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不止是電影喜歡看恐怖片,看小說看電視也是,越恐怖的越喜歡看。

那些血腥的畫面,原本就是不怕的,現在她懂醫術了,就更加的不怕了。

結果就是,墨靖堯後悔了。

很後悔選了一個恐怖片。

從頭到尾,喻色不止是沒有被嚇到的靠到他懷裏,相反的,因為看的津津有味,已經沒有時間理會他了。

就連空姐分發的食物都顧不上吃了。

還是他一樣一樣的遞給她,她才吃的。

電影結束的時候,正好飛機也抵達了目的地。

下飛機的時候,墨靖堯發誓,他以後再帶喻色看電影,絕對不選恐怖片,否則,他就不姓墨。

如果不是看到她一張絕對青春少女般的臉,如果不是親自感受過她嬌嬌軟軟的身體,他都懷疑喻色是男人變性的看起來的女人。

哪有女孩子喜歡看恐怖片的。

而且全程比男人還男人,遇到那些很恐怖的鏡頭,眼睛都捨不得眨一下的,然後還說,「這血是紅墨水染的,一點都不真實。」

下了飛機,擺渡車進了機場,兩個人一起等託運的行李,喻色站在墨靖堯的身側,「你真的要陪我去看大瀑布?」。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深夜,李夜一個人來到了河邊。

靜靜的思考著白天草薙京和大門五郎的戰鬥。

不得不說,無論是草薙京還是大門五郎,他們的戰鬥力都有些超出了他的想象。

尤其是那精湛的戰鬥技巧,實在是要勝過他許多。

如果說一開始李夜已是百分百的有把握獲得勝利。

那麼現在這勝率便已然的下滑到了只有60%左右了。

「這樣不行啊,要是輸了的話,那500萬可就沒了…」

李夜看著眼前的河水思索道。

但奈何,他如今的戰鬥經驗還是太少了一些,大部分都是和大蛇變異體,或者一些實力不高的格鬥選手戰鬥積累的經驗。

可以說除了一個月前的紅丸和村子里的八神陽太,其他基本上都是被他碾壓的份。

因此若是明天他若是只遇到和他差不多情況的紅丸也就罷了。

若是遇到草薙京的話……說不定就會有幾率翻車。

畢竟,那傢伙可是今日給他上演了一個臨場開掛的表演。

「所以,我該怎麼提高我的戰鬥技巧呢…」

李夜皺著眉頭思索起來。

他重新修鍊的時間還是太少了,因此雖然已經大致的將必殺技的修鍊創造都搞定。

但是一般的外式招數卻沒有做出一個合理的搭配。

之前,他是想通過流水制空圈的特效來進行彌補的,但是通過白天的戰鬥來看…

只是第一層流水制空圈境界可不夠。

「要是我能今天就將流水制空圈提升到第二層的境界就好了…」

李夜思索道。

流水制空圈,身化流水,控制敵人。

第一個層次是流水,顧名思義是讓自己融入敵人的行動之中,順著敵人的力量減少自身所受傷害。

第二層為則是制空,具體來講就是控制敵人招式行動,將兩方的行動想象成空氣一般,通過感知讀取敵人行動來先一步的佔領敵人的行動陣地、進而操縱敵人的流向。

第三層為流水制空,顧名思義,這一步便是將前兩步結合起來。順著流向、與對手合二為一、最後讓對手的流向凌駕於自己的流向上。

到達這一步后即使自身不施展任何力氣,也可以擁有無與倫比的破壞力。

但現在的他,距離到達第三層境界明顯還太遠。

因此只能期待第二層境界了。

這個境界…

李夜覺得自己若是努把力,應該還是有希望到達的…

畢竟,在經過不斷的苦修之後。

他現在的這一層流水制空圈進度可是已經到達95%了…

「無論是草薙京的火還是紅丸的雷電,都是第一層的流水制空圈無法抵擋的,就算施展出來我也只是挨打的份,但是第二層境界一到達的話,我就能搶先一步的佔領他們的進攻路線,利用我自身的超強力量阻擋他們的異能爆發…」

想到這,李夜的腦海之中不禁開始回蕩起了白天大門五郎和草薙京使用時的戰鬥技巧。

作為前奧林匹克柔道比賽金牌冠軍,大門五郎在柔道方面已然修鍊了至少十年。

因此即便是沒有很系統的修習過流水制空圈,但周身也是擁有著類似於流水制空圈的氣場…

如果換算下來的話,絕對是要比他現在所擁有的第一個流水制空圈層次要高的。

事實上,若不是草薙京臨陣作弊突破,現在勝利的絕對已經是大門五郎了!

「所以,我要先到達大門五郎的那個層次么…」

想到這,李夜已是閉上了眼睛。

慢慢的試驗起了自己的招數來。

真空,碎星,轉空,墜星,旋空…

一招招的必殺被他施展了出來,一遍,又一遍,再一遍…

一開始,李夜還沒什麼感覺,但漸漸的,他便感受到了其中的不連貫和生澀之處…

於是,他開始想方設法的將自己一些普通的直拳側踢融入其中,其中還包括了一些八神流古武術之中的外式…

漸漸的,漸漸的,他的招式已是逐漸的開始圓滑了起來…

只是…

卻總感覺哪裡有些不對勁。

就好像有一張膜阻隔著他。

他明知道捅破那張膜他就能進入第二層境界了,但是卻怎麼都無法立即的捅破這張膜,只能靠時間慢慢磨…

想到這,他重新的睜開了眼,看向了系統面板。

果然,出現在他面前的是…

【您已習得了流水制空圈的第一層境界,當前進度99%,當進度滿格后便可成功領悟流水制空圈的第二層境界…】

「坑啊!」

李夜簡直無力吐槽。

不過想了想,也是沒辦法。

於是只好轉變思路,開始研究起了GANTZ強化服的效果。

本來他是對這強化服的增幅效果沒有很指望的,只是希望能通過這個來進行防護功能。

但是白天的那一拳,卻是讓他感受到了不一樣的效果…

他竟是從左臂之中感受到了右臂力量,這簡直是不可思議。

可李夜卻又很肯定自己不會感受錯…

於是…

他想了想,便開始不斷的研究起了這強化服的效果。

一分鐘,五分鐘,半小時…

通過不斷的研究,李夜已是漸漸的感受到了這強化服的增幅效果。

雖然沒有白天那次的那麼誇張,但也是讓他的身體其他部位有了不少的增幅。

只是,不算讓他特別滿意。

「算了,也不錯了。」

李夜也是知道這事急不得,於是便只好放棄繼續的修行了。

畢竟…

施展必殺可是要消耗不少的力氣的。

萬一今天修鍊太猛,明天打架的時候沒力氣,那可就搞笑了。

這麼的想著,他打算回房間休息去了。

只是,才剛打算轉過身,他的流水制空圈感知里便出現了一個人,一個實力似乎很強大的人…

「誰!」

李夜猛地一喝,轉身便是一記真空拳轟了過去!

不過卻是很快的被對方阻隔了下來。

「呵呵,小朋友,你的實力還是差了一些啊。」

淡淡的中年人聲音傳來。

映入李夜眼帘的,是一個一身黑衣的蒙面人…

「……」

什麼鬼???

看著眼前的傢伙,李夜簡直無力吐槽。

這又不是什麼古代社會,你丫的蒙什麼面啊!

「所以呢,大叔你有什麼指教?」

李夜看著對方說道。

他能感受到,對方的氣息似乎很強,強到能秒殺現在的他…

不過好在的是,對方似乎並無什麼殺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