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早上9點,在帝都大學科技館,新開闢的沉浸式3D互動體驗區,裏面擺放了幾十台高端版沉浸式虛擬3D模擬器,龍光的高層和華偉的代表齊聚,為這個體驗項目剪綵,陳喬木作為龍偉雲創的負責人,也來

《從鴻蒙系統開始升級世界》134正式體驗日1 隊長和主任只好來找周國平,不解決這個問題,周家的垃圾處理廠就別想開了。

村委會主任,是個五十多歲的中年婦女,個性強勢快人快語,還是張蘭的娘家堂弟媳婦,說話還算客氣,

「姐夫,村裡領導也沒轍,以前來你們廠的垃圾車少,大傢伙誰抗議,都是一個村裡,忍忍就過去,如今你們家生意好了,車多味道大咋受得了,

你也知道二里庄和李家莊兩個村裡是怎麼鬧騰的,就為附近垃圾廠,不是最後國家還是給兩個村裡搬遷了事,在搬遷前,每個村民都給補助,你們家如今這個情況打算怎麼辦?

你們要儘快解決,這不是村委會為難你們,不然垃圾廠肯定會被逼迫著停業了。「

周國平點頭,客氣道:」我知道,我知道,理解,回頭我跟雨薇說說看看怎麼解決,這是個事,廠里雖然沒味兒,垃圾車咱們控制不了,早知道不承包這片地我們應該包村口那片就好,如今都弄好,後悔也晚了,都怪孩子年輕,沒有長遠見識。「

村領導見周國平態度還算好,只給他兩天時間,解決問題,不然就不讓垃圾車進村,村口直接攔截。

這一次也算村委會的第一次警告,要是還那樣,估計村民真的要聯合起來在村口攔車了。

周國平和村委會說話的時候,周國立也在,他也皺緊眉頭

「這事個難題,垃圾車少還行,如今多了,天天從人家門口過,誰也受不了,要是我住村外那條街,我也抗議,趕緊想轍,不然村裡人鬧起來可不管不顧。」

老哥倆坐著發愁,周雨薇過來一起商量,聽完村裡人的投訴,周雨薇胸有成竹的說道:

「這簡單,以後讓垃圾車他們從水庫走,不在經過村裡這邊,」

「那有能走車的路,剩下幾條小路,最多走個自行車,」周國平感覺不可能。

「爸,我們和村委會說說,把南邊那座橋修好了,在路口設個崗亭,雇個人看著,所有費用都我們出,正好在垃圾廠南門不遠,就當給我們廠看門怎麼樣?」

周雨薇說的是村裡和水庫貫通的橋,十多年前,這座橋還是能通行,可後來經常過大貨車,載重大,把橋壓塌了,

村裡正好用推土機把那個路口給截斷了,以後再也不能從水庫經過那個路口進村,除非行人和自行車還算能推過去。

「對啊,雨薇想的挺好,那樣就不用經過村裡,從大馬路繞過水庫路這段就好,雖然繞個圈,開車不值得什麼?」周國立也贊成侄女的辦法。

「這事估計要開村民代表大會,全體同意我們才能修橋,回頭我出去買點禮物,您和我媽晚上給村裡幾個幹部,一家送點東西,說說我們的辦法,盡量先讓村領導都同意。」

「明天再給垃圾車經過那幾家送東西,讓他們在忍幾天,我們會儘快解決,這樣開會時候,他們為了少聞一天味道,也會支持我們。」

「好好,送禮的事交給我和你媽,村裡人你也不熟悉,你趕緊出去買東西。」

周雨薇開車出去買禮物,找到一個人少地方,去系統兌換,系統里東西質量好,還包裝特別漂亮,會自動生成他們世界文字,

除非特殊世界,修真或者魔法世界的,一般在購買那些商品時候,系統都會警告,不許暴露出系統,所以是沒有包裝的。

幾大籃子雞蛋,都是柳條編籃子裝的,看著挺精緻,拿來送人最合適,粗陶罈子裝的酒,油紙包裝好的糕點,在周雨薇小時候買糕點都用油紙包裝。

每家再來半斤茶葉,送禮已經足夠,回頭就讓老媽說,如今流行復古包裝,人家還會覺得特有面子。

回去后,直接堆到東屋,剩下就交給老媽處理了。

張蘭還問她,「從哪裡買的,籃子編的怪乖精緻的,便宜他們,都是好東西,這些雞蛋一看就是自家養的柴雞蛋。「

「媽,這點算什麼?我們家垃圾廠生意好,肯定會掙大錢,您要什麼買不起。」

自己父母雖然沒文化沒大本事,可是只有他們會不計較得失幫助自己。

「各位村民請注意啦,各位村民請注意啦,今天晚上7點鐘所有黨員和村民代表來村委會開會,今天晚上7點鐘所有黨員和村民代表來村委會開會,。。。。」

大喇叭里傳來廣播,通知今晚開會,舉手表決是否同意,老周家垃圾廠修復南大橋事情,

幸好張蘭都挨家挨戶送了禮,估計沒大問題,不能直接送錢,那叫行賄,送東西叫親戚朋友禮尚往來,一個村裡七溝八繞都是親戚關係。

就是因為都是親戚,周雨薇一開始開垃圾廠,才如此順利,要不是垃圾車太多擾民,大傢伙也不會去投訴。

張蘭是村民代表,周國平作為周家的當家人,兩口子晚上都去村裡開會了,

在會議現場,周國平先說了垃圾廠的處理辦法,保證橋修好只讓垃圾車通過,其他車輛絕對不放行,然後村書記做了總結,讓所有人舉手表決。

最後除了一兩個人說兩句酸話,大部分人都同意,

不少上歲數的心裡盯上周家那個看守路口的職位了,聽說一月給2000,可讓好幾個老人心動,畢竟在村裡打掃衛生,干點雜活兒,或者在村口巡邏值班,一個月才給1500的工資,給周家看村口更有誘惑。

大家都同意這件事就算通過,第二天周國平就找了施工單位,趕緊修橋,就光修一座長度還不到10米的橋,太簡單了,

壘幾個橋墩,內部附上鋼筋水泥,鋪上橋面,護欄,由於經常走貨車,必須要有15噸以上的承重力,這是修橋錢合同中事先註明的,一旦驗收不合格,施工方免費給重新返工。

周國平天天監督,就怕他們偷工減料,鋼筋水泥不給用好的,完工後周雨薇專門花錢請了專業人士來驗收,才算放心,別花錢修了橋,沒幾天再蹋了,

還算這個施工隊有良心,估計聽說找專業驗收,沒敢搗鬼,大橋一周內竣工,在等三天就能通車,那天周家還專門放了幾大串鞭***個吉利,慶賀大橋通車。

從那天起,所有垃圾車就不在開進村裡,一概都饒路水庫直接到南門,就是不想繞也不行,村口有人值班攔截不讓垃圾車進村。 大小戰團數個,除卻陸九州等人的狂熱粉絲外,但百分之九十的人,都在關注徐越所在的核心戰場。

所有人的神色都變了,段牧天一方的人馬開始面露擔憂,中立者則神色嚴肅,至於極少數徐越的支持者,更是狂喜若狂!

但無一例外,他們都有種共同的感覺,那便是徐越不一樣了。

不,不僅是他,由於【軍團天賦·所向披靡】的緣故,徐越陣營的所有人都不一樣了,戰鬥力得到了飆升!

姜離的情況尚不清楚,陸九州瞬間形成了對劍塵的壓制,至於齊緣,好歹是穩住了。

砰!

遠處,蕭護率先結束了戰鬥,將一群修為低下的各宗弟子打得滿地找牙,鼻青臉腫地被伏香和遁一教的華長空扶著,走了回來。

「哈哈哈,老子贏了!」

蕭護叉腰,那模樣根本就不像個修士,反而更像是群架打贏了的街頭小混混。

然而,他還沒來得及驕傲,就被自家長老護終一腳踹翻在地,打了幾個滾后,齜牙咧嘴地爬了起來。

「師伯!怎麼打贏了你還揍我!」蕭護叫冤道。

「誰管你打沒打贏!說!剛才你怎麼回事,有何異狀!」護終心梗,惡狠狠地咆哮道。

「嘿嘿,你是指變強嗎?」

蕭護頂着黑眼圈,擦了擦鼻血,驕傲道:「定是老大的秘法加持,你看齊緣大哥和離哥,包括老陸,他們的狀態都與先前不一樣了!」

護終無言,身為渡劫境的他早就發現了這個問題,包括在場的其他老怪物,都有所感。

「你們通過什麼方法勾連的?靈力?魂力?契約?」護終秘密傳音道。

「不知,火光過後,便是如此。」蕭護也沉聲回應,言語中,多了些許嚴肅。

護終點頭,不再言語。

秘法嗎。

他突然有些明白,為什麼段牧天等人非要逼出徐越的秘密了。

毫無副作用,無需經過任何儀式和準備,便能直接提升自方人馬一成左右的戰鬥力。

這等奇效,簡直太恐怖了。

況且,這還只是徐越幾人而已,若能得此秘法,將其用於整個宗門,整個勢力上呢?

「我護道山必成仙域巨頭……」

護終低語,隨後猛地回神,看着場中,微微搖頭一嘆。

貪婪,真是惹人心悸啊。

……

場邊,花魁看着瞬息而變的戰局,仔細觀察了徐越的情況后,又將目光投向許久不曾與自己說話的商君,若有所思。

隨後她想了想,深吸了一口氣,竟緩緩走了過去。

「商君。」花魁柔聲道。

「花仙子。」

商君轉身一拜,其實他的餘光早已瞥到了對方,只是人家不打招呼,他也不好表現得太過熱情。

「商君如今有何感悟?」花魁輕笑道。

「花仙子指什麼?」商君神態自然,一臉正色。

「商君何必隱瞞,你現在和陸道友,姜道友幾人一樣,變強了不少呢。」花魁低語,六邊形的花瓣瞳孔有熒光閃動。

商君無言,看了看自己的雙手,並未否認。

確實,從方才開始,他就覺得自身力量強悍了不少,與陸九州姜離等人一樣,得到了一成左右的提升。

只是發現這一異狀后,他在吃驚之餘,也立刻收斂氣息,不讓旁人查探。

沒想到,還是被花魁感應到了。

「花仙子,實不相瞞,在下也不知為何會如此……但我可以保證,我與徐越並沒有任何同盟關係,或許是那傢伙心裏,把我當成朋友吧。」商君看着那舉世無雙的身影,眉宇間有着些許笑意。

花魁亦轉頭看去,不過他看的卻不是徐越,而是場中的另一處戰團。

那裏劍光瀰漫,劍吟驚天,似乎是劍修的專場,正是陸九州與劍塵對戰之處。

隨後,她沉默了一會兒,竟微微拜道:「商君,還請您出手,制住劍塵道友。」

原本在觀戰的商君胸口一緊,雖然面不改色,心中莫名多了幾分苦澀。

幾日以來,他本以為這鋪面而來的花香已經習慣了,但如今聞來,卻還是那麼陌生。

「我為何要幫陸九州?」商君的語氣聽不出什麼情感。

「商君,劍塵並非曉組織之人,你下場對付他,自然不算參與曉組織之事,也就不存在違背師門之命的說法了,而且陸道友乃徐道友舊友,幫了他,不就等於幫了徐道友嗎,如此一來,你也算對徐道友……」

花魁輕語,在為商君分析情況,講明利害,意圖說服對方。

「夠了。」

然而,她還沒說完,商君就已經將她打斷。

「我知道你想做什麼,但我已說過,要幫徐越,百年前就已經幫了,至於陸九州……我和劍塵一樣,早就想會會他了!此次未圍攻於他,除了不想給徐越等人增加壓力外,已經是看在花仙子你的面上了,希望你……莫要讓我為難。」

商君看着花魁那六邊形的花瓣狀瞳孔,語氣說到最後,竟有絲絲蕭瑟之意。

「商君,你……」

「不必多言。」

最後,商君搖了搖頭,對着花魁一拜,轉身走到了遠處。

花魁駐足,看着離去的背影,稍稍抓緊了衣袖,銀牙微咬。

這傻子!

……

遠處,司徒宇本還在給孟津推銷他玉宗的不二神葯,以恢復對方先後被蕭護姜離斬首的身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