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把門口攔住,不許她出去。」靳崢也發現她要逃,一聲厲喝,靳家和風家的人便都擋在了門前,這一刻的姚雪娜就算是想逃也逃不了了。

「姚雪娜,你還不承認嗎?」喻色繼續追問。

「我沒做,我什麼也沒做,不能只憑你一句話,你說我做過什麼我就做過了,這麼多人在場,旁人都沒說什麼,你一個人說,是胡編亂造。」

喻色這個時候,忽而就拿出了她第一次出手時的那個火罐,「姚雪娜,這個火罐就是證據。」

「這是你自己的東西,你說是證據就是證據了?」

「對,這就是證據。」

「不是,你胡說八道。」此時的姚雪娜已經有些六神無主的感覺,更慌了。

「這是怎麼回事?」眾人好奇了,蘇木溪也跟著好奇了,「喻丫頭你快說說,為什麼你第一次出手的時候,沒治好風伯伯反而是讓他病情加重了?」

喻色揚起了自己手裡的火罐,「那是因為姚雪娜那時過來拿起我這個火罐的時候,直接把火罐內小盒子里的氣體放了出來,濃郁的仿酒精的氣味散發出來,風爺爺嗅到那氣味,病就犯了。」

「你那小盒子里裝的什麼氣體?」有人又問了過來。

「嗯,我之前到處在找香水,找一種含酒精味道的香水,不過走了很多家都沒有買到,後來我就直接用酒精提煉了,嗯,小盒子里是我提煉的酒精揮發出來的氣體,然後封在那個小盒子裡面,小盒子的最下端有一個細細的口子,我塞了一個小紙團封住氣體不外泄,紙團下面連著線,火罐落下去要吸蟲線的時候,我一拉線就拉下紙團就打開了小盒子,後面你們都看到了,那些蟲線就被吸進盒子里了。」

「但是,之前在你還沒給風老爺子拔罐沒要吸蟲線的時候,這個姚雪娜在拿起的時候,就給拉開了是不是?」有人通過喻色的說明已經猜到了。

「是的。」

「我明白了,風爺爺腦子裡的蟲子喜歡酒,你剛剛是用酒精的味道把那些蟲子全都吸出來了,是不是?」這一次,是靳崢開口。

喻色點點頭,「對。」喻色說著就看向了姚雪娜。

「不是我,我什麼都沒做,我真沒做。」姚雪娜是說什麼也不承認。

她明明手法很隱蔽的,沒想到喻色還是發現了。

不過,發現又怎麼樣,只要她不承認,沒有誰可以證明。

喻色淡看了她一眼,「你是不是正在猜想我是怎麼發現的?其實很簡單,你動了之後,裡面的香氣和酒的味道都跑了出來,這就證明是你動了手腳,所以,我手裡的這個火罐就是鐵證,是證明你做了手腳的。」

「誰知道是不是你自己拔的想要陷害我呢。」姚雪娜一咬牙,高昂著頭,死不承認了。冷!

刺骨的冷!

恐怖霸道的氣息,鋪天蓋地,覆蓋在林寒的身上,仿若一座大岳壓在他的脊樑之上,無法動彈分毫。

這九皇子,強大得可怕!

死,或者臣服?

林寒抬起頭,盯着那黃金座椅上的九皇子,沒有絲毫驚恐亦或是臣服,而是面容冷峻到極點,緩緩吐出一句:「從來

《龍血神帝尊》第三百四十七章火王復甦 顧臨風下手實在太果斷,地元法王根本就來不及施救。??八一?中文≈=≤.=8=1≈Z=≠.COM估計鴻原聖者在死之前,也不沒有想到顧臨風的膽子會那麼大,竟然真的會殺他。

地元法王氣得顫抖,兩股冰寒的氣流,從他鼻孔裡面湧出來,讓在場的修士全部都打了一個寒顫。

「神子,殺死教中的聖者,你可知道這是什麼罪責?」地元法王的聲音中卻帶有無盡的殺意,卻盡量壓制住心中的怒火。

張若塵飛落下來,來到歸元神宮的外面,站在鴻原聖者的屍體旁邊,無所畏懼的道:「什麼罪責?」

「死罪。」地元法王道。

「哦!」

張若塵漫不經心的點了點頭,問出一句:「那又如何呢?」

張若塵的做法讓很多修士都感覺到不滿,即便是一些與他沒有過節的半聖和聖者,也覺得他做得太過分。

鴻原聖者只是想要將他擒下,關入鐵獄地牢。

而他卻直接將鴻原聖者擊殺。

那可是一位聖者,整個血神教才多少聖者?需要花費多少資源,才能培養出了一位聖者?怎麼能說殺就殺?

每一位聖者都是站在修鍊界最頂端的巨擘,能夠威懾別的勢力。

即便是教主,想要殺一位聖者,也必須要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才行。

「性格太暴虐了,若是讓他登上教主之位,血神教將永無寧日。」一位聖境長老說道。

六位聖長老之一的元歸長老,露出怒容,道:「殺死一位聖者,絕對是重罪,現在我們長老閣應該給出一個態度,摘下顧臨風的神子頭冠,廢掉他的一身修為,如何?」

元歸長老向元星長老望過去,詢問他的意見。

六位聖長老只要一致通過,還是能夠罷免神子。

現在就看元星長老是什麼態度,畢竟,在長老閣中,元星長老的威望最高。

元星長老輕輕的一嘆,眼神複雜,難以做出抉擇。

其實,他還是頗為看好顧臨風,因為他在顧臨風的身上看到了一絲希望。他認為顧臨風成長起來后,有機會帶領血神教走出困境,甚至讓血神教變得更加輝煌。

那是血神教現在唯一的一線希望。

但是現在看來,顧臨風的性格有缺陷,太過暴虐,不太適合委以重任。

難道最後那一線希望也沒有了?

就在元星長老猶豫不決的時候,顧臨風卻是大笑一聲,道:「元歸長老這麼急著想廢掉本神子,莫非是有更好的神子人選?」?元歸長老道:「血神教容不下一個殘殺同門的神子,你這樣的人,一旦成長起來,只會給血神教帶來災難。」?

「殘殺同門?這個罪名,我可不敢背。」張若塵搖頭一笑。

「事實就擺在面前,你還敢狡辯。」地元法王吼出了一聲,已經不想再和張若塵廢話,準備親自出手,將他鎮壓。

在場的半聖,很多都露出幸災樂禍的神情,同時惹怒一位法王和一位聖長老,今天,顧臨風哪還有活路??張若塵從容的道:「我沒有看到事實在哪裡,我只看到,你們根本沒有看清事實。」

隨後,張若塵蹲下身來,將鴻原聖者的衣袍扯開,手指在屍體的背部摸索。

「他在幹什麼,想要毀屍滅跡嗎?」

「你蠢啊!現在毀屍滅跡有意義嗎?神子殿下難道是現了什麼秘密?」

……

眾人都露出好奇的神色,盯向鴻原聖者的屍體,很想知道顧臨風到底是在幹什麼?

「找到了!」

張若塵微微一笑,一指擊在屍體的脊梁骨上面,隨即,屍體猛烈痙攣了一下。

嘩的一聲,屍體的背部,一對巨大的血翼破皮而出。

張若塵抬起頭來,盯向歸元神宮中的諸位修士,笑道:「大家現在看清事實了吧?」

「轟!」

整個血神教的高層全部都像是經受五雷轟頂一般,一片嘩然,沒有人可以保持冷靜,包括聖長老、法王、宮主級別的人物。

「不死血族……鴻原聖者竟然是不死血族的潛伏者。」

「天吶!怎麼可能,鴻原聖者乃是血神教的刑法長老,怎麼會是不死血族?

「掌管刑法,卻是不死血族。那麼,每年冤死在他手中的血神教弟子得有多少?那些死去的弟子,恐怕全部都被他吸幹了鮮血。」

所有修士,全部都感覺到后怕。

同時,他們又無比憤怒,暗暗思考之後,覺得這些年很多血神教弟子都冤死在刑法堂,多半是被變成了鴻原聖者的血食。

「幸好神子殿下將他糾察了出來,要不然,血神教還會遭受更大的損失。」

在這一刻,風向生變化,原本那些保持中立的修士,全部都對張若塵另眼相看。

教中,沒有人現鴻原聖者是不死血族的潛伏者,顧臨風卻將他識別了出來,並且除掉,難道還不能說明顧臨風的能力?

張若塵的目光似刀,道:「地元法王,你是不是應該給大家一個解釋?」

被一個準聖質問,地元法王感覺到相當惱怒。不過,他也看出顧臨風這個小子很難對付,必須小心應對,絕不能陰溝裡翻船。

地元法王壓制住心中的情緒,沉聲道:「鴻原聖者雖然是老夫的弟子,但是老夫並不知情,也被他蒙在鼓裡。怎麼?你難道懷疑老夫也是不死血族的潛伏者?」

「並不是沒有這種可能。」張若塵淡淡的道。

這個時候,海冥法王終於睜開了眼睛,笑了一聲:「臨風這孩子的確有些無禮,可是他說的話卻並不是沒有道理。據本法王所知,鴻原聖者能夠成為刑法長老,全靠地元法王的扶持。地元法王怎麼擺脫得了嫌疑?」

「海冥法王那個老匹夫真會挑選時機,竟然在這個時候向我難。」地元法王的眼睛一縮,意識到不妙。

張若塵自然也知道,海冥法王是想趁此機會對付地元法王,就算無法將他置於死地,也要讓他失去爭奪教主的機會。

那就再加一把火。

張若塵道:「地元法王的修為高深莫測,又與鴻原聖者朝夕相處,沒有理由看不出鴻原聖者是不死血族吧?」

地元法王沉吼了一聲,道:「整個血神教,除了你,誰看出鴻原聖者是不死血族?說起來,本法王倒是想要問一問,以你的修為,怎麼能夠看出鴻原聖者的身份?」

張若塵的確是學習了《血族密卷》上面的一些秘法,可是,還沒有達到看一眼就能將不死血族聖者識別出來的程度。

他是通過先前的交鋒,看出鴻原聖者身上的一些細微破綻,才做出判斷。

不過,張若塵相信在場的不死血族潛伏者,應該都很想知道地元法王問出的問題。

所以,他將精神力完全釋放出來,觀察在場每一個修士的神情,凡是神情異樣的修士,全部都記了下來。

與此同時,張若塵不緩不急的說道:「本神子的確是掌握了一種秘法,可以識別出不死血族的潛伏者。」

「是嗎?還請神子殿下將那種秘法公布出來,今後,我們遇到不死血族的潛伏者,也能夠有所防範。」地元法王冷聲道。

「那種秘法就是……」

張若塵故意拖長了語氣,觀察眾人的神情,半晌后,才說道:「一定要用心去觀察。」

「用心去觀察?」

這算什麼秘法?

在場的修士,全部都覺得顧臨風是在戲弄他們,根本沒有說實話。

不死血族在血神教的勢力很龐大,若是,張若塵真的將《血族密卷》公布出來,恐怕立即就會爆大戰。

到時候,即便血神教能夠將不死血族清除,也會元氣大傷。

況且,張若塵還不太清楚,血神教的不死血族到底有多麼龐大的勢力,萬一不死血族反將血神教給滅了呢?

張若塵不敢冒那麼大的險,只得使用溫水煮青蛙的手段,一步一步慢慢將不死血族的勢力減除。

元星長老終於再次言,道:「無論怎麼說,此事地元法王的確是脫不了干係,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希望地元法王能夠到長老閣小住幾日。法王,沒有意見吧?」

地元法王自然是知道,所謂的「小住幾日」,就是變相的關押,不允許他再接觸外界。

以現在的局勢,地元法王根本沒有選擇的權利,只能答應下來。

「可惡的顧臨風,老夫遲早將你碎屍萬段。」地元法王緊捏雙拳,心中恨意滔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