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通天大鼎內的各處空間之中,開始出現了三三兩兩勝出者的人影。

羽塵這邊也是一樣,零零散散、各式各樣的精銳弟子,出現在周圍。

不少人因為勝出,精神很是亢奮,相互找人攀談,述說著自己的通關經驗。

老實說,這次預選賽非常殘酷,通關弟子十不存一。

接下的天組比賽將會更加殘酷,因為遇到的都是化神、返虛境界以上的強者,元嬰境界都不怎麼看到了。

此刻,羽塵仍然在仰頭看天,希望看到熟人的名字。

可惜看了半天,卻再也沒有出現熟人的名字。

「喂,你在看什麼?」

羽塵回頭一看,卻是一個不認識的女弟子,在招呼自己。

這女弟子嘴角含笑,氣質優雅,窈窕的動人的嬌軀亭亭玉立。

羽塵不是純陽,對陌生女孩搭訕沒太大興趣,只是隨口說:「看星星呢。」

女弟子也好奇抬頭看:「哪有星星啊。」

崑崙仙域之中沒有黑夜。

羽塵:「所以我正在找呢。」

女弟子愣了一下,才知道自己被羽塵給耍了。

但她沒有生氣,只是莞爾一笑

「許久不見,你還是老樣子呢。不是漂亮姑娘,你就不搭理的嗎。」

羽塵的目光再次轉移到這女弟子的臉上:「姑娘,我們認識嗎?」

女弟子微笑說:「你覺得呢?」

羽塵端詳了這姑娘好半天,一開始以為是魔女深雪又來耍他了。

但很快便發現不是。

這姑娘雖然用變化法術改變了自身容貌,但卻遠沒有魔女深雪那麼高明。

直到羽塵看到姑娘手中的戒指時,才恍然大悟。

那是他當初送給姬茗的【乾坤青光戒】

「大都督?」 他一步一步,朝著山腳下……激動的踏步而下。

試圖追趕,尋找那名年輕人的身影。

此時的瘸子老頭,健步如飛。

而,正當瘸子老子衝下山腳時。

卻發現,山腳下,早已沒有了那名青年人的身影。

他彷彿就這麼憑空消失了一般。

來無影,去無蹤。

而,與此同時!

正當瘸子老頭在山腳下,四處尋找那名青年的身影下落時。

他又接到了一個月輪山管理處打來的電話。

電話中,領導只有一句話,「取消月輪山封山禁制,准許老百姓上山,與城主大人一同祭拜。」

唰~!

當親耳,聽到領導的這番話時。

瘸子老頭握著電話,整個蒼老的身軀,都是微微一顫?

取消封山??

老百姓,能與城主大人一同……進行祭拜儀式??

這??

瘸子老頭的面色,無比震驚,不敢置信??

此時,瘸子老頭的腦海中,再次浮現出了……方才那名青年,在台階上說過的那句話,

『並非他們驅趕我,而是我已經警告過他們了,所以這才下來。』

『一會兒,封山制度就會取消,等下,可以讓百姓們自由上山了。』

這??

原本,去椰子老頭還以為,這只是……那名青年的口嗨,裝逼吹牛之言。

可,此時此刻。

這……封山制度,竟真的當場取消了??

老百姓真的可以上山,與城主大人一同祭拜了??

這……不是開玩笑??也不是吹牛?

這一切,竟都成真了!

瘸子老頭叼著煙的手,有些顫抖。

這一切,讓他難以置信。

震驚,不敢置信之下,他的雙指輕輕一顫,手裡的煙蒂,倏然摔落在地。

瘸子老頭複雜的鞠身,重新將地上那根煙,給拾起來。

這根煙,是方才那名青年遞給自己的。

此時瘸子老頭有些不舍,想拾起來繼續抽。

可當他拾起煙蒂時,他的瞳孔……突然猛地一縮!!

此時此刻,瘸子老頭他才猛地發現……自己這根…抽了半天的香煙……煙身上……竟然,印刻著一道天安門的LOGO圖騰?!!

這?!!

香煙的卷身前方,還印著一顆赤紅色的五角紅星!

什麼牌子的香煙……敢在煙身上,印刻天安門的圖騰?!!

這?!!

這是……軍部特供煙草……毛氏,十三號?!!

轟~!

瘸子老頭蒼老的身軀一顫,瞳孔震駭,不敢置信?!!

他曾待過軍營。

又怎能不知道軍部的規則?!

這毛氏十三號雪茄煙,可是……軍部中,最神秘高端的煙草!

這等煙草,普通士兵,根本不可能抽到。

因為,毛氏十三號,只針對……軍部中,最至高無尚的元帥,才特殊供應!

所以,它又被稱為,元帥煙!!

轟~!

想到此!

瘸子老頭的身軀顫抖的更厲害了。

他手中捧著那根煙蒂,面色激動…震駭。

雙眼中,更是老淚縱橫!

難道。

難道那位年輕人……是……元帥?!! 那小侯爺搖著手中摺扇,話未說完,便被搶了話頭。

「要麼如何?」簡音雲輕抬手指,眼眸一開一合,開啟修圖空間,在影像中將摺扇從他手中取走。

小侯爺轉眼間發現自己手中摺扇消失並出現在了簡音雲手中,簡音雲稍一用力,摺扇被抹除,徹底消失不見。

「要麼……只能請寧南王來給你收屍了!」小侯爺見簡音雲並不是傳言中的酒囊飯袋,說話竟開始有點哆嗦打結。

「我還要去吃飯,節省時間,一起上吧。」簡音雲單手支撐在桌子上,輕蔑的看著眼前這一堆人。

「狂妄!」小侯爺手一揮,百餘人一擁而上。

蕭宇恆見狀拔劍迎敵,他如磐石般擋在簡音雲前面,只守不攻,就算是迫不得已需傷人,也是盡量避開要害。

簡音雲心知他是怕傷了性命給她惹上麻煩,但雙拳終究難敵四手,何況是這樣一大波人。

簡音雲無奈的搖搖頭,喚出修圖空間,掃視一眼面前所有人,她手指輕輕往前一點,除蕭宇恆外,其他人均被定住無法動彈。

小侯爺兀自叫囂著:「你從哪裡偷師學來的這般法術,我定讓我父親參你一本!」

「哦?你是打算參丞相?還是打算參寧南王?我勸你啊,還是回去洗洗睡吧。腦子是個好東西,你值得擁有!」簡音雲嘲笑的放下茶杯,起身再次出廂房。

簡音雲走出廂房時,正看到不遠處有一人正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她瞟了一眼轉身欲走,那人卻飛身躍起,輕輕落在她跟前:「王妃請留步,如果在下沒有看錯,剛剛12號廂房的便是你了?」

「是又如何?」簡音雲見此人並無惡意,便也微微放鬆了警惕。

「在下是剛剛與你競拍的北境侯午淵,若王妃不嫌棄,小侯可否請王妃去旁邊酒樓小酌一杯?」

「為何?」簡音雲原本是想與萬清丹中拍者套近乎,但此時送上門,讓她不得不懷疑是不是有陰謀。

「在下見王妃剛剛出手不凡,著實有些敬佩,並無其他意思。若王妃實在需要,本侯將這萬清丹送給王妃也未嘗不可。」午淵如是說道。

午淵原本拍此物也是以備不時之需,但今日第一次見到簡音雲,與世人口中的她卻是天壤之別,在這枯燥無味的生活中令他起了濃厚的興趣。

這樣有趣的女子,大殷國不多見。

簡音雲思忖片刻后,與午淵一同前往酒樓。

臨別時,午淵稱待極鹿閣將萬清丹送來后,他會第一時間送到寧南王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