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別說報仇,就算你想把林漠趕出許家,也沒人敢說什麼!」

吳兵一臉興奮:「真的假的?」

「姐,我……我姐夫做的什麼項目啊?」

吳菲菲笑了笑:「你姐夫說,這個項目,暫時得保密。」

「這是他來華夏最重要的一個項目,不能被別人知道了。」

「你也知道,華夏人沒有契約精神。一旦讓別人知道了,他們說不定會用什麼辦法,來奪走你姐夫這個項目。」

「所以,你姐夫現在連研發,都是自己花錢投資。」

「黃永峰給他的錢,他都一分不用,只想掌握這個項目的所有控制權!」

吳兵更是激動:「哇塞,這麼說來,這個項目很大啊。」

「姐,到底是什麼項目啊?」

「能不能跟我說說?」

吳菲菲笑着擺手:「別說你了,連我也只是知道一點而已。」

「你姐夫說了,這個項目一旦做成,那可是上千億的利潤。」

「到時候,華夏那些大集團,估計都要排著隊來跟他合作了。」

吳兵眼冒精光:「姐,那姐夫這項目做成了之後,能不能把我安排進去啊?」

吳菲菲得意一笑:「放心吧,你姐夫早就說了。」

「等這個項目做成了,你以後就去跟着他。」

「到時候,不管他在哪個公司裏面,你都能跟着過去,至少也當個部門經理。」

「當然,這只是起步。你姐夫說了,你還年輕,得從基層做起,所以至少得從部門經理開始,你能體諒你姐夫的苦心吧?」

吳兵連連點頭:「明白,明白。」

「姐,還是你厲害,給我找了這麼一個有本事的姐夫。」

「哈哈哈,彼得可比那林漠那個窩囊廢強多了。」

「許家就那點家產,你看他們一個個目中無人的樣子。」

「還要跟咱們斷絕關係?」

「哼,回頭姐夫這上千億的項目做出來,我看他們到時候怎麼哭!」

「我先告訴你啊,到時候他們就算跪着來求你,你也不能心軟啊!」

「許家那些勢利眼,你絕對不能給他們一點面子!」

吳菲菲使勁點了點頭。

這次被方悟德騙了,又被許家的人趕出來,她心裏也攢著一腔怒火,指望彼得能為自己報仇呢。

吳兵一臉喜悅:「對了,姐夫這項目,什麼時候能做成啊?」

吳菲菲面色有些黯然,嘆氣道:「哎,這個不好說。」

「你姐夫最近搞研發,把所有的錢都投上去了,手頭比較缺資金。」

「他正在聯繫國外的朋友,讓那些朋友幫忙拉點投資過來。」

「要是投資能到位,多則半個月,少則一個星期,這個項目就能完成了!」

「哦,對了,小兵,你那有錢沒有?」

「先給我拿點,這兩天,你姐夫把房子都轉租出去了,就為了這個項目。」

「我想拿點錢,給他點支持!」 等到空間傳送陣的光芒消失,張若塵和黃煙塵驚異的現,他們竟然來到一顆白色的星球。天籟『『.』⒉

沒錯,一顆全是白沙和白石的星球,一眼望去,看不到任何雜色,猶如整個世界都被洗滌過一遍。

這顆星球比一般的星球要大得多,即便張若塵將精神力完全釋放出去,也探查不出它的邊際。

星球的大地結構也相當穩定,遠遠過崑崙界。

張若塵全力一拳打出去,測試地表的硬度。

以他的力量,在崑崙界完全能夠輕輕鬆鬆將一座山嶽劈開,在這裏卻辦不到。

這顆星球上的岩石,如同是聖玉一樣,堅硬得嚇人。

「空氣中有天地靈氣,而且,還頗為濃郁,並不是一顆枯寂的星球。」黃煙塵說道。

小黑將傳送陣中的聖石,全部都仔細的檢查了一遍,道:「空間傳送陣上面沒有別的空間坐標,難道我們已經到了終點?」

「終點嗎?」

張若塵的手指搓了搓下巴,雙眉略微一縮,終覺得不對勁。

須彌聖僧是何等人物,就算不是神靈,恐怕也不比神靈弱小,為何要花費那麼大的精力,佈置出這麼幾座空間傳送陣?

難道這顆白色的星球上面有什麼了不得的秘密?

「這顆星球異常龐大,擁有天地靈氣,卻沒有生命氣息,實在是相當古怪,大家最好還是小心一些。」黃煙塵說道。

小黑衝出傳送陣,伸出兩隻爪子,在旁邊的一片沙石中使勁的挖掘,竟然挖出了一塊埋在地底的斷碑。

斷碑相當沉重,得有數百萬斤,三十多米長,上面刻有兩個字:「白常。」

「常」字斷了一半。

張若塵打開天眼,在地底尋覓,很快就將另外半截石碑找到,並且挖了出來。

兩截斷碑連接在一起,顯現出完整的字——「白常星。」?小黑抓了抓毛茸茸的腦袋,搖頭道:「這顆星球的名字,叫做白常星?沒有聽過,並不是崑崙界周邊的生命星球。」

張若塵抬起頭來,使用天眼,盯向上方的烈日,頓時,瞳孔快的一縮,顯露出震驚的神色,道:「你們快看……上方的烈日。」

小黑和黃煙塵同時抬起頭,向上眺望,也都嚇了一跳。

先前,他們根本沒有注意天空的烈日,只知道,烈日散出來的光芒相當刺眼,根本無法直視。

真正直視過去,才現不對勁。

「太陽怎麼會是長方形的……本皇算是長見識了!」

小黑的兩顆眼珠子瞪得筆直,即便是以它的閱歷,也感覺到不可思議。

懸掛在天外的烈日,的確是長方形,相當規則。

張若塵道:「我怎麼覺得,那是一扇門。」

小黑全身的毛都立了起來,很像是一隻黑色刺蝟,道:「張若塵,你可別開玩笑,白常星距離那輪方形的烈日遙遠得不可想像,至少也有一億里。如若,那真的是一扇門,得龐大到何等程度?誰能建造出那麼巨大的一扇門?」

黃煙塵道:「我也感覺,那像是一扇門。」

「懸在星空中的一扇門,足有一輪烈日那麼巨大?」小黑的心中也有一些懷疑,但是,卻不敢相信。

眼前這一幕,出了它的認知。

「我想靠近過去看一看。」

張若塵的神情嚴肅,總覺得此事非同一般,說不一定會揭開一個驚世大秘。

小黑吼了一聲:「你瘋了?以你的修為,即便全飛行,不停不歇,也要一兩年的時間,才能到達。萬一生一點意外,你將死在星空中。星空中的危險實在太多,不是你想像中那麼簡單。」

張若塵道:「不需要那麼久,可以啟動傳送陣,傳送過去。即便不是定點傳送,將會生一些偏移,我還是能夠以最短的時間到達。」

小黑覺得張若塵完全就是在冒險,道:「萬一那裏不是一扇門,而是一輪烈日,那麼,以烈日附近的溫度,頃刻間,就能將你燒得灰飛煙滅。」

「退一萬步來講,就算那裏真的是一扇門。你能夠通過傳送陣,傳送過去,卻無法傳送回來。難道,你要花費數年時間,從那裏飛回白常星?你就不怕死在路上?」

小黑講的話,並不是沒有道理。

張若塵做出的決定,的確是充滿不可預測的危險,貿然傳送過去,很有可能踏上一條不歸路。

「先計算出那輪烈日距離白常星的大致位置,再決定去不去也不遲。」

張若塵調動精神力,全力以赴進行推算和計算。

時間過得極快,等到張若塵計算出與那輪烈日的距離的時候,那輪烈日已經落下地平線。

夜幕降臨,一片璀璨的星空,出現在他們的頭頂上方。

這片星空更加妖異,億萬顆星辰匯聚成一條長河,橫在宇宙中,連綿悠遠,讓人產生出無窮的遐想。

那條星河,散出黃色的光芒,很像是一條黃泉在宇宙中流淌。

張若塵久久的凝視星空,最後搖了搖頭,道:「已經找不到任何熟悉的星辰,我們來到了一片陌生的星域,距離崑崙界相當遙遠。」

「似乎也並不是很遙遠,我能看到金耀墟界散出來的光芒。」

黃煙塵指向北方,在星空的邊緣,宇宙的深處,有一顆星辰散出淡淡的金色光芒。

「你怎麼確定,那顆星辰代表的就是金耀墟界?」小黑問道。

「感覺。」黃煙塵說道。

「切。」小黑有些無語。

它只相信真理,從來不相信感覺。

張若塵的目光,依舊盯着頭頂上方的黃泉星河,數之不清的星辰匯聚在裏面,讓人心生嚮往。

「你們說,那裏會不會也有一個璀璨的文明?」張若塵道。

這一次,小黑保持沉默,在思考張若塵的話。

若是,那條黃泉星河真的是一個文明,那麼,恐怕比崑崙界與數以萬計的墟界加起來,還要強盛,讓人感到敬畏。

黃煙塵道:「你們說,那條黃泉星河到底是由星霧組成,還是說,真的就是一條流淌在宇宙之中的河流?那些星辰,只是漂浮在河中的島嶼?」

小黑白了黃煙塵一眼,笑了一聲:「你的想像力,還真是豐富。」

這一夜,張若塵仰望星空,第一次感覺到自己的渺小,天地的浩大,心中思緒萬千。

第二天清晨,黃煙塵還在呼吸吐納,小黑還趴在地上睡覺,張若塵獨自一人走入進空間傳送陣,將陣法啟動。

黃煙塵和小黑立即驚醒,想要阻止張若塵,卻已經來不及。

陣法中,奪目的光芒涌了出來,將黃煙塵和小黑震得向後倒退。

「在白常星等我,我一定還會回來。」張若塵道。

「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