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大人的事,小孩子不管好啦。」

「哦」

小丫頭心裡,想的是好吃的糖葫蘆,還有好多好多好吃的。

耙耙,真的變好了呀!

過了一陣子,杜海平在外面叫她們娘兒倆,說買了摩天輪的票了,走了,摩天輪要開了。

蘇有容這才帶著甜甜,離開了旋轉木馬。

甜甜說,要等他過來一起去坐嗎?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此時的郭靖已經堅持不輟的修行九陰真經,降龍十八掌十幾年了。至剛生至柔,還有那十三道勁氣,他已經摸到了門檻。

所以他自信面對天下任何高手。

張子陵有元霸之力,沉舟的拳術天賦、此刻還有了九陽真經,若是給他兩三年的時間。未嘗不能和郭靖掰掰腕子。

但是現在還是太早了,不過郭靖開口了,若是連出拳的勇氣都沒有,那張子陵還不如去做個漁夫呢。

「那請郭大俠賜教!」張子陵雙手抱拳。

「小兄弟,我們就是切磋一下。」郭靖擔心張子陵緊張還安慰道。

郭靖本打算只守不攻,他只是想看看張子陵的成色。可是不想張子陵竟然擺好架勢沒有急着出手。

黃蓉見過他對付那頭野豬的時候就是這樣…

是不是哪裏不對?

張子陵很有耐心,郭靖見狀笑了起來。

眼前的少年好高的心氣啊,張子陵沒有把這當成切磋,他想要看看自己和郭靖的差距。

「小兄弟!那我來了!」

郭靖話音一落,單掌一推。

張子陵縱身回撤,鋪面而來的罡風吹的臉疼。

龍吟之聲清晰的響徹每一個人的耳邊。

這一掌籠罩着張子陵全身,此刻的他就像是大海中飄搖的小舟。

看來一招要分勝負了。

「郭大俠!小心了!」

張子陵突然出拳,楊過看來這一拳平平無奇。

但是郭靖卻十分驚喜,果然蓉兒的眼光就是好。

「靖哥哥,他力氣不小!」黃蓉擔心郭靖大意說道。

拳掌相交

張子陵直接被掀翻出去,不過他在空中調整好身形,最後穩穩的落地。

落地時嘴角滲血,楊過見狀連忙問道,「張大哥,沒事吧!」

「沒事。」張子陵笑着搖搖頭。

郭靖過來連忙將手搭在張子陵的身上,一道精純真氣幫着張子陵調理內息。他沒想到張子陵的力氣竟然那麼大,所以他最後差點沒有收住力,這才讓張子陵受了點傷。

「小兄弟好精純的內力。」郭靖收回手。

他吃驚的發現張子陵的真氣稍一運轉這點小傷就好了,不由的誇讚道。

「和郭大俠比起來,還是差遠了。」張子陵笑着說道。

「靖哥哥,子陵不錯吧。」黃蓉笑着問道。

「確實天賦了得。」郭靖由衷的誇讚。

說完他用另一手握住了,剛剛對掌用的食指。

在黃蓉驚訝的眼神中,他微微一使勁咔吧一聲,他將骨頭回正了。

剛剛張子陵那一拳竟然讓靖哥哥的手掌脫臼了?

「我剛剛大意了,不過也確實沒有想到小兄弟的拳法如此玄妙,力氣竟然這樣的大。」郭靖笑着說道。

說實話若不是他已經摸到了十三道後勁的門檻,剛剛張子陵那一拳的力道,他還真的不好卸掉。

當然這是因為在切磋,郭靖擔心傷到張子陵。若是實戰郭靖硬碰硬的一掌,管你千鈞還是萬鈞的力道,都給你破了!

「小兄弟,那今日我就教你降龍十八掌吧。」郭靖的手指只是脫臼了,回正以後就沒事了。

「好啊。」張子陵笑着點點頭。

黃蓉與楊過都沒有迴避的意思,他們兩個人站在一旁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說實話黃蓉心裏對楊過還是有芥蒂的,尤其是看到那張像極了楊康的臉。

楊過生性敏感,他何嘗感受不到黃蓉的疏遠呢。所以兩個人的聊天尬的要死。

另一邊郭靖的教學真不是一般人能接受的,大小武十有八九也就是正常的人的資質,但是遇到郭靖這樣的名師,所以才落的蠢笨的名聲吧。

「這一招叫亢龍有悔!」郭靖說完出掌。「我多打幾遍,記住了你告訴我。」

「不用了。郭大俠,我記住了。」張子陵笑着說道。

「你的天賦真不錯,比蓉兒還好。」郭靖笑着說道。「你使一遍我瞧瞧。」

真是張子陵了解郭靖的人品,若是旁人見他這麼傳授武藝,十有八九會覺得他在敷衍。

「郭大俠,發力的法門我還有些疑慮。」張子陵看口問道。

「哪裏不懂。」

張子陵問完,郭靖講得很亂。

但是他聽懂了…

「亢龍有悔!」

張子陵出掌已經像模像樣了,一個時辰郭靖傳了他十掌。

這時候黃蓉笑着說道,「可以了!子陵若是再想學就要入我丐幫了。你若入我丐幫,我不但讓你郭伯伯將降龍十八掌都傳你,我連打狗棒法都交給你。」

「這十掌已經足夠了。」張子陵笑着說道。他的意思很明顯了。

聽他這樣說,黃蓉也就沒有再說什麼。

郭靖雖然教學水平真的很爛,但是教學態度十分認真。讓張子陵將那十掌演練了一遍,看張子陵確實掌握他才滿意。

晚上他們二人在這裏用過晚飯才離去,本來郭靖打算用一個月的時間教會張子陵,可是人家一下午就都學會了。

回去了路上,黃蓉突然嘆了口氣。

「怎麼了蓉兒?」郭靖關切的問道。

「就是覺得有點可惜了,子陵那小子若是能加入丐幫,不出十年丐幫必然大興。」黃蓉認真的說道。

「我看子陵小兄弟,做事很有主意。不過他心中大義還是不缺的,所以在哪裏不重要的。」郭靖認真的說道。

「喲,郭大爺還真是深明大義。」黃蓉笑着嘲諷道。他們夫妻二人雖然成婚多年,但是感情卻一直都很好。

郭靖撓撓頭,不知該說什麼。

「真是一個傲氣的小子啊。」黃蓉由衷的感嘆道。

她讓張子陵叫郭靖與自己,郭伯伯、郭伯母,那個小子卻自始至終沒有叫過一聲。

對旁人來說能與他們攀上關係,那是天大的好事。而張子陵連一聲郭伯伯、郭伯母都沒有叫。

等他們離開以後,張子陵將十掌教給了楊過,他們二人現在就是共享武學。

翌日

他們二人剛剛修行完,正在吃早飯的時候。

趙黑虎來了…

「張少俠,這是悅來客棧的地契,還有交割契書。」趙黑虎開門見山的說道。說完兩手將文書遞給張子陵。

楊過聽他這麼說,才放下了戒備。 從愛琴海酒店出來,回家的路上。

宋娉婷忍不住輕聲的對陳寧道:「老公,其實沒有必要殺他們兩個的。」

「他們兩個,一個是項老的親信,一個是葉家的第一繼承人。」

「殺了他們兩個,恐怕項家跟葉家,不會善罷甘休。」

陳寧倒是滿臉淡然,平靜的道:「我跟項家還有葉家的恩怨已深,不在乎再舔這麼點新仇。」

「而且,他們這次竟然把報復的對象鎖定到我家人身上,鎖定到你身上,這我絕對不能忍。」

宋娉婷聞言,心底忍不住升起一股感動。

丁青跟葉文彪這些人,正是因為想要加害她,所以陳寧才大開殺戒。

衝冠一怒為紅顏!

這對男人來說,不一定是好事。

但是對於女人來說,男人願意用生命來捍衛自己,這絕對是最大的浪漫,也是最好的守護了。

宋娉婷滿眼柔情的望著陳寧:「老公,接下來,不管遇到再大的困難與挫折,我們都要一起度過,哪怕傾家蕩產,哪怕是死,我們也要一起面對,好嗎?」

陳寧感動之餘,又覺得有點怪怪的。

他沒好氣的責備道:「困難與挫折就算了,怎麼又是傾家蕩產,又是死的,你在想啥呢?」

童珂這會兒忍不住插話道:「姐夫,你都不知道,你上了戰場音訊全無,外面都謠言說你當了逃兵,表姐都不知道多擔心你呢!」

陳寧笑眯眯的道:「外面亂傳就算了,你們該不會也不信任我,該不會也以為我當了逃兵吧?」

童珂道:「我們當然不信!」

「不過,表姐她擔心你是不是在戰場上,被項家的人謀害,戰事結束那麼久,你都沒有跟家裡聯繫,部隊那邊也打聽不到你的任何消息,你說我們能不擔驚受怕嗎?」

陳寧聞言,望向宋娉婷,眼睛里多了一抹歉疚。

他輕聲的道:「老婆,對不起,我因為一些特殊原因,戰事結束之後,沒有能夠跟你及時聯繫,讓你為我擔驚受怕了。」

宋娉婷緊緊的握著陳寧的手,與陳寧目光對視,溫柔的道:「我理解!」

「所以我剛才跟你說了,希望以後有什麼事情,你不要獨自去扛,有什麼困難,我們一起承擔。」

「我什麼都不怕,我最怕的是有什麼事你背著我一個人去扛,你出事了,我卻絲毫不知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