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玉天恆拖着殘存不多的理智,擋在氣流面前。

「第四魂技——雷暴」向前方釋放出大量且密集的雷電攻擊,遠程群體攻擊技,附帶麻痹效果。

雷不一定能擋住風,但一定可以擊穿空氣,在麻痹了對方前排三人時。唐三等人也終於完成了。六位一體魂力融合技,把六個人的魂力灌入一個人身上,打成短暫的境界突破。需要強悍的身體強度和高超的魂力控制能力。雖然玉天恆的身體勉強也承受的住,但是他釋放魂技,魂力太過狂暴,根本無法控制釋放。

唐三的藍銀草,包容萬象,因為太低級,所以不會拒絕任何高等級的力量。眾人的魂力轉移到唐三身上,溫和的玄天功像是可以化解異種內力一樣。不過,他的身體強度,也只能增幅如此了。承受不了第七個人玉天恆的魂力。

唐三睜開雙眼,身後幾人已經沒有魂力,身體虛弱。幾人跳下擂台,玉天恆徹底不管了,剩下的理智沖入地方陣地。唐三運起鬼影迷蹤,他現在的魂力波動達到了五十六級魂宗。配上他的詭異身法和擒拿手法,躲過一次次攻擊,再搭配藍銀草拖拽拉扯。

很快場上就剩下火舞和風笑天,玉天恆也脫力倒下。二人對視一眼,喊道「武魂融合技——」

唐三暗道不好,沖向火舞。火舞使用抗拒火環,唐三故技重施。把自己甩高,越過抗拒火環的推力。

「第一魂技——風刃列陣」半空中無處借力,唐三一個鷂子翻身。藍銀草快速護住自己。

「有些失誤無法犯兩次!魂技融合技——火舞旋風!」風笑天聲音還未落下,和火舞準備好的攻擊就撲面而來。風笑天和火舞才合作不久,哪裏容易用出武魂融合技,剛剛就是詐唐三的。不過風助火勢,勉強能用一個魂技融合。

巨大的火龍捲在空中爆炸,燒灼著唐三的褲子和藍銀草。唐三吐出一口殷紅的鮮血,火舞魂力消耗過多也暈了過去。

『不行,魂力融合技快到極限了。得速戰速決。』唐三感受着自身的狀態。

風笑天也已經消耗大量魂力,但更不能讓唐三緩過勁來。

「第三魂技——疾風雙翼」

「自創魂技:疾風魔狼三十六連斬!且隨疾風前行!」

「什麼!?」xN聽到自創魂技,無數人震驚。他才多大啊,但是知情人更加惋惜。最該修鍊的年紀錯付了自創魂技。

背生雙翼的風笑天,雙手在魂力的加持下化為利爪,瞬間從唐三身前,攻向他的身後。匆忙之間唐三感覺胳膊被一股巨力擊中。

「還沒完吶!」風笑天的身形越來越快,極致的速度沖向唐三的身軀。

紫極魔瞳運轉到極致。

『力量上沒辦法硬拼!既然這樣!』唐三的手上出現了昊天錘。鎚子揮動的軌跡不由自主的跟隨父親那亂披風錘!

靠着紫極魔瞳盯住,鬼影迷蹤騰挪身形,讓自己的昊天錘每一擊,都打中風笑天的利爪。

一次,兩次,擂台上風笑天的身影快到消失不見。只聽到金鐵相擊的『叮叮叮』。

找到了『破綻!』。豆大的汗珠來不及落下,瘋狂集中的注意力,讓唐三把一切都賭在了這一錘。

『嗵』這一下如洪鐘大呂,兩人同時倒飛出去。風笑天直接倒地不行,唐三顫抖着手坐了起來,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眼前一切都在搖晃,要……堅持不住了。小舞……

不知道哪來的意志,讓唐三折起自己的身體,

『呀啊~!』站起來了,然後暈了過去。在他完全站起來的瞬間,裁判喊道:

「獲勝者!天斗皇家學院的皇斗戰隊!」

唐三還是醒過來了,在九心海棠的陪伴下,想死都難,魂力意外突破了一級,成為三十九級魂尊。第二天雖然能夠行動,但一個個也都像老弱病殘。葉泠泠等人還好,昨天玉天恆是真的拚命了,現在還被獨孤雁攙扶著。搖搖晃晃的樣子,唐三就更別說了。

胡列娜等人對唐三這麼堅毅的魂師還是很有好感的。未免他人口舌,胡列娜想主動提出等對方修養三天。還好岡特聽到了她的的心聲,提前拉住了她。教皇陛下若是知道,還不得抽她。

次日清晨,唐三等人雖然還有些力有不逮的虛脫感。但問題不大,應該。

問題大又怎樣,唐三苦笑。已經是底牌盡出了,對面三個魂帝,怎麼打。

比賽規矩一經制定,臨時更改不就是個笑話了。

武魂殿戰隊VS皇斗戰隊

今天玉天恆他們士氣低迷,打到現在,幾斤幾兩已經知道了。說實話,兩次都是靠唐三一個人翻盤。他們就像是純混子,沒了唐三還真不一定打得過。

邪月望着唐三,在脖子上一橫,做出了一個抹脖子的手勢。雙生武魂,昊天錘。註定是敵人,邪月會給你好臉色嗎?

「雙方行禮。比賽開始。」

————

「嘭」,好像有什麼東西炸碎了。 蘇清河的話很有效,很快就讓有些騷動的現場安靜了下來,紛紛朝轉頭朝著巨沼怪背上看去。

不過因為角度和距離的問題,在場眾人並沒有看到巨沼怪背上的蘇葉。

好在這時有兩個膽子比較大的青年御獸師,直接放出自己的飛行寵獸飛到高空朝著遠處看去。

「大家快看,真的有人,巨沼怪背上真的有人!」

很快就有一名青年御獸師激動的揮舞著雙手,大聲朝著下面所有人說道。

也虧得蘇葉在讓巨沼怪全速前進的時候,特地控制著岩石血樹停止了前進。

不然那兩名青年御獸師早就被岩石血樹給嚇跑了,哪裡還敢停在原地等待蘇葉的到來。

「是真的,巨沼怪真的被人收服了!」

另一名青年御獸師也同樣激動的大喊道,看那樣子都恨不得馬上飛到蘇葉身邊好好觀察巨沼怪了。

那可是霸主級次元魔獸啊。

幾乎獵殺者集市中的御獸師,都以捕捉霸主級次元魔獸為終極目標。

要是誰能捕捉到一隻霸主級次元魔獸當寵獸,那都足夠他們吹一輩子了!

「那隻霸主級巨沼怪真的被收服了?」

聽著那兩名青年御獸師的話,乘坐在烈焰馬背上的李嚴還是有些不太敢相信。

他可以說是在場所有人中,對巨沼怪實力最了解的了。

因為在五年前,他就曾挑戰過實力還處於黃金九級的巨沼怪。

那一戰打的十分慘烈,他的所有寵獸差點被巨沼怪團滅。

就連擁有鉑金級潛力的踏山犀也被巨沼怪打得重傷垂死,導致踏山犀被困在黃金十級整整五年不能突破。

若非如此,他或許現在已經是魔都李家的高層了,才不會被發配到獵殺者集市當一個小小的負責人。

可惜魔大與澱山天池中的強大存在簽訂了契約,不允許鉑金級以上的強者對恐鱷灘中的霸主級次元魔獸動手。

不然以巨沼怪的實力,早就被他們各大家族中的鉑金踏空級御獸師收服了,哪裡還輪得到蘇葉。

可不管李嚴怎麼想,事實就是擺在眼前。

兩分多鐘后,當巨沼怪那充滿壓迫感的身影出現在獵殺者集市前的時候,整個獵殺者集市都陷入了沉默。

尤其是看著站在巨沼怪背上的蘇葉,在場所有御獸師全都是心情複雜。

因為他們已經認出蘇葉身份了。

魔都蘇家的少族長蘇葉,同時也是這一屆魔大校隊的隊長蘇葉。

沒想到作為御獸師的終極目標之一霸主級巨沼怪,最後居然是被一名召喚師給收服了。

這簡直是對他們御獸師的羞辱。

見沒有人敢開口說話,最後還是蘇清河跳到了鉑金十級的虹晶巨蟒腦袋上,苦笑著來到蘇葉的面前對他說道:「少族長,你可算是回來了!」

今天鬧出的動靜太大了,要是蘇葉再不出現的話,他都不知道要怎麼收場了。

「清河叔,讓你久等了!」

站在巨沼怪背上,蘇葉朝著蘇清河揮了揮手,臉上的笑意毫不掩飾。

在這一刻,蘇葉看到系統面板上的聲望值,正以一種前所未有的速度增加著。

幾乎每過一秒就會增加五六千點聲望值,短短片刻他的聲望值就暴漲到了三萬六千多點。

可以說獵殺者集市的所有人,都為他貢獻出了一點聲望值。

不過這只是剛開始。

想要在接下來的日子裡不斷收割聲望值,還是要靠十裡外的岩石血樹才行。

「清河叔,你帶了多少人過來?」

看著所有人都將目光投向自己,蘇葉直接朝蘇清河問道:「我這次獵殺了不少次元魔獸,數量應該有兩千多隻快三千隻了吧!」

蘇葉並沒有壓低自己的聲音,附近所有聽到蘇葉這句話的人全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紛紛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著蘇葉。

他們可都記得蘇葉昨天是早上才進入恐鱷灘的,這才過去多久啊,蘇葉居然就獵殺了這麼多隻次元魔獸。

這麼恐怖的效率,都快抵得上他們整個獵殺者集市幾天的收穫了。

尤其是張志文和李嚴那些大家族的負責人,一個個眼睛都快紅了。

畢竟相比於把獵殺到的次元魔獸賣給他們這些大家族開的店鋪,那些獵殺者們更喜歡將次元魔獸屍體運回魔都基地市。

因為在魔都基地市裡的獵殺者協會與聯邦各大勢力組建的實驗室,給出的價格遠比他們給的價格高多了。

將近三千具質量這麼高的次元魔獸屍體,他們店鋪幾年下來都不一定能收到。

只要蘇葉隨便分他們一點,他們都能吃得滿嘴流油的。

尤其是那些黃金級次元魔獸的屍體,他們往往大半年月才能收購到一具,每一具的價格都高達數千萬聯邦幣!

「我就帶了三百人,人手可能會有些緊張。」

摸了摸已經微微泛白的鬍子,蘇清河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不過我已經讓長虹回去調人了,要不了多久他們就能趕到。」

本來他以為蘇葉最多也就獵殺五六百隻次元魔獸,以他帶來的三百人完全能在凌晨之前將所有次元魔獸處理完。

可現實卻是他遠遠低估了蘇葉的實力。

他帶來的三百多人放在將近三千具的次元魔獸屍體面前,根本就翻不起多大的浪花來。

「額……」

蘇葉愣了愣,沒想到蘇清河只帶了三百人過來。

魔都蘇家這麼沒牌面的嗎?

怎麼說魔都蘇家也是魔都基地市裡的老牌大家族了,虧他還以為蘇清河最少能帶上千人過來呢。

不過這樣也好,他就有借口可以名正言順的將岩石血樹種在獵殺者集市前了。

以後獵殺者集市就是蘇葉的聲望值韭菜園,而岩石血樹就是聲望值韭菜收割機,只要有人看到岩石血樹,就會想起今天的事為蘇葉貢獻一點聲望值。

一天收割一波,以後蘇葉再也不用擔心聲望值不夠用了!

「沒關係的清河叔,那些次元魔獸屍體能先處理多少就處理多少吧!」

摸了摸鼻子,蘇葉笑著說道。

同時朝身後一揮手,那已經靜止不動的岩石血樹便再次朝著獵殺者集市前進,速度比之前快了近十倍。

隨著岩石血樹的前進,空氣中的血腥氣息也逐漸濃郁,獵殺者集市前的眾人也終於看清了岩石血樹的真面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