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此時他們心中除了敬佩那就是敬佩,還有一些崇拜!

越凜這一查就直接查到了一個IP位址,根據查到的資料看,這個IP位址是在霍氏的附近。

與其說互附近其實也不近,但是那周圍只有霍氏,這就有些巧了!

如果說這不是霍氏做的,那越凜倒是不相信,但是按照現在這個情況來看,也有可能是有人想着嫁禍霍氏。

越凜做這個事情的話,那肯定不會選擇在自己家附近,除非是為了迷惑對方。

不管哪方面原因越凜都想得非常明白,她不是給霍氏找借口,她只是把所有的事情都考慮進去了而已。

等她把所有的事情全部做完后,這才緩了一口氣。

「沒有什麼損失,你們還不錯,發現的挺快的。這個東西如果發現再慢一點的話,可能就會對我們整個項目造成一定的影響!」

越凜說的影響,那可就不是什麼一般的影響了。

「這就解決了?恢復正常了?」

越青瀾微微挑了挑眉,有些好奇地問了一句。

「是啊,項目上所有的系統已經恢復正常,而且我在外面已經加了攔截網。不管是什麼地方想要過來打我們系統的注意,都要經過這個攔截網!」

越凜做完這些之後,回頭看向各位工程師。

「怎麼樣?看懂了嗎?」

眾人先是點頭,然後又搖了搖頭,跟前面一模一樣。

「過程是可以看明白,但是讓我們進行演算的話,我們恐怕做不到。」

越凜這時候笑着道:「你們好好在越氏做,該學的總會學到的。」

眾人愣了一下,立馬全部都點了點頭。

這時候總工程師道:「董事長,沒想到董事長竟然這麼厲害!董事長真是深藏不露!」

「董事長何止是深藏不露,你們不知道的事情還多著呢!我們跟隨董事長的步伐就可以了!」

越青瀾在一旁笑着吐槽,越凜的能耐那肯定是強多了,這說都不用說!

有些事情,越青瀾都不知曉。

蕭千亦站在一旁微微勾了勾唇角,自家女人果然是不一般。

「事情基本上已經解決了,至於來源雖然是在霍氏附近,但是不一定就是霍氏做的,我還得查一下。

這個事情你們就不用管了,你們繼續跟進項目上的事情就行了。如果再有什麼問題的話,及時通知我。」

眾人點了點頭,越青瀾又道:「各就各位吧,該幹嘛幹嘛。」

眾人散去,越凜等人則是去了越青瀾的辦公室。

「小凜兒,你說查到了根源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不是霍氏做的嗎?」

越青瀾給他們二人倒了茶水后,有些好奇的問道。

「表面上看是他們做的,但實際上是不是她們做的還不太清楚。

地址的周圍只有霍氏,如果是我的話,我肯定不會選擇自己周圍去做這些事情。

除非霍欣腦子不太好使,或者說她是不想讓霍氏活下去了。」

越青瀾和蕭千亦一聽就明白了!

「小凜兒,那這話的意思就是還不確定唄。你打算怎麼搞?」

「找人繼續查,先查查看看情況再說。不過我倒是覺得對方能不著痕迹做到這一點,那對方的本事最起碼應該跟我的人是差不多的。」

越凜在這裏說的肯定就是牧靳,在越凜看來,能做到這樣的話應該是跟牧靳差不多。

蕭千亦聽了后,微微挑了挑眉。

「國內還有這樣的人?」

蕭千亦這麼一說,越青瀾也微微挑了挑眉。

越凜看向越青瀾道:「我倒是也想知道這個事兒,不過也不一定就是一直待在國內,也有可能是外援。」

越凜說完之後就呼喚了一下小白。

「小白查一下!」

「啊,我以為主人要讓那個小子查呢!」

「你覺得他能查到嗎?你要是覺得他比你厲害,那我就讓他查。」

越凜都這麼說了,那小白肯定沒話可說。

「好的好的哦!主人等我消息!」

「大哥,事情已經解決完了,我回去休息了!」

越凜說着就沖着蕭千亦招了招手,越青瀾這時候道:「一起吃個飯再走吧,反正都快下班了!」

越凜看了看時間后道:「大哥跟我一塊回去吃吧,陳叔應該都準備好飯了!」

「好啊好啊!好久沒過去了!」

越青瀾說着就給助理交代了一下情況,然後就跟着越凜她們一同回了越氏。 大五行術剛形成不久,小切割術出現。

小切割術就像是拉鋸一般,瞬間將大五行術切割出來一道口子。

黑長老施展出來,要比邱正宜強橫數千倍。

畢竟兩者不是一個等級,邱正宜不過巔峰靈玄境,黑長老可是地玄二重境。

柳無邪早就料到,黑長老一定懂得小切割術的運用。

經歷上次的事情之後,柳無邪早就改良了大五行術,密度更高。

小切割術撕裂的那一刻,五行大手印開始轉換,形成一座巨大磨盤。

磨盤轉動的速度很快,演變出漩渦的模樣,小切割術的力量,逐漸被漩渦吸收。

黑長老眼神再次一變,沒有剛才那麼淡定。

「柳無邪,就算你的道術逆天,依舊無法殺死我,等我回到黑羽閣,你就等着我們無盡的追殺吧。」

黑長老突然大笑,身體竟然朝後退去,準備逃離此地。

堂堂地玄境,竟然被柳無邪逼着逃走,傳出去估計沒有人會相信。

「想走,經過我同意了嗎!」

柳無邪冷笑一聲,隨後看到阮影他們四人,分別襲擊黑長老的背部。

「你們都該死,黑羽閣辛辛苦苦培育你們幾十年,竟然調轉槍頭來對付黑羽閣!」

阮影他們倒過來攻擊自己,讓黑長老無比的惱怒。

卻沒有任何辦法,他們四人雖然不是地玄境,聯合一起,戰鬥力也堪比地玄一重。

四柄長劍,分別攻擊黑長老四個方向,讓他無處躲避。

趁此機會,柳無邪操控五行大手印,狠狠的碾壓下來。

雙管齊下,阮影他們四個負責牽制,柳無邪負責攻擊。

單憑他一個人,還真的難以鎮壓黑長老。

他們四個牽制后,柳無邪戰鬥力大增。

退路被堵死,加上柳無邪的攻擊已經到了,黑長老無奈之下,只好選擇戰鬥。

這一次沒有施展絕地神掌,而是一門奇怪的道術,雙手合攏,像是借花獻佛的手勢。

「主人小心,這是佛族道術,借花獻佛,會將道術轉移給另外一個人。」

阮影連忙提醒柳無邪,她當年親眼看到過黑長老施展過這種道術,輕易誅殺一尊地玄境。

這就是借花獻佛的厲害之處,竟然可以將道術轉移出去。

天下道術,不計其數,借花獻佛只是其中的一種罷了。

「你們竟然稱呼他為主人,更是該死!」

黑長老發出一聲厲嘯,雙眼釋放出滔天的殺意,借花獻佛施展出來,周圍的氣場,出現了嚴重的扭曲。

「不好!」

柳無邪不可能精通全天下所有道術。

而且很多道術,都是最近幾十年崛起。

古老的道術,就那麼幾種,大多數道術,都是後來日復一日積累,領悟得來。

等到柳無邪發現不對勁的時候,為時已晚。

他的大五行術,所有的力量,竟然在迅速轉移,出現在阮影還有盧良等人身上。

借花獻佛類似於移花接木,可以將對手的力量,轉嫁給其他人,化解這門道術。

柳無邪沒想到借花獻佛如此厲害。

無奈之下,只能收力。

如果不收回五行大手印,盧良等人一定會被自己碾死。

暫時來說,柳無邪不希望他們死,以後還有很多能用得到他們的地方。

天道會還未成長起來,手裏能用的人太少了。

「現在想收手,是不是太遲了。」

黑長老發出一聲獰笑,整個人處於癲狂狀態。

雙手不斷切換,五行大手印雖然還在自己的頭頂上,但是大部分的力量,早已轉嫁在阮影他們身上。

「轟隆隆……」

五行大手印轟然砸下,柳無邪根本無法控制。

因為大部分的力量,已經被黑長老轉移走了。

雖然關鍵時刻撤回來一部分,僅存的五行大手印,也足以重創盧良他們。

四人身體直接被掀飛出去,口噴鮮血,失去了戰鬥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