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過了好一會兒,王本固到底是在蘇超瞪視下敗下陣來,嘆了一口氣說道:「總督大人,您讓屬下鬆鬆手倒是可以。

但是這一鬆手,進到浙江司衙門的人可就是參差不齊什麼人都有了。

如此一來的話,將來沒準就是貪腐橫生了,到時您可別怪屬下。」

蘇超哼了一聲,說道:「怎麼就會貪腐橫生了?《大明帝國皇家海關總署管理條例》就擺在那裡呢,誰犯了規矩,你按照規矩來處置就是了。

你下不去手的話,就讓廉政司來啊,錦衣衛向來不會手軟的。

再說了,要是你浙江司一個貪腐的都沒有,你拿什麼來殺雞儆猴震懾他人啊?

不光你需要殺雞儆猴,本候也一樣需要啊,浙江司管得嚴,殺得狠,這就是給大明其他海關各司看的,這是給他們做樣板的。

你浙江司管得好,殺得狠,本候就能夠讓別的司按照你浙江司的標準來,這是標杆。」

王本固想了一下,覺得蘇超說得也是有些道理,便點了點頭,說道:「好吧,那屬下就按照侯爺來好了,先放他們進來,將來再殺。」

蘇超一聽就哈哈大笑起來,笑道:「老王啊老王,好好的一件事情叫你說成了瓮中捉鱉,你可太有意思了。」

王本固也笑了,因為蘇超形容得很恰當,這就是他娘的瓮中捉鱉。

蘇超笑罷,接著說道:「還有啊,王大人的那個堂侄你也放進去吧,他不過就是腿上有點毛病而已,又不是不能做事,幹嘛要將他拒之門外?」

「這個絕對不行了,侯爺,他那樣的形象如何為官?這是丟朝廷的臉面。」王本固連連搖頭說道:「他這樣的人放進來,別人會以為屬下收了他的錢呢,這個污名屬下可不擔。

侯爺,別的都好說,屬下已經答應侯爺把那些個秀才也放進來了,侯爺就不要再強逼屬下放一個瘸子進來了。」

蘇超又朝著王本固瞪起了眼,這次王本固卻是沒有應戰,而是伸手拿起茶壺給自己倒了一杯茶,順手幫著把蘇超的茶杯也滿上,笑道:「侯爺,您就別瞪眼了,屬下這次不讓步了。」

蘇超見王本固不應戰,便哼了一聲說道:「好,你不要他本候要他,你看著,他要是一個好樣的,本候一定會將他送到朝堂上去,讓你們這些人都看看,身有瑕疵的人也一樣有大作為。」

王本固笑道:「那就是侯爺您的能耐了,你要是能做到,屬下也一樣敬佩您。

只是在屬下這裡,屬下絕對不會違反了規矩讓他進入仕途。」

蘇超惱火的一擺手,說道:「行了,事情說完了,你也該走了,干你的活去,儘快將浙江司給我弄起來。」

王本固哈哈笑著站起身來,朝著蘇超抱拳施禮道:「侯爺,屬下告辭了,侯爺放心,屬下保證半個月後浙江司放炮開衙。」

他說完,便哈哈笑著轉身走了。

這些天下來,王本固已經對蘇超的印象已經有了極大的改觀。

別的不說,單說蘇超放權讓他去做這件事,就不是別人能夠做到的,而且就是想要讓自己改變初衷,也是將實施擺道理,從不強勢的壓下來,這讓他十分喜歡。

同時他這些天里也見到了汪直,同時也知道汪直在福建清剿倭寇和海盜的戰績極好,這讓他也反思了自己當時要砍了汪直腦袋的決定。

他發現蘇超放了汪直還真的是放對了,要是沒有汪直幫手,福建剿倭三戰之中一定會少了兩戰的勝利,更不會有接下來的戰果了。

王本固也是一個錯了敢於承認的主,既然蘇超證明他錯了,他就承認自己錯了。

同時經過這段時間的接觸,王本固也認為蘇超是一個憂國憂民之人,同時他也承認,蘇超比自己要靈活得多,而且很會造勢和借勢,手段不拘一格。

不過他也知道,自己是學不來蘇超那一套的,自己只能做自己的。

蘇超雖然沒有讓王本固收下萬致和的堂侄,但是終究讓王本固將招人的標準給放低了一格,這也讓他有些得意。

王本固是出了名的犟種,自己居然能讓他鬆口,著實是不容易。

前腳王本固剛走沒一會兒,俞大猷和劉顯以及戚繼光三人便到了。

他們三個人這些天也在忙這調兵遣將,在浙江、江蘇、江西和福建挑選適合率領征討張璉的軍隊。

同時還要籌備軍需糧草,弓箭兵器等等。

同時還要徵調民夫,為大軍運送軍需糧草,保證大軍出征之後有飯吃。

一次出征,帶來的便是千頭萬緒,所有的事情都要考慮到。

好在俞大猷三人都是打慣仗的人了,而且他們三個人彼此之間都很熟悉,而且以前也是是彼此都合作過,因此這次合作起來也是極為順暢。

等他們都見過禮之後,蘇超便讓人去把童占城喊來,然後便將童占城的事情跟他們三人講了一遍,而後說道:「能找到張璉了,咱們的計劃就可以大膽的實施了,而且不用再等著三面合圍就可以動手了。」

俞大猷三人也是大喜,戚繼光說道:「要是能掌握住張璉的準確蹤跡,咱們的確可以實施斬首計劃了,只要幹掉了張璉,他的叛軍便會一擊即潰了,咱們也不用跟他們浪費太多的時間了。」

俞大猷笑道:「侯爺說得沒錯,屬下也贊成侯爺的謀划。」

「屬下也贊成侯爺的謀划。」劉顯跟著點頭說道。

蘇超說道:「好,既然大家都同意,那就簡單了,咱們集中新軍所有新軍,再加上七千錦衣軍,直奔江西,先幹掉張璉再說。

幹掉張璉之後,本候就不管了,剩下就是你們的事情了,本候這個監軍也要還給陛下才行,這個名頭頂在頭上,本候總是覺得不舒服。」

俞大猷三人哈哈大笑,他們也覺得蘇超這個監軍當得實在是不怎麼好聽,這就不是正常人應該乾的活。

不過他們也是在心中慶幸,慶幸這次是蘇超當監軍,要是派那些沒了小嘰嘰的太監來,還不知道會給他們添多少麻煩呢。

。 第1092章

兩人合計一會兒。

很快,鬼醫門的事,開始傳開了。

整個川州內,都在傳聞鬼醫門的事。

「聽說了嗎,鬼醫門出山了!」

「鬼醫門,沒聽說過啊?」

「鬼醫門你不知道也正常,但如果說大夏內的醫生要不知道,那絕對不可能。我一個醫生朋友給我說過,鬼醫門的人醫術極高。不過,他們的醫術和陳家的正統醫術,有些不一樣。」

「怎麼個不一樣法。」

「鬼醫門的醫術,更像是一種仙術,他們精通風水,修鍊,長生!能成為鬼醫門的人,都是頂級的高人。當初,鬼醫門和陳家因為關係不合,在大夏不受待見。現在陳頂不在了,鬼醫門估計想下來傳道。」

「還真有這種好東西,我們可以去試試啊。」

「就在川州附近的一個小醫館,好像都可以報名。」

一秒記住https://m.net

一天內。

消息就在川州內傳開。

是夜,那個醫館外,已經有數百人集結在一起。

「真這麼神奇!我們家的確是因為您說的那樣?那是我們祖上留下來的風水,能解開嗎?」

「當然能,按照我說的做,即便是葬天局,我們都可以給你解。」

「哈哈,那真是感謝!」

一條小巷子里,立著一個牌坊。

牌子上寫著,鬼醫門——川州。

鬼醫門不僅在川州開設了學堂,在大夏的其他地方,也是紛紛開設學堂。

九州內,一共九個。

只有州級的地域才有。

……

陳天選從章隕龍那裡回來后,先洗了一個澡,再重新坐在屋裡打坐。

打坐完,妞妞的聲音傳來。

妞妞在門口,嘟囔著小嘴說:「秦歌阿姨,我爸爸還在睡覺呢,你等等吧。」

秦歌摸摸妞妞的臉蛋,說:「乖,我等你爸爸就好。」

陳天選研究了一遍《通天卷》,整理好進入皇級所需要的東西,眉頭一簇。進入皇級和帝級,相差太大。

大夏內,百年的資源,只夠養四皇。

九州內,也僅僅四皇。

算上帝宮和崑崙之巔那些地方深不見底的人,估計也就不到十個皇級。這些人,早就把能進入皇級的資源封死。

想要進入皇級,恐怕只有一個辦法。

去永夜之地!

那裡資源豐富,卻又九死一生。

有了這個想法,陳天選準備和洪契先交流一下。

正好這時候,門外秦歌來了。

秦歌帶了一些小禮品,很多都是妞妞的衣服,和她喜歡的玩具,還有自己的一些換洗衣服。

「你這是做什麼?」陳天選詫異的問道。

秦歌聳聳香肩,雪白的肌膚漂亮極了。如果不是有了孩子,陳天選都保證不了,自己不會佔有秦歌。

「我來給你送點衣服,你一個男人一定不知道自己去買。」

「對了,還有一件事要告訴你。鬼醫門,你知道嗎?」 「亂了,都亂了。」

萬兵靈界,幾個人以一氏為首正在討論著什麼事。

「要我出去么。」

「嗯,是好久沒有出去了呢。」

一氏看向這依偎在一起的男女,無奈搖頭「你們能不能不要在這裡秀恩愛?」

女子白了一氏一眼,又往男人懷中擠了擠,還在男人臉上親了一口,得意的環視了一圈「有能耐你們也秀啊?」

男人寵溺的看了一眼女子「好了,不要刺激他們了,他們已經很可憐了,失去了主人,又只能在萬兵靈界孤獨終老。」

「嗷,知道了!」女人乖巧的應道。

「噼里啪啦」一陣碎裂聲傳出……

「哎呀,哥哥你看他們的玻璃心喲~」女人睜著一雙無辜的大眼睛仰頭看著男人。

輕輕颳了一下女人鼻尖「放心,碎著碎著就習慣了……」

「噗……」場中的幾人不約而同的捂著胸口,不行了,這裡不能再待了,不然要出人命了!

霸下一臉怒氣看著二人「凰琴,鳳弦!你們不要太過分了!」他都快要罵娘了,欺負老子的阿雅不在是吧!

山河社稷圖則是頭疼的看著二人。

凰為體,鳳為弦,他們是一體,原名鳳凰琴,和山河社稷圖同為伏羲皇的入道之器。琴弦輕撥便可日月失色。還可提升修鍊者的感悟。他們的實力比之山河社稷圖還要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