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這是方宇的聲音。

「你!我不服!換個遊戲!」

這是文才的聲音。

「呵呵,換個遊戲你也不是對手,讓開,讓我和他比!」秋生插嘴道。

這仨人,被關起來后百無聊賴,剛吃完包子,這不知道從哪撿了個石子,在地上玩起×了。

「救……救……救命……救命啊!」

阿威這一停下,差點一口氣沒上來昏過去,他跑的急,停的也急,當場就岔氣了。

「怎麼了?」

本來閉目養神的九叔睜眼,炯炯有神的看向正扶牆喘氣的阿威。

「有……有……」

他話還沒說完,九叔急忙喊道:「閉氣!」

閉氣?

什麼意思?

阿威下意識的就想問。

可一看方宇、文才、秋生三人驚悚的表情,他瞬間意識到了不對勁!

要說阿威這人,確實不是好人,但偏偏就是這樣的壞人,命格還賊硬!

他下意識的,彎了下腰。

這一「鞠躬」,正好躲過了身後殭屍的利爪!

「閉氣!殭屍是通過氣才能看到人的!」九叔急忙提醒道。

就算這阿威不是什麼好東西,那也不能見死不救。

這就是九叔做為一名道士的原則。

閉氣!閉氣!

阿威迅速屏住呼吸!而他身後那殭屍,也停下了動作,它疑惑了一會兒,又盯上了牢房裡的師徒四人,直接一爪子掃了過去!

爪子和鐵牢碰撞發出了「叮叮噹噹」的聲響,阿威這時候還彎著腰,聽到動靜,他一個狗吃屎,躍到了牆角。

再回頭看向這隻殭屍,阿威血都要涼了!

長牙!

官帽!

清代官服!

官服上,還有隻代表九品文官的練雀。

這是一隻貨真價實的殭屍!

牢房裡,方宇看著這隻殭屍有點發懵。

這……

這不是李村那隻「上房揭瓦」的傢伙嗎?

怎麼跑鎮上了?

「滋啦滋啦!」

指甲刮著鐵柵欄,這殭屍似乎智力不低,它用指尖發出刺耳的鳴叫,陰狠地眼神死死盯著方宇!

它聞的出來,眼前這傢伙就是戲耍它,還朝它吐痰的那個可惡的雜種!

「嗷嗷!」

它嚎叫著,像是在訴說著什麼。

九叔精通屍語,當然聽懂了這隻殭屍在叫什麼。

「你惹過它?」九叔碰了下方宇腰間。

「啊?也不算是我惹它吧……這傢伙半夜衝進了義莊想咬我……對了!它還把義莊里座椅板凳都掀翻了!毛筆被它踩壞一根!硃砂撒了一地!屋子裡亂成了一片,連屋頂的瓦片和雞圈裡的一公一母兩隻雞,都被它嚯嚯死了!」

九叔很想問一句,你咋看的這麼仔細呢?兩隻雞的公母你都知道?

殭屍得虧是聽不懂人話,不然得氣瘋。

好傢夥甩鍋也不帶這麼甩的!

「師傅,怎麼辦啊?這殭屍不會把鐵欄杆給抓爛吧?」一旁文才縮在角落裡,也不敢看這殭屍一眼。

因為他已經認出來了,這就是在李村讓他差點嗝屁升天的那隻殭屍。

當時,李村長在地上躺著,就是這隻殭屍不知道從哪出來,把他給咬了。

至於李村行屍殭屍謎雲,還得事後再表,現在,最主要得還是阿威隊長這傢伙如何逃脫。

顯然,在大牢中的九叔四人還算是比較安全。

那殭屍無非也就是在那裡無能狂怒。

相對比李村義莊的鐵門,這警察廳的鐵牢,要靠譜不少。

甚至殭屍都已經把它那沾滿了陰氣的指甲蹭的吱哇冒火星了,可依舊無法將大牢給破開。

殭屍也是分等級的,這隻殭屍,只是傳說中比較低級的那類殭屍。

它是一隻白僵,是因死不瞑目而怨氣聚集至咽喉,它能吸收月亮能量、陰氣。

屍體會因染上屍毒或極陰之地的陰氣,從而變異,屍變成為殭屍。

白僵說白了也就是最普通的殭屍,它全身白色,連毛色也一樣,非常容易對付,它極怕陽光,智力也不太高。

但這隻殭屍的智力,好像是高了那麼一點。

如果不高的話……

它也不至於現在想起來剛剛無辜消失的阿威隊長了…… 中年掌柜抱拳:「塵先生,失敬。請問你賣什麼。」

羽塵:「你怎麼稱呼?」

中年掌柜:「我叫巫晃。」

羽塵:「哦,巫掌柜。請幫我看看這瓶丹藥是什麼價。」

羽塵隨手拿出一瓶丹藥,放在桌面之上,讓巫掌柜鑒定。

巫掌柜拿起這瓶丹藥,打開瓶塞,放在鼻尖聞了聞

一股濃郁的靈氣撲鼻而來。

不用仔細鑒定就知道這是品質最上層的丹藥。

巫掌柜臉色微變,對羽塵有了一絲敬畏之心:「這是二品增功神丹,品質在130以上,閣下真是深藏不露,竟然能煉出如此品質的丹藥。」

羽塵:「過獎。」

巫掌柜:「你這丹藥賣多少錢。」

羽塵:「你開個價。這種品質的丹藥,我還有很多,二、三的都有。四品的也有一顆。」

「還有很多?四品丹藥也有?」巫掌柜立刻意識到眼前的是大客戶,不禁咽了口口水。

他招了招手:「來人,給這位塵先生上茶,用最好的『太平猴魁』。」

太平猴魁和大紅袍一樣,是頂尖的茶葉,極其稀少,價值不菲。

泡出來的茶水被人稱之為「液體黃金」

極其奢華。

羽塵也不客氣,端坐着,拿起夥計端過來的茶,就喝了一口。

就等著巫掌柜開價。

巫掌柜估算了一下:「這瓶增功神丹,一共五顆,價值一萬五千兩。」

「什麼?」羽塵愣了一下。

巫掌柜開出的價竟然還比梅涼心高了二千兩。

羽塵心中暗罵:「梅涼心這個死奸商,果然是沒良心。本以為大家那麼熟了,他不會耍小手段。原來他還是把收購價格壓低了。」

梅涼心這招就是傳說中的殺熟客。

巫掌柜見羽塵面露不快,還以為自己價格開低了,連忙解釋說

「我只是估算了一下,具體價格還得請店裏的鑒定大師鑒定之後才知道,可能還會再加一千兩左右。也就是,一萬六千兩。」

羽塵略微點頭:「嗯,這個價格可以。」

巫掌柜小心翼翼得問:「假如你對收購價錢滿意的話,那請問塵先生,你身上其他的丹藥,能否拿出來給小的看一下?」

羽塵也不再藏着掖着了,直接把所有的丹藥和神符,全都放在桌上。

巫掌柜看着目瞪口呆,周圍的夥計們也紛紛側目。

天啊,都是二、三品的丹藥。

這品質,絕對是頂尖的。

還有一枚大顆丹藥還散發着光芒。

如無意外,這就是四品丹藥吧。

巫掌柜深吸一口氣,盡量掩飾自己興奮的眼神,微笑說

「塵先生,不好意思,我只能鑒定一、二品的丹藥,三品以上的丹藥,還得請幕後的大師來鑒定。」

羽塵微微點頭:「你去請,我等你。」

巫掌柜匆匆茫茫跑進了幕後,去叫鑒定大師了。

羽塵也不急,只是慢慢品茶,等待那位鑒定大師的到來。

不一會,巫掌柜回來了。

身後跟着一男一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