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他還記得大少奶奶剛住進戰家時,慫得很。

戰博抽了兩張紙巾擦拭著被若晴親過的地方,嫌棄的音量放得有點大,反正能讓秦叔聽見。

「親得我一臉口水,臟!」

秦叔笑。

大少爺那是心口不一。

要真嫌大少奶奶的親吻臟,以大少爺的身手,大少奶奶別說親他了,連近他的身都沒機會。

分明就是大少爺喜歡大少奶奶的親近,只是傲驕,端著罷了。

嫌棄若晴親他一臉口水的某爺,盯着那塊名表,發覺自己內心高興不起來。

他,竟然還是喜歡收到她親手編織的各種小東西,哪怕不值什麼錢,卻是她親手做的。

唐千浩曾經是她最愛的男人又如何?卻收不到她親手做的小禮物。

對了,若晴還沒有去向唐千浩索要回禮物呢。

戰博眸子神色深沉,他得再次提醒她一下。

……

慕氏集團主要是生產電路板的,近幾年才向其他行業發展,但主要還是電路板。

慕若惜倒是提議過父親,向房地產發展。

慕景瑞卻覺得房地產這塊蛋糕被別人吃得差不多了,他入行的話,未必能吃到蛋糕,反而風險極大。

所以他還沒有答應慕若惜的建議。

戰家的司機送若晴到公司門口,她便下了車,讓司機回去,她則步行進入公司。

「二小姐,早。」

「二小姐。」

一路而入,但凡見到她的職員,都客客氣氣地稱呼她為二小姐。

「二小姐,你怎麼來了?還來得這麼早。」

齊秘書看到慕若晴的時候,很意外。

她還說「二小姐有什麼事可以在家裏跟總裁和夫人說,不必找到公司里來,這裏是公司,總裁回公司只談公事的。」

齊秘書眼底有着對慕若晴的嫌棄。

慕若晴回應了別人的打招呼后,淡冷地對齊秘書說道「我是來報到的,從今天開始,我入職慕氏集團,會成為慕氏集團這個大家庭中的一員。」

「二小姐是來報到的?去哪個部門報到?」

齊秘書覺得這是大新聞,待會兒要馬上告訴慕副總。

慕副總這幾天都不會回公司,因為慕副總的親媽出了車禍,慕副總孝順,請了假去醫院陪伴親媽。

「反正不會和齊秘書同部門。」

齊秘書一噎。

兩個人一起進了電梯。

齊秘書看到若晴按下了頂樓的樓層數字鍵。

知道齊秘書會通知慕若惜的,若晴倒是不和齊秘書計較,她要進入自家公司上班,這件事肯定瞞不住慕若惜的,不過是趁慕若惜請假,她這幾天能自在點而已。

電梯往上升,每到一層樓就會停下來,很快,電梯里便只有若晴一個人。

她是直上頂樓的。

電梯把她帶上頂樓后,慕景瑞的秘書已經在她的辦公室里了,見到若晴到來,秘書笑着招呼她在辦公室里坐下,還給她倒了一杯溫開水。

「二小姐用過早餐了嗎?」

「嗯。」

她打包着早餐,在車上吃的。

第一天上班,還是大公司,哪怕是自家的公司,若晴也有點緊張。

上輩子的她,嫁入唐家后,連自由都沒有,更不要說上班了。

唐千浩和慕若惜的目的就是霸佔慕氏集團,他們也不會讓她上班。

若晴對生意之事是一竅不通,現在才揚帆起程,也不知道自己能否適應商場的爾虞我詐。

在心裏,慕若晴給自己打氣。

世上無難事。

只要她肯用心學習,總能上手的。

為了扭轉上輩子悲慘的結局,為了強大起來,為了報復慕若惜,她也必須適應商界的風雲變幻,必須努力學習生意經。

「秘書姐姐,你還沒有吃早餐吧?你吃吧,我在這裏坐坐,等我爸,哦,等慕總來了,我就去找他。」

在公司里,若晴主動改變對父親的稱呼。

秘書笑笑,「那我先吃早餐。」

她是慕景瑞的秘書,每天都要早早到公司,早餐便打包到公司里吃。

若晴回以微笑,示意她自便。

慕景瑞在八點多到達公司的。

當他在自己辦公室的門口看到親生女兒時,慕景瑞一臉的錯愕。

「若晴,你怎麼在這裏?」

若晴「……爸,我今天來報到的,你不是說你親自帶我嗎,所以,我就在這裏等着你。」

慕景瑞「……爸都忘記了。」

他不好意思地笑笑,推開辦公室的門,帶着女兒進辦公室。

在若晴關上門后,他習慣性地問「戰爺知道你今天上班,是什麼反應?」

若晴做了一個加油的動作。

「他叫我加油。」

慕景瑞鬆口氣。 第230章:打草去驚蛇

銀杏一路從訾洲趕回來,半路上差點要了一條命,后慢慢趕回來,雖說一路將養著,到底是奔波路途,天寒地凍的。

小姑娘身體受不住,得了風寒冷氣,此時昏昏沉沉的,很是難受。

一等婢子的房間里,此時生了灰碳,倒也不冷,炕上也暖著。

銀杏躺在床上,羸弱咳嗽。

「一日三湯喝着,休息兩日便差不多了。」大夫剛看完,寫了藥方遞給一旁的僕婦。

僕婦應聲,讓人送大夫出去,一併跟去抓藥。

剛放下垂簾,便聽到門外傳來聲音。

垂簾打開,晏臻走進來,一眾人行禮。

「二姑娘。」

「嗯,都去吧。」晏臻揮手,僕婦們就下去了。

屋裏只余主僕三人,銀杏躺着笑道:「姑娘,我回來了。」

「嗯,累着你跟我趕路。」晏臻說道。

「不妨事,沒能跟姑娘一道過新年,是奴婢身子不中用。」銀杏說道。

大年三十到初一,她還在路上,沒能跟姑娘一處,心裏難免遺憾些。

晏臻笑道:「往後日子還很多呢。」

主僕三人說了會兒話,去抓藥的拿葯回來,煎了給銀杏服下。

晏臻聽她簡單說了路上之事,遇到兩次流寇,但刀砌是厲害的,那些流寇沒在他手頭上討著好處,還折損了不少人。

說到刀砌,銀杏眼裏都是感激。

銀杏初二便回到,晏臻心裏安定下來。

夜裏吃過飯,晏臻和阿娘姐姐在內屋裏談話,商量怎麼抓住謀害唐老夫人的主謀。

晏寶早前不在,聽了吃驚掩嘴:「誰這麼黑心腸?對外祖母一個老人家下毒手?」

晏夫人很是憤怒,一拍桌子說道:「讓我抓住了,我定饒不了他。」

晏臻心裏有人選,看阿娘阿姐憤怒模樣,到底沒說出來。

她說道:「敵在暗,我們也在暗,端看誰先露出馬腳來。阿娘……」

晏夫人看女兒,說道:「臻兒,你有什麼法子?」

「阿娘最近,便有事沒事去祖母那,送些甜果子什麼的,對外就說,外祖母身體不適,讓您在旁照顧。」晏臻說道。

晏夫人點頭。

「對方膽大,有這個心,聽到外祖母身體不適加重,一來會心情喜悅,看阿娘日日前去,必會心生惶恐。」

「那不是,打草驚蛇了嗎?」晏寶說道。

晏臻點頭,說道:「便是要打草驚蛇,把蛇嚇出來。」

把蛇從草堆里嚇出來,攻擊她們,到時候一具掐住她的七寸,便可了了。

摸了摸手中的白玉手鐲,晏臻冷冷一笑。

晏夫人看着小女兒這模樣,心中驚得很,之前抓兇徒,只道她膽大包天,初生牛犢之心,又遇蝗災之事,曉她聰慧機靈。

如今才知道,女兒不僅聰慧機智,謀略膽識大,真真是,比多少男子都出色。

也不知道,這樣好不好!

晏臻和晏寶都回各自院子,晏相爺看了最近的民事奏章。

「你說,臻兒她在想什麼呢?」晏夫人說道,似是在喃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