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把林洛嬌抱回客廳沙發上放著。

他坐下來,悄聲的講起了林母和秦長生的事情。

林洛嬌聽的都有點激動,像個小姑娘,「哇!三喜哥,你說的真的嗎?」

「我可沒有八卦的心思,就事論事,也是和你分享一下。畢竟,阿姨老來有伴兒,可不也是件大家高興的事?」

「呵呵,嗯嗯嗯」林洛嬌連連點頭,然後有點小調皮,「回頭,我問問我媽,嘻嘻」

「別!林姐,還是別讓老人家為難、害羞。等水到渠成的時候,讓他們給我們驚喜好了。」

林洛嬌覺得,宋三喜這說法也沒問題,「好,三喜哥,你決定了就是,考慮的很周到。」

「就這樣。我收拾碗筷,要上班去了,你在家,好好養著。再過幾天,就能完全康復了。」

「好的,謝謝三喜哥!康復的時候,還是要你檢查,確認,我完全配合三喜醫生。」

這話說的,很正經,卻又想笑,心跳還快。

宋三喜只得一笑,便下樓去。

「三喜哥!」

「哎!」

你慢點走,下樓梯注意腿。」

「呃」

宋三喜一回頭,林洛嬌狡黠的笑了 「桌上有純凈水,你自己倒。」

「還有喝完就給我回去。」

「我不想被人誤會。」

沒等沈書琮弄明白被人誤會是幾個意思,我丟下他轉而去找電吹風吹頭髮。

可是一見我要吹頭髮,沈書琮就死乞白賴地把電吹風搶過去說要幫我吹。

「你會用電吹風嗎?」

我覺得男生應該沒用過這東西。

因為他們的小板寸從來就不需要藉助這麼個神器啊。

但我更擔心他把我頭髮給卡進去。

因為酒店的電吹風大多有這毛病。

「不就是打開開關對着吹嘛?」

「放心放心!」

沈書琮把我摁在沙發上,站在我的身後替我小心翼翼地吹着頭髮。

還嚴格遵循着電吹風和髮絲之間30cm的物理距離。

沐浴露的香味被電吹風的熱風一撩就輕飄飄的飄到了空氣中。

到處都是好聞的梔子花的香味。

「好香啊,這什麼牌子的香波?」

「。。。」

這話題從他嘴裏說出來。。。

怎麼感覺有點曖昧不明的味道?

不過男生會對沐浴香波感興趣嘛?

我還真沒研究。

鑒於現階段我不爽他,就當他是男閨蜜好了。

算是給他評級降檔!!!

「呵,書神難道有研究嘛?」

我覺得沈書琮沒話找話的時候也挺無聊。

「你不說我怎麼知道?」

「可我覺得就算我說了你也不會知道。」

「那你先說一個唄?」

「就是一酒店的合作品牌,不過我沒仔細看。感興趣的話就自己去看吧,就在浴室裏面。」

不過沈書琮並沒有去浴室。

電吹風在沈書琮手上開到了中檔大小。

溫熱的暖風吹拂着我長長的頭髮,不停地撩撥著頸部的曲線以及若隱若現的鎖骨。

我因為不想看他所以乾脆閉着眼睛閉目養神。

正所謂眼不見為凈。

可是吹着吹着,電吹風的聲音停了。

「沈書琮你倒是認真點。。。」

我感覺自己的頭髮還沒幹透呢。

按照我的經驗,結合沈書琮使用的電吹風的風速、溫度、時間,估計此刻只能將我的頭髮吹到七成干。

「頭髮不能吹的太干。」

「不然傷頭髮。」

呵。。。

沈書琮這個直男竟然理論還一套一套的。

難道是暗戳戳的關注了什麼美妝博主?

我本來是閉目養神的在想問題。

可是突然間感覺到脖子附近有他的鼻息。

「濯濯,咱們和好唄~~」

沈書琮在我脖子上碰了一下。

還伸手摩挲我的肩膀。

我像觸電一樣睜開眼睛瞪着他。

「和好呀?」

「也不知道是誰當時說叫我『不勞費心』、『不用你管』來着?」

「我不過是在好好貫徹你的精神。」

可是沈書琮卻是油嘴滑舌地說道:

「我這不是關心則亂嘛~~~」

「你呀不要斷章取義的來曲解我的心意~~~」

「也不要臆想一些的有的沒的~~~」

「我絕對不是你想的那種~~~」

沈書琮果然很會說話。

但憑他說來說去,反正核心內容只有一個——他沒錯。。。

「那沈書琮先生,請問你想怎麼和好?」

我沒好氣地問他。

「有言在先,我不接受口頭道歉,沒誠意。」

要有誠意啊。。。

沈書琮思考着什麼才算是有誠意。

果然還是要有實際行動的那種才比較靠譜嗎?

通常實用的行動不就是鮮花禮物、香吻擁抱嘛~~~

「那就用實際行動表示一下誠意?」

沈書琮心裏想的是要去準備禮物,可是剛說到這裏就被腳下的電吹風線給狠狠的絆了一跤。

幾乎是下一秒——

沈書琮砰的一下整個人砸在我身上。

把我壓在沙發上面。

我感覺自己的胸口被史無前例的大怪獸給用力的捶了一下。

「沈書琮。。。」

「這就是你說的誠意啊?」

不動口直接上手嘛!

直接用下半身思考嘛!

你混蛋!!!

我被他砸的生疼。

只想把他踹下來!

「不是!」

沈書琮本來並沒有想要精蟲上腦。

可是有句話叫做計劃趕不上變化。

既然已經這樣了不如將錯就錯、順水推舟?

他這麼一想,於是膽兒也肥了,乾脆決定該幹嘛幹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