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穆慧妍說道,「別管他們,你自己回來就是,大不了不來帝都,你可以去滬城,去別的地方,世界那麼大,誰會看到你?」

凌若冰覺得有道理,過幾天她就可以出院,葉佳倩說了已經在M國為她租了一套公寓,讓她住公寓去,她可以趁機離開M國回帝都,回去找墨司宸,再不回來,也許墨司宸就要跟別的女人在一起了!

看準了的事她就一定要去做,哪怕只是想利用墨司宸。

「你能保證不被我媽知道?」

穆慧妍說道,「等你回來她就是知道又能怎麼樣?難道把你強行送出國嗎?你不影響喬安夏就是了。」

凌若冰被說動了,跟穆慧妍多了點話題,「好,我想想辦法,我一定要回去,我不能再待在這邊,再待下去,我一定會瘋掉。」

難得凌若冰和她聊這麼多,穆慧妍怎麼都得討好,「若冰,你別着急,我會想辦法的,等安排好了你就回來。」 程卓走過來一臉的玩味和戲謔,剛才在外面他是慫了,但是現在是在秦家大院裏。

沒有人敢在秦家動手,程卓自然不擔心。

「不會吧,秦老爺子大壽,你們難道就送一張紙?」

程卓看了眼葉一鳴遞出去的書法,直接捧腹大笑,眼中滿是嘲笑之色。

他的聲音也吸引不少周圍的人,也有人偷笑着。

正如程卓所說,在場的人出手都是送了價值百萬以上的禮物,畢竟以秦老爺子的身份,能來參加壽宴的可都是川都的富豪名流。

靈瓏見狀臉色在一瞬間冷了下來,大步朝着程卓走過去。

程卓臉色一慌,難道這女人在這裏也敢對自己出手?

他還在想着,靈瓏卻已經走到他身前,伸出玉手直接將他整個人拎起來。

「你幹什麼,這裏可是秦家!」

程卓有些慌亂,想要掙紮下來。

可下一刻,靈瓏已經如同拎小雞一般,將程卓丟出十幾米遠,摔外面的院子上。

「啊!」

程卓慘叫一聲,臉已經埋到院子裏的泥土上,渾身趴在地上不省人事。

客廳內,看到這一幕的所有人都蒙了。

程卓,他們大多人還是認識的,天辰製藥在川都名氣大得狠,現在他們的少東家竟然當眾被一個女子丟出去!

「這女子是誰,長這麼漂亮竟然出手這麼猛!」

「天辰製藥的少東家也敢扔出去,就不怕報復的嗎?」

「我滴個乖乖,這簡直就是帶刺的玫瑰,膽子忒大了,川都什麼時候冒出這麼個狠人?」

周圍的人議論紛紛,都在猜測靈瓏是什麼身份,竟然這麼猛。

秦家眾人也是傻眼,秦老爺子更是吃驚不已。

畢竟是天辰製藥的少東家,秦家也不會輕易得罪,現在就在他的壽宴上,程卓就被人扔了出去,他面子也不好看。

但當事人靈瓏此時一臉淡定,彷彿就是隨手扔了個垃圾一樣。

靈瓏走回秦老爺子身邊,輕聲道:「秦老爺子,方便單獨談談嗎?」

秦老爺子皺了皺眉,剛才靈瓏的行為損了他的面子,現在竟然還要求和他單獨談談?

「靈瓏小姐,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吧。」

秦老爺子說着,語氣中帶着一絲冷漠。

他雖然不知道靈瓏的具體背景,雖然是川都地產大王於嘉慶帶來的人,但是他秦家也不是吃素的。

靈瓏在他的壽宴上鬧事,那就是損了他的面子,他當然不會再給好臉色。

秦老爺子已經準備轉身,要離開去另一邊。

靈瓏皺了皺眉,眼神微微一冷,就在秦老爺子轉身的瞬間,她隱晦的射出一根銀針!

明亮的客廳里,一根細小的銀針根本不會有人在意!

這一根銀針,眨眼間就扎進了秦家老爺子的脖子後方!

秦家老爺子剛轉身,瞬間眼一瞪,身體僵硬向後倒去。

撲通!

聲響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立刻看到躺在地上的秦老爺子,有人驚叫道:「不好了,秦老爺子暈倒了!」

唰!

所有人的目光已經朝這邊看過來,幾個秦家人更是連忙來到秦老爺子的身邊。

「現場有沒有醫生!」

一個中年臉色焦急的大喊,這是秦老爺子的大兒子,秦盛!

「有,有,有!」

一個戴着眼鏡的中年立刻走出來,來到秦老爺子身邊蹲下查看情況。

不少人認出了戴眼鏡中年的身份,知道這是川都一家大醫院的醫學專家。

秦盛看到醫學專家也鬆了口氣,連說道:「郝專家,你趕緊看看,我父親怎麼會突然暈倒了?」

郝專家點了點頭,已經為秦老爺子查探起身體情況。

可是片刻后,他臉色一變,幽幽嘆了口氣:「很抱歉秦家主,老爺子到底什麼情況,我也看不出來,無從下手……」

秦盛和幾個秦家人更是焦急起來,竟然連郝專家都看不出來什麼情況?

「這裏有人能治好!」

一道淡淡的聲音響起。

。 眼看着,施延忠像一頭瘋虎,就衝到了門口。

趙風和魯信、嚴寬眼睜睜看着,都是臉色慘白。

他們知道,只要施延忠衝出去,他們精心策劃了這麼久的計劃,就要功虧一簣了。

便在這時,刀光乍現。

一把寬厚的長刀,從門外刺進來,突然出現在施延忠的面前。

施延忠就好像是主動把脖子送上去一樣,咽喉透穿,瞪着眼睛,倒在了地上。

趙風楞了一下,急忙衝過去打開門,激動的道:「解大哥!」

解勾。

他眼神冰冷,盯着趙風。

「你做事,也太不小心了。」

「是!」趙風惶恐的道:「多謝解大哥援手!」

「我一定下不為例!」

解勾冷冷的道:「施延忠死了,你還有什麼困難嗎?」

「沒有了!」趙風激動的道:「那七個跟趙天樂出征的太保,其中有三個,都已經是咱們的人。」

「我已經跟他們交代過,讓他們不要出戰。」

「即使出戰,也不要用全力,一定要全身而退。」

「如今趙天樂的身邊,只有四個忠心他的太保。」

「這四個人,就算不全都死在秦天和追風的手下,估計也差不多了。」

「到時候,趙家,盡在掌控!」

聽到「秦天」的名字,解勾的眼皮跳了一下,眼中浮現一抹複雜之色。

他猶豫了一下,還是低聲道:「我們第一步的計劃,只是拿下雲川。」

「其他的,以後再說。」

「所以,如果可以,短時間內,盡量不要去招惹秦天。」

趙風楞了一下:「解大哥,你害怕秦天嗎?」

「咱們最該防範的,難道不是追風?」

解勾並沒有解釋,而是冷冷的道:「記住我的話就行。」

「還有,老闆讓我轉告你。你掌控趙家之日,他會親自前來,為你賀喜。」

「多謝解大哥!」

「多謝老闆!」

「趙風一定不辱使命!」

「你輸了。」李志堅經過一翻艱苦的戰鬥,終於出其不意,將劍架在了鐵凝霜的脖子上。

雖然贏了,但是他也不好受。身上多處被鐵凝霜的劍割破,看上去有些狼狽。

他原本以為,對付鐵凝霜這樣的小姑娘,他用不了幾招就能輕鬆拿下。

想不到,鐵凝霜竟然這樣的不好對付。他差點就死在對方劍下了。

鐵凝霜咬着牙,滿臉的憤恨和羞愧。

很顯然,她不服!

秦天笑了起來。

「不錯不錯。打的總算還差強人意。」

「輸了就是輸了,回去好好寫檢討吧。」

他把刻有「龍江」兩字的牌子,隨手扔到了趙天樂面前:「現在,龍江是你的了。」

看到他滿不在乎的樣子,大家都有些反應不過來。

就好像,輸掉了龍江的大本營,他不但一點不心疼,還有些開心?

趙天樂忍不住道:「你說的是真的?」

「按照約定,十日之內,你可是要撤走在龍江所有的投資和小弟。」

秦天冷笑道:「那就看你趙家的太保,能不能繼續贏下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