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女兒跟在父親身旁,這對父女,需要人照顧。

薇婭,她只是想……融入這個男人的生活。

僅此而已。

哪怕沒有名分。

哪怕沒有回報。

她也不在乎。

因為。

喜歡一個人,是沒有道理的。

喜歡一個人,是不需要理由的。

……

翌日。

上午,九點。

今天,是元旦第一天。

假期。

股票市場,早上,一開盤。

錢江銀行的股票,便突然……遭到一股神秘資金的狙擊!

神秘資金,大量做空錢江銀行的股票!

幾乎上午,一個小時的時間。

錢江銀行的股價,便直線暴跌……!!

一個上午,直接跌破了10%的股價!

兩小時時間,蒸發了近300億的市值……!!

……

錢江銀行,銀行大樓頂層,董事長辦公室!

董事長錢蓬,坐在椅子上,整個人已是猙獰憤怒!

「誰?!是誰?!!」

「究竟是誰……敢在江南,做空我集團的股票?!!」

「查出對方的身份來了沒?!!」

錢蓬怒拍著桌子,吼聲如雷!問道!!

他錢蓬,如今……已是步步危機。

一個月前,兩個兒子,都被斬殺。

這,已經讓他悲痛拒絕。

可而今,就連他苦苦死守的產業,他錢家的集團,都被人狙擊了?!

2小時內,蒸發了三百多億的市值?!

這他媽,是要了他錢家的老命啊!!

承受喪子之痛,還未從悲傷中緩過神來。

而今,公司都要瀕臨危機。

這讓錢蓬幾欲吐血!

「稟董事長……根據背後資金來源調查……得知……是……是一家,名叫吞龍集團的公司……在背後,惡意針對,做空我們……」

幾名手下面色凝重,鞠躬站在辦公室內,小心翼翼彙報道!

唰~!!

聽到這句話,錢蓬的面色,猛地一凝?!

吞龍集團?!

這,是什麼集團?》!

聽所未聽,聞所未聞!

「這個集團,是什麼來歷?!也敢狙擊我錢江銀行?!他們哪來的資金?!他們不想活了嗎?!!」錢蓬面色猙獰,怒問道…!!

辦公室內,那群手下們面色複雜,遲疑着……小心翼翼道,「稟錢董……這家公司……是……一個月前,剛成立的新集團……」

「不過……不過……他們來頭,似乎不小……他們集團的註冊實繳資金……到達……三,三千億!」手下聲音顫抖,緩緩彙報道。

轟~!!

聽到這句話,錢蓬的面色,猛地一顫!

三千億??

這家,剛成立的集團,註冊資金……有三千億?!

這?!

這他媽,背後是有大來頭啊……!!

「這家公司的幕後控制人……是誰?!」錢蓬面色凝重,怒問道!

「這個……屬下……屬下們暫時還查不透……這家集團很神秘,很多消息……我們都無法獲取……」手下們面色複雜,小心翼翼彙報道!

「混賬!一群沒用的東西……!」錢蓬直接抄起辦公桌上的文件,狠狠朝着這群手下們砸了過去。

「給我查……!不惜一切代價,給我查出……這個吞龍集團的所有資料……!!」

……

而此時。

身為這場動亂的主使人,秦蒼穹。

他正翹著二郎腿,坐在星園別墅內,一邊泡茶,一邊翻看着手機上的股市信息,眸光平靜,氣息淡然。

錢江銀行股市暴跌,正是他的旨意。

數日前。

張山港口面臨資金危機。

當時,是錢江銀行,給予了張家三百億的資金,作為支持。

既然,錢江銀行想多管閑事。

那他秦蒼穹,便成全之。

今日,他便讓吞龍集團出手,做空錢江銀行。

讓錢江銀行,虧損三百億!

這,就是多管閑事的代價。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 聽著眾人的議論聲,檀宮之主代言人淡淡道:「這一關,宮主大人會親自檢驗各位的棋藝。」

「親自檢驗?」

「難道檀宮之主要出來觀戰?」

「我們都能看到檀宮之主了?」

眾人顯得很激動。

不過這個時候,檀宮之主代言人擺擺手,道:「只有闖過這一關,才有資格見到宮主大人,我說的宮主大人親自檢驗各位的棋藝,是這一場圍棋對弈,不是你們晉級的七人之間相互對弈,而是你們每個人出來和宮主大人對弈,只要贏了宮主大人,就能晉級下一輪!」

「天,和檀宮之主對弈!」

「這……檀宮之主的棋藝怎麼樣?」

「誰知道呢,大家都沒有和檀宮之主對弈過!」

這個時候,聖騎士瓊斯站了出來,他皺眉道:「圍棋?這對於來自北歐的我,是不是太不公平了?我從未接觸過圍棋,對圍棋,一竅不通!」

瓊斯說的是實話。

圍棋都是在華國附近的國家流行,譬如櫻花之國,大川永都對於圍棋,也十分熟悉,所以這一關,對於大川永都來說並不處於劣勢。

但是,瓊斯就不一樣了,北歐那邊,確實不流行圍棋。

「宮主大人自然考慮過這一點!」檀宮之主代言人緩緩道:「宮主大人也準備了第二個方案!」

她的話音一落。

一陣陣腳步聲響起,踏踏踏踏踏……整個地面,彷彿都顫抖了起來。

一群檀宮的工作人員,抬著一塊長三米,寬兩米,形狀像石碑一樣的東西來到了眾人面前,這塊石碑好像很重,那群檀宮的工作人員抬得氣喘吁吁!

砰!

抬到眾人面前後,石碑重重的放在地上,整個地面彷彿都顫抖了起來。

「這是什麼?」

「黑漆漆的,很光滑!」

「這就是另外一個方案么?」

在眾人的疑惑中,檀宮之主代言人緩緩開口:「這塊石碑,是宮主大人在一處劍道大能身隕之地獲得,很堅硬。這第二個方案,很簡單,只要各位能夠在這塊石碑上留下痕迹,那麼就可以晉級!」

「這麼簡單?留下痕迹就行?」

「可以用武器么?」

「無論多深,只要留下痕迹就行?」

面對眾人的疑慮,檀宮之主代言人笑道:「不錯,可以使用武器,關於痕迹多深,沒有要求,只要能留下肉眼可見的痕迹就行!」

「這太簡單了吧?」

「是啊,用武器的話,留下痕迹,應該不難吧?」

「不一定,這一關,肯定不簡單!」

這個時候,王鍾秀站了出來,他面帶微笑,從容不迫,對著檀宮之主代言人道:「也就是說,我們只要對弈贏了宮主大人,或者在石碑上留下痕迹,做到這兩種的其中一種,我們就能晉級,我的理解對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