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其實諸葛亮又何嘗願意如此,無量業力加身的後果,他比誰都清楚。本來,以諸葛亮的底蘊,待敖臻執掌九黎百年,攻陷半個南疆,無量氣數加身,重證大羅應當輕而易舉!

可現實卻並非如此,當年諸葛亮為了恢復九黎城的地脈,派遣三千神晶道兵四處掠奪地脈,導致無量業力加身,心靈蒙塵,修為更是難以寸進。

若非後來獲得無量氣數加身,以氣數沖刷業障,諸葛亮怕是連神魔巔峰都難以達到。可即便如此,無量因果業力融入大羅屏障之中,將諸葛亮重證大羅的難度提升至地獄級。

既然證道大羅希望渺茫,諸葛亮也不介意多背負一些業力。對於諸葛亮而言,實現他的執政理念,比證道大羅更讓他心動。

在大臻神庭,諸葛亮雖然貴為一方帝君,實力強大,位高權重,但是面對神庭錯綜複雜的關係,還有無數能人志士,他也只能隨波逐流,以自身權柄潛移默化將神庭朝著理想中的方向轉變。

可進入這方世界之後,敖臻經常閉關修行,疆域內的所有軍政大事由他一人而決,這種模式讓諸葛亮的執政理念能夠順利施行,讓他的大道領悟更加精深。

若非諸葛亮的真靈烙印在乾元金榜之上,金榜的偉力讓他成為敖臻的死忠,絕無一絲背叛的可能。不然,哪怕在偉力集於一身的神話世界,敖臻也不可能將軍政大事全部委於諸葛亮之手。

這不僅是對諸葛亮的不負責,同時也是對敖臻自身的不負責。若是諸葛亮心中浮現出一絲不該有的念頭,必然會給敖臻造成巨大的損失。那時,即便誅殺諸葛亮,也無濟於事。

若非諸葛亮的真靈烙印在乾元金榜之上,金榜的偉力讓他成為敖臻的死忠,絕無一絲背叛的可能。不然,哪怕在偉力集於一身的神話世界,敖臻也不可能將軍政大事全部委於諸葛亮之手。

這不僅是對諸葛亮的不負責,同時也是對敖臻自身的不負責。若是諸葛亮心中浮現出一絲不該有的念頭,必然會給敖臻造成巨大的損失。那時,即便誅殺諸葛亮,也無濟於事。

7017k《縹緲仙鴻傳》第308章熔岩海,赤炎果 鄭義的話音一落,房間之內瞬間閃出了六道身影。

強烈的壓迫感瞬間讓原本充滿書香一氣的房間佈滿了殺氣。

甘羅面色嚴峻的注視着手持兵刃的六劍奴。

這六個人的突然,他竟然絲毫沒察覺。

呂不韋望着眼前的景象,他強壓住心頭的怒氣,竭力地控制自己的情緒。

「你們難道想要造反嘛?」

沒有人回答,所有人都彷彿聽不見呂不韋講話一般。

呂不韋睜大了眼睛,再也壓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他一把扯過鄭義,反身就是一巴掌。

「讓他們趕緊離開。」

鄭義不為所動,他的嘴角邊緩緩流過一絲鮮血。

「相國大人,辦完這件事情,鄭義一定會以死謝罪。」

鄭義表明了態度,呂不韋生生說不來話來。

他知道此刻已經阻止不了鄭義了,他掃了一眼六劍奴,冰冷的長劍倒映在他的眼眸之中。

「呵呵,原來一直被當做小丑的人竟然是我自己。」

呂不韋自嘲的笑了笑,這一刻他才明白,原本一直器重的羅網組織,根本就不曾將他放在眼裏。

得勢之時這些人趨炎附勢,當他失利之時原本衷心效力在他麾下的這群人,就成為了反對他最快的一群人。

亂神的雙眼充滿著狂熱的戰意,那彷彿如狩獵一般的眼神死死的盯在了甘羅的身上。

「今天你不會在有那樣的好運氣。」

「我從來都不相信運氣。」

甘羅輕哼了一聲,面對羅網六劍奴的圍攻他絲毫不敢大意。

聚氣成刃的威力直接催到了第八層。

「動手。」

真剛一聲令下,轉魂滅魄瞬間扔出劍鞘中的鐵鏈死死鎖住甘羅的雙臂。

甘羅早就做好準備,他一聲大喝,八層聚氣成刃直接震飛他手臂上的鐵鏈。

只是還沒有等他有任何反擊的動作,亂神手中的長劍已經直接朝着他的面部刺去。

甘羅急忙一個轉身避開了亂神刺出的一劍。

他剛落下腳步,一道勁風從他的腳邊突然衝來。

同時他的眼角餘光處,只見真剛舉起手中的大劍彷彿用起了全身的力氣向他劈了過來。

甘羅來不及多想,他快速旋轉起了身子,數不清的氣刃從他的全身上下四射而出。

真剛用盡全力下劈的一劍直直撞上了激射而出氣刃。

趁著真剛手中力道的減輕,甘羅急忙離開了真剛的攻擊範圍。

他猛然一個轉身雙手合擊的氣刃直接撞上從背後快速刺來的魍魎雙劍。

魍魎的眼神中充滿了驚訝,似是沒有料到甘羅的反應能力竟然這麼敏覺。

他急忙離開了甘羅的身邊,八層聚氣成刃的威力一旦觸發,他還是知道厲害的。

亂神憤怒的雙眼轉變成了慎重。

天底下能接的住他們六人合力一擊的人寥寥無幾。

絕大多數人都撐不過他們六人的全力一擊。

可面前的這個甘羅,竟然生生抵住了他們六人的全力一擊。

亂神給真剛遞了一個眼神,真剛點了點頭。

看他們的架勢,新一輪的合擊即將開始。

甘羅心裏面直直叫苦,剛才第一輪的合擊他能夠輕鬆躲過,是因為他知道轉魂滅魄是麻煩製造者,一開始只要擺脫她們二人的束縛,第一輪的合擊肯定能夠躲的過去。

可是第一輪合擊度過去之後,六劍奴肯定會注意到這個問題,他們接下來的合擊,並不會在是轉魂和滅魄首先進行製造麻煩。

新一輪的合擊肯定是以真剛和亂神這兩個殺戮者和助戰者首先進行攻擊。

就算他能擋的住真剛和亂神的進攻,可這個時候他絕對躲不過轉魂和滅魄的麻煩製造。

「你還不現身嘛?」

甘羅急切的聲音在這充滿殺氣的房間中傳開。

真剛眉頭一皺,他突然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殺氣正從屋外席捲而來。

「錚。」

一道強烈的劍光直接從真剛的眼前刺過。

真剛大吃一驚,身子立馬向後退去避開了這突如其來的一劍。

亂神臉色難看至極,房間之中,焱妃的身影如同尖刺一般扎在了他的心頭。

轉魂和滅魄互相看了對方一眼,面前這突然出現的女子,一身黃衣連衣裙將她的身材勾勒的極致完美。

「沒想到你竟然撐得過一招。」

焱妃調侃的神情傳到甘羅的耳中,甘羅給了她一個大大的白眼。

「既然覺得我撐不過他們六人的合力一擊,那為什麼還不儘快現身解圍。」

焱妃嘴角勾起了一絲好看的弧度,她沒有做出任何解釋。

因為當甘羅看到趙高出現在房間之時,這一切他全都明白了。

「趙高。」

甘羅清楚了焱妃為什麼沒能第一時間援手,原來是因為趙高。

趙高身為六劍奴的首領,其修為據傳高深莫測。

對於這一點甘羅並沒有任何的懷疑,能夠讓六劍奴服服帖帖寸步不離的跟隨着他,趙高的武功肯定深不可測。

「你認識我?」

趙高狹長的眼眸中泛出陰冷的寒光。

「不認識你的話,我又怎麼能夠直接叫出你的名字?」

焱妃輕輕一笑,沒想到甘羅在這種情況一下還有心情戲耍趙高。

真的是不知天高地厚。

趙高陰冷的目光變得更加沉重了些,他身上散發的死亡之氣開始與六劍奴散發的氣息,緩緩連在了一起。

「趙高,你難道也想在本相面前造次嘛。」

呂不韋原本懸著的心開始平靜了下來。

他知道六劍奴與趙高關係匪淺,而且趙高本身的實力也非常不錯。

如果不是趙高辦事用心,他也不會讓趙高加入羅網,趙高也就不會結識六劍奴。

「相國大人,趙高不敢。」

呂不韋才不相信趙高的奉承,如果他真的不敢,就不會放任六劍奴在他的房間大開殺戒。

「六劍奴在此造次是因為鄭義大人派人傳話給趙高,甘羅要來殺相國大人,所以趙高這才急忙帶領六劍奴感到相國大人的房間,驚擾到相國大人還請恕罪。」

呂不韋瞥了一眼鄭義,鄭義不敢直視呂不韋的眼睛,他低下了頭一聲不吭。

呂不韋重重的哼了一聲,沉聲道:「讓你的人趕緊離開。」。 在烏薩斯皇家學院進修的時候,列昂尼德就對炎國的文化非常感興趣。在他眼中,這些用一種神奇的方式組合起來的奇特方塊字有著極為獨特的魅力,寥寥數語就能解讀出一大堆含義,吸引力僅次於銃械課程上的拉特蘭遺物。

哪怕是已經過去了這麼些年,那時他在圖書館里汲取到的知識也沒有忘記多少,來自炎國的古老詩詞和拉特蘭的銃械原理仍牢牢的記在腦海里,彷彿永遠不會忘記。

此刻出現在他眼前的場景就像是一把鑰匙,又打開了塵封住的回憶,讓列昂尼德想起了自己曾在陽光下讀過的書籍。

「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難以想象的綠色在所有人眼前彷彿煙霧一般猛烈擴散,僅僅是一個眨眼就覆蓋住了所有黃沙和廢墟。原本瀰漫在空氣中的刺鼻氣味也在此時消失不見,似乎連源石叢都被眼前的生機所取代了。

無數棵粗壯的樹木在盾衛和整合運動眼中瘋狂生長,僅僅幾個呼吸就抽出了嫩芽長成綠葉,在微風中搖曳著,發出沙沙的聲響。

在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時,這些樹木就已經長得跟路旁的樓房一樣高了,甚至還有藤蔓自樹枝上垂下,交纏在一起就像是蜘蛛的網。

薔薇花緩緩地從牆角向上爬去,以稍慢於樹木成長的速度覆蓋住了建築物的表面。這些可愛的小精靈們雖然看起來很是脆弱,但它們生長時卻帶著一股無可抵抗的氣勢,像軍隊一般前進,直至覆蓋住整棟樓房。

當盾衛們在奇迹面前回過來神時,他們眼中的世界已然變成了一片森林。

烏薩斯的春天提前到來了,而且比以往任何一年都要猛烈。

「我的洛天依啊……」

列昂尼德瞪著眼前的樹木和花草,低聲驚嘆。

作為一個曾經的黑幫BOSS,他見過的世面可能沒有盾衛們見過的大,但至少這個世界血腥殘忍的一面還是碰見過不少的,人心有多黑暗更是比在場的所有人都清楚,畢竟他自己就挺黑的。

你說要是在行動時碰見什麼凜冬降臨熔岩噴發百鬼夜行等會讓人感受到巨大痛苦和恐懼的場景列昂尼德還不會這麼驚訝,頂多就是皺下眉頭咬咬牙就完事了。

什麼操作他沒見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