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這說話的人是個強大的魂師!」

聽到這話的玉小剛眉頭皺得更緊,他不過是個二十九級的大魂師而已,聽前面那人話里的意思,只怕接下來就會有一場惡戰。

於是他往前走了幾步,在遠遠瞧見前面那些人的身影后,便不再繼續向前走了。

他極為小心謹慎的找了個隱蔽的位置,躲了起來。

隨即,他便聽見了前面那群人接下來的交談。

那賣燒餅的人,看樣子像是一個七老八十的老者,正推著一個小型的車子,上面零零散散擺着一些燒餅。

他有些謙卑的笑了笑,彎下腰道:「大爺您這是說的哪裏話?這兒哪來的東方不敗呀?

「還裝蒜?」

圍住那老者的中年大漢冷哼一聲,在他腳下突然亮起一枚黑色魂環。

「萬年魂環!」

瞧見這一幕的玉小剛猛然皺眉,接着便見那大漢抬手一揮拳頭,一道閃著金光的拳印直接朝着那老者轟了過去。

接着便是「砰」的一聲震響,那老者推著的小車被大漢一拳轟碎。

而那老者呢?卻是不知何時去到了另一處地方。

明明是一個年過半百的孱弱老人,動作快到讓玉小剛都看不清楚!

「這老人,竟也是個強大的魂師!」

親眼見到這一幕的玉小剛在心中驚嘆。

此時那老者已閃身到另一處地方,與他面前的七人對峙。

那大漢又仰頭長笑了兩聲,臉上的表情尤為興奮。

「東方不敗,你已經無處可逃了,如果你識相的話,就乖乖把葵花寶典給我交出來!」

「葵花寶典?那是什麼東西?竟然引來這麼多強大的魂師爭先搶奪?」

玉小剛有些疑惑。

這時在那老者身上,已見不到半點孱弱的表現,他原地停住了身子,身上散發出一股強大而又堅韌的氣質。

「我已經說了許多次,葵花寶典不在我的手裏。

現在我全身上下唯一珍貴的東西,就是我手中這塊魂骨,你們如果想要,大可將它拿去。」

老者不卑不亢的道,旋即從自己懷中取出一塊晶瑩剔透的玉石。

「魂骨!」

玉小剛遠遠看到老者手中的魂骨,眼睛在這一刻瞪直了起來,就連呼吸也不由自主的急促了幾分。

不過只在轉瞬間便被他壓住。

「這麼珍貴的魂骨,在這老人手裏就有一根,還被他這麼輕易地就拿出來了!」

他萬分驚詫的在心中感嘆,可遠處的那個大漢,卻看都沒看那老者一眼,笑道:

「誰稀罕你的魂骨?我要的是葵花寶典!

我知道它就在你的手上,它一定被你藏在了某處地方,快點乖乖交出來,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大漢色厲內荏的威脅道,老者卻是一臉無動於衷,將手中的魂骨收了起來,搖搖頭道:

「說了沒有,就是沒有,你們把我殺了也是無用。」

「哼,你這是找死!」

大漢冷冷哼了一聲,隨即腳下魂環瘋狂閃爍,跟在他後面的六人也在這一刻全力出手。

大漢一行七人,全部都是實打實的魂帝。而且每一個人的身上都有兩個萬年魂環,有四個人是最佳魂環配比,如此強悍的陣容,看得玉小剛一陣心顫。

而更讓他心驚的還在後面,只見那年過半百的老者,竟也是一名實力強悍的魂帝,腳下也有兩個萬年以上的魂環。

七名魂帝對戰老者一人,雖然那老者也是個魂帝,但也萬萬不是這七個魂帝的對手,至少玉小剛是這樣想的。

可令他無比震驚的是,那魂帝級別的老者,竟與那七名魂帝戰了個旗鼓相當,直到後面體力與魂力消耗過大,這才慢慢處在了下風。

而到了最後關頭的時候,就在那七名魂帝都以為自己勝券在握之時。

之間那老者猛地大喝一聲,身上爆發出一股極為強大的氣勢,只在短短一瞬的時間,便圍攻他的七名魂帝重傷,而他自己也因為力量爆發后的反噬,徹底暈了過去。

無比強大的力量席捲四周,掀起一陣又一陣劇烈狂風,幾名魂帝交手的戰場,早已變得破爛不堪。

寬闊的大馬路突然安靜了好一陣子,就在玉小剛以為前面那些人都同歸於盡之時,那名為首的大漢輕咳著從地上爬了起來。

他一手捂著自己的胸膛,身上的衣服因為剛才的戰鬥,已變得破爛不堪,周身都是恐怖猙獰的傷口,衣衫滿滿全是血跡。

傷得極為凄慘的大漢步履蹣跚的走向倒在地上的老者,一邊走一邊罵道:

「死老東西,在以一敵七情況下重傷一人,殺死六人,還說自己沒有得到葵花寶典?」

他急聲怒罵之後又俯下身,在那老者身上來回摸索了好一陣子,沒過多久就找到了一塊魂骨。

但他在得到那塊魂骨之後,臉上卻沒有半點高興的神色,又繼續在那老者身上摸索了許久,把人家的內褲都翻遍了,卻只摸出一個快烤焦了的燒餅來。

「他是在找葵花寶典嗎?」

玉小剛喃喃自語着,又見那大漢罵罵咧咧的起身,在那老者身上狠踹幾腳。

「艹!死老東西,真把葵花寶典藏起來了!」

大漢氣急敗壞的在那老者身上又踹了幾腳,這才顫顫巍巍的離去。

這片戰場終於回歸了平靜,玉小剛卻是抱着小心謹慎的態度,仍躲在一大片密蔭之中,過了許久都不曾出去。

很快又是小半柱香的時間過去,在玉小剛驚疑而又慶幸的目光中,那大漢竟折身反了回來,

「艹!這死老頭是真的死了,媽的,這一票真他么的血本無歸!」

又在那老者身上狠狠踹了幾腳,大漢再次離去。

玉小剛不愧是個有耐心的人,又在那樹蔭之上趴了足足半小時的時間,就在他快要忍不住離開時,在地上躺着的老者卻突然動了。

只見那趴在地上的老者小聲咳了兩下,吐出幾口鮮血后,又強撐著自己的身子,緩慢而又堅定的朝前面爬去。

好不容易爬出了三四米的距離,老者來到一個已沾滿灰塵的燒餅面前,隨後猛的伸手,將那燒餅攥在掌心!

那老者用盡最後一絲力氣低聲輕嘆了下,接着把頭一歪,徹底死了過去。

「這老者……現在才是真的死了嗎?他剛才說出的最後一句話,又是什麼?」

玉小剛皺眉自語着,不動神色的在樹蔭上又呆了半個小時,這才小心謹慎的從上面下來。

「我去,你終於知道動了!

這玉小剛也太膽小了吧?在上面半天都不下來,我都用幻境給他趕走十幾個人了……」

躲在暗處的星河沒好氣的出聲吐槽,目不轉睛的看着玉小剛終於走到了自己分身變化的老人面前。

如他所料那般,玉小剛微一彎腰,伸手抓住了老者手中的燒餅。

「耶斯!」

星河忍不住點頭讚歎了聲。

而玉小剛呢?

此時的他並不知道,自己這一次彎腰,將會拾起怎樣的命運。 喝了不少的葉嬉此時臉頰緋紅,毫無形象地躺在床上,手不斷地擺弄著裙裾,眼神看向對面在擰毛巾的宋司卓。

正好燭火映襯過來,她看着他的側顏,傻笑着。

「傻笑什麼呢?」宋司卓用毛巾給她擦臉擦手,溫柔地問道。

「笑你啊……」

「笑我作甚?」

「嗯……笑我的夫君這樣好看,笑我有這樣好看的夫君……」葉嬉雙手攀上他的肩膀,身子用中間部分撐着她搭在宋司卓的身上。

「這話有什麼區別嗎?」

「有啊……」葉嬉很認真的點頭,眼色迷離。

宋司卓拿着毛巾的手停住,就這麼盯着葉嬉,他從未見過這樣的葉嬉,渾身散發着誘惑,讓他控制不知自己。

「阿嬉……」宋思卓將毛巾扔到一旁的架子上,就著葉嬉的腰,欺身下去。

……

第二日,葉嬉一覺睡到了日上三竿,睜開眼看到的就是巧爾正盯着她樂呵呵傻笑呢,一下子把她的困意給散去了。

「巧爾,大清早的……真的不至於……」葉嬉揉了揉眼睛,環視一圈沒看到宋思卓的身影,「王爺出去了?」

「王爺一早就出府了,王妃可是夢到什麼好事了?奴婢見您睡著了還笑着呢?」

「有嗎?」葉嬉摸了摸自己的臉反問,「是不是不早了?」

「王妃自己看看沙漏不就知道了?」

葉嬉盯着巧爾,「我說巧爾啊,是不是現在有章紹給你撐腰了?脾氣也見漲了。」

「奴婢可沒有,王妃可別無中生有無憑空捏造。」巧爾惱羞成怒,葉嬉覺得好笑不已。

「好了,不逗你了,伺候我洗漱吧。」巧爾扶起葉嬉給她洗漱,「外公呢?也出府去了嗎?還有那誰離開了嗎?」

「慕老爺子在書房,同那人一起,王妃可要去看看?」

「先讓封萬君和封萬宗來找我。」

「奴婢讓人去交他們。」

「嗯。」

午膳前,封氏兩兄弟來了知白閣,「王妃,您找我們?」

「坐。」葉嬉招呼他們坐下,示意巧爾給他們倒茶,「我就是想知道外公的毒,想找你們來聊聊,看看有沒有什麼頭緒了。」

「這個……」封萬宗為難了。

「王妃救人心切我們懂,但是這件事遠比想像中的複雜,不是一時半刻就能有結果的,一旦有任何的進展,我們會立刻稟報給您的。」封萬君說的直白。

「我知道急不來,只是外公年紀不小了,我怕……」葉嬉神色間全是擔憂。

「還是那句話,我們會盡全力的。」封萬君不卑不亢。

「嗯。」葉嬉無奈,「巧爾,去把那些書籍給他們拿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