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李寒夜能夠感覺到自己的氣血在不斷攀升。

他的肌肉,筋膜,骨骼,經脈…..也在瘋狂地吸收著這股精純藥力,不斷沖刷淬鍊。

其實原先的葯浴方子並沒有這麼變態的修鍊效果,可是在廢墟森林找到的草藥,都是百年起步,藥效十分驚人,才會達到這種效果。

「大日金鐘罩感受到宿主正在進行葯浴,心情大好,修鍊速度提升60%。」

「大日金鐘罩不斷吸收藥力,修鍊進度提升至第三層15%」

「大日金鐘罩不斷吸收藥力,修鍊進度提升至第三層16%。」

「大日金鐘罩不斷吸收藥力,……..」

李寒夜愜意地躺在浴缸中,只露出一個腦袋,聽著腦海中不停響起地系統聲音,浮現出開心的笑容。

就在大日金鐘罩提升到第三層20%之後,卻沒有了動靜。

李寒夜睜開雙眼一看,發現原先暗紅色的水,已經變得渾濁不堪,還有些滑膩膩的黑色污泥漂浮在水面上。

李寒夜知道這是自己身體排出的污穢,卻也覺得一陣噁心,趕緊開閘放水。

很明顯,這次葯浴中的藥力已經全部被他吸收完畢了。

結果也令人十分滿意,直接提升了5%。

要知道,大日金鐘罩達到三層之後,修鍊速度就開始斷崖式下降,一天苦修只能提升1%。

按照這種進度,需要三個多月才能升到第四層,太過浪費時間。

從衛生間走出來的李寒夜只覺得渾身清爽,渾身充滿著精力。

………….

十天後,天風武館,訓練密室。

三個天風武館的教練拿著又粗又長的鐵棍,站在赤著上半身李寒夜面前。

「李寒夜,這根棍子這麼大,你確定能忍得住?」

教練陳陽忍不住開口道。

「沒事,有多力就使多大力,我完全沒有問題!」李寒夜咧嘴一笑。

這幾天他發現,武館這些人的拳腳太過軟綿無力,根本無法令大日金鐘罩滿足,又開始罷工了。

而武者他又請不動,為了讓身體受到更強烈的衝擊,只能想出這個法子了。

「那我們上了!」

陳陽和其他兩位教練對視一眼,拿起粗壯鐵棍分別朝著李寒夜身的胸膛、背部、肩膀砸去。

嘭!

嘭!

嘭!

粗壯鐵棍敲打在李寒夜的身軀上,發出沉悶的聲響。

「怎麼你們都沒有吃飯嗎?」李寒夜不滿地嘲諷道。

確定李寒夜沒有問題后,三位教練不再留手,鼓起渾身力量揮舞鐵棒,力量之迅猛,連空氣都發出嗚咽之聲。

嘭嘭嘭!

嘭嘭嘭!

嘭嘭嘭!

在鐵棒的敲打之下,李寒夜渾身肌肉虯結,皮膚表面浮現出一縷縷金色紋理,如同佛經上的古文。

「爽!」

「就是這種感覺!」

「用力一點,不要怕!」

李寒夜臉上甚至還露出了享受般笑容。

彷彿現在落在他身體上的不是粗壯鐵棍,而是某會所技師正在給他按摩。

呼呼呼~

十分鐘,陳陽三人直接累倒在地上,兩眼翻白,雙手止不住地發抖。

跌落在地面上的粗壯鐵棍,甚至在大力撞擊下,出現了微微的扭曲。

他們心中同時有著一個疑問。

這個傢伙究竟是什麼怪物?!

「大日金鐘罩被鐵棍敲打地很舒服,感覺神清氣爽,開始努力修鍊。」

終於,罷工一天的大日金鐘開始努力修鍊了。

李寒夜看著了眼倒在地上的三人,輕聲說道。

「那麼今天就到這裡了,多謝各位的辛苦付出。」

大日金鐘罩滿意了,也代表著他滿意了,也沒必要為難人家,畢竟都是混口飯吃。

聽見李寒夜這句話,三位教練心中狠狠舒了一口氣。

不過,下一秒他們臉色就變了。

「明天,還是這個地方,還是這個時間,我等你們呦。」

而他們卻不敢拒絕,趙虎發話了,在蒼龍武院開學前,他們三人就要聽李寒夜的指揮。

李寒夜微微一笑,也沒有多說什麼,離開了訓練室,前往測試力量的區域。

順便打開了系統面板。

宿主:李寒夜。

大日金鐘罩:第三層(52%)主動技能:金剛庇護被動:鐵骨銅皮

九霄龍拳:熟練(99%)被動:縹緲

大光明經:第二層(43%)被動:光明之軀

大日金鐘罩經過這些天不斷地葯浴,提升是最大的。

可李寒夜發現,隨著葯浴的次數越來越多,效果也越來越差,現在一次葯浴只能提升1%。

李寒夜推測這是自己身體產生了抗藥性,效果才會越來越差。

不過浸泡葯浴后,氣血依舊在不停地增加著,李寒夜也沒有停止。

而九霄龍拳自從達到99%這個臨界點后,就沒有絲毫提升。

他依舊每天都聽琵琶曲,九霄龍拳也努力修鍊,沒有罷工,卻沒有絲毫作用,就彷彿陷入了某種瓶頸。

李寒夜也還是第一次遇見這種情況,不知道怎麼處理。

只能暫時先放在一邊,慢慢觀察。

而大光明經恢復每天曬太陽后,回歸之前佛系的狀態,每天都會有提升,不會多,也不會少。

而李寒夜經過這幾天研究,終於發現大光明經的妙用。 另一邊。

陳思思在家頭寫卷子。

卷子底下,藏著手機。

屏幕上,群聊消息刷屏刷的飛起。

置頂的,是師門群。

下面一個,是節目群。

姜焱小粉絲和師門小粉絲現在一家親,全國焱神粉絲後援會的會長大佬,都在這個群裡頭。

她組織活動很經驗,最擅長的,就是控評和頂貼,小道消息也賊多。

焱鈺cp粉:@小南山大師姐,姐妹,快出來,我們家喬寶又被黑了[圖片][圖片]

圖片上截著一個2000人的微信群。

裡面全部都是罵人的髒話,還把喬鈺的照片做成搞怪的表情包,配圖一些髒話,不堪入目。

陳思思一下子就炸了。

靠!

什麼情況!

焱鈺cp粉:這幾天,咱們家粉絲都消停了,這個群主,我不認識,也不是焱神的粉絲,就專門黑咱們家喬寶!!!

剛剛上熱搜那會子,姜焱的死忠粉瘋狂懟喬鈺,在他們眼裡,喬鈺贏了就是投機取巧。

後援會會長親自出面平息風波,又專門加了陳思思的節目群過來道歉,兩人這才認識了。

小南山大師姐:能不能拉我進群?

焱鈺cp粉:沒問題姐妹,咱們好好治治她。

喬鈺這黑粉群群主,單字一個晚。

聽說本來是西涼王的黑粉群,後來被群主煽風點火,又轉頭黑喬鈺了。

後援會會長想解釋,但這幫小粉絲,完全像是被洗腦一樣,根本沒用。

陳思思聽到這些話,淡定的回復一句。

我來。

她加群之前,先把頭像和名字全改了。

一進群,先開罵。

一中學苗班班長:總算找到組織了,誰想聽喬鈺的黑料扣1,我以前跟喬鈺一個班的。

群里黑粉們一聽,卧槽?有爆料!

一中學苗班班長:喬鈺這個人,在學校就知道打架,學習又不好,現在還被退學了,以前在我們渝城一中,誰都不喜歡她。

陳思思快速的扣著一行行黑料八卦,黑粉們聽的一愣一愣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