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這些人看到貪狼如此兇猛,便有人將目標轉到葉一鳴身上,朝著葉一鳴攻擊過來。

可是他們並不知道,葉一鳴才是最猛的那一個啊!

葉一鳴面色冰冷,手中已經有銀針出現,他不想和這些人再浪費時間。

這些人已經朝葉一鳴衝過來,可是葉一鳴抬起戴著白色手套的左手,一把銀針夾在手中,看似輕輕一甩,手中的銀針全部飛出去!

圍著他們的十幾個人身體同時一僵,葉一鳴的銀針已經全部貫穿他們的額頭。

一連串的噗通聲,十幾人全部倒地。

貪狼本來正打得進行,可是被葉一鳴這一下,撇了撇嘴:「老闆,正開心呢,就不能讓我多玩會兒。」

葉一鳴瞪了一眼貪狼。

「現在不是玩的時候,走,去金家。」

葉一鳴聲音變得冰寒,不用想都知道,這些人絕對是金家人派來的!

可是貪狼卻是開口說道:「老闆,不能就這麼去!」

「這件事牽扯太大,我們就算要去金家也得跟這邊的軍方上報一番,畢竟您現在身份……」

貪狼說到後面沒有說下去,葉一鳴皺了皺眉,他知道貪狼想說什麼,畢竟他不是軍主了。

「行,那你先將情況彙報,我們等那邊的回復。」葉一鳴沉吟道。

貪狼沒有多廢話,將事情彙報給省城這邊的軍方。

而此時,省城軍區的一間辦公室里,一個肩扛三顆金星的中年眯著眼。

「金家涉及和國外勾結,還有非法人體實驗?」

這中年輕聲說著,身前一個士兵立刻躬身。

「是的,那邊是這麼彙報的!」

「好了我知道了,我會跟上面彙報然後處理的,你下去吧。」

中年沉聲說道。

士兵退下后,辦公室中只有中年一個人。

「家族竟然暴露了。」中年眯著眼。

他其實就是金家人,但又不算是金家人,他是金家的養子,但只有家族的人知道他的身份,其他人沒人知道。

他叫溫瑞,現在乃是省城軍區的一位大佬級人物,但他還有另一個名字,金瑞,只不過這個名字,只有金家人知道。

溫瑞沉思了一番,眼神不斷閃爍,片刻后拿出自己手機撥了一串號碼。

「金家涉嫌賣國罪,證據確鑿,現在立刻帶人將金家人全部斬首,所有財產全部沒收充公!」

。 行至瓊熒身邊,艾九清感慨的看了眼站在車隊前的小皇帝——自己養大的鷹,會飛了。

從袖中抽出匕首,艾九清雙手呈遞「還望皇上收下。」

這匕首小巧的很,收在袖中也不算是累贅。

瓊熒挑眉,難道他不該說一堆讚美匕首的辭彙嗎?

抬手接過匕首,瓊熒愛不釋手的把玩了下,也不再多言,只飛身上馬。

【這就是你說的欲行不軌?】

瓊熒逗著零零。

零零訕訕一笑,縮在她的肩頭沒敢吭聲。

「皇上——」

一襲天水藍襦裙的玉婉兒小跑著撲來,聲音哀婉凄切,聽得瓊熒還以為自己得了不治之症。

她怎麼來了?

「陌州艱險,婉兒願隨皇上前往!」玉婉兒哭的楚楚可憐,站在那裡宛若隨風搖曳的白蓮。

她也不知為何,總覺著此行自己若是不去,便會失去什麼對自己極度重要的東西。

雖然讓她與皇上這個喜歡男人的變態同游實在是太過委屈,但她也願意暫時忍一忍。

「玉妃娘娘對皇上當真是一片痴心…」艾九清輕飄飄地丟出這麼一句話,臉色難看極了。

連他都不能陪著她去陌州,這個女人憑什麼插一腳?

「九清哥哥、九清哥哥怎麼會這麼想?」玉婉兒捂著心口,臉上滿是受傷的神色「婉兒只是憐惜災民罷了。」

面無表情的看著這一對狗男女,瓊熒在心中給艾九清記上了一筆。

當著她的面勾搭她的妃子,好!很好!

「看來這幾日玉妃還沒學會規矩。」瓊熒記完賬,轉而對著玉婉兒冷冷地說。

今日本是黑雲壓頂的陰雨天,卻在霎時間雲銷,陽光從湛藍的天空中灑落,照在玉婉兒的身上。

【看!佛光!】

零零興奮地叫了一聲,這就是原劇情的力量啊!

瓊熒翻了個小白眼,抬手打了個響指,立時黑雲以比散去時更快的速度回到眾人頭頂。

【沒了。】瓊熒一本正經的道。

零零緩緩打出一個『?』,聲音里都帶上了哭腔。

【大人!咱們不是說好了不許使用力量的嗎!】

瓊熒狐疑的看了它一眼【朕沒用啊!】

而後她又補了一句【誰同你說好了?】

立在瓊熒身後的陸鴻看到玉婉兒,頓時心神震蕩——

這樣一個柔弱的女子,竟願意前往災區那般危險的地方!

難道她便是那上天派下來的普度眾生的佛嗎!

若她隨行,那我一定要保護好她!哪怕拼盡一切也在所不惜!

陸鴻在心中暗暗立誓。

「皇上,婉兒知曉皇上擔心婉兒安危,但婉兒是真心想追隨皇上前往陌州的,還請皇上准許婉兒同行。」

玉婉兒含情脈脈地看向小皇帝,心中滿是感嘆,她都這麼說了,皇上應該會答應吧?

丞相忽而噗通一聲跪倒在地「皇上,玉妃娘娘菩薩心腸,可歌可泣,還望皇上准許!」

眾大臣亦是跪倒在地,齊齊替玉婉兒請願,氣勢恢宏,和當初阻攔瓊熒去陌州的架勢有的一拼。

「後宮不得干政,玉妃逾越了。」瓊熒平淡的開口,目光冷清。

話說回來,玉婉兒到底是哪裡來的臉,一次又一次再一次地提出要去陌州?

「你肩不能扛手不能提,又身嬌體弱,只會拖累車隊進度。」

玉婉兒臉上一白,尷尬的立在原地,眼中水光匯聚「婉兒、婉兒…」

「皇上,左右慢不了多少。」

玉大人站出來。

他雖然也不忍女兒去那種地方,但這是女兒的心愿,他一定要幫著完成!

「陌州形勢嚴峻,我等慢一步,不知有多少家田被毀!有多少百姓餓死!病死!累死!朕恨不得縮地千里!玉大人卻說『左右慢不了多少』?」

狹長的鳳眸中淬著寒霜,凌厲的氣勢直朝著這一對父女而去。

「朕的朝堂,怎會有爾等草菅人命的官員!」瓊熒冷哼一聲,不顧眾人反應,對著車隊喝道:「全速前進!」

連隻言片語都不再留下,隨著滾滾煙塵急行而去。

黑雲再散,刺目晨光絢爛。

【大人~還滿意嗎~】零零貼在瓊熒肩頭討好的笑著。

瓊熒嘴角微抽,含糊的應了一聲。

【那大人呀~以後這種小活就交給零零好不好呀~】

遙看車隊中那抹漸遠的明黃,艾九清立在巍峨的城牆上,滿目溫柔。

縱使她疑他、防他、厭他、惡他甚至害他,只要她還坐在那龍椅上一日,他便心甘情願囚於金陵,伴其左右。

回身看了玉氏父女一眼,艾九清神色漠然「玉氏藐視君上,回府自省,且等皇上歸來后再一併處置。」

「九清哥哥?」玉婉兒難以置信的看著艾九清。

怎麼會這樣?

艾九清蹙眉,若不是之前看小皇帝對這個女孩兒不錯,他才懶得應付。

沒想到竟是個這般拎不清的。

「帶下去!」

「王爺!」

無視哭嚎著被拖下去的玉婉兒,小喜子捧著聖旨,恭順地道:「皇上密旨,王爺接旨。」

艾九清微訝,一撩袖袍帶領相送的眾大臣跪倒在地,抬手接過聖旨。

一直到回到勤政殿,他才謹慎的將聖旨打開,頓時目露異色,錯愕的看向小喜子。

「喜公公確定聖旨無措?」

小喜子被嚇了一跳,立時跪倒在地,苦笑著道:「王爺,這聖旨是皇上親手交給奴才的,怎會有錯?」

只是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樣的聖旨,竟叫素來風輕雲淡的攝政王露出這樣的神情來。

飛速的將聖旨捲起,一股暖流自心口匯聚。

想到近日發生之事,艾九清嘴角瘋狂上揚,一個荒唐至極的想法難以控制的浮現在腦海中——她,是不是願意信我了?

【叮,目標好感度+5,當前好感度85。】

零零機械的報數,又覷了眼策馬疾馳的瓊熒,默默地把播報器關了。

頗為嫌棄地嘆了口氣,零零滿心的惆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