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醫這種事情,閔相宜並不懂,可她還是覺得奇怪。

晏臻要回去,晏竹笙等人自然也不會留下來,他們出去了,容里親自送出去。

閔相宜撐著腰身看唐語嫣慈愛的面容,其實還是羨慕的。

她也希望,自己肚子裏的孩子,是個兒子。

人都出去了,房間里只剩下唐語嫣並著伺候她的幾個婢子僕婦。

唐語嫣哄著孩子,只覺得心裏都是暖的,是幸福的。

容尋要回來了,一家三口終究能團聚,他們的日子會越來越好。

婢子走過去,燈籠下仔細看孩子的面容。

「咦,這是什麼?」婢子疑惑的目光落在孩子的嘴裏。

唐語嫣聽到撐起一點身子去看,孩子的嘴裏似乎有血。

唐語嫣愣了一下。

「夫人,你是不知道,小公子兩次在鬼門關走着呢。」婢子說道。

唐語嫣看她,又看精氣神似乎不錯的兒子。

「怎麼回事?」她問道:「把所有的事情都說一遍,一點都不要錯漏。」

婢子怔了一下,點頭便開始說了起來。

馬車進了家門,在後院停下。

大半夜的回來,晏夫人本就睡不大著,聽說回來便起身了。

走到暖閣的門口,看到兒子和女兒都回來了,她走過去。

「阿娘,你怎麼起來了?」晏臻上前兩步。

「睡不着。」晏夫人說道,一面拉着晏臻的手。

女兒的手冰涼,她嘆了口氣,問道:「孩子如何?」

父母無良惡毒,可跟孩子沒關係。

晏夫人希望孩子能平安。

晏臻笑了笑。

「孩子沒事,兩次有驚無險,二姐醫術高明,孩子現在都好了。」晏竹笙說道。

晏夫人點點頭,看晏臻眼底的淤積,說道:「快去睡覺吧,你也是。」

晏竹笙嬉笑點頭:「好,阿娘,二姐,晚安。」

晏竹笙自去了。

晏夫人沒有回去,而是跟着晏臻進了暖閣。

坐下了,晏夫人問道:「嫣兒的事情,侯府不知有何打算?」

晏臻抿著唇,說道:「阿娘,容尋沒死,唐語嫣自不會把孩子交給侯府的。」

晏夫人嘆了口氣。

容尋死而復生的事情一開始就聽晏臻說了,說出來便是讓他們小心謹慎。

那人復生回來,能做什麼?

就是復仇。

「你自己也要小心,這安生的日子,什麼時候才能來啊。」晏夫人說道。

晏臻也不知道。

人生路長遠,一步步的走,走到生命的盡頭才能事事休吧。

「阿娘。」晏臻看着自己的母親,說道:「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們的。」與此同時,顧潛在樓道的轉角處望風,一隊巡邏的獄卒突然出現在對面拐角,正在向他們的方向走來,他嚇了一跳,趕忙招呼秦飛,讓他先躲一躲。

秦飛卻彷彿沒有聽見,他盯着那片幽暗,搖了搖鐵欄桿。

「老秦,你在幹什麼,快躲啊。」顧潛悄聲喊道。

秦飛繼續置若罔聞,因為他已經看到幽暗

《百鬼判官》第一百零八章:呂文紹「大膽!林寒,你竟然敢傷青帝盟弟子!」

伴隨着一道冷喝聲,一道藍色長衫身影,語氣有些氣急敗壞,從遠處踏步而來。

「血天涯?」

林寒轉身望過去,頓時看到了那藍色長衫身影,正是與自己有着半月之約的血天涯。

只不過林寒有些奇怪。

這血天涯,不是生死盟的人嗎

《龍血神帝尊》第五百六十二章你根本不懂刀 今天要給大家講的是關於強子和一條狗的故事。

狗一直都被稱作人類最好的朋友,不得不所是有道理的。今天我們的強子化身為魯西南某農村的一個村名,在96年那年強子母親因病去世,當時我們的強子只有十歲。

這天強子的父親有事外出,強子家裡當時又養了許多的牲口:兩頭牛、六隻羊、母豬一頭和十幾隻小豬仔,另外還有狼狗兩條,一條叫大黑一條叫小黑。

窮人的孩子早當家,這天傍晚強子放學之後就會把飯菜給熱了,吃完之後就去喂牲口。晚上八點左右,強子就說去做作業。

結果強子正準備走的時候,眼角的餘光似乎看到有一個人影!那道人影一閃而過,直接就躥到了西北角牛棚的一個角落。

牛棚的位置沒有燈黑漆漆的,所以強子懷疑自己。

「我是不是看錯了?」

出於一些理由強子還是喊了一聲:「誰!」

等了半天強子見沒人回話,強子就覺得可能真的是自己看錯了。

正準備回屋的時候,這牛棚東南角院子里的狗窩裡面的那兩條大狼狗直接竄出來,站到強子的身邊對著牛棚低吼。

「汪。。。汪。。」

其中那隻大黑嘴巴里一直「嗚嗚。。。。」一直叫,看著那個角落一副隨時都會撲上去的樣子。小黑也在不聽的汪汪,一副即將拚命的架勢。

「汪。。。汪。。」

「汪。。。汪。。」

這下子把強子給嚇到了,看著牛棚心想:「這家裡難道是進人了?」

當時強子背後就是廚房,門口就放著各種農具。強子伸手就抓了把鐮刀問:「誰!想偷俺家的羊!」

但是牛棚那邊還是沒有動靜,強子也不敢過去就這麼看著對視了大概十幾秒的樣子,突然間牛棚里的牛跟羊就亂撲騰。

強子看到這一幕那是緊張得一批,又將那個鐮刀握緊了半分問:「誰!出來!俺爹一會兒就回來了!」

「汪汪,汪汪汪!!!!」

這時候強子身邊的兩條狗叫得也更加的凶了,然而牛棚那邊任然沒有人出聲。當時強子整個人都是綳著的,感覺心都快跳出來了。

忽然間強子覺得自己的鼻子一熱,手一摸居然流鼻血了!

強子「哇」的一聲給哭開了。

當時強子家東西兩邊都是一塊空地,但前面是他三叔家,後面是他大表哥家。強子實在是扛不住了就一邊哭一邊喊。

「三叔!」

「表哥!」

那聲音直接在黑暗的夜晚給炸開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喊聲刺激到了大黑,大黑直接就衝進了牛棚,小黑就緊緊的站在強子身邊緊緊的護住他!

然後怪事就發生了!

大黑衝過去之後,忽然間就發出那種「嗚嗚」的聲音,就是那種被打了的那種叫聲。

這個時候三叔和大表哥也因為聽到強子的喊聲趕到了,小黑一看有人拉了也衝到牛棚里。

三叔一看強子說:「強子你怎麼流血了?快來人啊!快來人啊!強子被人揍了!」

隨後強子的七大姑八姨都趕到,這個時候強子一看人多了。強子就憋不住了「哇哇」的哭,並且也給他們講了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三叔聽完立刻就叫上七八個人打著手電筒把牛棚給翻了個遍,滿院子也找了一遍連房頂都沒有放過。

「什麼都沒有!」

表嫂就給強子洗了個臉也慢慢好了起來,這個時候家裡面的人也多了。大黑小黑跑到強子的身邊,強子就去抱了一下,可以明顯的感覺到這兩隻狗在瑟瑟發抖。

當時的時間已經快十點了,強子的老爹還沒有回,強子就住到三叔那裡去了。一直到11點的時候強子爹回來了,但是強子沒有回跟他堂哥睡一起。

第二天強子堂哥說強子說了一夜的夢話,而且強子還莫名其妙的發燒了,這一燒燒了大半個月! 她才剛剛回來,什麼都沒有準備。

難道就要這麼素顏的,去嗎?

這麼想着,唐沐晴就覺得自己真是太委屈了!

對上唐沐晴苦澀的眸子,薄言昔的唇角微微上揚,聲音愉悅,「我記得你剛剛看起來好像很囂張的模樣,怎麼突然之間就囂張不起來了?」

唐沐晴瞪他,也不說話。

看着唐沐晴氣鼓鼓的模樣,薄言昔的唇角上揚的更厲害了,無奈的說道:「禮服的問題老師已經給你準備好了,現在就在試衣間里放着呢,我可是親自給你帶過來的。」

「化妝師的話,應該是先用劇組的。」

唐沐晴輕輕的點頭。

那還好。

對於女明星來說,去頒獎典禮的時候,禮服就是戰袍一樣的存在。

不論如何,起碼要有那麼一件。

只要確認自己有,就沒有什麼可糟心的了。

薄言昔繼續說道:「老師對你的期望很高,希望你可以把最佳新人和最佳女配,這兩個獎項一起拿下來,但還是要看你的。」

唐沐晴拄著下巴,「這還真的不一定……」

如果沒有唐馨雨買獎的事情在先,唐沐晴還是很有信心的。

不過現在嘛……

唐沐晴對自己還是有一部分的信心在的,多了不敢說,但至少一個獎項還是有的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