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聞聲著,莫不是顫抖不已。

苟吳一滯,臉色蒼白,面如死灰。

陛下怎麼知道的?

他的褲襠流出腥臭液體,繼而被禁軍拖走,迎接他的,將是最嚴酷的審問!

帝都有名的幾大富商,在人群中對視一眼,肝膽俱裂,開始悄無聲息的後退,準備偷偷離開。

否則被陛下抓住,非要被活剮。

「哼!」

「打了人,罵了人,煽動了群眾,假公濟私,就想要跑么?」

「天底下有這麼好的事?」

秦雲銳利的雙眼直射而去,聲音充斥了殺意。

那幾個想要開溜的富商彷彿被猛獸盯上,渾身冰冷。

「跑!」

有反應快的,撒丫子就跑。

秦雲怒擊反笑:「打斷他們的腿!」

「是!」

禁軍火速出動,從人群中揪出幾個穿着華貴的富商。

常鴻親自掄起刀柄,狠狠的砸向幾個心虛,想要逃跑富商的小腿。

砰。

咔嚓!

清晰的骨裂聲,極為清脆。

「啊!」

緊接着,是殺豬一般的慘叫。

「啊!!」

「陛下,不要!!」

聲音此起彼伏,人人瞳孔在顫慄。

一共是七個富商,沒有一個倖免。

他們嘴裏大喊;「陛下,您這麼做不妥!」

「我們是為了您的天威啊,這個女人獻葯,陷害陛下於不仁的地步,我們也是為了出氣,為了給百姓出氣!」

「平民憤……」

話沒有說完,他便發出慘叫聲,嘴巴張大如碗口。

「啊……!」

慘叫聲,哀嚎聲,幾人滿地打滾。

看到這一幕,群眾們人人自危,後悔不已!

早知道打了蘇煙這個出身青樓的女人,陛下會如此反應,他們就是死也不敢做啊!

府邸門口,可謂是一片壓抑!

秦雲不消火,上千人根本不敢起身,一直就那麼跪着。

這讓蘇煙是越發的芳心觸動。

人生得一如此男人,死而無憾!

等到富商被拖到秦雲面前。

他瞄準一個胖子,抽刀直接架在他的脖子上,刀芒寒氣讓胖子富商瞬間一滯,冷汗直冒。

腿部劇烈的疼痛都顧不上了。

「不,不要……」

「陛下,您不能亂殺人啊,金牙草的事,這個女人本就有錯,還造成了這麼大的誤會。」

「我是無辜的啊。」

「這裏上千人都扔了雞蛋,罵了娼婦,您不能只盯着我一個人!」

他顫抖說道,語無倫次。 雖然來時已有心裡準備,但趙玉還是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跳。

「南北朝廷打的這麼嚴重?」

趙玉驚愕不已。

怎麼會有如此多的流民離開故地跑來南面生活。

事實上,還是趙玉想當然了。

逃來南面的流民,並非都是因為戰爭而流離失所的百姓,還有一些生活在周圍其它邊陲地區的人。

這幾年,有關南面生活越來越好的消息傳的到處都是。

從南面傳出來各種新奇物件吸引上流階層注意的同時,也極大的激發了底層人民那顆嚮往美好生活之心。

活在這個時代最底層的民眾也不是傻子。

雖說一開始,民眾還有可能因為顧忌或者因為統治者的洗腦而遲遲不敢邁出來南面的第一步。

但當南面越來越多,就連統治者都無法禁止的消息傳開時,底層民眾也都會反應過來,進而瘋狂的逃離故土,來到南面。

這也是最近一段時間,南面各個郡府流民眾多的主要原因。

……

小心的繞過密集的人流,趙玉朝著府衙門口挪動。

離的近了,趙玉也發現府衙周圍竟還有穿著官差制服維持秩序的衙役。

怪不得,府衙門口人數重多卻不顯得雜亂。

此時,距趙玉上次來府衙,已經過了數月。

那時趙玉前來,還是為了租賃店鋪。

而眼下她來的目的,則和周圍的流民有關。

因不了解情況,趙玉也不敢徑直闖入。

撓了撓頭,她先是轉了圈,最後將目光落在一個看起來面善的衙役身上。

有了!

「這位官差大哥,不知府衙有關流民安排,需要去哪裡詢問?」

趙玉笑意盈盈的湊過去拱手彎腰,客套有禮。

「你問這個,可是有事?」衙役低頭望著趙玉,似被趙玉驚住,語氣啞然。

趙玉個子不高,臉龐稚嫩,衙役以為是哪家流民的孩子,怕對方不懂,忙又說道,「小孩,你家大人呢?怎的讓你一個孩子出來?」

這若是不小心,走丟了或者被拐了可怎麼辦?

就前幾日,這裡還丟過兩個女娃呢。

趙玉聽出對方是誤會了,嚇得趕緊擺手解釋,「官差大哥,我不是流民嘞,我是一家店鋪掌柜,此次過來,是想給店鋪招些人手,聽說府衙這邊可以之類招人,就想過來打探打探。」

衙役聽完,哦的一聲,表情瞭然。

他並不吃驚,顯然之前也有人這般做過,且不在少數。

「來府衙招人,無論人數多少,都需先到流民辦理處登記信息,隨後發布招人告示貼到大院東南角的告示板,定下招人時間,若到時有人應招,你們自行談妥,定立契約就可,若無人應招,你也可申請延長招人時間。」

聽著對方言語,趙玉只覺得這一套流程十分清晰明了,定然實行了不少次,更加堅定來此招人,辦法可行。

「不知流民辦理處何在?還請官差大哥不吝指點。」

趙玉眼神一亮,語氣真誠。

「哈哈哈,指點算不上,小事一樁,你怕是不常來,」官差大哥爽朗一笑,姿態大方又無扭捏,「諾,一路沿著府衙大門直走,繞過前院大堂,隨後左拐,跟著走到盡頭后右拐,左數第三間便是。」

「多謝官差大哥幫忙,」趙玉心下感激,鄭重謝過後朝著府衙門口走去。

府衙極大,進門口就見空地上擺滿了支起來的桌椅,每一張桌椅後邊都坐著人,手邊豎著一張寫著志願者的木牌。

木牌前站滿流民,瞧著井井有條。

趙玉一心去找流民辦理處,沒有在前院過多停留,只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徑直離開。

有了官差大哥的指點,趙玉沒有走丟,而是順利的找到了流民辦理處的牌子。

因為來的早,此時房間里除了一位年輕的工作人員,便沒人了。

趙玉敲門,說明自己過來的原因。

工作人員聽完,隨後從一旁的牛皮紙中拿出一張表格,讓她按照上述要求填寫。

「這段時日,府衙流民眾多,故每張告示最多三日,若招不滿,三日後你可再行申請填寫。」

「若有不懂,可隨時詢問。」說完,工作人員不再管她,而是轉身整理起一旁的書架。

書架上放著許多用牛皮紙裹住的文書,工作人員一邊查看,一邊按順序將其擺正放好。

趙玉低頭看著手中的表格,表格只一張紙,上邊內容簡單,無非是一些個人的基礎信息以及招人的具體要求。

趙玉在來之前,就家中的三個鋪子做了一個簡單的規劃。

這其中,沈靜最受重視,加上自身能力出眾,目前擔任蛋糕坊管事的同時還要負責與眾多賣家溝通交流,統計炸雞店,茶飲店的大小事宜一通報給趙玉。

青竹小菊等其餘四人剛擔任店鋪管事,手中事情還不甚熟,暫時分不出其他精力。

趙玉此次過來招人,就是決定將沈靜手中的任務再細化出去。

包括維護店鋪與賣家關係,發覺有潛力的新生賣家等等事宜,一併交給新進來的人選。

所以,趙玉初步預計,招選四人,最少也要兩人,讓店鋪流程運行的更加嚴謹合規。

寫上招人數目,年紀大小,任職要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