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掌柜的只以為江夏是打聽一下價格,便直接道:「這一張書桌,附贈桌凳,要三十兩。」

三十兩?

只是買一張桌子和一個小凳子?

怎麼這麼貴?

幾人都驚訝的看著面前的那張書桌。

的確看起來很雅緻,可是三十兩,實在是太貴了。

江易南忙道:「我不要!我站著寫字就可以。」

江向北也跟著點頭,「我也不要,你千萬不要買!」

對於兩人而言,能擁有自己的筆墨紙硯,已經是非常幸福的事情了。

就算是以前在湛墨的身邊,住在松陽縣的別院里的時候,也沒有這麼精緻的書桌。

他們也是用湛墨的高高的那種書桌的。

江夏卻不理會兩人,上前仔細的看了看書桌,道:「掌柜的,我若是買下這書桌,你這上面的筆架和筆洗,可能送我?」

掌柜的聞言,笑了笑,道:「姑娘,若是你能買下這書桌,我不但送你桌凳兩個,這筆架筆洗也送你,還有,我還可以多送你幾刀宣紙,如何?」

江夏眼神一亮,「行,那我要兩張!」

什麼?!

幾人大驚。

江易南忙上前拉住了江夏的衣襟,「說了不要不要,你怎麼不聽話?」

江夏無奈,板著臉道:「喂,江易南,我是你娘,你應該聽我的話!」

說著,她痛快的拿出銀票來,數好了六十兩遞給了掌柜的。

掌柜的沒想到江夏看起來穿著樸素,可是付錢這麼大方。

他接了銀票,道:「姑娘,那先前的那些書和筆墨,您還要嗎?」

「當然要了,你幫我打包好了,然後算好錢,桌子給我送到青山村最西邊的茅草屋門口,我在那接貨。」

「至於書本和筆墨,我自己拿著就行,那東西也不重。」

江夏笑著說著。

掌柜的忙點點頭,「那是那是,那我這就讓夥計們裝車,天黑之前一定給您送到家門口。」

江夏笑著點頭,「好,那我就回家等您的消息了。」

掌柜的一直送江夏幾人出了門,還站在門口看了半天,才急忙回身去吩咐人開始裝。

這一下子賣出了兩張書桌,可比賣一般的字畫值錢多了。

掌柜的站在一旁,看著夥計們裝車,不住地吩咐著,「仔細點兒,這可是上好的梨花木!」

「小心點啊,別磕了碰了,你們可賠不起!」

這邊,江夏帶著幾人出來。

江向北一臉的心疼,「你不該買兩張書桌的,三十兩,咱們得吃多久。」

江易南也是板著臉。

江夏笑了笑,道:「你們兩個小孩子懂什麼?只想著吃吃吃,吃那麼多有什麼用啊?你們還小,若是不好好念書,長大以後沒有知識,便是很難在外面謀生的。」

江向北看著江夏,難以置信她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以前他們還住在松陽縣的別院的時候,江夏每次看見他們兄弟幾個搖頭晃腦的背書,都會冷嘲熱諷。

覺得他們念書無用,還不如想辦法做買賣賺錢。

可是現在,江夏居然能說出這種好好念書不然以後沒辦法謀生的話來。

江向北想了想,看著江夏道:「你是希望我們以後去考取功名嗎?」

江夏卻搖搖頭。

江易南也好奇,看著江夏,道:「那你為何要讓我們去念書?」

似乎,在這個時代,念書人的結局就是要十年寒窗苦讀,然後考取功名,光宗耀祖。

江夏蹲下了身子來,看著兩個孩子,道:「娘不會要求你們一定要去考取功名,因為娘覺得,只要你們開心,不管做什麼都好。」

「但是念書是一個人的根本,就算是你們念完了書仍然選擇去做生意選擇去種田,那娘親也支持你們。」

「念書要做的不僅僅是考取功名,更重要的是,書本里很多知識,會讓你們懂得為人處世的道理。」

江夏語重心長的說著,「娘親不會給你們壓力,你們以後做什麼都好,娘親的孩子啊,娘親只要你們幸福快樂就好了呀。」

江夏笑著說著,伸手揉了揉兩個孩子的臉頰。

江向北和江易南兩兄弟都是愣住了。

記憶里,從未有人跟他們說過這樣的話。

不僅僅是以前的江夏沒有說過,就是以前的湛墨以前的教書先生,也沒有說過。

以前的江夏會說他們念死書沒用,以前的湛墨對他們只會嚴格要求念好書,習武強身健體,以前的教書先生,也只會讓他們背書,以後考取功名光宗耀祖。

可是,從未有人像是今日的江夏一樣,告訴他們,以後要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以後只要幸福快樂就好了。

江向北不知道為何,忽然很想哭。

他眼圈紅了紅,卻偏偏生生的壓抑住了想哭的慾望。

江易南別過了臉去,沒有作聲。

也掩飾著自己的激動的心情。

江夏看著兩個孩子,知道這倆小鬼肯定是受到了觸動,心裡想了很多東西。

這時候在大街上,也不適合談心,江夏便道:「走吧走吧,這下真的買的差不多了,咱們該打道回府了。」

幾人往回走,經過一個小攤跟前的時候,江夏就多看了幾眼。

那是一個擺胭脂水粉的小攤,還賣一些好看的簪子。

江夏看了看,有些新奇。

江向北和江易南對視一眼,兩兄弟便齊齊開口,「你喜歡就買啊。」

李青田見了,也是笑呵呵道:「夏丫頭買了這麼多,還沒給自己買點東西。」

江夏看了看,卻道:「我不太化妝的,這些東西買回去有什麼用呢?」 帝釋天還是死了,即便鳳血再生能力強大,最終也沒能救得了他。

王鴻在抽取鳳血之後,便喚醒了神母駱仙,讓她安排帝釋天的葬禮。

此女對帝釋天的態度頗為複雜,在見到帝釋天的屍體后,既有一些悲傷,又露出了一絲解脫之色。

而天門的其他人,或是不能接受陷入瘋癲狀態,或是對此喜出望外,恨不得上去鞭屍解恨。

在帝釋天下葬之後,對於天門之人如何處理,王鴻還真有些頭疼。

天門這幫人雖然沒幹什麼好事,同樣也沒做多少壞事,就算有些惡名,那也罪不至死。

可要是把這些傢伙全放到江湖上,必然會掀起一腥風血雨,那不是王鴻想看到的場面。

而且王鴻十年後就會離開此界,現在組建勢力也沒多少意義,所以沒興趣收下這幫傢伙。

當初帝釋天都能把他們拿捏到死,現在遇上更強大的王鴻,這幫已經被馴化的武者,更加沒了反抗的心思。

而且見識過王鴻的傾城之戀,他們甚至連逃跑的想法都喪失了,只希望這位盛名天下的刀帝,對他們的懲處能輕一些。

「把你們放入江湖我不放心,但你們也罪不至死。」

「這樣吧,萬里之外有一處新大陸,那邊生活了數千萬殷商後裔,如今正面臨白膚人的入侵。」

「你們現在可以收拾行李,帶上外面的那些親屬,我會將你們全部送往那片新大陸。」

「你們到那邊怎麼做我也不干涉,哪怕稱王稱霸都行。」

「而且每年我都會將中原的罪犯,集中起來送過去和你們作伴。」

「那片新大陸氣候溫和土地肥沃,想必以你們的實力,應該能闖出一番天地。」

王鴻仔細思索了一番,將他的想法不急不緩的說了出來。

目前風雲世界大概是十六世紀初期,正是歐羅巴大航海的起始時代。

所以這個時候的南北美洲,真正作主的還是印第安人,不過隨著越來越多白膚人抵達美洲,印第安人完蛋也是早晚的事情。

那塊富饒的大地與其被歐羅巴人佔據,還不如被中原之人統治。

站在王鴻的高度來看,所謂的千秋大劫,說到底還是外敵的鍋。

倘若陽光之下皆諸夏領土,那就算因為內鬥,相互打出狗腦子,他也只會一笑了之。

至於半邊神那種想要回到古代,滅絕人類祖先的想法,從大日如來的反應,就知道根本不可能成功。

退一萬步講,即便他真到了遠古時代,同樣沒有任何意義。

此界人族乃是女媧大神創造,就憑半邊神的能為,要是真敢跑去女媧那討野火,簡直跟找死沒區別。

所以千秋大劫需要防備的對象,僅僅只是中原之外的異族而已。

而天門的這群人要實力有實力,要腦子有腦子,神母神判等人管理能力也不弱,怎麼也不至於輸給黑火藥時代的歐羅巴人。

流放萬里之外,對於普通人來說或許難以接受,可天門這幫人長期居於天山,本身跟被流放基本沒區別。

更何況還是從苦寒之地,轉往溫暖富饒之所,眾人稍一猶豫,就紛紛答應了下來。

當然,這也是有王鴻在那威懾他們,否則能在中原作威作福,瘋了才去域外之地。

天門內門和外門成員加起來足有一千多人,再算上他們的家屬,近五千人讓王鴻前前後後傳送了三次,才全部送到美洲大陸。

練出內力的武者,王鴻可以讓他們進入龜吸狀態,再收進儲物手鐲傳送,這樣既方便又快捷。

而普通人就很麻煩了,要是在地星還有呼吸倉,可以起到類似龜吸的效果。

可這風雲世界還處於中世紀,王鴻只能用黑暗之門自帶的傳送友軍功能,將這些普通人送過去。

以他現在的精神力,每次撐死了傳送一千五百多人,嚴重影響運輸效率。

王鴻給天門之人選擇的發展區域,是後世的加州南部,這一塊氣候溫和濕潤,特別適合農業發展。

而且區域內印第安部落雖然不少,但都是幾百人的小部落,方便天門眾人裝神弄鬼,在當地形成統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