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天真!

以為有聖旨,她就會放棄姜家的舒服日子,灰溜溜的跟他回煜王府?

還不是惦記着她肚子裏的崽兒。

姜寧笑道:「爹爹的意思呢?」

「爹這不是來問你的想法嘛。」姜若白說道,「既然來了聖旨,煜王肯定會登門來道歉。到時候,你先接受他的道歉。咱們姜家的女兒,不可能叫人白白的欺負了去。」

姜翊點頭:「正是這話。」

姜若白看他:「你還不回書院?」

「我得看着煜王給小妹道歉了再走。」

「你借口不少。再過兩個月就秋試了,你好好準備。不要為家裏的事情分神。」

「爹放心吧。煜王道歉這樣的大場面,我作為大舅哥怎麼能不在?」

姜寧幽幽道:「三哥哥很八卦哦。」

「哥這是關心你。」

「可是我還不想回去。」

「不想回就不回。」姜翊說,「道歉可以接受,但回是不可能的。」

「你少慫恿,讓你妹妹自己說。」姜若白瞪了眼兒子,「她又不肯嫁給聞人宗,難道你打算讓她下半輩子守寡?若煜王認錯態度好,回府後不再欺負你。這事兒還是可以商量的。」

姜寧搖了搖爹爹袖子:「可是我想陪在娘親身邊,不想走。」

這一句話,就叫進門聽見的林紫紫瞬間淚崩。

她衝過來抱住姜寧:「誰也不許逼我乖乖走。姜若白,當年你沒看好我女兒,如今你叫她嫁人也就罷了,誰知那煜王不成器。夫家對她不好,你還逼她回去。你乾脆把我們母女兩個都逼死!」

姜若白慌忙道:「夫人你別生氣,別激動。我絕對不會逼女兒回去的。全由着她自己拿主意。」

「女兒你自己說。」林紫紫道。

「我暫時不想回去。」姜寧被林紫紫香噴噴軟綿綿的懷抱圈著,還是蠻受用的,「我懷着孩子,他府里幾個妾都不省心,若是氣着我了怎麼辦?我想,至少也得把孩子生下來以後再說。」

林紫紫問:「你們府里的幾個妾欺負你?」

「我這麼單純,萬一被暗害了呢?」

「有道理。」姜翊點頭,「等煜王來了,請他把幾個妾都趕出去。」

「……」

這家人真敢想。

姜寧雖感動,但也覺好笑。

姜家就這麼霸道,敢逼着一個皇子把自己的妾攆走?

如今的姜家兩兄弟,老大做大將軍,手握兵權。老二是相爺,權傾朝野。

這一文一武,幾乎霸佔了整個朝堂。

不可一世。

但姜寧卻覺得,眼下的繁花似錦並不能長久,如此霸道,必將不能為皇室所容。

皇家又不是開善堂的,還能眼睜睜看着姜家爬到脖子上?

如今姜家能逼着煜王登門道歉,將來是不是也能逼着皇帝做什麼?

姜寧覺得,姜家有點危險。

但姜家人似乎並沒有什麼感覺。

狗急了還跳牆呢,何況人家是皇子的兒子。

得見好就收,不能把人逼急了。 皇上帶著眾人離開,一些大臣也連忙借著自己不勝酒力,紛紛過來跟蕭奕辰說告辭。

本來是一場好好的婚宴,卻被一個后妃的迷路給弄成了現在這幅樣子,誰的心情都好不到哪兒去。

太妃笑著牽著安安的手陪著蕭奕辰送客,只是臉上雖帶著溫柔的笑容,可眼底卻分明浮現出冷色。

至於鬧洞房這一節目,也因這場鬧劇作罷。林副將他們幾個氣不過,同蕭奕辰說了幾句便匆忙離開,擔心再坐下去會說出糊塗話來。

堂堂大堰朝帝王,竟被一個女人所左右。往後,這大堰朝的氣運豈不堪憂?

若慕容月兒如黎素一般,在民間有著聲望,且自身本領國人,絲毫不輸男子的話,朝中眾臣可能還會多少信服一些。

可她以色侍君,只會令人不齒!

「如此禍國妖女,皇上這般放在心上,往後可如何是好?」等送走了客人,太妃的臉色也徹底冷了下來。

她看向一旁臉上醉意盡褪的蕭奕辰,雙眼間滿是擔憂。

這江山雖然不是落在他兒子的手中,可身為皇室宗親,如何能坐任妖女禍國這種事情發生?

往後若大堰朝真的毀於一旦,百姓流離失所不說,他們蕭家也會成為天下人的笑柄。

「娘您別動怒,安安累了,也該帶著他去見一見素素了。」蕭奕辰壓下眼底冷意,面帶淺看向在太妃懷中安靜聽著他們說話的小傢伙。

安安也不知道是不是聽懂了他們的話,也不著急問,只是跟著眉頭微皺,看上去似乎是也在思索其中的不對一般。

太妃聽他提醒,這才想起來還抱著安安,忙道:「你看我這性子,竟然忘了這一點。安安估計也餓了,等會兒給孩子喂點飯,我會讓阿芳晚一些過來接他。」

蕭奕辰應了一聲,抱著安安轉身進門。

夜色下,太妃看著父子倆的身影輕嘆一口氣,低喃道:「這太平的日子,也不知還能過多多久。」

前往洞房的路上,安安乖巧的趴在蕭奕辰的肩膀上。縱然已經困得睜不開眼,可他卻還在強撐著,時不時的掐一下自己的臉不想睡著。

知道安安又困又餓,蕭奕辰剛進了院子便吩咐人去給他做雞蛋羹,面帶愧疚道:「是爹爹沒照顧好安安,害安安挨餓了。」

要不是慕容月兒鬧了那麼一出,他娘本來是要先帶著安安下去喝奶的。可天子一怒,豈有不跪之人?

好在安安乖巧,被太妃抱在懷裡一動不動,這才沒在皇上憤怒之時哭鬧惹他更不快。

回想這些,蕭奕辰眸色更冷,也覺得慕容月兒今日鬧這麼一出,多半是故意挑撥他們與皇上之間的關係。

大婚之日人多眼雜,還有孩子在,其中會發生什麼意外誰都說不準。

就算是今日這個結果沒有讓皇上覺得辰王府有什麼不妥,可辰王府上下,卻也將這筆賬牢牢地記在了心頭。

安安搖了搖頭,一臉乖巧道:「不怪爹爹!」

他年紀尚小,還不明白今日為何那些人那麼害怕的跪下。但是他卻明白,這都是皇上和慕容月兒的事情。

哪怕他並不知道那兩個人是誰,可也知道,今天的事情是因為他們兩,不能怪爹爹。

蕭奕辰欣慰一笑,在他的小臉上蹭了蹭,低聲道:「果真是爹爹的好兒子。」

聽到這話的安安反而有些不好意思,嘿嘿一笑道:「爹爹。」

小傢伙的聲音軟軟糯糯,這麼一喊,更是將蕭奕辰的魂都給喊了一半去。

屋內的黎素聽到聲音之時也露出了笑容,站了起來,走到門口去接安安。

「娘親!」小傢伙見到黎素那叫一個開心,舉著雙手讓她抱的同時,撒嬌道:「想娘親!」

「娘親也想安安。安安今天有沒有乖乖聽祖母的話?」黎素欣慰一笑,抬手摸了摸兒子的小臉蛋兒,滿心複雜。

自從她回來之後,還沒有這麼大半天跟兒子分開過。就算是進宮,也都是儘快將事情辦好,想著早些回家陪他。

安安小腦袋晃了晃,道:「有,安安聽話!」

他聲音稚嫩,卻透露出一股堅定之意,聽的夫妻二人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有一個如此乖的兒子,這不是上天對他們的恩典是什麼?

兩人說話間,翠玉也端著熱騰騰的雞蛋羹過來。一看到安安那渴望吃東西的眼神,她就心疼不已,連忙拿起一旁準備的扇子幫著降溫。

「慕容月兒中途意外走時,皇上發了好一通脾氣,娘沒能帶著安安去喝奶,也不敢讓他亂吃席上的東西,倒是餓壞了。」蕭奕辰伸手摸著安安的小腦袋,開口間滿是歉意。

若非慕容月兒折騰那麼一遭,怎麼會餓到他的乖兒子?那個女人,也不知野心究竟為何。

黎素低低應了一聲,看著尚且冒著熱氣的蛋羹,溫柔道:「安安今日這麼乖,明日娘親帶你出去玩兒好不好?」

「好!」小傢伙將視線從雞蛋羹上挪了過來,一臉興奮。

街上有好吃的豆腐花,還有好看的糖葫蘆,他最喜歡去外頭了!

蕭奕辰好笑著摸了摸兒子的小臉兒,溫聲道:「爹爹明日也陪你們一起去,好不好?」

安安重重點頭,一手拉著黎素的手指,一手拉著蕭奕辰的手,務必認真道:「一起去!」

一家三口臉上都多了笑容,這幅歲月靜好的模樣,也看的翠玉一臉欣慰。

當初跟在王妃身邊的時候,她還在擔心當時身為尚書小姐的她因未婚先孕壞了名聲,往後會找不到好的姻緣。

為此,翠玉還和宋姨娘她們擔心了好一段時間。可誰能想到,原來王妃的緣分在這裡。

如今她不僅有一個乖巧聽話的兒子,還有一個可以護著她的夫君。她們也總算是能放心了。

「安安的房間可準備了?」黎素一邊喂飯,一邊問著蕭奕辰關於安安晚上的歸屬。

自她回來之後,小傢伙一直是跟著她睡的,母子倆不曾分開過。

可如今她和蕭奕辰成了婚,若是還讓安安跟著她睡,旁人還不知會如何閑言碎語。今天早上下午要到處跑,明天早上要到處跑,所以這兩天的更新時間,大概會挪到之前提過的后兩個時間點。(晚上六點和晚上十點)

今天肯定會順延,明天如果能正常更新,就會按照慣例刪掉說明。

明天也要順延的話,就在更新完之後再刪。

抱歉。

《戀愛萬能公式》延遲更新說明 腦子亂鬨哄地等待了大半個小時,終於被提醒可以起身,跟著一位女侍離開會客室,穿過別墅來到靠海的一側,期間伊娜絲髮現有一個女孩被帶領離開,猜測是沒有通過檢測,這麼一對比,還生出了一些古怪的優越感。

再次來到戶外,時間已經是上午十點多鐘。

秋日裡的陽光正好。

站在別墅稍高的台階上望去,遠處是碧藍的海面,因為這裡是長島與康涅狄格之間狹窄的V字型地帶,隱隱還能看到對岸,目光稍稍收回,近處是兩三百米寬的私人沙灘,再近就是草坪,以及不遠處的私人泳池,莊園兩側邊緣是密不透風的三米高冬青籬牆,同時錯落著葉色紅黃相間的一些高大喬木。

伊甸園大概就是如此了。

如果能擁有這樣一棟莊園該多好,伊娜絲幻想著,跟隨女侍引領,先是去往別墅旁一棟附樓里沖了個澡,換上泳裝,一行人終於可以走向人影聚集的泳池邊。

大得有些誇張的泳池南側向陽一面擺放著一排躺椅,不是慣常那種一張一張地隔開,而是整體的一排,伊娜絲很快注意到某個躺在躺椅正中央的男人。

因為現場根本沒有其他男人。

男人兩側是花枝招展的一群女孩,此前跟隨一起過來的那個柳德米拉整個趴在男人身上,非常親昵的模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