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李文東從椅子上站起來,臉上帶著笑容。

宋紅顏臉色顏色,她的心跳不止,要是今天打不過,拜月盟就完蛋了。

「我宋紅顏怎麼說也是在西涼城混的,不交鋒一下,怎麼能行呢。」

宋紅顏緩緩的說著。

「那你準備怎麼交鋒呢?」

李文東雙手張開,一瞬間,身後的幾千人,紛紛半跪在地上,手持著精鋼弩箭,對準著宋紅顏等人。

要是精鋼弩箭發射,幾千根箭矢,那損傷一定是大的。

「你以為只有你有嗎?」

宋紅顏一招手,她身後的一千多人,照樣也是半跪在地上,手持著精鋼弩箭,對準著李文東等人。

「哎呦,要是用精鋼弩箭射,那可就沒意思了,我會把你們的人全部射死的!」

李文東坐下,搖搖頭掃興的說著。

「不錯,無論是在什麼時候,從古至今,都是兵對兵,將對將,按照規矩,先將上吧!」

宋紅顏看著李文東身後的五個人,壓力巨大,自己只有四個人,不知道能不能打敗李文東的高手。

「行,按照規矩辦事!」

李文東冷冷的說著。

「天鳳,你上。」

李文東一招手,他身後的天鳳向前走去,她穿著一身藍色的古裝,束在腰身的腰帶是紅色布子,腳上穿著古裝的鞋子,天鳳款款而來,每一步都走的極為優雅。

天鳳身上帶著仙女的氣質,眉毛彎彎,紅唇貝齒,一個眼神秋波動人,完美的飾演了古裝女子的柔媚與柔美,淑女之氣質,大家閨秀之韻味,要是不認識天鳳的人,都會認為天鳳是一個弱女子,誰會想的到,她殺人不眨眼。

「請賜教!」

天鳳對著宋紅顏等人行了一個萬福禮,很是有禮貌,聲音更是脆生生的,宛如風鈴一般的聲音。

「來啊!」

宋紅顏一招手,葉飛身旁的一個武者朝著前方走去,與天鳳對立站著。

「小女子有禮了。

天鳳對著面前的男子也行了一個萬福禮,韻味十足,讓男子心癢難耐。

「哎呦,我有些不忍心對你下手呢。」

宋紅顏派出的男子,上下打量著天鳳,眼中色眯眯的。

「那小女子便出手了!」

天鳳說完后,身影一閃現,猛然的就到了男子的面前,男子一臉驚恐,連忙出拳,但是已經晚了。

天鳳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把匕首,閃耀著鋒銳的光芒。

「歘!」

「啊!」

一瞬間,那男子直接倒在地上哀嚎著,鮮血濺射,他的腿被天鳳斷掉,鮮血如注的流淌出來。

天鳳款款而退,那剛剛殺機畢現的匕首,也不知道被她藏到了哪裡去。

「這個廢物!」

「竟然起了色心!」

宋紅顏有些憤怒,但是也絲毫沒有辦法。

「下一個!」

此時,宋紅顏讓自己下一個人出馬。

葉飛身邊的兩個人一同走了出來,都想要應戰天鳳。

「你們兩個一起上吧。」

天鳳看了一眼兩個男子,杏眼微眯一下,便是緩緩的說著。

「一起上,別起色心,直接弄死!」

宋紅顏的手緊緊的握住椅子,一個天鳳都打不死,那剩下的絕頂高手,又該如何對付。

宋紅顏身後的人,都是暗自準備著,一場大戰即將打起。

那兩個男子瘋狂的朝著天鳳衝去,現在他們已經不把天鳳當女人了,畢竟天鳳太過於強大,並且出手迅捷。

二人圍繞著天鳳開始轉圈,天鳳在中間站著,沒有正眼看兩個男子一眼,淡然無比。

「殺!」

兩個男子紛紛朝著天鳳衝來,渾身氣勢,內力爆發,二人用著逾越千斤的拳頭朝著天鳳的腦袋打去。

「歘歘!」

天鳳雙指念動,兩根銀針出現在天鳳的手中,天鳳宛如東方不敗一樣發射銀針。

歘!兩抹血花從兩個男子的眉心迸發而出,艷麗猩紅的鮮血刺激著無數人的神經。

兩個男子一瞬間就是趴在地上,死透了。

「哈哈哈!」

李文東看到宋紅顏的人這麼不堪一擊,就是哈哈大笑著,拜月盟也要淪為李文東的獵物了。

宋紅顏猛然的一下握住椅子,手指發白。

「打不過,完全打不過!」

宋紅顏吞了一口口水,有些不知道怎麼辦了,本以為能夠殺李文東的幾個武者,但是一個也沒有殺掉,反而被天鳳一個女子給解決了,那這樣的話,拜月盟在沒有高手了,因為在先前的對抗之中,被李文東殺掉的太多了,高手稀缺了。

「老大,跑吧!」

「老大,根本打不過,本以為會殺掉一兩個超強武者,誰知道會是這個結果!」

「跑吧,打不過的,會全軍覆沒的!」

無數高層在宋紅顏的耳邊說著,宋紅顏想要戰死,但是這些高層卻不想這樣,宋紅顏覺得有尊嚴的死掉比較好,不願意逃亡。

宋紅顏艱難的做著抉擇,逃跑的話,那西涼城再無宋紅顏,被殺掉的話,還有一點尊嚴。

「我來吧!」

此時,葉飛走了出來。。 戰博冷冷地道「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

「明楓,以後離我家若晴遠點!」

說完,戰博再一次越過明楓,對若晴說道「若晴,我們走。」

「戰博!」

明楓轉身,看著死對頭被若晴推著走,若晴連回頭看他一眼都沒有。

他站在那裡,死死地看著那一坐一站的背影,離他越來越遠。

戰博要娶慕若晴!

明楓被這個現實衝擊得臉色鐵青。

為什麼他總是比戰博晚一步?

在他想追求若晴的時候,戰博已經準備娶她了。

怪不得剛才戰博擁若晴入懷,那般的親熱,兩個人早就發展成了一對戀人。

他,什麼都不知道!

兩個人瞞得真是緊呀。

還有慕氏集團與他明氏集團的合作,總是實行拖字決,不是慕氏不想與他明氏合作,是慕若晴要嫁給戰博,慕氏與戰氏就成了姻親,而他是戰博的死對頭,慕景瑞那個老奸巨猾的,怎麼可能與他合作呀?

不想得罪他,便改為拖了。

「戰博!」

明楓低低地說道「我不會善罷甘休的。」

別說他想娶慕若晴,就算他不想娶若晴,知道若晴是戰博喜歡的人,他也會插一腳的。

反正,戰博在乎的,他就想搶,搶不到就破壞!

上車后,戰博不再讓若晴扶著,他靜坐在車椅上,不搭理若晴也不說話。

「戰爺。」

若晴解釋地道「我和明楓的事,都告訴了你的,那是他有幻想症。」

戰博抿緊唇,一聲不吭。

若晴挨近他,摟上他的腰肢,把頭枕靠在他的肩上,柔聲說道「戰爺,我說過的,這輩子你不離我不棄,除了你,我不會再喜歡任何男人。」

偏頭看著她,戰博輕推開她,隨即他的手欺上了她的臉,輕輕地撫摸了一遍,溫沉地道「若晴,我沒有生氣,也不會誤解你,我只是生自己的氣。」

沒有早點做復健,導致他現在都還要坐在輪椅上。

「明楓一向與我不對盤,不管我做任何事情,他都想破壞,我在乎的人和物,他是能搶則搶,搶不走的就毀壞。」

「我有自保能力的。」

若晴明白他話里的深意。

「我踩到了他的腳,給他送了一次葯,既然現在他的腳消了腫,以後我就會遠離他的。」

若晴保證地道,「戰爺,你別自責,不是你帶給我麻煩,是麻煩自己找上門的。」

也是意外。

上輩子她和明楓連句話都說不上,這輩子不僅提前遇到,還被他夢到上輩子他們發生關係的夢,自始被他變著法兒製造偶遇,甩都甩不掉。

「戰爺,笑一個。」

若晴哄著他。

戰博……

「戰爺,笑一個嘛,你笑起來的時候,特別的好看,我最喜歡看你笑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