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孫陽拉住他,沖他搖了搖頭,示意他不要問了。

凌柯簡短地說:「今天的事,大家都不要提了,食人族擄走了兩位姑娘,她們受了些刺激,所以,都不要提了。」

劉健點點頭,不再多問,和孫陽一起去煮麵、烤紅薯。 按照凌霜的指導,燕翎羽每天一顆淬體丹,由內而外淬鍊身體。

不過他很快便發現了一些異常。

按照凌霜所說,基礎三境能引動的天地靈氣太少,不適合淬鍊筋、脈、骨。

但是他卻發現自己能引動的天地靈氣很多。

不光是他,凌霜也感覺到了,於是又給了他一瓶凝脈丹,讓他試着淬鍊一下筋脈骨。

「師父,我覺得好像能行。」

燕翎羽試着引靈氣入體,淬鍊筋脈骨,竟然發現可以。

那種感覺就像是身體內的骨架原先是木頭的,淬鍊之後變成了鋼鐵,堅不可摧。

「不錯,但凡妖孽級的天才,肉身一般都極強,遠超同齡人,有的甚至單靠肉身就能壓制同境界的人。」

「你一開始就能淬鍊筋脈骨,以後肉身定然極強,打好基礎,修真之路才能走的更穩更遠。」

然而,數日之後。

「師父啊,我不要淬體了,我能直接鍊氣嗎?」

燕翎羽抱着凌霜的大長腿哭喊道。

「淬體是為你打基礎,基礎不牢靠日後如何能走的更遠。」

「這點苦都吃不了,怎麼成大器。」凌霜一邊喝茶一邊面無表情的說道。

「可是,太疼了呀。」

燕翎羽抹了抹強行擠出來的幾滴眼淚。

「疼也要忍着,這才剛開開始就打退堂鼓,成何體統。」凌霜嚴肅道。

是的,被凌霜斷定肉身定然極強的燕翎羽現在完全不想淬體。

因為他發現,自己淬鍊身體內的筋脈骨臟血,順風順水,甚至沒有什麼疼痛的感覺。

可淬鍊皮肉時,才發現事情並不簡單,天天疼的嗷嗷叫。

當然這和凌霜給他制定全方位魔鬼淬體方案有關。

有時候練的身體外傷累累,晚上睡覺都要小心翻身,但是僅限淬鍊皮肉時。

凌霜自己也納悶,按理說淬鍊筋脈骨的疼痛感要遠超練皮肉的痛苦,為什麼這小子淬鍊體內時不嚎叫,反倒練皮肉時哭爹喊娘。

「我給他制定的淬體方法沒問題,這麼說就只能是他自己身體的問題了。」

「既然淬鍊筋脈骨臟血很順利,就說明他身體內的部分應該本身就極強,強到了連淬鍊之時帶來的疼痛都能抗下。」

「而體外的皮肉部分應該與常人無異,他要是能忍着好好磨礪皮肉,肉身一定是同齡人中的佼佼者。」凌霜心裏想着。

看着抱着自己大長腿的不肯鬆開的燕翎羽,凌霜搖了搖頭,說道:「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吧。」

「不過對皮肉的淬鍊不能停止,可以降低強度,但最少也要達到淬體九層的最低標準,然後再教你鍊氣。」

「嗯嗯嗯」燕翎羽彷彿聽見了天籟,小雞啄米似的連連點頭。

「抱夠了沒有,還不放開。」凌霜面無表情的說道。

「噢噢。」燕翎羽放開了凌霜的大長腿,繼續去修鍊了。

「弒天劍選中的人么,既然怕疼不想煉體那就算了吧,弒天劍每一任能覺醒的主人,都是震驚諸天萬界的風雲人物,這些人全都是憑着一手不可匹敵的劍法威震武林,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劍道理解,的確沒聽過哪一任劍主是靠着肉身成名的。」看着燕翎羽去修鍊,凌霜自言自語道。

如果是別人,要是連煉體的疼痛都忍不了,她可能都不會再教了。

這點苦都吃不下去,以後怎麼成長起來。

但是弒天劍成功覺醒的每一任主人,都是靠自己手中的劍,讓世人記住,讓諸天避讓,而不是那從剛開始修鍊到成為大能一直讓對手『震驚』的肉身強度。

………

日出日落,時間一天天過去,這期間燕翎羽除了在後山煉體還在浮玉峰眾弟子面前露了一次臉。

因為凌霜對外宣佈她又收了一個親傳弟子,燕翎羽要露下臉以示存在。

不過凌霜雖為神座,但本身實力在神宮並不算很強,所以也沒有在神宮引起多大波瀾,就這樣過去了快兩個月時間。

「師父,我今天是不是可以開始鍊氣了,我已經到了淬體九層了。」燕翎羽一邊吃着早飯一邊說道。

開始修鍊已經快兩個月了,凌霜除了教他修鍊,還要負責給他做飯。

還在小屋不遠處建了兩個小房子,一個是燕翎羽上廁所用的,一個是他洗漱用的。

即使同時淬鍊筋脈骨臟血,燕翎羽的淬體速度也極快,當然不包括皮肉。

凌霜猜測可能與盤古石對他的身體改造有關。

凌霜看了他一眼,目測皮肉方面堪堪達到淬體九層的標準。

一般來說淬體九層之後還要繼續打磨一段時間,才會逐步邁入鍊氣期。

不過看燕翎羽神情激動,凌霜只好說道:「行,既然你這麼迫不及待的想脫離淬體苦海,那為師也不逼你了,吃完飯為師就教你鍊氣之法。」

「好。」燕翎羽加快了速度,不過依舊吃的一點不剩,原因無他,師父的手藝實在太好了。

不光人長的好看,下廚的技能也這麼好,簡直無敵了。

吃完飯師徒二人就來到了平時修鍊的地方。

凌霜說道:「鍊氣呢,顧名思義就是將天地間的靈氣煉化,歸於自身,可以輔助自己戰鬥,或者做一些其他事情。」

「而靈氣入體,被人在體內精鍊,而後再釋放出來,就成了靈力。」

「為師教你一個『鍊氣訣』,你試試。」

說完便給燕翎羽傳音了鍊氣訣的修鍊方法。

「是這樣嗎。」

燕翎羽按照鍊氣訣的方法引靈氣入體。

運轉幾個周天之後,再一掌打出,前方的幾根竹子被掌風打的顫動了一下。

「嗯,就是這樣,做的不錯。」

凌霜並不意外,因為燕翎羽剛開始感受天地靈氣的時候就引的整個山脈的靈氣向浮玉峰湧來,所以燕翎羽能這麼快做到初步運用靈氣她也不吃驚。

「挺簡單的呀,修鍊也沒多難嘛。」燕翎羽有些得意。

「修真一途剛開始並不難,都是一些很基礎的東西,越往後越難突破。」

「你可以為自己感到驕傲,但不能自大,須知山外青山樓外樓,強中自有強中手。」

「知道了,師父。」燕翎羽回到道。

「你天賦不錯,剛開始修鍊就能引動很大範圍內的天地靈氣,想來鍊氣對你而言應該很容易做到。」

「鍊氣訣只是比較簡單的鍊氣法門,等過時日,你可自行去武道閣挑選適合你的功法和武技。」

「還挑什麼,師父,不如你把自己修鍊的功法傳給我,說不定我一天就能鍊氣九層。」

燕翎羽瞬間就有些飄了。

「為師修鍊的功法叫汐月神訣,是跟我的雪影劍法一套的,而且與為師的體質契合,你修鍊不了。」

「還是說,你眼饞為師的體質,想給自己也凍一個出來。」凌霜不緊不慢的說道。

「呃…..不眼饞,不眼饞。」燕翎羽趕忙搖頭。

凌霜手上的戒指一閃,身後出現了桌凳和一套茶具,她開始坐下慢慢品茶,而燕翎羽也開始繼續他的修鍊。

「鍊氣訣夠你現在用了,過幾日你就可以拔出弒天劍了,弒天劍是一個很特殊的存在,你拔出劍,就代表成為新一代弒天劍主。」

「你先去修鍊吧,等下午為師跟你說些事情,還有關於弒天劍的來歷。」凌霜一邊倒茶一邊說着。

「好嘞。」

燕翎羽不再糾結這個問題,轉身鍊氣去了。

經過這麼多天的接觸,凌霜發現燕翎羽其實是個很開朗的男孩兒。

修鍊天賦也很強,不到兩月就完成淬體,他從來沒見過這麼快的修鍊速度,雖然淬體的質量可能不咋地。

燕翎羽能用兩個月時間就完成淬體,很大的程度上是依靠了自身能引動大量靈氣的特殊能力,一般人剛開始修鍊能感受到靈氣不多。

而他很輕易就能引導大範圍的靈氣入體淬鍊自身,一天的淬體進度遠遠超過其他人,所以才會如此之快,當然也與他沒有仔細打磨皮肉有關。

燕翎羽認真的在修鍊,凌霜在一邊坐着捧著一本書在看。

幾個小時后,她合起書然後起身開口說道:「好了,該回去吃午飯了,上午就到這裏吧。」

「好的。」

燕翎羽拿起被自己掛在樹枝上的外衣,往肩膀一搭,跟在凌霜身後一起往小屋的方向走去。謝林並沒有簡單粗暴地直接把他們洗腦,讓他們選擇追隨和歸心,雖然以他如今的精神力和精神魔法造詣,想要給區區81個未成年的巫師改寫記憶,還真稱不上有什麼難度。

所有的小巫師心中都不約而同地產生了一個念頭——

伏地魔再怎麼可怕,亦不過是敗軍之將,既然失敗了一次,那就代表了不是無法

《霍格沃茲之馬爾福崛起》第一百四十章血脈共鳴 保鏢車被撞得在路上連翻了兩個滾,翻到了左側路基下。

而那輛推土車根本沒有停頓,朝著江南曦這輛車撞了過來。

江南曦眼眸一陣緊縮,大喊:「小心!」

她立刻把江小狼護在了懷裡,用自己的後背抵住了前面的座椅靠背。

這樣在翻車的時候,她就給江小狼創造了足夠的安全空間,不至於受傷!

而喬天羽卻端坐在座椅上,怒目圓睜,嘴中念念有詞。

這輛車的司機,眼看著前輛車出事,推土車就到了眼前,留給他的反應時間更短。

他不不知道推土車後面是否還有車,他不能重蹈上輛車的覆轍。

因此,他一咬牙,剎車踩到底,同時一拉手剎,方向盤右打半圈。

這樣車子就堪堪停在推土車的前面,而車頭的左前角對準了推土機。

司機這樣做,就保持了推土車和車上其他人的最大距離,而把他自己,置在危險之下。

他這是要捨棄自己,而保證小姐和小少爺的安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