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打又不好打過去,畢竟是秦寒父親家的客人,罵也不會罵,只氣得拉著眼看就要爆發的秦寒往門外走。

「秦寒,不要理這個老妖婆,咱們回去吧。」她用秦寒能聽見的聲音低聲說。

「秦寒!看看你都跟些什麼人鬼混?這種女孩子以後不準領到我面前!」身後傳來秦兆明的怒斥。

秦寒忍了忍,轉身跨出屋子,幾步便走出院子。

衛小米小跑著跟在他身後。

兩人默默回了家,秦寒進了樓上一個房間關上了門,任憑衛小米敲門也沒開。

衛小米總覺得,秦寒一定在屋裡哭了。

天快黑,胖子和毛彬彬才開車回來,抱著一摞筆記本電腦,還有一箱子充電寶。

「寒子!這下咱們晚上有樂子了。」胖子嘿嘿笑道:「我買了幾個電腦,你和衛小米一人一台。」

毛彬彬笑道:「胖子挑了好多台筆記本,才找到這幾個。」

他把電腦打開,指點衛小米道:「這台電腦裡面存有好多小說,賣電腦給咱們的是個女大學生,特喜歡末世小說和末世電影,在筆記本下載了幾十部這類小說,正好拿給衛小米看。」

他又指著另一台筆記本說道:「這個裡面有好多單機遊戲,給你玩吧。」

「我和胖子也留了兩台,嘿嘿!沒想到這麼好的筆記本竟然只花了四十個晶核就買到了。」

毛俊在旁羨慕的不行,圍著毛彬彬直打轉:「彬彬,我的呢?」

。 與此同時,身在米國的楊雪梨忽然從夢中醒來。俏臉上的汗水伴隨着她呼吸掉落在床上,她卻迷茫的只顧著發獃。

自從精絕古城回來她感覺自己越發奇怪了,每次都做同一個夢,她可以肯定這和精絕古城有關。

還有每次都能夢到那個男人,從一開始的一個星期夢一次到三天一次,現在已經一天一次了,她的心裏已經都是那個男人的影子了。

她對葉浩初是有好感,但絕對沒有上升到會夢到和他做春夢的地步,而且就算有一次也算正常,哪有她這樣發展到每天夢到的?

那個該死的混蛋,該死的精絕女王,到底給自己下了什麼咒?還有葉浩初後來和精絕女王到底說了什麼?

看來只有回國找他問問了,想着這些,楊雪梨立馬就去訂回華夏的機票。

隨後的幾天裏,胡八一和胖子去準備裝備了,葉浩初自己難得清閑在家裏,沒事就晒晒太陽,找大金牙吹吹牛。

這天葉浩初在院子裏,躺在太師椅上曬太陽,不知睡了多久,感覺面前一黑,被什麼東西遮住了陽光,隨後入眼的是那火辣的身材,再抬頭一看原來是楊雪梨這妞。

「喲,雪梨來了?怎麼,在米國還好嗎?」葉浩初躺在椅子上悠閑道。

楊雪梨沒回葉浩初的話,眼睛看向四周道:「老葉,你這置辦的房子夠大啊!沒少花錢吧?」

「沒多少錢,再說了錢乃是身外之物,只要自己住着舒服就夠了。」

楊雪梨聞言翻了個白眼,開口道:「怎麼,不請我進屋子坐坐?」

「哦,我差點忘了,進屋坐。」葉浩初聽后從椅子上起來開口道。

葉浩初倒了杯茶給楊雪梨,開口道:「怎麼忽然從米國回來了?」

楊雪梨聞言直接看着葉浩初,開口道:「你做的好事你會不知道??」

葉浩初聽后一愣,錯愕的開口道:「這和我有什麼關係?有什麼事你就直說。」

嗯?這種做春夢的事能說么?說了不得被笑話死!楊雪梨岔開了話題,開口道:「聽說你知道了雮塵珠在哪?」

「你消息挺靈通的嘛,見過了老胡和胖子了吧。」

楊雪梨點了下頭:「嗯,見過了,這是我祖上留下來的一塊龍骨,記載着和雮塵珠有關的事情,你看看吧。」

楊雪梨說話時已經將包中的龍骨拿了出來。

葉浩初拿着龍骨看了一眼就放下了,他知道這龍骨記載了雮塵珠的位置,但現在已經沒用了,他已經知道雮塵珠就在獻王墓里。

「這龍骨不需要了,雮塵珠就在雲南獻王墓里。過幾天我們就會出發雲南,你去嗎?」

楊雪梨聞言疑惑道:「不是,老葉你和我說句實話,你到底是怎麼知道雮塵珠在獻王墓,還知道獻王墓在哪的?你可千萬別再說你是猜的?」

「那你還是當我猜的吧!而且我知道的不多。當然你要是不願意來,想順着自己的線索找也隨你。」

楊雪梨聞言瞪着葉浩初,憤怒的道:「你就一直這麼跟女孩子說話的嘛?混蛋!」

楊雪梨說完轉身就走,留下了一頭霧水的葉浩初,我說什麼了么?

就在葉浩初懵逼的時候,楊雪梨到門口又停了下來,轉頭問道「什麼時候走?」

呵!女人,還不是得跟着走。

「就這幾天,對了,不用我給你接個風么?」,

葉浩初話剛落,卻見楊雪梨又回來了,把包一放的她直接開口道:「滿足你,等下順便叫上胡八一和胖子他們。」

「……」

女人都是這麼複雜的?不是說好要走的么?怎麼又變卦了?

葉浩初無奈道:「我們走吧,去叫上老胡他們。」

當一行人來到新月飯店后、很快就驚動了這裏的老闆尹仙月。

楊雪梨吃驚的看着上面的菜單開口道,「我的天,這家飯店的菜這麼貴么?。」

說着楊雪梨想到了什麼,今天她要宰人泄憤,想到這裏她立馬露出了開心的神色:「來來來,你們點菜啊!尤其是你胖子,今天隨便吃,別看菜,就看着價格點就對了。我在米國這麼多年得出一個結論:越是好吃的也就越貴,所以點貴的就對了。」

葉浩初聽后愣了下,這娘們要不要報復的這麼明顯?不過也隨她去吧,以他現在的身家在新月飯店吃一年也吃不窮。

就在這時,尹仙月在聽奴推開門後走了進來,她恰巧聽到了楊雪梨那句話,笑着開口道:「這位小姐說的沒錯,我新月飯店既然定了貴的價格,那麼它就必然有它貴的價值和味道。聽奴,去將最貴的菜都送上來一份!」

「是,主人!」

尹仙月看向葉浩初道,「葉先生,要不要看看聲聲慢?這樣也利於她從小熟悉你。」

葉浩初聞言,覺得也有道理便開口道:「那麻煩尹老闆了。」

「聽奴,去把聲聲慢帶來。」

5分鐘后,聽奴帶來個五六歲的小女孩,小女孩長的很可愛,臉肉嘟嘟的,讓人忍不住想捏一下。

葉浩初走到聲聲慢的身前,蹲下身子,摸了摸後者的小腦袋溫柔道:「你就是聲聲慢嗎?長的真可愛!」

聲聲慢因為這些天經常看着葉浩初的照片,所以認識他,怯怯的道:「你是主人嗎?」

看着葉浩初點頭后,聲聲慢開心道:「謝謝主人誇獎聲聲慢。」

「葉先生,這孩子特殊,現在還不能和人待太久。」尹仙月這時道。

葉浩初聞言理解的點了點頭。

聽奴帶聲聲慢走後,尹仙月繼續開口道:「人我先幫你養著,等長大了你再來領。」

「好!」

「那我就不打擾各位用餐了。」

看着尹仙月走後,楊雪梨開口道:「老葉,這什麼情況?那個小女孩是怎麼回事?

是我楊雪梨不夠美?還是身材不夠好?難道還是葉浩初有什麼特殊癖好?戀那什麼?

胖子最愛科普,聞言笑着開口道:「這你誤會老葉了,老葉是想要聽奴來着,就是那個耳朵。這小姑娘的聽力超厲害,不是我跟你吹,假設我們在樓上,她們在樓下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胡八一此時也開口道:_「我猜老葉是想培養個人跟他一起干吧,有這麼一雙耳朵,做什麼事都方便多了。」

原來是這樣么?看來是我誤會他了,不過怎麼感覺葉浩初就是那樣的人呢?

然而就在這時,葉浩初卻開口道:「其實你們雖然猜到了一點,但主要還是我對她有意思……」 禾古也是在一旁開口稱讚道:「王兄是真的有本事,說真的,我從來都沒有見過有人,能跟王野一樣這麼厲害的,有時候,我感覺王野的人生,從一開始的時候,就是開掛的!」

禾古的話,令王野的師姐們,都是點了點頭。

他們對禾古的這句話,深有同感。

要不然的話,為什麼王野在小的時候,他們一起學習的東西,他們都很難將其掌握,但是王野一個人,卻是能自己一個人學許多東西,並且還將這些東西,都給掌握了。

這一場宴席,舉辦到很晚才結束。

而在宴席結束的時候,趙敏就已經醉的不像樣子,畢竟,《我的贅婿老公》這一部電視劇,可相當於是王野專門為了她而進行拍攝的。

趙敏的心中,可謂是非常高興,所以在喝酒的時候,壓根都沒有克制,基本上是有多少,就直接喝多少。

「小師弟,來,咱們來繼續喝!」

趙敏站起身,盈盈小腰靠著桌子,端起桌子上的酒杯,朝王野那邊所在的方向走去,只是剛剛沒走兩步,趙敏就一個踉蹌,差點兒栽倒在地。

王野慌忙上前,將趙敏給攙扶住,趙敏眯著醉醺醺的眼睛,看著攙扶住自己的王野,朝王野開口道:「來,王野,咱們再繼續喝,今天晚上,咱們就在這裡不醉不休!」

王野聽著趙敏口中所說出來的話,整個人臉上,都有些無奈。

不醉不休?

你都已經喝醉了!

再繼續喝的話,都已經不僅僅只是不醉不休了,而是直接需要將你給送到醫院洗胃了!

對王野來說,喝這些酒,並沒有太大問題,就跟喝水一樣,但對趙敏她們來說,喝太多的酒,是真容易出問題的。

方霏霏攙扶住喝醉的夏清心,朝王野開口道:「王野,你將趙師姐給帶回去休息吧。」

其他人也都喝醉了,都需要有人攙扶,目前來看,就只能讓王野將趙敏給攙扶過去了。

「行。」

王野應了一聲,直接帶著趙敏一起,朝趙敏所居住的地方而去。

本來,王野是想要讓趙敏跟自己、蘇婉卿、方霏霏他們一起住的,但趙敏以怕打擾王野跟蘇婉卿、方霏霏的自由生活拒絕了。

自己一個人在外面買了房子,自己住。

開著譚龍的車,王野看著副駕駛座上好像睡著一般的趙敏,在心中思索著,自己明天還是需要買一輛車才是。

自己的世爵C8,在四十九轉山上的時候,就已經被狙擊槍手給解決掉了,自己總不能一直開別人的車。

來到趙敏居住的樓下,王野剛想要下車,就察覺到一絲不對勁。

他能察覺到,在暗處,有許多人都將目光放到了他這邊所在的方向,並且這種尾隨的感覺,他從在將趙敏從方氏酒店中接下來的時候,就已經感受到了。

並不是打算偷襲他們的人。

而是娛樂圈中的狗仔們。

這些狗仔隊們,在長期的經驗下,就算是跟蹤的本領都很強大,但他們這些跟蹤的本領,在王野看來,都像是明晃晃的跟在後面,完全暴露在王野的視野當中。

王野將車打開。

直接從車上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