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要說還算正常點的地方,就是惡鬼身軀上頂著的那顆不成比例的小腦袋,看樣子是個女人。

等惡鬼再近了一些,白羽看清了她的面貌。

雖然猙獰扭曲,但那分明就是秦夢嘛!

他聽說秦夢死了,沒想到會在阿鼻地獄見到她,更沒想到她還變成了惡鬼。

老鄉見老鄉,兩眼笑眯眯,幾天的工夫,這麼拉了。

真是善惡到頭終有報。

秦夢似乎也認出了白羽,身形一頓,一雙眼變得血紅,死死盯著白羽。

「是你!」

「還我命來!」

怪物秦夢忽然躍起,朝白羽撲了過來。

「又不是我殺的你,為什麼要我還你的命!」

白羽不敢怠慢,之所以讓惡鬼靠近,是怕他的技能打不準。

現在距離還有一百多丈,夠短了。

他不敢有所保留,這種時候無論用殺遁還是落仙之炎都不太穩妥,他直接使出了一次性技能。

【七十二天罡劍雨】

無間地獄的岩石穹頂上出現了七十二團磨盤大小的星雲,呈天罡星宿規律排列。

門外的閻羅王訝異道:「這不是星宿神官的『七十二天罡劍擊』嗎,這小子怎麼會?明明需要七十二位星宿神合力才能施展……」

他記得當年玉帝派出七十二天罡星宿神誅殺一位發狂的大羅金仙,他們就用的這招,七十二道劍光化為一記貫穿長虹的劍擊,直接讓大羅金仙當場飛灰煙滅。

這小子不可能會這一招,就算會他一個人也發動不了。

就在閻羅王感到疑惑的時候,七十二團星雲中各有一把仙器級別的寶劍鑽出。

「唰!」

七十二口飛劍同時激射而出,所過之處,空間都產生了扭曲,而後在岩漿上方二十丈高撞到一起,化為一把巨型殺劍,斬向惡鬼。

看到這一幕的閻羅王只覺得頭皮發麻。

好像被斬的不是惡鬼,而是他。

「他一個人怎麼使出的這一招!」

讓他更加驚愕是那七十二道劍都是貨真價實的仙器,並不是劍光。

這小子也太浪費了。

可下一秒,他才意識到自己驚愕早了。

星雲中又有仙器寶劍鑽出,品階比剛才更高,而且每片星雲中鑽出了兩把。

「唰!」

一百四十四口仙劍一起斬下,化成兩把巨型殺劍。

惡鬼早已在第一波攻擊中就徹底被消滅,失去目標的巨型殺劍瞄向地獄中的其他惡鬼。

「這……」

閻羅王本就大的腦袋又大了兩圈。

他沖白羽喊道:「停下來吧,惡鬼已經死了!」

白羽轉身,朝他露齒一笑:「根本…停不下來。」

系統技能就是這樣,一次性的,用了就是用了,沒有停下來這一說。

「嘭!」

隨著一聲巨響,岩漿飛濺,地獄中將近百萬隻厲鬼死了三分之一。

然而,這還沒完。

星雲中又各鑽出了四把飛劍,品階已經達到了玄階上品的仙器。

閻羅王整個人都麻了。

他的大腦袋已經轉不過來彎了,他好歹也是一方之主,自認為六界內能一對一打敗他的人不超過三十個。

今天卻彷彿變成了一個沒見過世面的娃娃。

七十二天罡劍擊還能這麼用?假的吧……

「嘭!」

又是一聲巨響,四把巨型殺劍斬下,無間地獄內還倖存的厲鬼不到十分之一。

而原本兇惡之極,對一切事物都只有厭恨的厲鬼們,此刻都在瑟瑟發抖。

有的還頌起了佛經,求老天保佑。

連個鬼樣子都沒了。

第四波劍雨開始了。

這次每片星雲中鑽出了八把地階下品的仙劍。

「轟!」

這下地獄終於空蕩蕩了。

整個冥界的人都能感覺到大地微微震顫了一下,離無間地獄越近,震顫感就越強烈。

閻羅王已經徹底石化了。

他想不通。

這個自稱是瑤池聖母女婿的小子到底是什麼來歷,這麼強橫的殺招就是聖母也不見得能使出吧。

而且,這小子腦袋是不是不太靈光啊,用毀天滅地級別的技能,去秒一隻小小的惡鬼?

他後悔不該扯這個謊,只是想賣聖母個面子,結果,唉!

話說這惡鬼死的也是夠奢侈的,實名羨慕。

……

劍雨到了第六波,每團星雲鑽出三十二把天階仙劍。

閻羅王已經不想再發表任何意見。

「嘭!」

冥界的地震更加劇烈,地藏王菩薩都坐不住了,急匆匆跑去閻羅王的宮殿問詢。

就在這時,無間地獄的下方突然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吼聲。

那吼聲就連閻羅王都感到靈魂一顫。

他驚愕道:「是洪荒凶獸!」

…… 第二百三十九章千年魔京序曲篇——婚契&人緣

瞬間呆住。

酒盞都沒放下來,中原中也半晌才僵硬地吐出一個單音:「???哈?」

集體心照不宣地幫偷偷摸摸玩文字遊戲的少主打了個漂亮的配合戰。

向來溺愛著自家可愛的小太陽,看到荒神慢了不知道多少拍才意識到哪裡不太對勁的模樣,桃源鄉鬼神們不僅沒有絲毫愧疚之心,反而猖狂地哈哈哈拍手跺腳大聲鬨笑了起來。

在關鍵時刻遞上酒盞,順利干擾了武神的思維,滿肚子黑水的霧澤水神不動聲色的助戰成功。

水藍色長發的少年水神甚至還在赭發神明獃滯的間隙主動上前一步,笑眯眯地恭恭敬敬行了一個禮,一本正經地溫聲道喜:「恭喜荒神大人,初步婚契成立——日後,殿下就要託付給您照顧了~」

瓷盞啪嗒掉在了地上。

「?婚、婚契?!?!!」

幾乎等於在眾目睽睽之下被戀人求婚。

又一次莫名其妙地喪失了主動權,沒有絲毫心理準備的赭發少年不可置信地提高了聲調,質疑道:「喂!那個不是結義的交……!等等…是杯子的大小?!」

愕然地說了一半,神明大人猛然回憶起捲軸上記載的妖怪結義酒杯大都是三七分,即為主導一方七分盞,加入一方三分盞——

而自己剛才和少女姬君喝下的,卻似乎是極為罕見的五五分交杯酒。

中原中也:「……………」

終於發現自己遭到這群鬼神的連環套路,在此之前並沒有覺察到絲毫異樣,店員先生再次陷入死亡沉寂。

雖然是臨時起意,但憑藉著優秀的發揮和配合,硬是成功悄悄搶走了神明大人的求婚機會。

滿足地捧著微微泛起緋意的臉頰,眉眼彎彎倚在徹底斷線的戀人肩上,小姑娘笑得甜滋滋的,開心得粉色小花源源不斷地冒了出來,分分鐘洋洋洒洒飄了一地。

看熱鬧不嫌事大,鬼神們歡呼著慶祝了起來。

沼之君笑眯眯地對錶情空白的武神敬了一杯酒;繼他之後,其他半步鬼王級大妖怪們也同樣走過來,每個妖怪都敬了一杯酒才離開;

在他們挨個跑過來敬酒的時候,三尾狐咬著手帕掐住身旁呵呵撓頭笑的羆的胳膊,欣慰地熱淚盈眶呢喃著『嗚嗚嗚小少主長大了~媽…姐姐好開心~~』之類的話;

而年紀稍微小一點的、孩子模樣和心性的大妖怪們也紅著臉你拉我我牽他的湊了過來——然後,慌慌張張地塞了荒神大人滿滿一桌子和果子和糖點心。

仔細一看,幾乎全是紅豆餡的。

硬生生被百來只或是湊熱鬧、或是真心祝福的桃源鄉鬼神們排著隊道了三四圈賀。

端著酒盞機械式喝酒的中原中也完全高興不起來,好不容易找到一個空隙,立即悄悄瞪向身旁快要被自己飄出來小粉花埋住的小姑娘,異常不爽地咬牙切齒壓低了聲音:「……喂!以前不是說過…這種事情讓我來嗎?!」

「哎嘿XD~」

目的達成后心情一級棒,日和這會看起來整隻小姑娘都粉乎乎的。

借著振袖的遮擋悄悄牽住神明大人的手,心滿意足的小姑娘甜甜軟軟地彎著金眸,小聲對顯然很不甘心的戀人軟綿綿地撒嬌:「因為~日和也想向中也先生求婚呀~」

霎時間彆扭地挪開了目光。

儘管又鬱悶又惱火,但店員先生藏在赭紅短髮里的耳尖卻已然通紅,嘴上亦是忍不住低低『嘁』了一聲,憋屈地扭頭嘀咕道:「……什麼啊笨蛋!每次都是這樣…而且哪有求婚這種事也搶先一步的……」

在神明大人又鬱悶又不甘心又羞惱又高興…總之,心情複雜到一片混亂的時候——

主座榻榻米的側面,體型最大的羆和比比同時咧開遍布利齒的大嘴,撐著地面站起了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