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來到公寓之中,龍天宇開門說道。

「啊啦,龍先生終於回來了,菲莉斯小姐剛好做完料理。」沢木哲也從客廳中走出來,對著龍天宇說道。

「嗯?菲莉斯邀請你們來吃飯了嗎?」龍天宇問道。

「是的,剛巧碰見了。菲莉斯小姐就邀請了我和姐姐來吃飯。呀,菲莉斯小姐長得漂亮,人也溫柔賢惠,龍先生可真幸福。」沢木哲也笑著說道。

聞言,龍天宇也是笑著點頭,能夠遇見菲莉斯可以說是他一生的幸運。

「哦,對了,還沒有介紹呢。這位是五代雄介,我的朋友,職業是冒險家,最近剛回日本。然後這位是沢木哲也,我和菲莉斯的鄰居。」

龍天宇對著兩人說道。隨即便帶著兩人走進客廳。這時菲莉斯和沢木雪菜已經坐在了餐桌旁聊了起來。

「快坐吧,晚餐都準備好了。」菲莉斯對著三人說道。

聞言,三人紛紛做到座位上。

「哇哦~這魚好像很好吃的樣子。」

「呀~菲莉斯小姐的廚藝可真厲害,今天看著她的料理我學到了很多。」

「不過這條魚是沢木先生買的哦,新鮮度也是一大因素。」

「哲也總能買到最新鮮的魚呢。」

「哈哈哈,我有超能力的。」哲也豎起一根手指笑著說道。

「鑒別魚的新鮮度的超能力?真厲害。」某位點贊狂魔為天然黑廚點贊。

「其實,我也有超能力哦。」

「誒~五代先生是什麼樣的能力?」

「會變強。」

「然後呢?」

「用拳腳戰鬥。有時候也可以用棍子、劍還有弓弩戰鬥。」

「噗,五代先生,那只是你武藝高超吧。」

「哈哈哈……」

……

長野市內,04:.

當兩隻空我、三隻亞極陀正在開心的聚餐時,我們的最強二騎一條桑還在到處尋找著未確認生命體3號的蹤跡。

掛掉龜山的電話,一條轉身準備繼續工作,這時他不小心撞到了一位身穿黑裙,戴著紅色圍巾的美艷女人。

「真是抱歉。」一條趕忙向對方道歉。

「GiJaBaBiGoGiZa(討厭的氣味)!」女人皺著眉頭,小聲念叨了一句,隨即便要離開。

與古朗基接觸過幾次,聽過幾句古朗基語的一條立馬感覺不對。

他將女人攔住,拿出警徽展示給對方,「對不起,有些話想要問你一下。你剛剛說什麼了?」

拉芭璐芭蝶瞟了一條一眼,表情變得有些不耐煩起來。要不是因為自己身為拉集團,作為基基魯遊戲的裁判不能殺人,芭璐芭才懶得理會一條的詢問。

「請說句話!」一條開口要求道。

見對方好像發現了自己的不同尋常,還沒有學會人類語言的芭璐芭一把推開一條,朝著前方逃跑。

「啊……站住!」一條捂著被強魔打傷的腹部,忍著劇痛追逐著前方的芭璐芭。

雖然芭璐芭穿著不利於奔跑的高跟鞋,不過古朗基的非人體質使得一條根本追不上她。在一個拐口一條被無數玫瑰花瓣迷了眼失去了芭璐芭的蹤跡。

「玫瑰?」一條撿起一片花瓣,隨即立刻跑出拐口,他朝著四處張望,終於是在遠處看見了那一道如同玫瑰花一般的美艷身影。

體驗了一把真實版尾行的一條跟著自己的目標來到了一處廢棄建築外。一條從口袋裡掏出小手槍,躲在牆角靜靜的(OMO)。

芭璐芭走進廢棄建築,蝙蝠古朗基滋強魔古披著白布從天花板上落下,走到芭璐芭身前。

「BaBaBaGiBaBaZeShiYoGoDeKuuga(和空我戰鬥過了了吧)?」

「GoGuZa(沒錯)。BaSeZoKoZiZiZoBuBoSaGiReBa(好好教訓了他一頓)。」

強魔臉不紅心不跳的說著大話,他確實讓空我吃癟過,不過那只是白色的形態,當五代變成紅色后,他可是直接被嚇跑了。

聞言,芭璐芭上前一步,伸手撫摸強魔的臉頰。

強魔看著芭璐芭得意的笑了笑,但是下一秒,芭璐芭臉色頓時一變。她那修長的手臂變成了擁有植物特徵的綠色根須纏繞住強魔的腦袋,使對方發出了凄慘的叫聲。

……

東京,文京區內,05:.

城市地下通道之中,四位殺馬特匯聚在一起,他們同時伸手,放開了抓緊的手掌,露出了裡面的紅色花瓣。

這是基基魯遊戲的裁判,拉芭璐芭蝶對他們滋集團的通知……基基魯遊戲開始的通知。

「GegeruGuZaZiRaSu(遊戲開始了)!

PapanBinrePaZu-Mebio-Da(第一個開始的是滋·梅比奧·達)。」

看著手中的玫瑰花瓣,其中一位殺馬特開口說道。

四人中唯一一位女性笑了笑,隨即開口說道:「BaginGuZugagiZibanZe,BaginGuZugogoBinZe(四十五小時內,殺三十六人)!」

女性殺馬特,梅比奧給自己定下了規則,滋集團的遊戲相對寬鬆,規定的時間與人數只要不是太離譜,芭璐芭不會去多管。

說完,一位將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的高瘦男子突然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BaginGuZugagiZibanZe,BaginGuZugogoBinZe(四十五小時內,殺三十六人)。ZonBoGuBi(你確定)?」

「GoGuZa(沒錯)!PaBaGiPaZaJaGiZeGuJo(我可是很快的)!」梅比奧自信滿滿的回答道。

得到了肯定的答覆后,對方也不再多說什麼。他將一個腕輪交給梅比奧,隨後又將一個獸牙造型的綠色靈石插入了梅比奧的腰帶中,注入能量。做完這一切后,他便無聲無息的離開了此處。

要不是古朗基一族才剛剛覺醒,很多事情還在準備階段,他是不會在這種初級遊戲中現身的。不過現在滋集團的遊戲規則並不嚴格,他倒可以勉強客串一下芭璐芭的角色。

嗡嗡嗡……

沒過一會兒,一輛摩托車從另一邊駛來。由於滋集團的幾人毫無顧忌的站在路中間,摩托車只能停下。

刺眼的燈光照射在幾人臉上,讓四位古朗基露出了不爽的表情。

「喂喂喂,你們在這裡幹嘛!擋在路中央不想活了是吧!」摩托車後座,一位暴走族青年走了下來,對著幾人喊道。

犀牛古朗基、蝗蟲古朗基以及變色龍古朗基只是在一旁OMO,反正等一下這個狂妄的臨多就會死,他們懶得理會。

「那是什麼眼神啊!你們有意見嗎!」青年走到眾人面前,隨即看向梅比奧。

「喂喂,你有一雙美腿啊。」青年淫笑著蹲下身子,拍了拍梅比奧的大腿。

喜歡阿宅的無限之旅請大家收藏:()阿宅的無限之旅新樂文更新速度最快。 風九蕪面色如常,說完后朝著墨老太太走了過去。

不由分說,拿出針在她的手指上扎了一下,墨老太太因為太過生氣而漲紅的臉,在風九蕪的放血之下,也慢慢的恢復如常。

「老太太你年紀大了,要盡量保持心平氣和。」

「火氣大對你的身體不好,先坐會兒!」

墨汐看著面前的風九蕪,眼神十分的複雜。

之前他三番幾次的上門去請風九蕪,可都被她拒絕了。

今天怎麼會突然上門來?

「丫頭,你就是馬素蘭的女兒吧?」墨老太太平靜下來之後,歪著頭看著面前的風九蕪,一下子就認出了她。

「嗯。」面對滿臉慈祥笑容的墨老太太,風九蕪也沒有辦法板起臉。

「你媽現在怎麼樣?」墨老太太上次就覺得這小姑娘不錯。

沒想到還挺有緣分在這兒又見到了!

「有了老太太關心,她的情況已經穩定了。」

聽到風九蕪的回答,墨老太太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點了點頭。

「那就好!!」

「好孩子,你先在一旁坐一會兒,等我處理完了家事,再和你聊。」

風九蕪也乖巧的走到了一邊站著。

就當是免費的看一場豪門恩怨大戲吧,不用買票,還是現場直播。

這樣想著好像也不錯……

只道風九蕪是墨汐請來為老太太看病的,墨玲等人也不好再借題發揮。

葉天明卻不服氣,往前走了一步來,到了墨老太太的身邊。

「老太太你可千萬不要被風九蕪給騙了!」

「這女人壓根就不會什麼醫術,她就是個騙子。」

風九蕪有幾斤幾兩,他還能不知道?

治病?

風九蕪還真是能往自己的臉上貼金。

墨老太太看著面前的葉天明,頓時嫌棄的皺起了眉頭。

「這人是誰?」

「我們墨家的家宴,怎麼混進了這麼個東西!」

墨老太太那可真是夠毒舍的,懟起人來絲毫不嘴軟。

在這一刻風九蕪對著莫老太太的好感度,一下子就上來了!

墨玲趕緊上前解釋,「媽,他已經是我們墨家的人了。」

墨玲兒子葉凡春,也趕緊開口正式的介紹,「奶奶,這位是我的侄外孫,半個月前就已經正式過繼到我們家了。」

「所以現在也是我們墨家人!」

墨老的太太冷著臉嘲諷,「哼,你們可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盤。」

「自己生不出孩子,就過繼一個這麼大的孫子,好算計!」

風九蕪頓時眼睛一亮,沒想到葉天明為了飛黃騰達,居然這麼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