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幸好他足夠機智,果斷捨棄十萬年修為,如此一來,六祖自然是不好再殺他,算是保住了性命。

至於捨棄的修為,只能在黑暗之淵,多吞噬幾位神靈的神魂彌補回來。

金聚大神嘴裏吐出一座白骨祭台,化為三百餘丈高。

祭台上,刻滿古老而神秘的祭紋,隨着金聚大神將祭台催動,一具具白骨隨之緩緩移動,爆發出強勁的陰氣。

「般若神女,請!」金聚大神道。

般若已是恢復了一些力氣,站起身來,至今依舊有些迷茫,六祖怎麼就出現了?也太不可思議。

在迷茫中,她登上了白骨祭台。

金聚大神以白骨祭台為媒介,將一身修為,源源不斷轉移向般若。

所幸的是,般若算得上半個死靈,而且修鍊出了真我之門,可以憑藉真我之門轉化金聚大神的神魂魂力,和神氣、規則神紋。

小黑看得羨慕至極,只恨自己與六祖沒有那麼一分半點關係,否則也奪金聚大神十萬年修為該多好?

池瑤心中暗道:「得此機緣,般若也算因禍得福。只需將金聚大神的力量,徹底融會貫通,萬年之內,必定達到上位神的境界。」

別說小黑,就連封塵劍神都十分羨慕。

但,也只能羨慕。

因為,只有六祖這樣的存在,才能逼得一位大神,主動獻出十萬年修為。換做是在外界,就算是神尊,都不可能逼金聚大神做出這樣的事。

畢竟金聚大神是無常鬼城的神靈,無常鬼城也是有神尊級的恐怖存在。

有白骨祭台之助,傳功並沒有花費太長時間。

傳功結束時,般若傷勢已是完全恢復,神魂強大到了極點,體內神威無法控制,不斷向外宣洩。但,依舊還是下位神的境界。

對她而言,只需要凝聚出神境世界,立即就能成為中位神。

但,凝聚神境世界,並非一朝一夕就能做到,需要花費很多時間。

反觀金聚大神卻是虛弱到了極點,身上神光時而暗淡,時而明亮,這是境界不穩的跡象。他將白骨祭台收了起來,躬身行禮道:「佛祖,晚輩現在可以離開了嗎?」

六祖的金身佛影,需要張若塵的血液支撐。

此刻,張若塵的血液,已是大量流失。

但他依舊選擇,再支撐片刻,道:「阿彌陀佛!金聚,你該知道,本祖放你離開,最大的原因乃是因為,世間萬物皆有存在的道理,眾生平等,善惡有報。鬼族,也有鬼族該活着的價值,不應全部打死。」

每一位佛祖,都有自己不同的佛法思想。

六祖的思想,乃是「眾生平等」,這一點張若塵是知曉的。因為,「眾生平等」這一招秘法,最早就是六祖創出。

金聚大神露出虔誠的神色,道:「佛祖大智慧!天庭地獄諸神,皆是偏執之輩,無一人可與佛祖相比。」

張若塵又道:「但,本祖能饒你,怒天卻絕不會饒你。怒天的性格如何,你該知曉吧?」

金聚大神露出忌憚之色,心中是真的有些懼意。

如果說,在黑暗之淵中,將般若他們全部殺死滅口,他自然是無所畏懼。

可是,有六祖在黑暗之淵,他哪裏還敢這麼做?

況且他還殺了不少神靈,吞噬了這些神靈的神魂。一旦般若他們將消息傳了出去,不說怒天神尊,只是黑暗神殿、死神殿、冰皇……,就能讓他在地獄界沒有立足之地,甚至讓他魂飛魄散。

他總不能一直躲在黑暗之淵吧?

這麼危險的地方,待久了,必然遭遇大兇險,會死無葬身之地。

越想,金聚大神越覺得來到黑暗之淵,是自己做出的最不明智的決定,心中有些悲涼。難道要遠走宇宙邊荒?

張若塵道:「本祖倒是可以給你指一條明路!」

「佛祖救我。」金聚大神道。

張若塵道:「你拜般若為師,隨她一起修習佛法。既然你做了怒天的徒孫,他自然不會再為難你。他若為難你,你便告訴他,這是本祖的決定。是本祖,看你與佛有緣,欲要保你性命。」

金聚大神本是以為自己已經無路可走,聽到這話,心中頓時豁然開朗。

對啊,只要拜師般若,大家便算是一條船上的人,他們自然不會再將空裏藏海這些神靈的死因說出去,等於是斬斷了一切後顧之憂。

接下來,他依舊是無常鬼城的大神,依舊可以在黑暗之淵吞噬別的神靈的神魂,只不過是要學習佛法而已。

這有什麼?

只是跟隨一個小女孩學習佛法,就能得到怒天神尊和六祖這樣的靠山,反而是賺大了!當年印雪天何等強大,還不是拜在雲青古佛門下修佛。

在金聚大神欣喜若狂之時,般若卻是更加茫然失措。一個下位神,收一位大神做弟子,這……六祖做事,果然不拘一格。隨著2月29日與太陽隊的比賽結束,勇士隊結束了整個2月份的比賽。

知名數據專家JustinKubatko也統計了自進入2020年以來,1-2月份每個月都有7名球員單月場均得分達到了30+,這在聯盟歷史上還是首次出現。

2020年1月份場均30+球員:陳凡39.7分、利

《傳世曼巴》第四百九十六章真實和虛假的庫里 多單城中最宏偉的建築就必然是城中的光明教堂!

多單城中光明教堂是有挪亞王國內著名的建築大師尼希米,進行建造設計!

其形體向上的動勢十分強烈,輕靈的垂直線直貫全身。不論是牆和塔都是越往上分划越細,裝飾越多,也越玲瓏,而且頂上都有鋒利的、直刺蒼穹的小尖頂。不僅所有的頂是尖的,而且建築局部和細節的上端也都是尖的,整個教堂處處充滿向上的衝力。這種以高、直、尖和具有強烈向上動勢為特徵的造型風格是教會的棄絕塵寰的宗教思想的體現,也是城市顯示其強大向上蓬勃生機的精神反映。

與尼希米大師建築的多單教堂一起應運而生的是優美的彩色玻璃窗畫。這種畫也成為不識字信徒們的聖經。圓形的玫瑰窗象徵天堂,各式聖者登上了色彩絢麗的玻璃窗,酷似豐富多彩的舞台畫面。當人們走近教堂不僅產生對天國的神幻感,也產生裝飾美感。由於它是玻璃畫能依光線的穿透而生艷,以其光色的奇妙而引人入勝。

現在的多單城已經是深夜了,多單教堂也已經緊閉大門,教堂中的人員也已經全部進入了夢想中,已經沒有了白天中做禱告的教徒。

這樣的時刻教堂中本應該已經熄滅的燈火又被點燃,多單教堂中在燈火的照耀下,顯得是如此的莊重和壓抑,有一種光明神正在教堂中注視着自己一舉一動的奇妙感覺。

此時已經是高級牧師的米沙和所瑪夫妻兩人滿臉淚水的跪在大堂中光明神像禱告。

要知道光明教會中的高級牧師可不是地球中人們說的牧師一樣,只是拿着聖經做語言上的禱告,勸人信仰上帝,信仰教會!

光明教會中的高級牧師可是光明神的虔誠信徒,是有號稱只要有一口氣就可以讓人不死的能力,一些斷手斷腳的病人在高級牧師的手中都是可以瞬間重新長出。

這樣的一對高級牧師夫妻深夜在教堂中滿臉淚水的做禱告,一定是發生了很重大的事情。

在米沙和所瑪夫妻前躺着一個15歲左右帥氣的男子,只見男子俊美絕倫,臉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稜有角的臉俊美異常。一頭黃金般催催的頭髮,一雙劍眉下緊閉的雙眼,高挺的鼻子,厚薄適中的紅唇使得男子更加的具有男人味。

這個男子就是米沙夫妻的獨子路得。

俗話說虎父無犬子,身為一對高級牧師的獨子的路得,本身也是一名初級牧師,對於光明教會的聖經,是倒背如流,是一名虔誠的光明神的教徒。

在現如今整大陸神權高於王權的大趨勢之下,身為大陸中最大的光明教會更是有着決定王國命運的超級教會。

可以說在大陸上光明教會才是世界的實際控制者,光明教會的教徒遍佈整個大陸,人們有可能不知道自己城市的城主叫什麼名字,但一定會知道城市中的教堂中牧師和神父叫什麼名字。

在這樣的世家的大環境之下,路得身為光明教會的虔誠信徒如此沒有任何氣息的躺在了自己已經是高級牧師的父母面前,如何不讓米沙夫妻傷心。

「光明神啊,求您聽我的禱告,容我的呼求達到您的面前。我米沙身為摩人,能有榮幸成為高貴的至高之神光明神的奴僕,是您至高之神光明神的垂憐,求您將本為罪人的米沙,摩帶到您的腳下,能讓米沙,摩能聆聽您的聖音,您的奴僕也希望至高之神光明神可以將您的慈愛賜給您虔誠的奴僕,路得,摩,讓他能在世間宣傳您的慈善,您的恩德,使您的慈善被愚昧的世人知道!」

米沙,摩禱告的時候,身上出現了淡淡的白光,身上的白光隨着禱告越來越亮,這米沙,摩禱告完成的時候,米沙,摩的身影已經完全被柔和的白光籠罩。

所瑪,摩在自己的丈夫開始大聲的禱告時,就有了不安,可是,身為光明教會高級牧師的自己卻沒有能里去阻止。

在虔誠的信徒向神靈禱告的時候,如果,自己敢阻止就會被所禱告的神靈拋棄,成為神靈厭惡的罪人。

更何況禱告的人是自己的丈夫米沙,摩,禱告的神靈是自己虔誠信奉的光明神。

所瑪,摩聽着自己丈夫禱告完成,已經是泣不成聲。

米沙,摩禱告的並不是其它,而是,想要用自己的生命,求得光明神的憐憫使自己的兒子路得復活,用的是一名換一名的辦法。

可是,這樣的做法很危險,身為高級牧師的他們在世人的眼中是光明神的代言人。

但是,所瑪,摩卻清楚,自己也是光明神一個不起眼的奴僕,就算是在光明教會中,高級牧師也是成千上萬,更何況是偉大的至高之神的光明神的眼中。

能夠讓光明神願意使用大神通一名換一命的最起碼也需要是比自己高一級的聖使,而且,成功的幾率是微乎其微。

最後的結局很有可能是自己和想要換回生命的對象全部回到了自己信仰的至高之神光明神的身邊。

不知道過了多久,路得,摩身上開始出現柔和的白光,這樣的出現讓所瑪,摩感到一陣的興奮和激動。

因為,這種情況的出現,就代表自己的主,自己所虔誠信奉的光明神,聽到了自己丈夫米沙,摩的禱告,正在釋放自己無上的神力使自己的獨子復活,讓自己的孩子重新回到世間。

路得,摩的白光越來越多越來越亮,很快,路得,摩的心跳重新開始了跳動,慢慢的睜開了已經緊閉的雙眼,眼神的震驚,迷茫,恐懼,驚喜,複雜的情緒顯而易見。

路得,摩慢慢的做了起來,輕輕的摸著自己的身體,感受着死而復活的感覺,看着眼前熟悉而由陌生的兩個人,眼神中的迷茫慢慢的轉為了震驚最後轉為了恐懼。

路得,摩猛的轉過頭看向自己身後的光明神像,在看到的一瞬間身體不由的就跪在了地上,頭緊緊的挨着,深恐自己被上面的神像注意到。 雲若月沒想到這裡一下子竄出來那麼多名刺客,看他們衣著統一,訓練有素,應該是早盯上了她的江湖殺手。

她看了自己人一眼,發現陌離身邊只有五六名玄策軍,其他人都去救人了。

而對方起碼有二、三十名刺客,楚玄辰在還好,他不在的話,她們恐怕會凶多吉少。

「陌離,快放信號彈。」想到陌離有信號彈,可以聯絡到楚玄辰,雲若月趕緊叫他。

「想放信號彈,想得美!」那持著人型麟角刀的刺客頭領一聽,頓時揚起麟角刀,就朝陽離的手刺去,不讓他放信號彈。

對方攻勢太急,陌離還沒來得掏信號彈,便趕緊執起寶劍和他對打了起來。

他一邊打一邊道,「老三,你快去通知王爺,叫他帶人來救王妃,快去!」

「是,陌校尉。」那叫老三的玄策軍聽罷,趕緊朝山下竄去。

「想去給楚玄辰通風報信?所有人,殺了他!」那頭領一聲令下,就有幾個人朝那老三逼近。

他們都是厲害的江湖高手,其中一個手上戴著尖利鐵爪的刺客朝老三閃過去,他一拳打中老三的腹部,那鐵爪狠狠的一鉤,把老三的腸子都鉤了出來!

那幾名刺客對著老三一陣亂砍,頓時將老三砍得鮮血淋漓,倒在了地上。

雲若月看到這一幕,嚇得轉身就想跑。可立即有幾名刺客提著劍追過來,他們包圍著她,逼得她直往懸崖那邊退。

另一邊,陌離見狀,他憂心的看著雲若月,好想衝過去救她。可他被五、六個江湖高手圍攻著,他根本自顧不暇,哪裡空得出手去救雲若月。

而且他全身都掛了彩,嘴角流血,身上到處是刀傷,就沒有一處好的。而他帶的那幾名玄策軍,因為勢單力薄,一個個都慘死在了刺客的刀下!

他心裡頓時惶恐不已,他快撐不住了,王爺要是再不來救王妃,他不敢想象那種後果。

見殺手們纏住了陌離,那拿著麟角刀的刺客頭領,已經逼近了雲若月。

雲若月嚇得渾身顫抖,此時她已經被逼退到了懸崖邊,她故作沉靜的盯著他,「你們是什麼人?我和你們無冤無仇,你們為什麼要刺殺我?」

「因為你和璃王,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雲若月,今天你和你肚裡的孩子,都得死!」那頭領道。

看到他握著鋒利的刀,雲若月忙道:「對方給了你們多少錢,只要你們肯放過我,我可以給你們百倍,讓你們有一輩子都享用不盡的榮華富貴。」

「少廢話,璃王妃,我們是收了銀子來刺殺你的,不是讓你討價還價的。我們既然接了任務,便不會背叛客人,對方要的是你和你肚裡孩子的命,今天就是你們的死期!」那人說完,揚起刀,一刀朝雲若月的肚子刺了過去。

「小心!」就在這時,一道白影從森林裡竄出來,那人影宛若疾風,一閃過來就用手中的劍,擋住了那頭領的麟角刀。

「賢王,你怎麼來了?」雲若月一看到來的竟然是賢王,頓時驚呼一聲。 周三,千代田區,秋原悠人家。

秋原悠人在吃早飯的時候,突然接到了安久津剛一打來的電話。

對方在電話里告知已經打通好關係,會在下周聯絡一名地方報刊的書評人並上門拜訪,不出意外的話,近期就可以有下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