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雲念念臉上有一絲的屈|辱。

她以為自己和夜斯年在一起,就能跟陸細辛平起平坐,沒想到最後還是要討好她。

雲念念神色窘迫,半天不說話。

大長老瞄她一眼,語氣淡漠:「你不是很喜歡少主么?難道連這點事都不願意為少主做?」

「不是的,我願意,我願意。」雲念念惶急解釋。

「那好。」大長老指了下手機,「你現在就給陸細辛打電話,套關係。」

雲念念捏了捏手指,忍著巨大的羞辱,撥通了陸細辛的電話。

沒關係的,沒關係的。

就只低這一回頭,只要她得了大長老的青眼,嫁入夜家,就不用再如此卑躬屈膝,討好她人了。

雲念念打開通訊錄,找到陸細辛的號碼,撥了過去。

——您好,您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 翌日,沈清睜開眼睛先映入眼帘的是江澈的側臉,他還在睡夢中,沈清沒有動作,只是靜靜的看著她。

昨夜發生的事此刻正在她的大腦中放映,想起來她覺得不可思議,有點不切實際,可又覺得甜蜜。

「醒了?」江澈閉著眼輕聲問她。

沈清有些害羞,小聲回應,「嗯。」

江澈緩緩睜開眼,看著眼前的人只覺得滿足。「餓不餓?」

「有點。」昨夜沒有吃多少東西,今天說不餓那是假的。

江澈翻身下了床,「那快起來洗漱我們去吃飯,再回家收拾東西。」

「好。」沈清也麻利的起床收拾。

屋內避光窗帘拉上,不見天日,兩人出門時,驕陽似火,陽光強烈的刺眼。

江澈帶著沈清去了一家賣粥的店鋪。沈清看著眼前的白粥,微微蹙眉,她無辣不歡,不喜歡吃沒有味道的東西。

江澈看穿了她的心思,「昨晚喝了酒,第一頓先吃點清淡的。」

剛說完,老闆就將一籠熱氣騰騰的小籠包端上桌。

江澈夾了一個放在沈清碗里,「這樣吃會好些,快吃吧。」

十幾分鐘的時間兩人就吃好了,江澈叫了輛的士回了家。

「你回去收拾東西,好了給我發消息。」江澈溫柔的撫摸她的頭髮。

「好。」沈清乖巧順從。

兩人此刻還不知道學校的貼吧已經炸開了鍋。

劉雅看沈清和江澈從酒店出來,就偷拍了照片發布到貼吧上,現在學校大部分人都在猜測兩人的關係。

沈清從宿舍一路走到教室,總感覺有人打量她,雖然很奇怪,但是也不知道是為什麼。

到了教室,蘇靖歡就迫不及待過來詢問沈清,「沈清你不老實,居然偷偷談戀愛。」

聞言沈清感到驚訝,她和江澈剛再一起,沒有給任何人說過,蘇靖歡怎麼會知道。「你怎麼會知道?」

蘇婧歡拿出手機找到貼吧里的那條消息,遞給了沈清,「不止我啊,估計全校都知道了,說不定老師也知道了。」

聽到這話,沈清有些惆悵了,學校是禁止早戀的,若是讓老師知道了,指不定的鬧出什麼事來。「你知道是誰發的帖子嗎?」

「沒人知道是誰,這是匿名發布的。」蘇靖歡在意的可不是誰發布的,就是好奇心泛濫,「不過沈清,你是怎麼和江澈好上的。我一直以為學霸只會學習,沒想他還會談戀愛。」

沈清她現在仍覺得不現實,江澈真的和她在一起了,但是這種感覺好像也挺好的,「太八卦了不好,快回去。」

蘇靖歡想問出什麼,可是沈清不肯說加上江澈回來了,就只能悻悻回了座位。

兩人的關係突然改變了,沈清不知道怎麼和江澈相處了,見他過來沒有任何錶示。

「怎麼了?」江澈看她這樣還以為她後悔了。

沈清覺得有些彆扭,「我不知道怎麼和你相處,第一次談戀愛。」

江澈笑了,俊朗的面容上藏不住笑意,「你怎麼這麼笨啊。」

「你笑什麼,你這麼懂是不是談過戀愛?」沈清一臉懷疑,眼神斜著看他。

「你別冤枉人,你是頭一次難道我就不是了?」江澈義正言辭。

可如果正經算起來,他的確是第二次,雖然對象都是沈清。

沈清突然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江澈疑惑。

沈清示意江澈低下頭來,她貼近他的耳朵,說起了悄悄話,「我聽說是沒有辦法分別出男的是不是第一次的。」

說完快速離開他的耳畔,抿著嘴憋住笑意,不敢直視江澈。

如果是前世的江澈可能不明白她的意思,可現在的江澈可是將她拿捏的死死的。

江澈突然湊近她的耳邊,語氣里全是曖昧,「想知道?」

沈清知道江澈明白了她的意思,低頭笑出了聲,「我才不要。」

郭楠走了進來,看他仍是醉意朦朧,「你們倆怎麼走了都不給我說一聲。」

「你醉成那樣,叫你沒反應。」江澈和沈清離開前去找過他,敲門死活沒反應。

郭楠昨夜的確是醉的厲害,最後連是誰扶他去睡覺的都記不得了。郭楠拿出手機,才看見江澈給他發的消息,同時也看到了八卦,有人給他發了照片。

「我靠,江澈這不是你和沈清嗎?」郭楠一臉震驚的將手機拿到兩人面前。

沈清早就知道了,轉頭看了一眼江澈,他並不驚訝反而很淡定。

郭楠一臉嫌棄,「誰這麼無聊拍這照片放到貼吧。」

兩人都沒有說話。

另一邊看到照片的顧嫣坐不住了,她要找江澈問個明白。

「江澈。」顧嫣話音里有些著急。

江澈看向門外,說了一句我去看看就起身離開了。

沈清一開始就覺得顧嫣對江澈不一樣,看她那著急的模樣大概是看到了照片迫不及待來求證的。

「你……」顧嫣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出來,就被江澈打斷了。

「你看到的都是真的,其餘的問題我沒義務回答你。」江澈直截了當,斷了她的後路。

顧嫣得到答案,心有不甘,她要證明給江澈看他的選擇是錯誤的,但她也不自討沒趣,轉身離開。

晚自習的鈴聲也響了起來。

班主任進了教室安排好事務,將沈清和江澈帶去了辦公室。這時教室里的人悄悄議論起了兩人的關係。

「找個地方坐吧。」辦公室里只有班主任和沈清江澈三人。

兩人已經猜到了班主任找他們的原因,隨意找了個座位就坐了下來。

班主任開門見山,「你們應該知道我叫你們來辦公室的原因吧。」

兩人默而不語。

「江澈也還好,可是沈清你是女孩子,要懂得自愛。可是你們看看,你們做的事,現在鬧得全校皆知。讓我這臉往哪兒擱?」

沈清沒有說話,班主任說的話不無道理。

江澈冷靜的開口,「老師,你誤會了,我們從酒店出來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那你說說是什麼原因。」班主任氣定神閑。

「我們是去給郭楠過生日,一起出門不知道被誰偷拍了放到貼吧。老師要是不信的話可以去找郭楠,一問便知。」江澈決口不提有關沈清的事,避重就輕。

班主任半信半疑,「沈清你先回去,把郭楠叫到我辦公室來。」

沈清看了一眼江澈,他對她會心一笑,示意她放心。她起身走出辦公室回了教室。

沈清走進教室,總有人用看戲的眼神偷偷看她,她也不在意了。回到座位,戳了戳前排的郭楠,「班主任讓你去辦公室一趟。」

「幹什麼?」郭楠一臉疑惑,腦袋一時轉不過彎來。

「你去了就知道了。」沈清催促他。

郭楠這才起身去了辦公室。

「江澈說昨天是去給你過生日才去的酒店,是不是真的?」郭楠剛進辦公室,班主任就開口問他。

「是啊,還是在我家開的酒店。」到現在郭楠還是暈暈乎乎的。

班主任大概也了解這些學生的家境,就沒多說,讓兩人回了教室。

第二天的升旗儀式上,學校領導將貼吧這件事特意拎出來說了一番,意在澄清免得對學校產生不好的影響。

這下真的是全校都知道了兩人的事,即使有郭楠出來作證,大家都以為是學校為了解決這件事找的借口。

為此沈清還和江澈約定在學校要低調,不能讓老師發現把柄,江澈也全都依了她。也是因為兩人的低調,酒店風波才得以安然度過。

不知不覺開學已經一個月了,鎮遠中學的第一次月考要來了。

「這周末將進行我們入學以來的第一次月考,學校也是一心想要栽培人才,所以每次月考都會刷人,只有全校前三十名能夠呆在一班。」

班主任話音剛落,教室里的人都倒吸一口冷氣,才高一學校就這麼狠。

「所以大家一定要認真,我不希望我們班有人被刷出去。」班主任也是壓力山大。

沈清難免擔憂了起來,她擔心會被刷出去,「江澈,要是我被刷出去,別的女生進來你會不會……」她沒有把話說完。

「這可不一定。」江澈知道她的意思,故意逗逗她。

沒想到沈清卻當真了,「哦。」不痛不癢的回應了他一句。

沈清心想,大不了就是分手,有什麼關係,見一個愛一個的人她才不稀罕。

接下來,不管江澈給她說什麼,她都很冷淡的回應他。

江澈問她怎麼了,沈清也只是淡淡的回應了一句沒什麼。

他不知道的是沈清已經做好了和他分手的準備,只當沈清是為了月考而擔憂。

周五下了晚自習,沈清和程芸一起回宿舍。

「程芸,你複習的怎麼樣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