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我想嗎?我願意嗎?」陳玄東表情猙獰了下起來,近乎於咆哮,道:「這可是我的兄弟,出生入死幾千年,看見他受傷,我不心痛嗎?可我能怎麼辦?我是一個謀士……知道謀士是做什麼的嗎?你們知道嗎?」

無極哈哈一笑,道:「都是兄弟,有什麼不能做的?況且,一切都是為了神庭。」

這句話,直擊諸人心裏最柔軟的地方。

神庭就宛若他們的子女。

看着他慢慢成長。

「一切……為了神庭。」無劍眼眸幽幽,而後洒然一笑:「的確,都是為了神庭!」

然後所有人都笑了起來。

陳玄東道:「神庭處境很危險,別看現在冠絕星空,但底子太弱,說到底,神庭都建立在林兄父子的肩頭上,至強者太少太少了,更有大敵環伺……」

他慢慢分析,將神庭此時的危局全都說了出來。

讓林龍等都色變。

「所以……我們只能分而治之,一家一家的來,這過程會很難忍,會很痛苦,但這是能讓我們神庭以最少的傷亡渡過這一關。」陳玄東眼眸眯起,傲然道:「若我的計劃能夠順利進行,最多三年,我們神庭就真的是這片蒼穹下的唯一霸主,到時候,什麼禁區,什麼絕地,什麼老不死,只能仰仗神庭鼻息才能生存。」

「三年?」李廣眼神一苦:「這也特么太久了。」

陳玄東豁然轉頭,狠狠的盯着他:「還有一個更快的方法,你要不要試試?」

李廣眼眸大亮:「你說。」

「很簡單啊,你現在成就孕道,又或者退一步,成就七境絕巔,而後與林兄父子,在加上林龍兄弟,估計就能橫掃星空了。」陳玄東皮笑肉不笑。

李廣頓時苦了臉:「兄弟,不許這麼埋汰人的。」

陳玄東狠狠瞪了他一眼:「你還知道我在埋汰你啊。」

就在此時,小天走來,道:「子規啼出去了。」

陳玄東眼眸眯起:「是去天之角嗎?」

小天點頭。

陳玄東譏誚一笑:「他去吧,不久后他會回來的。」

……

天之角。

名字很美。

但這是一個近乎與死地的星球。

也是神庭最西邊的一顆大星,這之上,除了戍邊的神庭軍卒外,再無他人。

此時,浸骨泉畔。

三大禁區主在等待子規啼的到來。

「他會來嗎?」鬼精開口,眼神幽幽。

葬主沉默片刻,道:「若他不來,只能證明他中了毒計,上了神庭的圈套。」

天外天確是苦笑,道:「我不怕他不來,我反倒是怕他分明已經相信神庭,但卻是來此處與吾等一談。」

鬼精冷笑:「吾等抱着誠意而來,信不信都由他。」

葬主嘆了聲。

信不信,當然是由得子規啼。

但信與不信之間的差距就大到無邊。

來了,子規啼一人悠然而至。

沒有任何異樣,以往常並無不同。

「我做內應?」突然,本在秘議中的子規啼眼神怪異。

「對。」葬主開口,道:「你既然已經伸出神庭總部內,那就太好動手,相信以道兄之威,若是陡然爆發下,能讓神庭總部大亂,甚至於一舉誅殺神庭高層數十人都有可能。」

子規啼眼眸眯起,沒有說話。

「道兄請放心,吾等定然在你動手的瞬間殺破神庭山門,裏應外合,一舉將神庭這個肉中釘眼中刺斬盡殺絕。」鬼精帶着獰然的殺意。

「裏應外合,我在神庭總部內動手,你們從外部進攻?」

子規啼再次問了一遍。

「正是這個意思。」葬主開口,道:「道兄一人在神庭總部孤軍奮戰,的確很危險,所以取了神庭后,神庭所有的珍藏,疆域等等,可任由道兄自取一半,你以為如何?」

子規啼內心冷笑。、

若非他忍耐力足夠的好。

此時他會跳起來罵娘。

姑且不論這三個雜碎斬殺他睚眥禁區多人這種大罪。

就只是這個想法就該死。

他在神庭總部許久,知道神庭的恐怖與潛力,更是明白神庭那個看似不起眼的大陣到底有多恐怖。

子規啼曾暗暗思索過,想要攻破神庭的護宗大陣,就以他睚眥禁區來說,不丟下最起碼一半或者以上的族人性命都不可能。

而這些,竟然將他當作白痴。

還他只要動手,就頃刻間殺進神庭中。

能嗎?

況且,神庭總部中,林凡持絕獄坐鎮。

只要他敢亂來,持有絕獄的林凡收拾他,可不跟玩一樣?

說到底,這三人就是要自己死在神庭手中啊。

說到底,自己只是那些禁區丟棄的炮灰。

要用他的命栽贓神庭,從而好發動席捲三千界的大戰而已。 然而正在此時,就在張旭冷笑的眼神中,欲要在打的時候,又是啪啪啪幾下。聽聲音比他打的還要宏亮。

什麼聲音,眾人不明所以。因為此時,幾乎所有人都看著張旭,四周靜悄悄的,所以這聲音就顯得格外的響亮。

是他!

有人終於發現了聲音的來源,不由的向著那邊指去。

「啪啪啪啪啪啪啪——」又是一連串掌摑的聲音。

此時張旭也看清了聲音的方向,不由怒喝道:「豎子你敢!」

原來葉星見尉遲連芳因為他而受辱,雖然有心想幫,但是卻知道不是張旭這老傢伙的對手,他不由拉起躺在地上,不住抽搐的張狂,揚手就是十幾個耳光。

此時見到張旭怒喝,葉星自然不會理會,他對著張狂聲音沙啞的道:「小子,你到底認不認輸,不認輸咱們的生死斗可還沒有完呢……即使我打死了你,你也不要怨我,誰讓你這小子嘴巴這麼硬不肯認輸呢?」

說著葉星又是幾個耳光,他下手極重極狠,較是以張狂的修為,都被打的臉上滿是血污。

張旭見葉星不理會自己,不由的目光中殺意一閃而逝,他不由一手抓著尉遲連芳,一腳踏前,就欲要衝上擂台。

葉星心中暗道不妙,讓這老鬼上來,自己的性命休矣。這老鬼連尉遲大德都不在乎,又豈會在乎自己的小命。

他心念一動,不由的停下了手對張狂道:「小子,這是咱們生死斗的規矩,你也不要怨我……你不認輸,咱們的生死斗就沒有完,沒有完,咱們就要繼續斗下去,直至有一方徹底死亡。」

「這就是規矩,生死斗的規矩,任何人都不能干擾破壞。如今太子殿下在上,規矩一旦定下,誰敢當著太子殿下的面,隨意廢立……」

葉星說著,還看了一眼張旭,似乎在提醒張旭,你可不要亂來。太子就在這裡呢,難道你想要破壞規矩?

也許是明白了葉星的意思,張旭一聲冷笑道:「好個小輩,心眼如此之多,以為老夫會和尉遲連芳這蠻橫的丫頭一樣,試圖破壞規矩嗎?」

雖然怒歸怒,但是對於太子,他即使貴為雲起學院的院長,也是十分忌憚的。須知皇族最重的就是所謂的規矩了,尤其是當著皇族的面壞規矩,那就是不給皇族面子,不尊重皇族。

尉遲連芳還是個丫頭,也沒有什麼地位。這樣亂來,大不了被人說一句莽撞無知的小輩,可是自己,位高權重,年齡也是一大把了,如果敢這樣明目張胆的僭越的話,那可是極為犯忌諱的。

想到這裡,他不由看了太子一眼,果然發現太子面沉似水,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較是以張旭的老辣,也不由心中一突。

張旭忙向著太子行了一禮道:「太子殿下,張狂已經敗了,我這就讓張狂認輸,您看如何?」

「好。」太子淡淡點頭,又順勢看了一眼尉遲連芳。

此時太子也是有些頭疼,一邊是尉遲侯府,一邊是雲起學院。如果讓張旭放了尉遲連芳,張旭自然不敢違逆,但是張旭的面子往哪裡擱?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被一個小輩辱罵,而且小輩還拒絕道歉。

這麼做可是明顯偏袒尉遲侯府了。

可是讓尉遲連芳道歉,尉遲連芳又不肯,這可怎麼辦?難道真的處死尉遲連芳?

就在太子思考,要怎麼解決的時候,此時張旭已經出聲吩咐道:「張狂,你認輸吧。」對於自己的孫子,張旭還是了解的,雖然狂妄,但是也知道趨利避害。

認輸對於他來說,沒什麼大不了的,打不過人,認輸也是正常。

然而此時,他吩咐了一句話,張狂卻是不說話。

嗯?張旭不由眉頭直皺,張狂竟然不肯認輸?

「既然你不肯認輸,那咱們就繼續。」葉星說著,又是啪啪啪幾巴掌打在了張狂的臉上。

葉星下手極重,打的張狂的臉都幾乎變形,但是張狂被剛才的閃電劈中,雖然說受了重傷。但是對於張狂來說,重傷那都不叫什麼事,問題是,他現在被劈的,全身發麻,話都說不出口了,你讓他怎麼『認輸』?

其實他心裡早就已經認輸了,甚至他已經用眼神示意葉星,他認輸了。可是葉星完全不理會,這廝就是故意要打他的。

他甚至還用眼神威脅過葉星,示意葉星如果執意如此的話,他一定會狠狠報複葉星的。可是沒有想到,他不威脅還好,威脅了后,葉星下手竟然更重了幾分。

「這廝竟然敢如此打我。」張狂是心中氣急。剛才他還高高在上,欲要虐殺葉星。可是轉眼間,就被對方暴打。

嗯?然而就在此時,張狂身上的酥麻終於是過去了。他終於能開口說話了,他不由的喊了一聲:「爺爺……」

本來張狂就此打算認輸的,可是他發現,麻痹的效果過去了以後,他的實力也終於恢復了一些。他不由臉上露出了一股獰笑。

葉星這廝剛才打的他不是很爽嗎?他既然恢復了一點實力,又怎麼可能這麼輕易的放過葉星呢?他不狠狠的虐殺了葉星,就對不起剛才的這一番折磨了。都是那該死的閃電,如果不是剛才的那一道閃電,葉星早已經被他斬殺了,又怎麼會出這樣的大丑呢?

就在張狂考慮這虐殺葉星的時候,葉星也考慮著要不要弄死張狂。如今他實力大進,對於言出法隨的掌握已經非常的精確了。張狂剛才挨了他一記閃電,如果再挨實一道閃電的話,張狂大概率會隕落。即使不隕落,也只是自己補刀的問題了。

可是如果殺了張狂,恐怕尉遲連芳,在暴怒的張旭之下,也難以存活。而且,張旭這老傢伙一直虎視眈眈,恐怕一旦威脅到了張狂的性命,這老傢伙即使冒著破壞規矩的名聲,也是要衝上擂台的吧。

罷了罷了,既然如此,那就讓他再躺一陣吧。眼見張狂就向著他衝來,他只是口型微動,一道比先前細小很多的閃電,瞬間就從空中而降,狠狠的就劈在了張狂的身上。

。 張若塵想要見的閻羅族神靈,自然是閻折仙。

上一次,因為要去黑暗之淵密會閻無神,張若塵使用了各種理由,拒絕閻折仙的好意,顯得十分無情,心中極為過意不去,很想在臨死之前,當面解釋清楚,也算了卻一樁心事。

閻折仙心思單純,在得知張若塵中了斬道咒之後,並未落井下石,反而雪中送炭,想要帶他去往閻羅族,請太上出手幫他破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