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盛柏聿好像回來了。

她還以為盛柏聿會幹脆在公司里睡一覺。

喬瑜轉了個身,果然看到了盛柏聿的那張冷峻的臉,呼吸平穩,顯然還在沉睡。

喬瑜輕輕翻下床,不過一個小小的動靜,床上的男人已經清醒了過來。

喬瑜不知道是想起了什麼,突然說道,「你什麼時候有時間?你身上的毒我已經有了些猜測,但我不確定,所以打算帶你回我外祖父家一趟。」

「等我忙完這些事情,有時間的話我會通知你。」

男人說完,又看了她一眼,「如果你很無聊的話,可以叫傭人帶你在盛家走一走,這裡基本只有我和爺爺住。」

「好。」

兩個人沒有多言。

盛柏聿大概是真的很忙,起床洗漱完后便接到了一個緊急電話,早餐也沒有吃,便是走了。

喬瑜倒是覺得沒有什麼,一旁的盛家老爺子以為她受了委屈,「瑜丫頭啊,等柏聿晚上回來,我幫你教訓一頓,讓他陪著你。」

喬瑜尷尬的笑了笑,謝過了盛家老爺子。

她巴不得盛柏聿不要在家。

喬瑜皺著眉,她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她不能再和盛柏聿睡在一張床上了。

雖然床足夠大,兩個人也隔得夠遠。

但是喬瑜怕她晚上睡覺的時候,不小心對別人動手動腳就糟糕了。

可是盛柏聿一直都是半夜回來的,以至於沒有機會說。

她一定要找到一個機會說。

她可以『婚前同居』,但不接受睡著一張床上。

喬瑜和盛家老爺子說完話后,上了樓,突然聽到了一個淺淺的說話聲音。

「我已經打聽好了,現在盛柏聿不在家。」

喬瑜心中一凜,輕手輕腳的退後了幾步,縮在一個角落裡聽著那人說話聲音。

嗓音有些熟悉,卻想不起來是誰。

「……這樣真的不會被人發現嗎?」

「好……」

「……什麼時候過去?」

大概是說話的人害怕被偷聽到,說話的聲音越來越低,尤其是關鍵的地方。

喬瑜挑眉,她可以明白這件事情有關於盛柏聿。

過了一會兒,那道說話的聲音才徹底沒有了。

喬瑜才走了出來,進了盛柏聿的房間,發現昨天的傭人正在打掃衛生。

傭人看到喬瑜,微微低頭,打了個招呼,「喬小姐。」

喬瑜面上微微頷首,心裡卻驚濤駭浪,這個傭人的聲音不就是剛才聽到的聲音嗎?

喬瑜坐在一邊的沙發上,一邊喝茶,目光一邊微微打量著這個面容普通的傭人。

她身體中等,面容雖然普通,唇畔上卻永遠掛著笑容,看起來就像是一個老好人,沒有什麼殺傷力。

喬瑜收回了目光,好一會兒才道,「你叫什麼名字?我昨天也見到你在這裡打掃衛生了,你是只負責打掃柏聿的房間嗎?」

那名傭人似乎沒有想到喬瑜會和她搭話,臉上驚喜無比,「我叫宋麗華,我平時的確是只打掃盛大少爺的房間,一般都只有我能夠進去,但是不能久待。」

喬瑜點點頭,盛柏聿既然能讓宋麗華在這裡打掃房間,想必應該是允許了的。

只是沒想到這個貼身傭人似乎背叛了盛柏聿?

她要不要把這件事情告訴他呢?

喬瑜又問了幾個無關的問題,怕打草驚蛇。

等晚上的時候,盛柏聿並沒有回來。

喬瑜想到和他分床的事情都沒有機會說,她又憑什麼告訴他?

過了幾天後。

喬瑜一直都沒有見到盛柏聿的人。

她這幾天都有意的跟蹤宋麗華,意外的發現竟然和盛謹有關。

喬瑜瞭然,這件事情定然和她有關係。

因為盛謹一直都想要拿到她的中醫秘籍,只是他賄賂盛柏聿的傭人做什麼?

喬瑜微微眯了眯眼睛,眸底閃過一絲狡猾,既然如此,那隻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轉眼間,就到了一月一度的月考時間。

以前的顧禎,是抱着破罐子破摔,橫豎都是一刀的態度,對於考試沒有絲毫的緊張感。

現在的顧禎,有了考進全班二十的目標,坐在考場上,卻總有些坐立不安。

第一場語文考完……

周陽找到顧禎,問道:「第一二三道選擇題你都選的啥?」

顧禎想了想說道:「我選的是BBC吧!」

周陽一愣,隨即嚎啕大叫:「啊?!不會吧,完了完了,我選的ACB,感覺語文要完了啊。」

顧禎拍了拍周陽的肩膀,嘆了口氣,安慰道:「沒關係,說不定我的也有錯呢。」

說完,他轉頭又對姜夢兮問道:「前三道你選的什麼?」

姜夢兮很簡潔的說道:「DAD。」

顧禎和周陽面面相覷。

「……所以,咱們一道題一樣的都沒有?」

顧禎語氣有些憂鬱。

「……所以,咱倆前三道全錯?」

周陽接話道。

「不,不可能!說不定姜夢兮出錯了呢!」

顧禎內心深處突然升起了幾分的僥倖。

姜夢兮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用一種自信的語氣說道:「收起你那不切實際的幻想。我語文成績從來沒有下過145,基本上在148左右徘徊。而我的語文選擇題,容錯率0%。」

顧禎沉默了……

周陽也沉默了……

兩人似乎都在沉思,生而為人,我很抱歉?!

……

接下來的考試,顧禎再也沒有問過姜夢兮關於考試當面的問題。

直到當考試結束,對過答案之後……

顧禎看着卷子上的眾多紅叉叉,內心顯然有些抓狂!

不過……

相比於之前,顧禎覺得這成績還是有些進步。

姜夢兮也翻了翻顧禎的卷子,摸了摸精緻的下巴。

她沉思了一陣,最終認真的說道:「你這成績……還是不行啊!」

「唉!」

顧禎哀嘆一聲,無奈的說道:「我也沒辦法啊!總是感覺學不會!」

「咱倆身為男女朋友關係,大學自然是要在一起的。出國留學想必你也是不願的,所以你覺得咱倆上京都大學如何?」

姜夢兮似乎永遠都考慮的這麼長遠。

顧禎:「???」

他一臉的奇怪問道:「你覺得,我能上京都大學?」

姜夢兮一張俏臉微微上揚:「怎麼不能?既然你自己不行,所以只能由我來幫你?」

「你幫我?」

「對!我決定了!從今天起,我給你補習!」

姜夢兮直接拍板決定道。

「不行不行,哪來的時間?」顧禎志搖頭。

「就放學后啊!」

姜夢兮想了想,說道。

顧禎有些猶豫說道:「那……我想回家吃飯怎麼辦?」

姜夢兮氣急:「所以你就是不想跟我待在一塊對吧!」

顧禎看着姜夢兮微微握緊的小拳頭,有些慫了:「不是我不想,就是害怕我媽不讓啊!」

「哼~那你等著。」

姜夢兮突然笑了起來,拿出了手機,撥打着一個電話號碼。

顧禎一愣:「你在幹嘛?」

「給你媽打電話啊!」

「你從哪來的我媽號碼?」顧禎懵了。

「上次文藝匯演,你媽給我的啊!」

「不是,你……」

不等顧禎說話,電話接通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