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想到這裡,他不禁苦笑,又念了不知多少遍絕情咒。 其實舌尖血與指尖血比更勝一籌,而且稱呼也有很多,有的稱之為「血靈子」,有的稱之為「童子眉」,乃陽氣最勝的血。

不過別輕易用舌尖血,很傷元氣,舌尖血乃至剛至陽之血,乃人體精血所致,自古邪不壓正,正氣屬烈性,可避鬼。

剛正之人往往血氣更為陽剛,為鬼之所懼。所以古人云:「不做虧心事,不怕鬼叫門。」這和我們常說的頭頂兩肩有三盞明燈,相得益彰。

閑來無事,我爸還是老樣子手裡一直拿著酒壺,說他是酒鬼一點不為過。

我看著他不知道從何說起,因為我的出生,讓他跟我媽離婚,最後變成這個模樣,這幾年我對他的冷淡,很是自責。

「森兒,這麼多年了,馬上都是成年大小夥子了,什麼時候找個媳婦兒結婚?到時候你爸我還能抱抱孫子。」

我爸開口說,聲音有些沙啞,這幾年沒注意看,白髮與黑髮交替,蒼顏白髮,兩鬢如霜,老了許多。

「我……快了,到時候一定要爸抱上大孫子。」我勉強擠出一點笑容。

真的好長時間沒叫一聲爸了,這突然叫出來,這種感覺你們誰能體會到?

「好孩子,今兒爸給你做飯。」

嘿,還不說不管自己長多大,心智有多成熟,在親人眼裡永遠都是孩子。

一會時間,我爸從廚房裡端出來兩個小菜和兩大碗米飯,炒的菜都是我最喜歡吃的,沒想到這幾年他一直都在默默關注我,只是我發現的太晚。

吃著飯我爸拚命的往我碗里夾菜,都冒過碗面了,還繼續夾,就好像把這幾年沒對我的愛,都放在這飯里了。

然後我吃完飯,父親又坐下來和我說上幾句話:「長這麼大了,要學會照顧自己,不能再像這樣唯唯諾諾的了,記住,你不比別的孩子差,相反你比他們更優秀。」

「有些時候是命運使然,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父親喃喃自語感慨道。

「子時已到,你便十八歲了,今晚可以不練氣,早點睡吧,我就在這裡。」我爸說之前又滋了一口酒,看著我緩緩道。

其實我不太想睡,不過我爸第一次讓我幹什麼,我總不能不聽他的吧。

在我爸再三勸阻下我還是躺在床上,不知道怎麼回事,今天右眼皮一直跳,老人說「左眼跳財,右眼跳災」,反正睡到炕上,還能炕塌了不成?

閉上眼上半夜睡得還算安逸,不知過了多久就聽見有腳步聲緩緩靠近,這時候還是半睡半醒的狀態,可我清楚那個人又來了!

「你要過來接我的,你要過來接我的……」

一個女人的聲音又在耳邊迴響,「得不到你人就要你的心,你的心永遠是我的,是我的,我的……」

話畢,就感覺一股冷風吹過,感覺后脖頸子一涼,我趁他微微的抬起手,想先用指尖血看能不能把她趕走?

手指馬上都咬爛了,可這時發現那個人在我屋裡,卻沒往我這過來,難道她看見我要中指嚇跑了?

四周安靜下來,冷意還是持續不斷,但沒有那種毛骨悚然感。

後面就像斷了線一樣,連接不良,整個身體像是鬼壓床一樣,哪哪都動不了,直到有個人站在我身前「五陰命格吾等了千年之久,你終於重現了!」

那個模糊的人影,我能聽到他說話,先看他是長什麼樣,我怎麼看都看不到,他臉上一層白霧籠罩,不過就憑他說話這一點,我就能感到他有種無窮無盡之力,聲音要大好幾倍,氣勢凌人!

身體好像被什麼東西操控,不自覺地站起來,那個人原來站在我十米以外的地方,就看他一步跨過就到了我身前,握住我的手,隨後一股黑色的氣體就輸進我手臂上。

「要變得強大起來,等你到達人生最巔峰時期,就是吾來找你之時。」說完那個人有一步跨過消失在我眼前。

在他走之後眼前一片明亮,再一睜開眼就在一長床上,外面太陽光格外的刺眼,照在身上,剛剛好。

在我昏倒之後,在我意識中出現的那個人他是誰?他說等了千年的五陰命格,是在說我嗎?想到他在我手臂上注入的那段黑氣,我趕緊擼起袖子一看倒吸一口涼氣,手臂上有一個小手心那麼大的黑印記,上面隱隱約約還有古代四個字,現在還看不清到底是什麼。

我們羅家那個親戚,羅志國氣喘吁吁的跑到我家,跑到我面前,大口喘著粗氣,面色有些猙獰,死死地抓著我的胳膊,眼珠子都快要瞪出來了。

「羅森,不好了!你爸跳河了!」

「你說什麼?」聽完我覺得腦子嗡嗡的作響。

我爸怎麼能跳河呢?

他昨天還跟我說要我娶媳婦,他等著抱大孫子呢,不可能!

會不會是他昨晚喝多了?到村口滑下河裡去了?

「救,救上來了嗎,我爸…怎麼樣了?」我強忍著眼中的淚水沒掉下來,整個眼眶憋得通紅,故作鎮定的問道,我自己都感覺聲音在顫抖。 嚴經緯和姜思瑤的戀情,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

因為當年新生入學的時候,姜思瑤是處於光環中心,最漂亮的女生。

不僅是他們這所大學,整個明珠市所有大學的學生幾乎都聽過姜思瑤的名字,沒辦法,一方面是姜家在明珠市的名聲,另外一方面,是姜思瑤太漂亮,當時沒有任何女生能和她媲美。

所以,當時追求姜思瑤的男生,如過江之鯽一般多。

而最終將姜思瑤拿下的是嚴經緯。

為什麼?

連白易寒和錢斌他們兩都不知道嚴經緯這傢伙怎麼將姜思瑤拿下的,他們在同宿舍,基本上在一起的時間很多,但是嚴經緯每次追求姜思瑤都是偷偷行動。

直到某一天嚴經緯和姜思瑤手拉着手去教室,大家才知道姜思瑤被嚴經緯拿下了。

嚴經緯和姜思瑤戀愛,轟動了整個校園。

校園裏的男生,對嚴經緯那叫一個羨慕嫉妒恨。

當然,他們兩分手的時候,也轟動了整個校園。

兩人分手。

嚴經緯放棄了學業,直接退學回了昆州。

而姜思瑤在嚴經緯大婚入獄后,也退學,徹底消失在了眾人的視野中,離開明珠市整整三年時間。

所以。

雖然在場的同學們嘴上不說。

卻都想知道,當嚴經緯和姜思瑤再次見面的時候,會如何?

但是!

結果讓大家很奇怪。

兩人見面,臉色平靜,沒有絲毫的情緒波動。

在場的同學絕大多數是普通人,並不知道姜家在西南省的博弈,所以哪裏知道其實嚴經緯和姜思瑤早已見過幾次。

姜思瑤目光落在嚴經緯身上,看了他一眼之後,就把視線放在其他地方。

「行了,既然人到齊,咱們出發吧,遊覽校園,回顧青春!」

班長招呼著大家走進學校。

校園裏面,每一處都充滿了回憶。

大家進入校園之後,就三五成群的聚集在一起,拍照。

嚴經緯和白易寒,錢斌二人走在一塊。

「經緯,老白,還記得這個地方么?」錢斌指著一處拐角位置的大樹下,笑道:「咱們剛剛新生入學那一天,咱們在宿舍第一次見面后,約著出去吃飯,咱們在這站了好長時間,看學姐,還記得不?」

「哈哈,斌子,我記得當時你看到幾個穿性感舞裙的學姐從這裏經過,你的口水都快流出來了,丟人啊,害得那些學姐看到我們,都覺得我們是猥瑣學弟。」白易寒哈哈一笑。

「就是,當時你太丟人了!」嚴經緯也笑道,他記得當時那個幾個漂亮學姐還對他們指指點點。

「哼,我這是情不自禁,你們不也偷偷咽口水么?比我好得到哪裏去?」錢斌哼了一聲。

接着,大家一邊聊,一邊回憶,繼續往前走。

不一會,一片人工湖出現在眾人面前,人工湖裏面,都是荷花。

這處人工湖,並不叫湖,而是叫學海。

這裏,是情侶們散步聚集的地方,每到夕陽西下,這裏聚集了無數情侶。

看着眼前的學海,嚴經緯幾乎是情不禁的看向姜思瑤。

因為這裏,充滿了他和姜思瑤之間的足跡。

和姜思瑤戀愛期間,他們二人每天吃過下午飯後,都會手拉手,一起來學海便慢悠悠的散步,說着動人的情話,或者找個沒人的角落,偷偷接吻。

姜思瑤臉色平靜!

似乎已經忘記了這裏的回憶一般。

這讓嚴經緯臉上情不禁的露出幾分自嘲之色。

「羨慕啊!」

錢斌一邊走,一邊道:「我恨啊,恨我為什麼長得這麼丑,我要有白易寒那張臉,上大學四年這麼長時間,我肯定領多少女生來這邊逛過。」

「你不是丑,你是猥瑣,才沒女生喜歡!」白易寒直接揭穿道。

「猥瑣和丑,有區別么?」錢斌怨天尤人:「這個世界,始終是看臉的世界,唉……」

「在國外你都嫌黑人姑娘,難道不允許別人嫌棄你?」白易寒毫不客氣的打擊道。

「滾!」

錢斌怒罵。

他想哭,這麼多年,還沒真正談過一次戀愛,在無數個夜晚,都要靠雙手和電腦里存着的視頻度日,太苦了!

看着大家三三兩兩走得越來越散開,班長直接通知,說大家懷念哪,想去哪就去哪,五點鐘的時候學校門口集中,到時候一塊去聚餐吃飯。

上過大學的都知道,每個人都有各自懷念的地方。

因為大學里無時無刻都在產生著愛,也產生著恨,每個角落都有情侶在一起拉手的場景,每個角落也都有情侶分手時候淚水滴落的痕迹。

大家很快都走散了。

「咱們也分開吧!」白易 芝加哥的熱鬧街道上,一輛加長林肯被不知名的小轎車裝成v形,原本潔白的車身被燃燒的烈火灼燒鍍上一層焦黑,車裏也燃燒着烈焰,上百萬美金在一顆成本價不到100美元的炸彈中化飛灰。

但在芝加哥這個地方,這小小的炸彈損壞的不僅僅是一輛豪華轎車,而是突然間,有人在手握重權虎視全球的秘黨面前,不加掩飾的亮出來自己的巴掌然後狠狠的給了秘黨一個耳光。

「你是怎麼逃出監獄的,幫助你的人是誰!」

曼施坦因教授怒吼著,他作為卡塞爾學校的教授,自然是秘黨的一分子,而在家門口被襲擊更是讓他極其憋屈。

蘇安身影閃爍,在維納布爾斯還沒反應過來的一瞬間,雙手鬆開刀刃,然後抓起他的小腿,將他重重的砸在了瀝青路面之上。

咚的一聲,就像是戰鼓被敲響,又像是鞭子被拍打在地上。

一大團鮮血從維納布爾斯口中湧出,蘇安已經奪過這傢伙手中的武器,說實話,蘇安很不理解,這個地方可不禁槍,要是這傢伙搞到兩把烏茲衝鋒槍,一輪掃射之下自己現在也只能選擇帶着曼施坦因教授暫避鋒芒。

畢竟現在自己還沒有拿到冷暉槍,不能完全觸發被動的加速,近距離只能保住自己一個人,多出一個曼施坦因教授那就只能跑路。

可沒想到,這傢伙居然愚蠢到對自己的力量非常自信,只帶一把普通武士刀就直接上陣?就算他是一個危險的混血種,但他絕對不是訓練有素的刺客,只是一個被人驅使的愚蠢暴徒。

「回答曼施坦因教授的話。」

在剛剛的一瞬間,蘇安已經搶過了維納布爾斯手中的武士刀,將這傢伙砸到地面后,蘇安上前抬起腳,然後狠狠的踐踏在他的胸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