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蕭何送申雅緻回家,除了不放心她安全之外,蕭何還想見見申雅緻的母親。

當年申雅緻的父親在邊荒當統領的時候,因為他剛正不阿的性格,得罪了不少人。

他害怕那些人保護申雅緻和她母親,就主動跟申雅緻的母親離婚……

這麼多年來,申雅緻的母親一直都以為,申雅緻的父親是一個拋妻棄子的混蛋。

直到後來申雅緻的父親犧牲,有關部門找到申雅緻和她母親……她們才知道,原來申雅緻的父親是一個頂天立地的英雄。當初離開她們母女真的是迫不得已。

蕭何想見申雅緻的母親,就是準備將這些事情,在跟她說一下!

一個小時后,他們終於到了城中村。

這裡都是一些低矮破舊的樓房,居住在這裡的除了老人外,就是來龍都的一些打工者。

他們住不起市區里的房子,只能來這裡租房……每天光是上下班都要花幾個小時在路上。

申雅緻指著不遠處一座五層高的樓房對蕭何道:「蕭大哥,我和媽就住在上面!」

「我們上去吧!」蕭何道,兩人朝那棟樓走去。

十分鐘之前,已經有人提前上樓。

他們滿臉都是興奮的神情!

「包哥,抓到申雅緻和她媽,真的獎勵一百萬?」

「那還用說!這是衛家的人親自給我下的命令!」

「申雅緻好好的明星不當,為什麼要去招惹衛家?」

「誰知道呢?我們干好這一票就可以。明星身材可不錯,到時候……」

一群人臉上又露出猥瑣的神情。

砰砰砰……

他們走到申雅緻家門口,用力敲門。

申雅緻的母親叫鄭芳,已經五十多歲了,但保養的很好,看起來只有三十多。

她坐在椅子上正在憂愁,老公消失不見,天天有人上門催債,女兒又去了酒吧那種地方……

她滿臉愁苦,這日子根本沒法活了。

就在這時,她聽到了敲門的聲音。

「什麼人?」鄭芳詢問。

「送快遞的,麻煩你簽收一下!」門外有人喊道。

鄭芳立刻疑惑的皺起了眉頭,如今她已經是家徒四壁……哪還有錢買什麼快遞。

這段時間天天都有人上門催債……她馬上就反應了過來,不會又是有人上門來要債了吧?

她急忙跑向窗戶那裡想逃走,但下面是五樓,根本逃不了,該怎麼辦?

「開門,簽收一下你的快遞!」外面又有人大喊道,明顯已經不耐煩了。

鄭芳努力讓自己平靜:「把快遞放門口就可以了!」

「曹尼瑪……被識破了!」隨著一聲叫罵,門上傳出轟的一聲巨響,緊接著大門被人暴力踹開,一夥五大三粗的人沖了進來。

「家裡沒錢了,你們別來要了!」鄭芳大喊道。

「什麼要錢?跟老子們走一趟!」對方凶神惡煞的吼道。

鄭芳腦海里馬上浮現出一絲新聞,沒錢還債,被抓去當妓女,倒賣器官,打斷手腳乞討都有。

「我不會落得那個命運吧?」

鄭芳越想越害怕!

她想到裡面屋子躲藏起來,已經有一個人抓住她頭髮,將她摔倒在地上,就那樣拖了出去。

「屋子裡沒人了!」有人檢查屋子后,去包哥那裡稟報道。

「先把她抓走,然後在去抓她女兒!」包哥下達命令,一群人把鄭芳拖了出去。

「不要動我女兒……救命啊!」鄭芳大吼。

啪!

一個壯漢一巴掌抽在鄭芳的臉上:「在喊把你舌頭割了!」

鄭芳被嚇得不敢在說話。

樓梯口那裡……蕭何和申雅緻走了上來,剛巧碰到這些人。

「媽……你們是誰?」申雅緻大喊。

「女兒快跑!」鄭芳也大吼。

「哈哈……運氣真好,大明星居然回來了,那就一起走一趟吧!抓起來!」包哥下令,兩個手下朝申雅緻撲去!

「滾開!」

蕭何一聲怒吼,抬腿就是兩腳,將那兩個壯漢踹飛了出去。

「你麻痹,你敢多管閑事?」包哥拿出一把匕首,一臉陰沉冷笑的朝蕭何走去……

「皇主王?」剎那之間,他看清楚蕭何是誰,立刻被嚇得跪倒在了地上。

「小人有眼無珠,冒犯皇主王,還請皇主王贖罪!」所有壯漢都跪了下來,包括那兩個被打傷的壯漢。

「呵呵,膽子挺大啊!光天化日之下綁架人,真當龍國沒有王法了嗎?」蕭何冷笑。

「皇主王饒命!」包哥拚命磕頭吼道:「是衛家讓我們來的,衛家給了我們一百萬!」

「衛家?」蕭何臉色冰冷了下來,這個衛家弄得申雅緻一家差點家破人亡,如今還派人來抓這對母女,真的實在太狠毒了。

「好,很好……」蕭何面色冰冷:「你們現在把人帶去衛家吧!我要看看,衛家到底要幹嘛!」

「這……」鄭芳著急了,本以為蕭何是來救人的,哪裡想到,居然讓這些人將她和申雅緻帶走,這怎麼能行?

「媽,不要擔心,皇主王一定會幫我們主持公道的。」申雅緻勸說,她才終於放下心來。

著筆中文網 2月18號。

早晨,王毅在家裏陪着家裏人吃完早飯,又和沉妍在小區散了一會步,就坐着王級飛行戰機,飛往北大西洋的百慕達海域。

數個小時后。

北大西洋名氣極大的百慕達海域附近。

一道流光出現在天邊,以極快的速度劃破長空飛來。

刷,流光消失,幻影凝實成一架長二十米開外,寬超過十米的三角形黑色戰機,那黑色的金屬艙門打開,一個穿着灰黑色底層泛紅作戰服的黑髮少年飛了出來,腳下踩着一根銀灰色梭子。

他環顧一下四周,又看向那手上那銀色護臂,似乎確認什麼,隨後就直接飛下去,噗通一聲一頭扎進水裏,不斷下潛。

不久后,王毅遠遠就看到海底深處一具龐大的白色影子,隨着不斷靠近,白色模糊影子也更加清晰。

這是一座無比高大的,比地球上任何摩天大樓都要高大的巨型金字塔!

這一座金字塔本身沒有絲毫傷痕、腐朽的痕迹。連爛泥水草之類都都沒有,光潔如新。

「機械族的宇宙飛船。」王毅目光一凝。

機械族,號稱浩瀚宇宙中的巔峰族群之一,每一個族人都是『智能生命』,整個機械族將科技發展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

而眼前這機械族宇宙飛船,可是機械族不朽的座駕,而這位機械族不朽,就死在隕墨星號上!

不朽存在,一拳即可毀掉一顆星球。肉身達到光速,穿越宇宙!在原宇宙、暗宇宙中來回闖蕩,對他們猶如吃飯般容易。

即使是對現在在地球上幾乎無敵的王毅而言,不朽就好像天一樣,難以企及。

王毅疑惑的是,隕墨星號主人的敵人也是人類一方的封王不朽,怎麼敢聯合機械族不朽殺過來,對付隕墨星主人?

聯合異族殺人族強者,就算有仇,一旦被人類高層發現,也是大罪的吧?

除非是域外,並且不被人類族群發現,這種廝殺就不會被干涉。

否則機械族不朽敢進人類疆域,一被發現,那就是死!

王毅觀察著這高達1200,通體銀白色,渾然一體,連道紋路介面都沒有,彷彿最精美的藝術品一樣的金字塔,露出感嘆之色。

王毅欣賞了一會,就開始辦正事了。

「簽到。」

【叮,恭喜宿主簽到成功,獎勵初級『智能生命』一個。】

【初級『智能生命』(載體)已經放進面板空間。】

【該地點可簽到次數為:0】

同時王毅的簽到面板底下再次多出一個格子。

那是類似一張筆記本內存卡一樣的智能晶片,裏面就有一個原始,初級的智能生命。

智能其實可以分成四個級別,邏輯處理程序——邏輯能媲美真正人類的智能——有感情的智能——智能生命。

像9號古文明遺跡的光頭水晶人,其實就是有了一絲感情的智能,而隕墨星飛船跟隨呼延傅數千萬年的『巴巴塔』就是智能生命。

智能生命也是最高等的智能,運行速度和計算能力自然遠遠超過普通智能。

像機械族這種,全族都是智能生命,並且擁有自己的機械身體,雖然沒有靈魂,但也可以達到不朽層次,極為可怕!

「我現在,也有一個智能生命輔助了,雖然只是一個一片空白,什麼都沒有的初級智能生命。」王毅略微失望,本來他還以為可以簽到一架機械族飛船,但是現在看來他想多了。

怎麼可能每次運氣都那麼好,簽到最好的獎勵。

不過一個智能生命也不錯了,起碼自己也有一個智能生命輔助,而且智能生命一旦認主就忠心耿耿,永遠不會背叛,在宇宙中闖蕩也會方便很多。

智能生命作為最高等智能,學習能力是非常快的,更多就是『積累』,『複製』。

而他那艘剛得到的黑龍冒險宇宙飛船雖然本身也有一個智能光腦,但是和智能生命比起來,就差了十萬八千里。

王毅看着空間格子的智能晶片,心裏已經開始考慮給這個初生的智能生命叫什麼名字了。

是男是女,是大是小,是什麼形象。

看了一眼那金光燦燦的面板,他終於決定。

「兒砸,我給你找了個妹妹,就叫她百慕達吧。」

「你覺得怎麼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