明珠思忖著,耳邊,也傳來藍肖堅定的聲音,

「你放心,不論如何我都會把你帶出去!」

「……」

她沒吭聲。

縣令大人也隨之匆匆過來,叫好的大夫更是緊隨其後,一見到牢獄中渾身抽搐的仲康,更是臉色微變,但上前探過脈象之後,卻是擰了擰眉頭,眼神中似乎閃過些許詫異,眾人的心也頓時提了起來,直到半晌后,大夫放下了手,

「脈象上倒不似鼠疫。」

「……」

眾人頓時吐出一口濁氣。

「那他這是為何都會這般?」

「……」

大夫猶豫不定,

「想來,許是身上有什麼頑疾?」

「……」

仲康躺在地上不斷哀嚎。

周圍眾人即便是聽了大夫的話,卻也依舊是不敢湊上前,生怕是被傳染了一般,一個個不斷對著縣令大人懇求著,

「大人開恩啊,縱然我們有罪但也不想死於鼠疫啊!」

「牢獄鼠蟲那般多,若真出了事兒,那就一發不可收拾了啊!」

「……」

眾人紛紛出聲。

沈明珠眸子閃爍,眼見著事情如她猜想的那般發展下去,更是唇角輕勾,目光也落在了眾人身上安撫道,

「縣太爺也是百姓的父母官,怎麼會真見事發展到這般地步?不論是為了大家的安慰還是為了自己的清譽,也絕對不會讓鼠疫出現的……」

她話才落。

藍肖順勢介面,

「倒不如暫且將牢房換到他處?犯人縱然身處牢獄也會感沐縣令恩德,也可放些鼠藥,徹底解決後患,縣令大人以為何?」

縣令身子微頓。

看著眼下的情況,瞥了一眼沈明珠后,似做了什麼決定一般緩緩道,「那如此的話,便暫且依你們所言。」

「縣令大人英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