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莫寒雖不耐煩,卻也平心靜氣說道:「楊兄這麼急着找我,有何貴幹?」

楊明道:「我當然是有急事啊!你可知你走的這一會兒功夫,發生了極大的一件事兒!」

莫寒疑道:「何事?」

楊明道:「張簡居然與柳傾城同坐一塊兒!」

莫寒不解道:「甚麼意思?我沒聽明白。」

楊明道:「我說得還不夠明白嗎?柳傾城!和那小子坐一塊兒了!」

莫寒一愣。楊明觀他神情,拍著腦袋道:「我忘了,你今日才來,該是還沒見到過柳傾城罷。你可知那柳傾城向來冷若冰霜,從來少於人說話,身邊連個姐妹都沒有。

故而有人能和她說上幾句,可把我們這一乾子閑人羨慕死了。而這張簡…就是戶部尚書家的公子。雖說身份尊貴,向來只有姑娘主動,不曾見他如此上心。

自月余前柳傾城來了后,便被她的美色…也不能說美色,是那無法用言語形容的,不可方物的柳傾城所吸引。時常與她搭訕,可柳連城幾乎愛理不理的。

我們暗地裏都譏諷他,可今日卻是與柳傾城同坐一張長椅子。就在那覽書閣內,你說這…太神奇了!」

莫寒見他說了一堆,心想這柳連城當真如此動人,竟讓他興奮到這等程度。也升起了好奇,同他問道:「那柳傾城是….」

楊明道:「柳先生家的小姐呀,先前不是說了么?你不知道么?」

莫寒恍悟,道:「我倒忘了,楊兄告訴我這些幹嘛?難道是要拉着我一起去?」

楊明道:「自然嘍,不然來找你幹嘛?」

莫寒無奈,只好與他一起去,路上問道:「有這樣的新聞,楊兄竟還能想得起小弟?」

這句話一說,莫寒心裏想着這哪裏算是甚麼新聞,那柳小姐再怎麼傾國傾城,終究也只能遠觀而已。

再說了,那柳小姐還能比得過自己傾慕到大的師姐何月芙?莫寒又思起了師姐,心內一痛,想着自己攪在這風起雲湧的京城裏面。

上駿府麻煩不斷,岌岌可危。自己還不知何時能再見到師姐。

楊明見莫寒心事重重,突道:「寒老弟,你現在平靜如水,待會兒可要把你眼珠子看出來了不可。」

莫寒聽他這樣說,不覺笑出聲來。楊明道:「你別樂,一會兒就知道了。」

二人速速趕到覽書閣,只見閣外圍着一幫人,不僅有衣冠楚楚的學子,另有嬌艷欲滴的學女。 季唯一夾了一口排骨,看向孫錦洲的眼神帶著一種不可思議。

還以為孫錦洲做的菜也就只能吃,沒想到居然還不錯。要不是從小認識孫錦洲,她都以為孫錦洲是換了個人。

季唯一看著孫錦洲,嘴裡含糊不清的說了一句,「你這個手藝真的是可以開餐館了。」

孫錦洲紅著臉說道:「哪有這麼誇張。」

大概是因為這些年季唯一沒有怎麼誇過他的廚藝,現在突然一下誇起來,孫錦洲還有些不太好意思。

季唯一抬頭看向葛冬,「冬哥,你說阿洲是不是手藝很好?」

之前葛冬去拿手機的時候孫錦洲就跟季唯一說過,在她沒有失憶的時候是叫葛冬叫冬哥的。

這點季唯一其實沒多大意見的。

一個是因為葛冬是她的經紀人,還有一個是因為葛冬比她年紀大,叫一聲哥也是應該的。

被叫到名字的葛冬點了點頭,附和道:「嗯,很好。」

季唯一一副,看吧,我說的是真的。

孫錦洲伸出手放在唇上輕咳了兩聲,「行了,好好吃飯。」

因為季唯一有傷,孫錦洲做的很清淡,基本上菜里沒有半點辣椒。作為喜歡吃辣的人,季唯一覺得有一些煎熬。

不過孫錦洲的手藝確實不錯,哪怕是沒有辣椒,季唯一也吃的很歡樂。

因為經常做飯,知道葛冬跟季唯一的飯量,所以等最後吃完的時候飯桌上已經是沒有飯菜了。

等吃完飯後,季唯一才想起來一個問題,「為什麼你們都不控制一下我的飲食?」

很多明星為了漂亮都是節食或者是控制食量,結果從剛剛上桌到吃完飯,葛冬跟孫錦洲兩個人都沒有要求她這樣不能吃那樣不能吃啥的。

這讓季唯一有些費解,還是說五年後的她不需要控制自己的食慾了?

要知道當年在國外訓練的時候就是,每天吃什麼,吃多少都是有專人負責的。

孫錦洲無所謂的聳了聳肩,「有什麼好控制的,你又吃不胖。」

不過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有些劇季唯一想拍也拍不了。因為有些劇是要求演員胖一點,但是季唯一的身材一直都是那樣。

一米六八的身高,九十五不到的體重。確實是有很多人羨慕這個身材,但是這個身材還是有許多限制的。

就比如說男女主的身高差,一般女藝人拍戲都是會穿高跟鞋。本來就一六八,這高跟鞋一穿就一米七幾了,跟男主走在一起會顯得男主有些矮。

解決這樣子的辦法只有兩個,要不就是不用她,要不就是她給扒身高。

這也是為什麼現在的電視劇裡面,基本上男女主在一起逛街或者是在走路的時候都看不到男女主的腳,因為很有可能男主或者是女主正在呈螃蟹走路的方式走路。

季唯一眨了眨眼,所以她的身體什麼時候變成這樣了,要知道以前她可不是吃不胖的體質。

不過就是遺失了五年的時間,結果現在就感覺就好像是別人的經歷一樣。 第1450章

但是在輸送氣息之後,都會恢復一些實力。

可現在廖玲瓏卻沒能恢復實力。

顯然是受傷太重了!

就在這個時候。

小白蛇滑落下來。

陳天選看着地上的小白蛇,不由得眉頭緊鎖。

小白蛇看起來很虛弱。

它竟然連遊動的力氣都沒有了!

而身體之中,呈現出一種幽暗的氣息。

這跟母親身上出現的氣息是一模一樣的!

記住網址et

陳天選略微思索。

他馬上明白是怎麼回事。

原來是因為在受傷的時候,吸到了黑氣的緣故!

這些黑氣會產生一種強大的斥力。

只要是人吸收進去,就會產生氣息紊亂。

這就是為什麼陳天選給母親療傷,可是卻起不到效果的原因!

陳天選知道,敵人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要是母親跟小白蛇的實力無法恢復的話,對大夏也是一種傷害。

因此,不管怎麼樣說,陳天選都要想辦法恢復他們的實力才行!

「孩兒,你不用給我輸送氣息了,我體內的斥力太多,根本就無法凝聚氣息。」廖玲瓏嘆氣說道。

廖玲瓏本身就是頂尖強者。

可就算是她這樣頂尖的人,也是第一次遇見這種事情。

現在的廖玲瓏根本沒有辦法化解體內的斥力。

她知道,要是一直讓斥力存在於體內的話,那麼對她的傷勢來說,就會起到反作用!

「媽,我一定會讓想辦法,消除掉您體內的斥力。」陳天選沉聲道。

廖玲瓏閉上眼睛,沒說什麼。

她知道要做到這一點,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很多事情就是如此,就算你再努力,也沒有辦法擺脫命運的束縛。

就在此時,外面突然有個清爽的聲音傳來:「天選,廖阿姨,我來看你們啦!」

陳天選起身,轉身一看,竟然是秦歌來了!

秦歌還是那麼風華絕代,絕美的身材,看着總是那麼很討喜。

見到秦歌到來,廖玲瓏心情極好,走過去拉着對方的手,說道:「你怎麼來了?」

「沒什麼,家裏人派我出來做投資考察,我也不知道考察什麼好,就趁機來這裏找你們玩了,哈哈!」秦歌笑着說道。

「嗯,既然你來了,就在這裏住幾天,我們好好聊聊。」廖玲瓏道。

「好的,廖阿姨。」秦歌乖巧說道。

就在此時,方糖帶着妞妞走過來。

「老公,你看看,這網上說是港島那裏,出現了祥瑞,有很多人都拍下來了!」

方糖拿着手機,一本正色說道。

祥瑞?

聽到這話,三人都有些吃驚。

一般來說,祥瑞只會出現古代的盛世。

盛世之中,經常會有祥瑞發生。

比如說天降甘露。

或者有蛟龍飛升等等。

可是很多祥瑞,都是編造出來,專門討皇帝歡心的。

真正的祥瑞很罕見。

陳天選接過手機一看,頓時有些吃驚。

只見在淺水灣之中,半空中突然飄來一層雲霧,緊接着產生了可怕的吸力。

很多海水被吸收到半空之中,形成非常可怕的龍吸水現象。

九龍吸水!

九個龍捲風,同時把海水吸收到半空之中。

這些水汽散開之後,形成了獨特的海市蜃樓現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