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他走進實驗室的時候,面無表情,臉上佈滿陰雲,彷彿隨時都會下雨。

「葉!」紅衣主教彌留塞看到葉凡的瞬間,憤怒的吼道,「我要的不是這個,我需要的是你超出聖水的神奇能力,而不是現代化的科學技術!」

「我想你要的是治好瑪麗小姐的病,不管用神奇的能力還是用現代化的技術,只要能治好病就可以,難道不是么?」葉凡微笑。

紅衣主教彌留塞無語。

他怔怔的看着滿屋子的各種叫不上名字的儀器,看着葉凡穿着工業化的無菌服在裏面忙碌,紅衣主教彌留塞不知道該怎麼評價。

「瑪麗小姐到了,是吧。」

「是。」紅衣主教彌留塞嘆了口氣,「葉,你知道我為此付出了什麼?」

「不管你付出什麼,都會得到豐厚的回報,請相信我。」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太尉指示如何?」

「元月十五,元宵夜發動攻勢!」

「沒問題,上一次宋朝被虛假的勝利麻痹了,這一次我等和大金聯合,高太尉再從內部發動,必能將宋朝徹底覆滅!」

「你們也要注意,不要泄露任何信息!」

「我們知道,你們那邊也要注意防範就是,等這次遼金聯軍南下滅宋后,到時候我們大遼再跟高太尉聯手滅了金人,然後我們兩家就平分天下!」

大約半個時辰后,小巷內便已經沒了動靜。

董雙微微探出了頭,一時間也覺得毛骨悚然。

在這個四處被雜物和牆體遮擋的小巷內,基本上等於一間密室了。

其實,已經不能用小巷來稱呼它了。

但在這他們自認為絕對安全的地方,誰也沒想到,還是被外人打聽到絕密信息了。

誰也沒想到,高俅派出紀安邦帶領影天來這裡和遼國人接頭,他高俅和遼國的耶律惇正是暗中謀划合作,想借遼金聯軍在元宵夜南下時搞垮中原內部,再響應他們,滅了金人,然後便奪取天下!

沒有絲毫猶豫,董雙叫上劉贇和程凌軒,就往石秀等人的客棧趕去。

而他完全沒有注意到,這一切,都被一個青年和女人看在了眼裡。

這幾天,楚江樓和趙瓔珞出來遊玩,順便到遼國刺探情報,正好路過此地。

楚江樓思索了一陣,原本準備幫助影天,讓遼國順利南下攻宋,自己才能和金軍發動暗中謀划,結過卻發現了同樣趕來這燕州的董雙!

「呵呵,董雙,沒想到你居然也在這裡。」

楚江樓看著董雙三人遠去的背影,只是嘆氣著說:「對不住了,等契丹人主力一動,我們會立馬行動,終結這場戰爭的所有參與者,不會讓犧牲擴大的。」

「翎樓,你覺得父皇會聽我們的嗎。」

趙瓔珞的話打斷了楚江樓的思緒,她只是繼續說道:「雖然我們能報告這些情況,但他未必會聽啊,就他那樣,估計現在還在練書法吧。」

「沒事的,我們儘力就好了。」

楚江樓只是笑著對他說:「我們這一次把遼國要入侵的情況告訴父皇他,然後就可以了,實在不行了我會去太原增援的。」

趙瓔珞微微點了點頭,楚江樓看也沒其他事,便先回客棧,去思考第二天的行動了。

與此同時,燕州城的另外一邊。

沒多久,董雙就來到了一處客棧,自然是石秀他們躲避藏身的地方。

很快,他已經見到石秀馬麟和樂和三人,便急忙救出了已經好幾天沒吃飯,瘦骨嶙峋的這三位兄弟。

三人商議片刻,便決定先離開這裡,換個客棧去吃點東西再說。

「各位,最近遼國到底情況如何?」董雙一邊穿著夜行衣在城內狂奔,一邊回頭問他們。

石秀調整著步法,只是眼神沉重道:「不樂觀,根據我們打探到的消息,遼國和金軍合力至少有八十萬大軍,他們在這一次元宵夜就要一舉南下偷襲,滅亡宋朝和我們大齊!」

剎那間,董雙在思緒翻湧的同時,也開始思考起了一些問題。

根據情報,現在金國大權被完顏婁室所掌握,而皇帝則是完顏吳乞買這個傀儡一樣的人。

然而,就在董雙等人要趁著夜色出城的時候,變故,再次發生了。

董雙幾乎是以視野的極限,捕捉到了一個衝殺而來的身影。

這是一個大漢,手持寒星隕鐵槍,強壯無比,身高起碼有一丈多,面容兇惡,眼神冰冷,看上去就讓人有著巨大的壓迫感。

但是,速度卻出奇的快!

快到讓人無法躲避!

瞳孔猛地放大,董雙在最後一瞬間只能拔劍而出,擋下了這兇猛的一擊。

「鏘!」

是寒星隕鐵?

劇烈的金屬碰撞聲響回蕩開來,幾乎是眼神猛地一顫,雙方武器碰撞的一瞬間,董雙就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

微微往上一挑,董雙從側面化解了這道攻勢,然後借力一踏附近的牆壁往後迅速退去,便抓住程凌軒的手臂和那人拉開了距離。

但是,那個人的目標……

是馬麟他們?!

很快,為數眾多的黑衣人,已經跟著那個大漢殺了過來。

那些人迅速就控制住了馬麟,石秀和樂和,然後,又包圍住了董雙,卻不動,只是等待那個大漢的命令。

「又是那個雲天彪?」

董雙瞟見了一個熟悉黑衣人,眼神劇烈地閃爍了好幾下,這個高俅,究竟有什麼技術,能讓一個性命攸關的人再次上戰場?

但現實由不得他繼續思考了。

董雙冷哼一聲,往前衝刺而出,便拔隕鐵劍在手,和程凌軒,劉贇三人一起沖向了影天眾殺手。

然而,那個為首的大漢顯然沒有絲毫要打的意思。

將石秀等人打暈后,大漢一聲令下,他們所有人便飛快地撤退了。

半個時辰過去了。

董雙等人一路沿著偏僻小巷,從城東追到了城西,居然還是和那些黑衣人有著一大段距離。

該死,這些人速度居然如此快,究竟是什麼來頭,董雙暗罵一聲,卻又拿不出什麼對策。

看著董雙等人從街上瘋狂追逐而來,那大漢只是回過身來看著董雙冷笑道:「董雙,追了這麼久,你還沒發現我們之間的差距么?」

董雙只是冷笑一聲:「要不是你們有人質在手,你以為你現在還能和我平等對話不成?」

與此同時,董雙心中也大為震驚。

這個大漢,這樣回過頭說話,居然還能保持如此恐怖的速度。

董雙再怎麼拼盡全力,也無法跟上他的速度。

不料,那大漢只是一邊維持著速度,一邊頭也沒回地大笑道:「呵呵,董雙,不愧和傳言中的一樣狂妄,你等著,明天中午,我紀安邦在城內的擂台等著你,想要你兄弟的命,就來闖一闖吧!」

他話音剛落,一大片煙霧已經在這小巷內升起,讓人嗆鼻流淚。

劉贇和董雙,程凌軒扶著牆壁劇烈地咳嗽著,也只能咬著牙看著那些黑衣人飛奔而去,帶著石秀三人失去蹤跡了。

「怎麼樣,我們去不去。」

劉贇陰沉著雙眼,只是看著董雙,靠在牆上喘著氣說道。

對於此行的危險,他再明白不過。

如今對於燕州城外,到處都是遼兵,城內,也有高俅布下的神秘殺手。

而且,如今已經得知了遼國的陰謀,這一次行動的任務算是完成大半了。

到時候,已經不至於再被動挨打了。

而要去和影天以及那個來歷神秘的紀安邦在這個時候,在這城內決死一戰,顯然是送死。

但,放棄夥伴,這是董雙他的性格么?

劉贇眼神複雜地看著董雙,他也希望董雙能快點做出決策。

不管怎麼樣,也先去匯合了其他人,再來決定如何對付這些黑衣人吧,劉贇想著,要是董雙現在就要衝上去跟他們拚命,那實在談不上理智。

先不說會不會引來城外的守軍,有可能追過去就要葬身在城內敵人的埋伏中!

這樣盲目為了義氣去拚命,那就是死也實在死的不值!

果然,董雙只是微微點了點頭,他語氣堅定地說道:「先回客棧,聚集了其他人再說,明天救幾位兄弟的事我另有安排。」

「至於紀安邦那些人,我已有安排在此,他們明天必死無疑!」

說完,董雙只是一個爆發般發力,整個人已經借著牆壁輕鬆躍上了屋頂,放眼望去,那些黑衣殺手的身影還依稀可見。

雖然不知道他們到底是影天,還是另有其人,但董雙早已經做出了決策。

「呵呵,我今天算是搞清楚慕容復那句「北方的風暴」的意思了。」

董雙將雙手背在身後,高高地昂著頭看向遠方,一陣寒風吹散了他的頭髮,感受著刺骨寒意,他卻不為所動,將那些正在帶著石秀等人狂奔的影天眾人盡收眼底。

然而,他卻只是冷笑一聲:「原本還以為指的是當時齊州城內的影天殺手,不想,居然是這些契丹人和高俅的潑天陰謀!」 把戰火引到九州?!

聽到這幾個字,其中眾人的臉色也是微微一變。

雖然九州在與毛熊國的地方並不遠,但是並不代表,誰都可以輕易的靠近九州啊!

而且以現在的綜合實力來說,九州雖然並沒有承認自己是藍星第一大國,但是不管是從軍事實力還是綜合實力來說,都已經有將鷹醬國踢下神壇的跡象。

更何況現在九州和和鷹醬國聯手了,這更是代表著現在整個藍星上都沒有哪一個國家能夠和九州相提並論的存在了。

聽到那名將領的話,卡米爾也開始陷入了沉吟。

其實按照現在的局勢來看,這場戰爭已經超過了,他們之前的預想。

按照之前的設想來看,毛熊國的武器根本就沒有這麼多,更別說還有這麼多的火炮!

自己只要隨隨便便的施加一點點力,就可以輕而易舉的將整個毛熊國拿下。

但是現在的這種情況,很明顯是脫離了卡米爾的預期計劃,而且就目前來說,更是脫離了卡米爾的計劃,甚至自己這邊都有可能戰敗的可能性!

此時整個指揮室內都變得異常的寂靜,甚至連眾人的呼吸聲都可以聽的一清二楚。

就在這時,又一個士兵從外面跑了進來,打破了裡面的寂靜。

「報……報告!毛熊國的鋼鐵洪流距離我們已經不足三十公里了!目前前線已經大面積的潰敗,請指揮官定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