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這形容的,三皇子當時就放棄了。

他上哪去找個這樣的奇女子去?如今舊話重提,他依然不知道……

但他又覺得這樣的女子似乎眼下就有一個,他下意識看向了涼依晗,隨後又自顧自地搖頭否認了。

不可能,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瀟筠兒見他一會皺眉,一會搖頭的,就是不說話。

她當時就急了:「三皇子,你倒是說話啊!」

她雙手叉腰,哪裏還有剛才的溫婉嫻靜模樣:「你讓本姑娘裝優雅端莊,要溫柔還要跳舞,本姑娘都做了,可你幫我找的人呢?」

「告訴你本姑娘不伺候了,想讓本姑娘認你們凡陸人為主真是做夢,也不怕本姑娘主人要了你們的性命!」

三皇子宇文禕怎麼也沒想到這女子竟然比他還虎,竟然當着父皇和冷獄宮兩位殺神的面就鬧了開!

這可讓他如何收場?

「筠兒姑娘,我真的有在幫你找,可是真的沒找到啊……」

「哼!」她氣呼呼的瞪了他一眼:「你還騙我?!」

「沒,沒有!」三皇子下意識的往後退了退,就怕瀟筠兒再給他揍一頓。

突然他眼珠子一轉:「你聽我說啊,我這其實是都是為你好!」

「為我好?」瀟筠兒就問他:「這話怎麼說?」

三皇子立即就給她擺事實講道理:「你看啊我雖然答應幫你找人,可畢竟能力有限不是。但他們就不一樣了,我父皇才是這一國之主,那兩位大人更是權勢通天,所以你跟着他們任何一位都是比我更管用的,你說是不是?」

眼見着瀟筠兒陷入了思考中,涼依晗瞅了一眼宇文禕,這位一向傻乎乎的三皇子智商突然上線了?

瀟筠兒想了想宇文禕說的也沒錯,這位聖女大人確實看起來更靠譜,只是認主——

這件事不太可能:「這位姑娘,我瀟筠兒也是個有主的人,眼下能出現在這個地方也完全是為主做事,所以恕我不能認你為主。」

這話是對涼依晗說的,經過剛才那一鬧,涼依晗倒是覺得這瀟筠兒的性格挺好的,不過她還是沒有開口,因為她在等著瀟筠兒自己說下去。

果然,就聽她說到:「雖然不能認主,但是我可以幫你做事,普通人不能做的是事我都可以做的!」

聽她這樣說,涼依晗勾唇:「條件。」

瀟筠兒還是那句話:「幫我找小姨!」

「可我似乎並沒有讓你幫忙的事情。」

一句話把個瀟筠兒給堵死了。

她又去看三皇子,結果給三皇子嚇一激靈。

「……」瀟筠兒就覺得這三皇子看來是指望不上了。

算了算了,還是靠自己吧!

「那,那……」她有些結結巴巴了,乾脆眼睛一閉豁出去了:「那我認你為主行了吧!」

這話涼依晗到是沒想到,剛才她不是還說自己是有主之人嗎?

這會怎麼又同意了,不過她還是搖頭:「不行。」

「為什麼?」……又不行了?

「本聖女不缺奴婢。」涼依晗只淡淡說了這麼一句。

嘿,她這暴脾氣!

和這什麼聖女說話也忒費勁了!

「我說你行不行啊,剛剛可是你點名要的本姑娘,現在還不缺奴婢,我瀟筠兒也是有身份的好吧!」瀟筠兒氣鼓鼓的對涼依晗說:「你要是沒那個本事就直接說,可你不能拿我逗著玩啊!」

涼依晗聽笑了:「方才我是討要你不假,可認主為奴這話我卻沒提。」

涼依晗說着話還撇了宇文天一眼,那意思就很明顯了,誰說的你找誰去啊!

瀟筠兒張口就想再爭取幾句。

涼依晗卻搶先一步開口:「你真不用激我,激將法對我沒用!」

瀟筠兒有點頹廢了,這聖女油鹽不進的嘛!

氣歸氣,可瀟筠兒就是對涼依晗莫名地有種親近感。

她感覺眼前這姑娘的脾氣秉性,行事作風還有那股子由內而外透著的邪乎勁簡直像極了她要尋的人——

想到這,瀟筠兒突然就來了靈感。

是啊,她要找的哪位小姨可是天賦血脈強大到逆天的神啊。

即便身處凡陸,沒了靈力加持,可那也該是這片大陸的風雲人物不是?

再想想紫陽大陸那些少年揚名,驚才艷艷的女子裏面可不就是這位冷獄宮聖女首當其衝嘛。

這樣一樣,瀟筠兒就感覺豁然開朗了。

她看着涼依晗的眼睛裏開始有奇異的光芒閃爍,流光溢彩……

涼依晗就覺得這瀟筠兒的眼神怎麼怪怪的,越看越想是餓狼見到了食物呢!

還不等她想明白這瀟筠兒是突然抽的什麼瘋,那餓狼就朝着自己撲了過來——

沒錯,就是撲過來的!

涼依晗差點沒反應過來,渃墨離卻是身形一閃擋在了她面前!

接收到渃墨離凌厲的目光,瀟筠兒身子猛地一震,腳下步子也連忙剎住了。

她實在是不解——一個凡陸小小螻蟻怎的能讓她生了懼意?

千年來,究竟是靈神陸的衰落還是凡陸之人已經強大到能與靈、神齊肩?

這些問題沒人能答,她也不能問,於是就站在距離涼依晗與渃墨離不到一米的地方自己琢磨了起來。

可是琢磨著就琢磨出了些不一樣的味道來,或許從一開始她就想錯了,不是她變弱了,也不是凡陸之人強大了。

而是此人和她小姨一樣根本不屬於凡陸!

可是他到底是什麼身份呢?瀟筠兒甩了甩腦袋,不想了不想了——

這也太費腦子了,管他是什麼人,只要是自己人不就行了嘛!

她眼珠子轉了轉,問擋在面前的人:「這位公子,可以讓一下嗎?」

渃墨離沒理她。

瀟筠兒看着眼前人冰冷的眼神,再問:「公子當真不讓?」

這時候整個人宴殿的溫度又下降了幾分,六月初的時節,正值盛夏,人們卻平白打了個寒戰…… 穿戴好重甲以後,諾德對著玻璃審視著自己的模樣,並把不得體的地方再度整理。

對著鏡子最後確認完畢,窗外發出的的響聲吸引了諾德的注意,他走到窗前看向窗外,細雨透過夜晚灑落在大地上。

「又到了煙雨時節嗎?」

每每這個時候,諾德的心情總會變得很糟,天上灑落的雨滴總會讓他想起些糟糕的事情,比如關於阿爾曼——他的摯友之事。

不過今天不同,諾德心情意外的不錯,即便是遇上下雨的天氣也依舊不能阻止的好心情。

原因很簡單,出去做冒險者公會派發任務的同伴將在明天回到約德鎮,介時他們就能聚在一起喝上幾杯聊聊天。

其實當任務派發下時諾德是想要拒絕的,由於答應了其他人,也就是這家酒館的店長艾力特的緣故,諾德並不是非常方便去做任務。

考慮到這種因素,諾德最開始也是強烈反對了這件事,畢竟在沒有諾德的情況下,他們的小隊充其量也不過只有c級以上的實力而已。

在小隊同伴離開的當日,諾德也依然還有擔憂,送離他們后每天也在冒險者公會關注最新消息,雖然路途遙遠也能了解到他們的情況。

「要考慮下到時候去哪裡喝酒啊,諾比那傢伙也得教他喝酒才行啊,他們酒量實在是太少了,少了瑟利夫他們總覺得不過癮啊。」

鎖上酒館的門,諾德走向了冒險者公會,冒險者公會今天也像往常一樣的時間開門。

「茉莉,早上好。」

「諾德先生早上好啊。」

諾德掃視公會內部,茉莉小姐依舊是第一個抵達冒險者公會的,其餘的公會職員應該也會在稍後抵達,這是這幾天得來的經驗。

「今天怎麼樣?」

「今天的消息還沒有到喔,諾德先生。」

「那我就再等等好了。」

看到茉莉的職業假笑,諾德沒有什麼心情聊天,最近幾天都是如此。

諾德坐在公會裡安置的座位上等待,手指無聊的敲打著座位的扶手。

時間過去了不少,冒險者公會裡陸續變得擁擠起來,這是暫時無法下地下城之後每天都會發生的擁擠,大量冒險者都在爭搶任務。

諾德的存在顯得很突兀,像是另類一樣周圍被隔離開幾個人的距離,不管周圍如何擁擠都是如此,這是對b級冒險者的敬畏距離。

「戈爾巴村你們聽說過嗎?」

「誒?沒聽說過啊,你問這個幹嘛?」

「沒什麼,只是那個藍毛丫頭和另一個黑髮小子去那了……」

冒險者不斷在閑聊著,這是冒險者公會的日常,是冒險者經歷疲憊后的快樂,這份嗡嗡嗡的快樂讓諾德感到煩躁。

再度等待了不少時間,冒險者已經從冒險者公會陸續散去,他們離開時臉上的表情或欣喜或悲傷,唯一不變的是彼此懷抱著的希望。

差不多該到了。

諾德知道,一般在這個時間消息就會抵達,冒險者公會的水晶會充盈光芒,然後告知附近地區的情況,以及派出隊伍的任務完成情況,諾德正是因此才來這裡的。

起身走到櫃檯前,茉莉很顯然明白了他的想法,不等諾德開口便面露為難。

「那個,諾德先生,還沒有到……」

「那我再等等吧。」

這一天直到最後也沒能等到消息,最後茉莉得到消息說是因為附近產生一個強大的魔法干擾了水晶,於是諾德懷揣著不安回到酒館。

第二天起床異樣的感覺充盈在諾德的心中,他快速穿好盔甲帶上裝備。

「早上好,諾德先生。」

「早上好,茉莉。」

今天就是斯特和諾比他們幾人回來的日子,諾德原本應該去約定好的地方等待他們回來,可猶豫了幾番還是來到了冒險者公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