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雙手自然下垂,神識人相快速魔化。

「我說了不行……若是不聽……」

「便是我自身的神識人相……」

「也一併斬了!!!」

執念執念執念!

一股逆天執念撼動十丈墨夜劍,赫見龐然的漆黑劍身輾轉,鋒芒自上而下,由顫顫巍巍,逐漸轉為巍然不動——

「斬!」

「斬下去!!」

「給我斬下去啊!!!」

墨夜劍一動不動。

趙風意有所悟,腦海中浮現一本古書劍式——破十劍法!

那是原本存在於九重天塔第一層內的劍法古籍,趙風看過那本古籍的全部,對於這套劍法的理念薄有理解,卻從未真正施展過。

而今,執念催不動那十丈墨夜劍,趙風不得不現學現用,怒提劍意,神識人相抬起右手劍指,指向空中石劍,赫然道——

「一劍破之!!!」

轟……

一劍斬落,自神識人相天靈,一分為二。

神識人相、半魔之體,一劍破之!

神識消匿,魔蛻飛散,石劍之威劈開黑海,驚起萬丈波瀾,也在同一時間,人相化作百道血痕,纏繞石劍之上,構成奇妙紋理,正與趙風昔日所得墨夜劍上的紋理一致!

至此,神識消散,但神脈與魂脈交匯歸一,再不分彼此。

「我感覺到了……毒種正在那柄石劍內部,就在劍鄂的位置……」

趙風剛剛感應到石劍內的毒種,原本漆黑的劍身竟在此時白化,本是粗糙的表面,變得平整且穩固,脫離了山的本質。

黑衣抬頭望見那正在轉變的十丈墨夜劍,點點頭,沒有說話,反倒是白衣在此時開口道:「意識山相,借八荒武脈,轉為魂識,而今神魂相合,鍛造山相本質,凝出劍體,已非人相、山相,既成就圓滿,破相為器,該稱『意識劍器』。」

「不止如此,毒種化入意識劍器,而今穩固,八脈貫通,也算是將毒種煉入了血脈,邁進兩步,達到了天階超品,只是這血脈仍不屬於先天血脈,只能經過後天打磨,逐步展現其威能……未來潛力,不在任何先天血脈之下……」

白衣剛說完,一股浩然威壓席捲意識天地,忽而,意識劍器周遭浮現「佛」、「仙」、「劍」三個字體,正是仙骨魔元功第一層提煉魔蛻的特殊字體。

趙風在此之前,已經通過佛、仙二字,獲得了六千魔蛻,而今,似乎因為意識劍器的衍生,導致了仙骨魔元功更進一步,「劍」字隨之衍生。

此時,趙風的意識附在意識劍器之上,以魂識探知「劍」字,幾乎是瞬間,那一字分散,化作三千道「魔」字,魔蛻再填三千道!

九千魔蛻,致使趙風根基達到仙骨魔元功第一層的極限,魔灶、魔胚、魔胎加催魔源,只是半魔之體突破種族限制,再進一步,但衍生出來的卻是……

只見佛蛻黑蓮在此時包裹住九千道魔蛻,形成一株蓮苞,良久之後——

一抹金光自蓮苞中心溢出,如光似煙。

緊接著蓮開九千葉,一葉一造化,佛魔雙蛻,孕育的那道金光,竟是!

一副骷髏!

通體湛金,脊椎粗壯黝黑,赫然是趙風體內的湛金不滅仙骨!

「我晉入了仙骨魔元功的第二層,半魔之體衍生出另外半邊……竟是半仙之體……」

趙風無比震驚,但此時在那佛蛻黑蓮之上湛金不滅仙骨盤坐蓮台正中,一道湛金仙力環繞在其周身,那道金影散發出的神秘氣息與骷髏眉心之間的金斑魔源形成對立,兩者之間始終保持著一段不變的距離,互不侵擾。

「這道仙力是以九千道魔蛻,自魔胎中孕育而生的,它雖然存在著,但以我現如今的根基修為,根本無法調動……」

趙風的魂識橫掃黑海周遭,意識劍器、半仙之體,都已經穩定下來,此次修行的所有危機化解,他終於可以放心。

隨著心念一動,趙風的本我意識回到現實,黑海之上,只剩下那柄巨大的雪白墨夜劍和懸在海上八十一米處的佛蛻黑蓮,以及蓮台上盤坐著的那副湛金不滅仙骨……

「他走了……讓我死……」

不遠處,紅髮女子感覺到趙風的意識離開了此地,當即便要催動精神紅髮自殺,奈何,她的念想並未成為現實——那柄十丈白劍上散發著魂識的赫赫威壓,以及劍中蘊藏的毒種血脈壓制。

在此雙重壓制之下,紅髮女子只能繼續跪在原地,連頭都抬不起來……

……

趙風房內,在他睜開雙眼的瞬間,一股凌厲的劍意在不經意間從眼底閃過。

一低頭,發現自己懸在半米之上,此時緩緩降下,身旁是一臉疲倦的小泥,以及雙眼震驚的趙媛媛。

其實小泥的表情是很難看出來的,但此時的趙風已經擁有魂識,不經意間的感應,便能知曉其情緒狀態。

「果然是你在外面幫我……看你這樣子,想必是靈氣消耗太嚴重了……」趙風心念一動,隨手取出一枚紫靈石,放到小泥嘴邊。

小泥嗅了嗅那靈石,沒有張口,而是猛地一吸,直接將整塊紫靈石化作純粹的靈氣,吸入體內,隨後恢復了平時的活潑。

「咿!」

趙風笑著揉了揉小泥的頭,而後望向趙媛媛。

「糟了……該怎麼解釋呢……」趙風猶豫不決之際,隨手拉扯被子蓋住身體,正要開口。

「哥哥!你會飛!」

趙媛媛小聲地說道,語氣中滿是震驚。

「哥哥好膩害!我想起來了!之前在海島的時候,好像就看到哥哥從海里飛出來的樣子!只是後來忘記了!」趙媛媛找回了那段被掩蓋的記憶,神情更加歡喜,直接撲到趙風懷中。

「媛媛,這件事情就當作我們之間的秘密,不要和別人說,好嗎?」趙風拍了拍趙媛媛的後背,無奈地說道。

「嗯嗯!我知道,英雄都是不能暴露身份的!就像鎧甲勇士、奧特曼還有魔仙堡,都是這樣的!哥哥,你剛剛身上有黑色的東西,該不會……你真的能變成鎧甲勇士吧?」趙媛媛畢竟還小,對世界的理解還沒有成熟,在這種年紀下,很多成年人所無法理解的事情,她們反而會更容易接受,一旦遇到了,往往會認為世界本來就該是這樣的。

就像現在的趙媛媛,親眼目睹趙風魔化之後,又恢復正常,這只是讓她堅信世界上有鎧甲勇士這類的英雄存在,即便心中有震驚,也會很快將那股震驚當作這個世界該有的樣子,並接受。

這一晚,趙風給趙媛媛做了不少功課,等同給後者重鑄了世界觀,雖然這並不一定是好事,但目前也沒有其他更好的解決方法了。

不過,也因為這一晚的意外,趙媛媛對趙風的崇拜再一次突破新高,又正好是寒假,自那之後,基本上趙風去哪兒,她都會跟著。

當天正午,趙風一家子正在吃午飯,白澤急急忙忙地回來,開門便道:「阿風!來了來了!他來了!葉家的那個老小子出來了!」

趙風聽罷便知道白澤所說的是葉家老祖,心中又是一沉。

飯後,兩人到陽台秘密交談。

「葉家老祖出關,已經明確說八天之後在泰山頂渡劫突破,八大修真圈第一批回歸的修者也已經表示會到場設置陣法,為葉家老祖護法!」白澤難掩心中激動。

「八大修真圈都表態了?刀窟也是?」趙風反問道。

「當然!刀無琊針對的畢竟只是葉梟一人,葉家老祖是近百年以來,唯一一名有機會從天尊晉陞到天王的修者,即便是刀窟也不得不示好,而且,葉梟也表示八天之後會上泰山為老祖護法,他主要是擔心八大修真圈不老實……你有什麼打算,一起去看看強者渡劫,開開眼界?」白澤邀請道。

「嗯……可以,不過,我不想太引人注意。」趙風點點頭。

「放心!我來安排,保證沒有人會注意到我們的存在!就這麼說定了啊!」

白澤大喜,隨後又匆匆離開,好似此行就是專門為了向趙風詢問去不去。

陽台前,趙風眺望蒼生,一念心動,血感擴散而出,直達五千米之外——

「在這之前,我的血感、御水之能、御風之能的有效範圍皆為五百米,我一直以為那是功法限制的緣故,但現在看來……有效範圍的提升,全看意識強度,而今,我自斬神識,憑此魂識,可以將意識感應範圍擴散到五千米,而這還只是正常狀態下,若是傾力施為,或許能達到萬米……」

「而且……我似乎已經達到了辟穀的程度……」趙風感應著體內八脈圓滿的飽和感,這種感覺自成小循環,即便沒有外部能量補充,其本身也能維持在一個高度消耗卻維持平衡的狀態,即便超額消耗,也能自行調整回完整的狀態。

將心思調回,趙風隨手取出一本古籍,這是他之前一直在看的,並非功法。

「渡劫……正好看到這一部分。」趙風一翻,發現古籍內容提及渡劫,便坐下來細看。

修真之渡劫,有兩種,一者天劫,一者雷劫。

天劫與修為無關,而修者所提及之渡劫,往往代表的是雷劫。

所謂雷劫,便是仙修修者在大境界突破時,修為突破桎梏,引來天道之雷,一旦渡過,便代表得到天道認可,境界得以突破、穩固。

雷劫分四九雷劫、五九雷劫、六九雷劫、七九雷劫、八九雷劫以及九九雷劫。

天地玄黃,自四元之境圓滿之後,突破至尊者境界,受天道桎梏,引四九雷劫,三十六次天階十一重天威能的天雷,通過則為尊者,可擁有神通。

若渡不過雷劫,輕則修為盡失、重則命隕當場,所以有的天階修者為了避免雷劫,將境界壓在天階九重,終生不敢越雷池半步!

尊者突破天者,渡五九雷劫,四十五次尊者十八重天威能的天雷,必須以元魄承接,所接下天雷次數越多,則本命之源的初始品數越高,最高的本命之源初始品數為四十五品。

天者晉陞聖者,渡六九雷劫,五十四次王者十八重天威能的天雷,必須以元魂承接,承受次數對聖者境界無影響。

「奇怪,為什麼天者晉陞聖者是渡六九雷劫,而沒有提及聖者晉陞帝者要渡劫呢?後續的七九雷劫反倒是分開了帝者與神者……而之後的八九雷劫、九九雷劫也只是提及,而未有更深入的講解……」趙風雖然心中不解,但也沒有沉浸其中,他很清楚,渡劫對他而言還很遠。

「不過,我現如今雖然無法進行四元之境的修鍊,但黑衣也說過了,只要我八脈圓滿,便可憑先天土靈體修鍊先天五靈訣……不過,我近期突破得太多,功體的很多細節尚未完全掌握,若是繼續修鍊,恐怕會埋下一些難以察覺的禍根……還是等八日之後,從泰山歸來,再深入探究仙修之法……」

七日閑暇,趙風每天在家中練太極,穩固心境、熟悉功體,家中三個小娃倒是有樣學樣地跟著練了起來,尤其以趙雪、趙媛媛最為認真。

趙雪自上次與趙風單獨交談之後,已經表明自己有修鍊之意,而這套特殊的太極拳又是趙風傳下的,她自然練得尤為刻苦,每天必然撥出一個小時苦練。

而趙媛媛是因為親眼見過趙風魔化,懷著崇拜之心,才有了學習太極拳的執念,不過她畢竟年紀尚輕,對於太極拳的理解沒有趙雪那麼透徹,所以免不了要向趙風詢問很多細節。

好在是七天下來,趙媛媛也算是能自己打完一整套了,自是無比歡喜。

反觀趙子龍,對於這種慢吞吞的太極拳,明顯缺乏興趣,反倒更喜歡拿著玩具刀劍,坐在電視前看那些熱血的動畫片。

葉家老祖渡劫的前一天,趙風與白澤動身前往泰山。

「阿風!」

趙風剛走出小區大門,便聽見白澤的呼喚聲從馬路對面傳來,一輛紅旗車旁邊,站著一大一小兩道身影,一者白澤,一者令狐靖……

……

五嶽獨尊,泰山之頂。

艷陽正盛,方圓無人。

一葉天地,先祖渡世!

那身影飄然而降,與這天、這地、這山、這景混為一體,縱然直視,難覓其蹤。

忽而,遠空之外,數道天外來客飛馳而來…… 面前人來人往,絡繹不絕,到處都是行人、攤販和店鋪。

叫賣聲此起彼伏,賣的也都是河東府的特色美食和各色商品,甚至就連大姐家的饕餮樓也在這裏開了一家分店。

兩人中午都吃得很飽,自然沒在街邊美食上流連,一路走到了長街盡頭。

崔翡不忘解釋,「修士輕錢財,出手很大方,在修仙一條街前面安排這麼一條休閑街也是為了增加河東商賈百姓的收入。」

蕭寒點頭,這個道理他懂,就和在高速服務區和部分景區一個道理。

大家都是為了上廁所,但是在通往廁所的路上,會走很漫長的一條路,這條路叫服務區的套路,全都是售賣當地特產和小商品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