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還我咋知道,我知道的時候你還在睡覺呢。那天,阿紐斯走後,我看你未醒,便一個人在大堂用早膳,聽那些客商說的。」

「哦」劉暢想起了,那天快寅時了,他才入睡。

半個時辰后,車隊過完,街道解封,姑侄倆才回到街對面的館舍。已經在洛陽六七天了,該吃吃了,該看看了,該逛逛了,該收拾收拾,下一站。下一站去哪?姑侄倆都茫然不知,可阿紐斯的辦法好,找導遊啊!一會兒,和姑姑分開行動,姑姑就在這裡,蠻夷邸找,劉暢去驛站找,今天把這是定下來,明天就出發!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這句話放到哪裡、哪個時代都有都是非常之正確。

當劉暢屁顛屁顛的跑到驛站,驛站的答覆是:你來晚了,早上衙門來人,咨客全被預定了,一個都沒了。回到蠻夷邸,這邊的答覆一樣,沒了。

「你說,這個霍光是不是我們的剋星,怎麼他一來我們就事事不順。他是不是專門來霍霍我們的。」劉暢有些喪氣的箕坐在榻上:「衙門要那麼多的咨客幹什麼?」

「要不,我們去墟市找找?也許還能找到。」劉玲懷著小心問,他也有點怕這個小魔頭了,姑姑的架子在侄兒面前屁用沒有。

「好的咨客,肯定都被衙門控制了。明天一早就到衙門,就是搶也要搶來一個。吃飯,休息,明天搶人!」劉暢起身就回到自己的邸舍,給姑姑留下一個小小的高大身影。

「你們想幹嘛?集中那麼多的嚮導,想造反啊!」劉暢一大早就站在洛陽縣丞的辦公署內,不管怎麼請求,縣丞就是不答應,一氣之下,先把大帽子甩過去,好不客氣的質問。

「夫人,這裡是衙門,不是你家後花園。請你馬上離開,否則,大鬧公堂,罪過不輕。」

縣丞也不是軟柿子,雖然劉玲一身的綾羅綢緞貴氣逼人,縣丞也沒退縮半分。貴族?毛,這幾年死的都是貴族,給你面子,忠告一下;不給面子,直接打出去。

在這一畝三分地,貴族不好使,衙門比侯門大。

「縣丞大人,我們姑侄有些急事,需要找一個咨客,請縣丞大人通融,通融。」姑姑始終和風細雨,想用協商解決問題。

這個事本不是什麼大事,對衙門來說,多一個咨客,少一個咨客肯定無關緊要,上面要求的是全部,但全部是多少,誰也不知道。現在和平年代又不是戰爭時期。本來,他們姑侄倆只要甩出幾吊銅錢就可以解決的事,可是,行賄?什麼是行賄?沒玩過,他們姑侄都沒有這個概念。

「夫人,無須再言,縣令大人嚴令,此事絕無可能。」縣丞表現出軟硬通不吃的高風亮節。

「姑姑,我前幾天看見墟市裡有賣木頭人的,你還記得不?」劉暢突然和風細雨的對姑姑說,彷彿剛才跳腳撒潑的人,他根本不認識,一副虛心求教的好孩子。

「啊?啊記得啊。」劉玲馬上領會劉暢的意圖,狼狽為奸是不需要教唆的。

「你要他幹嘛?你都買了好幾個了,別買了,哦~」姑姑劉玲也馬上表現的向一個慈祥的母親。

「咱們找人問問,縣令的庚辰。把他刻在小人的身上,然後呢,嘿嘿嘿」一副你了解的表情。

「你你們簡直是無恥小人!!!」縣丞氣得渾身顫抖,這招太陰毒了。誰不知道十年前的巫蠱事件。

「大人,大人,你說我是小人,我承認。你看,我就是小人啊,比你小多了。你說我無恥就不對了,我是有恥小人。都說童言無忌,你說,縣令大人信我還是信你?」回歸的劉暢比撒潑的無賴更無恥。

「你敢誣陷朝廷命官?」

「大人啊,你當官當傻了啊。失敗了叫誣陷;成功了叫舉發。」

「何事喧嘩?」就在這個時候,卻是縣令帶著幾個人走了進來,一臉的嚴肅認真。看到縣丞臉色蒼白,不禁好奇。詢問的眼神看向縣丞,可縣丞的目光更加游弋起來。這話他沒法說啊,他怎麼跟縣令解釋,說這個孩童誣陷他給縣令種巫蠱?縣令別說八成不信,肯定是十層的不信啊。只會認為他誣陷這個孩子,這孩子才幾歲啊,他懂什麼巫蠱啊?現在他才發現,這是個死結。

他說與不說,都是死結。渾身的冷汗終於落了下來。

「快說!」縣令也發現其中的蹊蹺,縣丞表現的太怪異。沒有看劉玲和劉暢他們倆,眼睛直盯著縣丞。

「他他他。。我我我。。。」縣丞連言語都不利落了,用手指著劉暢「他他他我我我」了半天,也沒他出什麼來。

「我我我什麼呀?不就是說你不用心辦事,欺瞞應付縣令大人的公事嗎?」劉暢立刻接過話題。

「你休要胡說!」縣丞終於完整地說了一句:「大人,我。」沒等縣丞繼續說下去,縣令舉手止住,縣丞見狀也不敢繼續說下去,眼裡充滿了恐懼。縣令也沒理會他,十分好奇的看著這個看起來只有五六歲的童子:

「你說說看,他是怎麼的不用心,怎麼欺瞞應付本縣的?」邊說邊走到縣丞的公案后,跪坐下來。

「事情是這樣的,昨天,我們想找個咨客,帶我們遊覽一下洛陽。到了驛站才知道,所有的咨客都被衙門登記造冊不得私自活動。我們今天一早就來到衙門,找到縣丞大人,想通融一二」劉暢邁著小官步,有條不紊的敘述:

「沒想到縣丞大人毫不通融,居然說,這是縣令大人你的鈞令,要用他們來測量洛陽四周的山川地脈。」

「這確實是本縣的命令,有何不妥?」縣令也聽糊塗了。

「這件事本身沒什麼不妥」劉暢繼續往下說,他今天必須弄出一個咨客給他們當嚮導,就必須說明並不是所有的咨客都適合做測量測量的活,到沒想到去陷害縣丞,他說話太霸道,嚇唬一下就行了,無前仇、無舊恨,陷害他幹嘛。雖然,現在縣丞在一邊臉色煞白。

「剛才,我還和縣丞大人爭辯此事」劉暢把話題往迴轉,要為縣丞滿臉白毛漢做個解釋,不然,沒法為縣丞為什麼恐懼找借口,也沒法為自己增加說服力「縣丞不管高矮胖瘦,把所有的咨客都集中,並用他們去丈量,就是不用心,就是敷衍差事。我們漢朝規定,六尺為一步,三百步為里,對吧?」

「不錯」縣令也覺得似乎有什麼不妥了,但到底有什麼不妥,還沒有感覺出來。以前都是這樣測量的,沒什麼不妥呀。不由對這個童子另眼相看。

「同樣是一里,我和縣丞大人一起丈量,縣丞大人測量的是一里,而我測量的就是兩里。那多出來的一里,縣丞大人是不是。。。。嗯?」常識性的恐嚇,即為縣丞的汗水找到出口,又為自己的事情埋下突破口。這時候,不禁縣丞冒汗,縣令大人也要冒汗了。雖然結果未必有這個孩子說得那麼大,但差距肯定不小,萬一朝廷派來一個較真的官員來驗收,同時帶一個大高個來丈量估算,那他也吃不消啊。

「走」縣令立馬起身,向外走去。

「縣令大人,我的事?」不能就這麼走了呀,我的事還沒解決呢。

「你」縣令轉身對縣丞說:「馬上給他安排倆咨客,回頭到我的大堂。」

「是」縣丞終於抹掉臉上的汗珠,暗暗地吐了一口氣,這個祖宗太嚇人了。半個時辰后,劉暢和劉玲帶著衙役找來的倆咨客,正高高興興地準備出衙門,開始他們的旅途時候,一個人急匆匆的來到衙房。此人頭戴高山冠,身穿黑色袍服,腰配黑色綬帶。

「公子,果然是你們!!」後者進來,看到他們倆,興奮得喊道。

「邴吉!!!?」 他來找葉振國的目的就是為了不開戰的情況下,把唐武明救出來,再想辦法奪回總司令的位置。

這要是真讓他們一言不合打起來,那所做的一切努力都白費了,外面的變異生物還在蠢蠢欲動,人類倖存者這邊反倒自己先窩裡橫起來了。

姜明看向葉振國說道「葉司令,冷靜,別中了他們的計。」

葉振國目光看向姜明緩和了許多說道「年輕人,剛剛還要多謝你出手相助,不然真要讓他給跑了。」

姜明笑著說道「舉手之勞而已,葉司令,我來找你也是有要緊事要談,不如我們換個地方聊。」

既然葉振國有防備鄭泰然的,剛剛從他和趙剛的對話也看得出,他並不會屈服於鄭泰然,既然這樣那就好說了。

葉振國點了點頭,命人將趙剛帶下去關起來,領著姜明進了帳篷內,孟滄受傷不輕,雖然堅持要保護葉振國,但被他拒絕讓人送去療傷了,其餘士兵各司其職,不過還是有一隊士兵緊跟著葉振國貼身保護他。

進入帳篷之後,裡面亂糟糟的一片,很顯然是剛剛孟滄和趙剛打鬥的結果,在前方會議桌後面還有一具穿著和葉振國一樣衣服的屍體。

趙剛是得手了,不過他殺的卻是葉振國的替身。

士兵將屍體拖出去,很快整理好會議桌,姜明坐到了葉振國的對面。

葉振國看向姜明說道「年輕人,我葉振國做事公私分明一碼歸一碼,雖然很謝謝你攔下了趙剛,但是你大半夜闖進我軍營又該怎麼算?」

姜明說道「葉司令,這你可說錯了,我是被你的人抓緊來的,只不過他們沒有看住我被我跑了而已。」

「你的意思是說,我的人不行了?」葉振國說著眼神變得凌厲了幾分。

姜明搖了搖頭說道「葉司令,既然我都坐到這裡了,咱們說話也就別這麼繞彎子試探了,時間不多,直接點吧。」

葉振國聽后哈哈一笑說道「敢一個人獨自闖軍部的果然不簡單,不錯,夠直接夠爽快。」

姜明看了一眼葉振國身旁貼身保護的士兵說道「葉司令,既然你知道我是誰了,要談正事,也請你的這些士兵先出去稍等片刻。」

葉振國也沒有矯情,對他手底下的士兵說道「你們都出去。」

「是!」這些都是貼身保護葉振國的士兵,對於他的命令絕對的服從。

人都走了之後,姜明看向葉振國說道「葉司令,我直說了,聯手吧。」

「聯手?」葉振國正色說道「和誰,你?還是白吳?還是現在自顧不暇的唐武明?」

葉振國的問題一針見血,姜明和白吳單人實力再強,那也抵不過數以萬計的士兵國家機器,唐武明現在人都不知道關在哪裡,拿什麼談合作。

姜明淡定的說道「葉司令,我覺得我們的合作是建立在互惠互利,有相同的敵人的前提下進行的。」

葉振國從口袋裡摸出一包煙,抽出一根點燃,抖了抖煙盒問道「來一根?」

姜明接過煙盒也抽出一根點燃繼續說道「和誰合作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現在的目標是一致的,不是嗎?」

葉振國冷哼一聲說道「鄭泰然那個龜兒子,老子不怕他,要打就打,我手底下十萬士兵,大不了魚死網破。」

姜明神色自若的說道「葉司令,我知道你不怕鄭泰然,但是你願意看著鄭泰然一家獨大,然後不斷蠶食燕京市軍區和東部軍區嗎,今晚的事情你也看到了,他已經坐不住了,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你這一次可以躲過暗殺,但是下次呢,你能次次都保證自己躲得過去嗎,一旦你出了什麼意外,整個東部軍區群龍無首,鄭泰然根本不需要做什麼,就能坐收漁翁之利。」

姜明的話說的很有道理,葉振國也明白,如果他死了,整個東部軍區十萬人會變成一盤散沙,鄭泰然根本不需要費多大勁,就能全部收編拿下,這也是他為什麼這麼急著想要葉振國的命。

葉振國一根煙抽完,扔掉煙蒂說道「那你說說,你怎麼看待這件事?」

姜明同樣扔掉手中的煙蒂說道「現在整個燕京市五大軍區的兵權,三處全部落入了鄭泰然手中,硬碰硬打仗,絕對是不可取的,你也知道,我們華夏國的中堅力量現在基本上都在燕京市安全區這裡,外面還有那麼多變異生物環伺左右,隨時都有可能攻破這裡。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我們人類還不能團結,反而窩裡斗,十幾萬人的戰爭,一旦開打那就是大型絞肉機,一場仗打下來,整個華夏國僅存的一點力量將全部打光,到時候不管是鄭泰然贏了,還是你贏了都已經不重要了,因為到時候華夏國很可能會因為這一場窩裡斗的內戰而亡國,國家都沒了,仗打贏了又有什麼意義。」

「這也是我剛剛為什麼打斷你和趙剛之間的談話的原因,在安全區打內戰這件事情,是堅決不允許的,你身為一個軍區的司令,個中緣由和道理我不說你也明白。」

「那你說應該怎麼辦?」葉振國仔細想過姜明說的話,的確,一旦開戰受苦的還不是老百姓,華夏國最後的力量都在這了,要是就這麼打內戰打光了,那真的是將這個國家的未來徹底斷送在了自己手裡。

姜明繼續說道「唐司令現在被鄭泰然軟禁,原因之一除了唐司令手中的兵權之外,鄭泰然也顧忌他在安全區老百姓心中的身份地位,這才一直沒有動手殺了他,說句難聽點的,你並不被大眾百姓所熟知,即便是死了,也不會對安全區的穩定造成什麼影響,所以現在我們首要目標就是要救出唐司令。」

「救唐武明?」葉振國說道「他被鄭泰然軟禁之後,我用安插在軍部的人打探過,都不知道他被關在哪裡。」

姜明點頭說道「軍部那邊我也去找過,結果被伏擊了,我想唐司令現在應該不在軍部。」

。黃昏之際,陰暗的叢林里,奔跑的野豬驚慌失措,世人萬萬沒想到甚至還能見到麋鹿,黑熊等生靈夾在一起逃跑的景象。

許許多多的動物,混在一起,似乎都被可怕的存在驅趕在一起,也形成了獵物和獵手之間竟然能夠並肩逃跑的特殊情景。

『嗷嗷!』『哼哼』『咪咪』

無數的鳴叫混合在一

《我在東櫻有間餐廳》第六十章散落的鬼眾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第二天天剛朦朦亮,床上女孩兒的生物鐘就促使着她緩緩張開雙眼。看着這稍微有些陌生的環境,徐賢下意識心裏一緊。感受着放在自己小腹某隻手,女孩兒無比僵硬的轉過頭。

mo呀?原來是自家男朋友嗎?原本還很緊張的心情突然就放鬆了下來。低頭看看,見到自己身上的睡衣穿的整整齊齊后,徐賢哪兒還能意識

《我的女友是idol》一百二十二章:酒醒 「哪裡哪裡。」

冰心一臉汗顏,手中握著的茶杯不由的一抖。

只要是大神來他這裡總是沒有什麼好事,現在更慘,居然還主動客套起來了,明顯是來者不善。

「那麼…我也就不廢話了。」

秦昊抿一口新端上來的茶水之後,問道:「我要精丸,你那有多少?」

還是一如既往的簡單明了,根本沒有任何的掩飾。

「這個…唉..」

冰心長嘆一口氣,苦笑道:「大神你怕是還不知道,那個遺迹里跑出來的小怪可不是無限的。」

「殺一隻少一隻,那麼意味著精丸也會有一天消耗殆盡。」

「….」

意思也跟著秦昊一樣,簡單明了。

就是沒貨了!

聞言,秦昊點了點頭。

這種BUG級別的經驗增幅的確不會像是其他東西一樣無限供應,而且還會有奸商惡意囤積起來。

就是等上升漲價的那一天拋出。

不過要說鳳凰公會沒有趁著這個時機跟著囤貨,那他是根本不可能相信的,如今鳳凰公會擴充了不少成員。

從原本的三百餘人,到了如今接近八百,翻了兩倍不止。

能夠有這樣的財力,相比其他的地方也多少會照顧到一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