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現在,他突然發現,這些東西,這些錢,就是判他有罪的證據啊!

真要是這件事鬧大了,他和方慧,都將牽扯其中,誰也跑不了。

「怎麼……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呢?」

許建功抱着頭嘆氣,他現在也接近崩潰了。

黃良則是暗喜不以,這正是他要的結果。

「爸,要不,就讓林漠一個人去承擔吧……」

黃良低聲道。

許半夏直接道:「咋的,林漠去承擔,就不用查賬嗎?」

「黃良,你這個人,心理可真夠陰暗的啊!」

黃良立馬道:「半夏姐,林漠畢竟是董事長。」

「他可以說,這些全都是他的意思,全都是他安排的。」

「這麼一來,我們也是奉命行事,這件事就不會牽扯太大,也不會牽扯到爸媽了。」【秀美閱讀】公眾號,優質好書定期推送,精彩刺激不書荒!

許半夏怒極:「那你可知道,如果這樣的話,林漠的罪行會有多嚴重?」

黃良笑了笑:「半夏姐,現在最關鍵的是保住咱們許家,不能讓這件事波及到爸媽!」

「姐夫年紀輕輕,身體健康,進去多住幾年也沒事。」

「可是,爸媽根本經不起折騰啊!」

「半夏姐,難道你想看着爸媽這個年紀了,還去坐牢嗎?」

許半夏氣壞了,這是人說的話嗎?

許建功則是抬起頭看向林漠,很明顯,他已經被黃良的話說動了。

「林漠,你……」

許建功剛說了三個字,許半夏就直接打斷他:「爸,你想都不用想!」

「這件事,全都是你們的錯,憑什麼讓林漠一個人去承擔?」

「我告訴你們,我是絕對不會答應這件事的!」

許建功不由惱了:「半夏,那你是非要讓我和你媽去坐牢嗎?」

「你要真是這個意思,那要不幹脆點,我和你媽,去把所有的事都承擔下來,就說全都是我倆的主意,怎麼樣?」

「到時候,我和你媽死在監獄也沒事,反正人老了,也沒用了,留在家裏只會讓子女嫌棄。」

「你們要是有心,就給我們找個地方埋了。」

「要是沒心,就當沒有這對父母,好不好?」

許半夏被這番話氣得眼眶發紅。

許冬雪逮住機會,大聲道:「林漠,你現在就給我們一個痛快話,你願不願意幫爸媽承擔這件事?」

「你只需要回答願意,或者不願意就行了!」

許半夏面色一變,剛要說話。

此時,房門突然打開,方慧驚慌失措地從外面跑了進來。

「不好了,出事了……」

眾人齊齊看過去,許建功瞪眼道:「別墅區的事嘛,我們都知道了!」

方慧急道:「不是別墅區的事,是小黃的事。」

「公司的賬本,不知道怎麼被人曝光了,咱們的轉賬記錄,全都曝光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鬼城的殺人規律是什麼?為什麼我們什麼都沒做,只是擋在了它的前方就遭遇了襲擊?」

周旭臉上的表情有些疑惑,眼神之中透露著一絲忌憚,同時在不斷打量著自己周圍的環境。

此時的他正懸浮在大京市郊區的上空,周圍的環境漆黑一片,所有的光線都被濃郁到極致的黑暗所吞沒了,周旭的視線也受到了影響,根本無法正常視物,只能勉強看清楚自己身體附近的環境。

這是一片恐怖程度非常高的鬼域,如墨般黑暗的環境中霧氣翻湧、瀰漫,濃郁的黑霧之中似乎還站立著許多一動不動的「人影」。

雖然周旭自身也擁有鬼域的能力,並且鬼域強度也不低,但卻也不是這片黑霧鬼域的對手,始一碰撞就被徹底壓制了,而周旭他們幾人也被這片黑霧鬼域給籠罩了。

「這些手掌就是厲鬼的襲擊么?」周旭眉頭緊皺。

突然。

周旭發現自己的身體周圍憑空出現了一隻只冰冷、僵硬的詭異手掌,這些手掌不約而同的朝著他的身體蔓延了過來,似乎想要襲擊他。

手掌的數量很多,密密麻麻的,每隻手掌的顏色都是黑色的,彷彿與周圍那漆黑的環境融為了一體,要是不仔細觀察的話還真不一定能夠發現這些詭異的手掌。

「厲鬼已經盯上我了么?就不知道這隻厲鬼到底是鬼城事件的源頭厲鬼,還是遊盪在鬼城事件當中的其他厲鬼。」周旭的眼中有著思索之色。

他非常清楚,鬼城事件作為s級的靈異事件,那麼這起事件當中就絕對不可能只存在一隻源頭厲鬼,應該還有其他的一些厲鬼。

別的不說。

就那些死在了鬼城事件當中的馭鬼者們身體裡面就都有厲鬼存在,他們死亡后,身體里的厲鬼自然而然的就會厲鬼復甦。

而以「鬼城」此時所展現的鬼域強度來看,裡面存在的其他厲鬼完全沒有能力離開,只能被困在鬼域的範圍之內遊盪。

「也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樣了,能不能抵擋住鬼城這第一波的挑戰。」這一刻,周旭的腦海中想到了跟自己一起行動的其他馭鬼者。

畢竟。

面對一個疑似s級靈異事件源頭厲鬼的襲擊,沒有幾個人有那個自信跟實力能夠正面抗衡。

「啪嗒」、「啪嗒」、「啪嗒」………

看上去略顯僵硬的詭異手掌蔓延的速度很快,幾乎瞬間就覆蓋在了周旭的全身,頓時一股陰冷的氣息襲上了他的心頭。

「這些手掌的能力就是壓制其他的厲鬼么?」

當密密麻麻的手掌覆蓋自己身體的瞬間,周旭就感覺到了自身所駕馭的厲鬼有種要被壓制的感覺。

不過這種要被壓制的感覺並不嚴重,很顯然,陰冷的鬼手沒能徹底壓制周旭身體當中的厲鬼。

「看來這些詭異的手掌並不是鬼城事件的真正源頭,否則對其他厲鬼的壓制力不可能只有這麼低,我身體當中的厲鬼受到的影響並不大。」

在確定鬼手無法對自己造成太大威脅之後,周旭也沒放任不管,直接使用自己身體當中的靈異進行了反擊。

瞬間。

密密麻麻的鬼手如同遭遇了電擊般,快速脫離了周旭的身體,縮回了濃郁的黑色霧氣之中。

只見周旭的身邊憑空多出了四人,四個都是老人,全都白髮蒼蒼的,臉上布滿了皺紋,看上去最少也得有七八十歲了。

四名老人分四個方向站立,將周旭的身體給圍在了中間。

值得一提的是。

四名老人的眼睛都是閉著的,就像是陷入了熟睡一般,只不過他們的身上都散發著一股陰冷的氣息,這種氣息只有厲鬼身上才有。

也就是說,這四個老人很有可能都是厲鬼!

並且在四名老人出現的瞬間,屬於蘇慕白的鬼域就突然多出了一個「空白」的區域,如墨般的霧氣自動繞開了周旭所在的位置。

「已經駕馭了四隻厲鬼么?這個名叫周旭的馭鬼者確實走在了很多馭鬼者的前面,自身的實力並不差。」

不遠處的蘇慕白一直都在注視著周旭的行動,此時的他目光微動,看向了周旭身邊的那四名老人。

「而且………還是四隻陷入了死機狀態的厲鬼,這種機遇,就是原著中的楊間在這個時間段也遠不如他。」

是的,在蘇慕白的感知下,周旭身旁的那四隻厲鬼全都陷入了死機,此時的周旭能夠完美的駕馭它們,最大程度發揮出厲鬼本身的力量。

四隻厲鬼將周旭給守護在了中間,將那一片區域中的黑色霧氣全都給驅散了,周旭自身的鬼域又重新張了開來。

不過他的鬼域只能做到覆蓋自己以及他身旁那四隻厲鬼的身體,再遠就無法覆蓋了。

因為其他地方依舊被蘇慕白的黑霧鬼域所佔據,而周旭的鬼域強度顯然無法跟蘇慕白的鬼域相比,兩者碰撞自然是周旭的鬼域被壓制。

「駕馭了四隻死機厲鬼,確實算得上是近代馭鬼者當中的佼佼者了,不過如果想要憑藉這個就覺得能與我抗衡的話就大錯特錯了!」

蘇慕白的目光冰冷異常,原本閃爍著幽幽綠光的眸子突然變成了漆黑一片,眼睛之中有兩團黑色的火焰在燃燒。

下一刻。

站在周旭身邊的四名老人的身體突然被一團黑色的詭異火焰所包裹,並且隨著時間的推移,黑色鬼火變得愈加旺盛了起來。

不僅如此。

在蘇慕白的操控下,隱藏在濃鬱黑霧中間的眾多鬼嬰紛紛開始了行動,朝著周旭等人所在的位置沖了過去。

除了周旭以外,之前跟他一起行動的其他幾位馭鬼者也在蘇慕白的攻擊名單之中。

他們中的有些人只駕馭兩隻厲鬼,並且身體當中的厲鬼都沒有死機,如果頻繁使用身體當中的厲鬼的靈異力量很快就會靈異復甦。

因此在對抗密密麻麻的鬼手時,就有馭鬼者表現出了力不從心的情況,畢竟他們不像周旭那般敢全力動用厲鬼的靈異力量。

照這種情況下去,即便只是面對鬼手,要不了多久這些馭鬼者當中都會出現傷亡,更別說此時還有眾多的鬼嬰加入了。

做完這些后,蘇慕白的目光就看向了大京市的一個方向。

如果此時有人注意到他的視線的話,就能夠發現蘇慕白所看的正是平安大酒店所在的方向。

「那股熟悉的靈異氣息,似乎是鬼畫的氣息,鬼畫事件已經在大京市爆發了嗎?」蘇慕白暗暗猜測。

就在不久前,他感覺到大京市的市區傳來了一股陰冷的靈異氣息,並且對於那股氣息他還極為熟悉,正是鬼畫的靈異力量!

「看來我這邊也得加快速度了,不然等到秦老解決了鬼畫事件,就該騰出手來對付我了。」

隨後,蘇慕白又看了眼自己身後。

只見鬼城事件的源頭厲鬼此時距離鬼影所操控的活人軀體越來越近了,並且鬼城的靈異力量已經開始對那具身體產生了影響。

與此同時。

另一邊。

踏踏踏!

楊間一行人推開了平安大酒店的大門,緩緩走進了酒店的一樓大廳。

他們每個人的臉色都極為難看,眼神之中充斥著警惕、慌亂,不少人眼中還有著深深地恐懼之色。

「希望這次行動能夠成功。」楊間看了一眼走在人群之中的沈良一眼,在心裡暗暗想著。

本來他們這些人都在平安大酒店外的廣場上準備看戲的,幾乎沒有人願意參與這次關押厲鬼的行動。

但人算不如天算,不久前原本只籠罩平安酒店的灰色鬼域突然爆發,朝著四面八方擴散而去,在短短的幾分鐘里就覆蓋了大京市將近一半的區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