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恩,你明白了?

你明白什麼了?

然而浩仁並未疑惑多久,很快就見星野低下頭,雙手抱膝,聲音透著一絲絕望道:

「你故意說想要和我聊天,是想讓我放鬆警惕,然後再通過狐妖的魅惑術,以言語誘惑我,讓我墮落,讓我變成你最忠實、最聽話、任你褻玩的僕人嗎?」

浩仁:「???」

星野這麼一番驚人的言論,直接讓浩仁當場石化。

浩仁總算是明白了,這位太史局的除靈官為什麼會如此的懼怕他,以及之前為什麼會尖叫地暈過去。

最大的原因自然是因為他的狐妖身份。

狐妖在人類世界流傳下來的那些荒唐傳聞,浩仁也是知曉的一清二楚。

擅長魅惑術,喜歡以魅惑術魅惑敵人,操控敵人的身體或是心靈,將其變成自己最忠誠的下仆,這就是這個世界的狐妖了!

感情這傢伙把我當場玉藻前那種魅惑天下的絕世妖姬……哦,不,是絕世男妖了,認為我想要以魅惑術洗腦控制她。

若是這個女除靈官面對別的狐妖,或許抱著這樣最壞的想法來猜測是對的。

但換成浩仁就不一樣了,別說浩仁根本就沒有這個意思,就算有,實際也辦不到。

因為……他根本就不會什麼魅惑術啊!

念及於此,浩仁覺得,還是需要好好澄清一下這個誤會。

不然怕是沒法與之好好交流,更別提用靈咒誓言來保守秘密了。

當然,不會魅惑術這件事還是不能明說的,這是屬於自己的秘密與弱點,弱點可不能隨意暴露。

於是乎,浩仁試圖解釋清楚。

「咳……我並沒有這個意思,我也不會對你使用魅惑術的,更不喜歡收什麼僕人……」

然而,他的話剛說到一半,便被星野打斷了。

「你不喜歡收僕人?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你是喜歡收寵物吧,你喜歡那種四肢著地,趴在地上,對你搖尾乞憐,獻媚吐著舌頭的寵物狗,對吧!

特別是像我這種美人犬……」

星野只是稍稍疑惑了一會,很快又像是想明白了什麼,眼神變得越加灰暗起來。

浩仁:「……」

星野的話直接讓浩仁大腦當機了好一會,才終於回過神來。

美人……哦不,寵物犬?

這傢伙,難道腦子裡裝的都是些黃色廢料嗎?

「怎麼,被我猜中了,不說話了,我知道你這銀亂狐妖的想法,你把我抓住,不就是為了這麼做。」

星野眼神已經完全喪失了光澤,語氣也變得有些自暴自棄起來。

「我對你沒有那種想法……」

浩仁還在嘗試反駁著。

然而……

「是的,你對我沒想法,你只是對我的身體有想法,對嗎?

原來你們狐妖這麼喜歡玩文字遊戲的嗎?」

浩仁:「???」

到底是誰在玩文字遊戲啊?

「打住打住……」

看著眼前那眼神越來越絕望灰暗的女除靈官還欲繼續說下去,浩仁急忙出言打斷了她。

甚至為了讓她清醒一些,還抓住她的肩膀用力搖晃了兩下。

被這麼一搖晃,星野才終於清醒了一些。

「你給我聽好了,我不想收什麼僕人,更不想收寵物,也不會傷害你,甚至之後還會放你離開。

前提是,只要你好好配合我,立下一個靈咒誓言!」

被這滿腦子黃色廢料的女除靈官這麼一搞,浩仁已經完全喪失了聊下去的興趣,乾脆直接開門見山,說出自己的要求。

只要她肯配合立下靈咒誓言,再編一個為什麼失蹤的借口,那麼就算放她離開也不是不可以。

畢竟擁有靈力者,一旦立下靈咒誓言,是永遠無法違背的,如此也不必擔心她泄露自己是狐妖的秘密了。

然而,聽了浩仁的話后,星野卻是微微一愣。

「靈咒誓言?」

身為除靈官的她,自然是知道靈咒誓言是什麼東西。

「沒錯,我要你立下的誓言是……」

浩仁正準備說出誓言的內容,然而,這次星野居然學會了搶答。

「我明白了……」

當星野第三次說出「我明白了」時,浩仁已經本能地感覺到不對勁了,他想要阻止,卻還是慢了一步。

「你是想讓我立下不反抗的誓言吧!」

星野的俏臉之上,滿是絕望之色,雖然絕望,但她還是鼓起最後一絲勇氣,以一種十分肯定卻又帶著一絲自嘲的語氣道:

「之前你說過,不會對我使用魅惑術……

其實,你是想在不使用魅惑術的前提下,通過言語羞辱,身體折磨,使得立下靈咒誓言無法反抗的我精神徹底崩潰。

讓我最終變成只知道翻著白眼,兩手做V字狀,擺出阿黑顏表情的忠實寵物犬,用崩壞的語氣祈求主人『把你的大骨頭賞賜給我吧!』

是嗎?」

星野這番話一說完,房間內直接冷場了三分鐘,一時間二人誰都沒開口說話,也沒有動作,就彷彿時間停止了一般。

直到浩仁忽然倒吸一口涼氣,使勁掏了掏自己的耳朵,時間才像是再次流動了起來一般。

顯然浩仁被星野的話驚呆了,他還是低估了這個美少女除靈官的犯病程度。

本以為她只是得了些許腦補病罷了,可誰知,這傢伙居然還患有嚴重的被害妄想症!!!

甚至於浩仁還使勁掏了掏耳朵。

你問為什麼會掏耳朵?

當然是為了把聽到耳中的帶顏色的廢料給倒出來!

「真是無法溝通,算了,想別的辦法吧!」

眼見再三嘗試,都無法順利與之交流,浩仁也懶得再說什麼。

伸手在星野後頸上猛的一拍,將她弄暈過去后,浩仁開始思索其他辦法,來解決眼前這個難題…… 林漠看了林昭一眼,輕聲道:「林叔叔,你不用對我這麼客氣。」

「你是我父親的兄弟,就是我的叔父輩。」

「吳寨是你的,永遠都是你的,我不會要!」

「我只希望,你能助我一臂之力,幫我報仇!」

林昭立馬點頭:「少主,您放心。」

「這份血海深仇,就算沒有您,我也一定要報!」

「有您在,那我就更有信心多了!」

林漠:「還有一件事,我的身份,不能泄露!」

林昭:「我明白。」

「少主,咱們現在還不知道幕後黑手到底是誰,的確不能泄露您的身份。」

林漠點了點頭,旋即道:「哦,對了。」

「我聽說,蠱尊和當初林家的事情,有一些聯繫,這是不是真的?」

林昭點頭:「是真的。」

「後來有人檢查過林家幾個重要成員的屍體,發現他們體內都留有蠱毒。」

「而且,當初林家慘案發生的時候,蠱尊恰好就在那裡。」

「我懷疑,當初就是蠱尊先給我們林家的人下了毒,然後那些幕後人才出手偷襲林家的。」

「不然,以我們林家的實力,就算幕後人準備再充足,也不可能滅掉整個林家!」

林漠握緊拳頭,果然與蠱尊有關啊!

看來,抓到蠱尊,就能夠搞清楚這幕後人是誰了。

林昭道:「對了,我懷疑,當初殺我妻子,打傷我女兒的那些人,也與幕後黑手有關。」

「我後來仔細想了,我當時其實就是個無關緊要的人,為什麼有人要來對付我。」

「後來我才明白,他的目的,不是對付我,而是想讓大哥與蠱尊結仇。」

「大哥進苗疆,擊敗蠱尊,蠱尊懷恨在心,才會出手對付林家。」

「說白了,這一切,都是幕後人的圈套!」

林漠面色一變,他沒想到,這幕後人的謀划竟然這麼深遠。

從開始的每一步,都在他的謀划之中,這個幕後人,可真的不簡單啊!

林漠沉思了一會兒,低聲道:「林叔叔,你心裏面,有沒有懷疑的對象?」

林昭撓了撓頭,低聲道:「少主,我倒是有幾個懷疑對象。」

「可是,這話,我……我也不敢亂說,畢竟牽扯太大了!」

林漠:「你但說無妨。」

「至少,我得做到心裡有數啊!」

林昭點了點頭:「我最大的懷疑對象,就是海東之王南宮經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